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2章
    第二天早上,林初萤醒得有点迟。

    毕竟来例假就算没痛经,身体也是有感觉的,她小腹那里就感觉酸胀酸胀的,稍稍一动就能血流成河。

    一脱离床上,就感觉要死了。

    林初萤慢吞吞地下楼,看到陆燕临还在厨房里,乖乖地坐好,巴巴地望着:“今天早上没有三明治吗?”

    陆燕临平静回答:“喝粥。”

    林初萤还以为是很简单的,结果端出来的不仅是粥,还有好几样,还有切好的水果。

    这么好的吗?

    林初萤走到他身边,摸了摸,确定不是自己在做梦。

    她晃了晃脑袋:“二叔,你这是在体贴我吗?我还以为你今天想打我呢。”

    昨晚上她那么过分。

    “你知道就好。”陆燕临眼皮子也不抬,给了回答,又说:“趁热把粥喝完。”

    “好。”

    林初萤今天很温和,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九点多了这时候他还没去公司。

    是因为自己的早餐?

    林初萤虽然觉得可能有其他的原因,但是控制不住地往自己身上想,心里面甜丝丝的。

    喝完一碗粥,吃了点其他东西,她可算饱了。

    林初萤看着陆燕临上楼换衣服,跟着他走到门边,叫了声:“二叔。”

    大概是因为体虚,连带着声音都柔柔的。

    “嗯?”陆燕临转身。

    林初萤蹭过去亲了一口:“晚上见。”

    门又关上,陆燕临站在门口,垂眸,用指腹轻轻蹭了蹭刚刚被亲过的地方。

    门后的林初萤已经直奔洗手间。

    她现在坐什么动作都要慢慢的,出来后,坐在去公司的车上,林初萤才打开手机。

    姜以娴发来了消息:【昨晚姜橙那小姐妹气好长时间,姜橙回来和我爸抱怨,然后她也被训了一顿。】

    姜以娴:【姐妹厉害。】

    林初萤心想也不看看她是谁,姜橙和她姐妹就是两个还没有长毛的小孩而已,说两句就气,这心理素质不行。

    姜以娴:【你知道姜橙现在准备做什么吗?】

    林初萤:【放。】

    姜以娴:【你今天是不是情绪不对?】

    林初萤:【大姨妈来了。】

    姜以娴:【怪不得。姜橙不是心疼她小姐妹吗,正好过几天她小姐妹生日,就打算帮她办,还要请不少爱豆明星过去助阵,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都在这男人上面栽了跟头了,还乐此不疲。

    林初萤又想起盛城流传的美男入公司负债的八卦,调侃道:【绝美闺蜜情。】

    本来其实搞几个漂亮哥哥也不算什么稀奇事,这圈子里的白富美追星追到床上去的都有,有钱能使鬼推磨。

    但是把自己搞负债的姜橙实属头一个,还是属于章鱼的那种,弄到同一个公司去,直面修罗场。

    林初萤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半小时后,到了天艺娱乐。

    陆尧前些天雄赳赳气昂昂地说要去继承家业,结果被管了好多天,现在整个人已经是一条废狗,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休息,就来了天艺娱乐。

    沈明雀听说他来了,也跟着过来。

    主要是为了看看他是什么个惨样。

    而且更惨的是,早上为了早点跑,连早饭都没有吃,坐在办公室里点了好多外卖。

    “我真是好惨一男的。”陆尧简直一肚子苦水:“早上要和我爸一起起来,要一起吃早饭,然后一起去公司。”

    沈明雀同情地看着他,若有所思:“看来做一个成功的总裁还是不容易的。”

    她每次看到陆总就觉得好简单,结果听陆尧说的,简直就是惨案现场,什么事都要紧绷着。

    陆尧看着两人:“你们不吃吗?”

    “不吃。”林初萤笑眯眯地说:“我不像你,每天自己准备吃的,我老公每天早上都给我准备,我都吃厌了。”

    “……”

    沈明雀和陆尧差点一口呕住。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

    平白无故被秀了一脸恩爱,导致办公室里沉默了半天。

    一直到陆尧快吃完,沈明雀才想起来一件事:“我昨天听说老板你怼了一个普通话都说不溜的人是不是?”

    “这么快就传出去了?”林初萤有些惊讶。

    “江湖总有你的传说。”陆尧已经见怪不怪:“昨天你不是去了姜家的周年庆典,怎么,那边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能出什么事。”林初萤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你觉得能出什么事。”

    “当然没有事,要有事也是别人有事。”沈明雀把链接发给她,“我是从视频上看到的,然后去问了姜姐姐。”

    她吃瓜总是奔赴在第一线。

    姜以娴现在和她虽然不是非常亲密,但也是经常聊天的人,再加上一个是模特,一个是造型师,在时尚妆容服装上总是能聊到一起去的。

    沈明雀看到视频的时候还是在半夜,那时候这事还没有发酵起来,到现在一夜过去,已经有了几万的转发。

    林初萤点开。

    视频里倒是没拍出来那个撞色姑娘,大概是背对对方的,把她拍得挺完整,对话不多,最详细的还是最后一段。

    评论里也很热闹。

    【就是要这样子!!怼得我神清气爽!】

    【听着对方的口音就烦,刚回国至于这么趾高气扬的。谁还没出国了吗?】

    【陆太太果然是怼人好手!】

    【我一点进视频就觉得对方语气不对,穿你妈高仿还倒打一耙,别给自己加戏好吗?!】

    【我们林大小姐世界毁灭都不可能穿假的好不好啦。】

    这个啦字就很有灵性。

    林初萤挑了挑眉,觉得这位网友说得十分有道理?

    这事虽然流传开了,但是没上热搜,也就在小范围内流传,倒是林初萤微博又多了一点粉丝。

    要不是这视频有她的脸,恐怕都不会被这么多人看到。

    “你们打算在这里待多久?”林初萤看两个人一副没有要走的迹象,提醒道:“我可是要工作的。”

    “吃完了,走。”陆尧说。

    沈明雀可是一向最听林初萤的话,赶紧吹了两句后就离开办公室,瞬间只剩下一个人。

    出了办公室,陆尧转头就将刚才的对话发到了微博上。

    陆尧:【人和人真是不一样,我这个侄子还没有吃过二叔亲手做的早餐,个别人(此处打码)天天吃还说厌了。】

    发完微博,他关了手机。

    陆尧之前在林初萤还没掉马前被骂过一次,后来涨了一波粉,都知道之间的关系。

    这微博一出来,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这个打码真是极好的。】

    【既然打码了,我假装不知道个别人是谁。】

    【背后说人不好,直接点艹不好吗?】

    【小夫妻的新婚过得真是甜蜜,你二叔娇妻在怀,当然要宠着啦,你是垃圾桶里捡的。】

    【天天上班,还要做早餐,妈呀。】

    【果然这都是别人的婚姻,我在家不仅要做早餐,还要带孩子,简直死亡现场。】

    【人家年纪轻轻就做了你二婶,陆少爷不能争点气吗?】

    陆尧:?

    这种事是他争气就行的吗?

    难道他还能争气点做林大小姐的三叔四婶不成,就算他想,别人也不愿意啊。

    至于点艹,不敢不敢,他还是暗中diss一下,到时候还能死不承认,人要给自己留后路。

    陆燕临久不登陆微博,一登录就收到了无数艾特。

    顺着过去,就到了他侄子的微博。

    他的目光定在那两行字上,确定他说的应该是林初萤没有错,所以她已经吃厌了?

    男人目光深沉。

    远在天艺娱乐的林初萤打了个喷嚏,引发血流成河,只能去洗手间,一边腹诽谁在嘀咕她。

    简直该死。

    ——

    几天生理期让林初萤体验了太后般的生活。

    虽然不明显,但是她能感觉到陆燕临非常贴心的照顾,虽然她总感觉似乎好像不太妙。

    但是享受到最后就忘了。

    生理期一过,林初萤洗漱后习惯性地下楼去吃早餐,然后发现桌上空荡荡的,而对面坐着的男人正在切面包。

    她去厨房里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什么都没有?”林初萤回到餐桌边,鼻尖又嗅了嗅,不解地问:“今天没有早餐吗?”

    他今天早上做的好像特别香。

    陆燕临慢条斯理地开口:“没有。”

    “那你吃的是什么?”

    “这是我的早餐。”

    “……?”

    林初萤一脑袋的问号,思考着这两天自己哪里得罪了这老男人,苦思冥想都没有想到。

    她挺温柔的呀。

    林初萤眨巴着眼看男人慢吞吞地切着,明明还没吃,但就感觉仿佛人间美味,感觉自己更馋了。

    她控制住咽口水的冲动,逼问道:“二叔,你说,你是不是对我哪里不满?”

    “没有。”陆燕临偏过头看着她,轻描淡写地说:“毕竟几个月时间,我以为你已经吃厌了。”

    “……?”

    林初萤更觉得匪夷所思,加上几天前的对话记忆压根就没停留在脑海里,所以还是一头雾水。

    她就坐在陆燕临旁边,终于忍不住开口:“二叔,你就忍心饿着你的老婆吗?”

    林初萤觉得这是个借口。

    果然男人都是新婚期甜蜜蜜的,几个月一过去,立马现原形,万万没想到陆燕临也是这样的人。

    陆燕临一眼就看到她满脸的控诉,略加思索,然后:“我觉得你需要多动动手。”

    动动手?

    林初萤不可置信。

    两个人在桌边大眼瞪小眼,她最后还是没忍住,感觉自己受到了无缘无故的对待,有点委屈。

    林初萤率先开口:“二叔,你知不知道,曾经有新闻,丈夫不给老婆做早餐,然后老婆拿农药把丈夫毒死了。”

    “这是你脑袋里的新闻吧。”

    “真是人间惨案,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林初萤无视他的话,又问:“是吧,二叔?”

    陆燕临看了眼林初萤睁大眼的表情,确定这无厘头又有点好笑的新闻是她编出来的没有错。

    “咕噜咕噜。”

    陆燕临视线随着落下,看得林初萤耳朵尖一红。

    大概是在这尴尬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吃厌了这话她好像真的说过……好像还是当着陆尧的面说的……被陆燕临知道了?

    所以他就真以为是自己抱怨的?

    林初萤这么一想又觉得陆燕临怪委屈的,辛辛苦苦给老婆做早餐,结果打小报告的人没打好导致他以为真吃厌了。

    还特地等她生理期结束。

    这男人又可怜又小心眼。

    林初萤想着想着就忍不住笑出声:“二叔,你是不是二手消息听岔了,我那个叫在别人面前低调的炫。”

    陆燕临问:“是吗?”

    “最喜欢二叔做的早餐了。”林初萤掰过他的脸,面对自己:“难道要我剖开心,一层一层给你看吗?”

    陆燕临觉得有些好笑,温声开口:“我怕成杀人凶手。”

    林初萤凑上去狠狠亲了口:“二叔,你真可爱。”

    陆燕临眼睫颤了颤,并没有没说话,只是将自己面前的一盘西式早餐推了过去。

    面包切好,果酱都沾了。

    林初萤好奇问:“你的给我,你吃什么?”

    陆燕临从餐桌旁离开,又将厨房里一杯温的牛奶端过来放在她面前,唇角微扬:“我吃过了。”

    “……?”

    所以刚刚的一切就是为了逗她的,牛奶都藏着,林初萤总算是见识到这男人的手段了,就等着她开口呢。

    好吧,谁让她吃人手软。

    林初萤目送着陆燕临离开,决定今天要给陆尧点颜色看看,传声都传错了意思。

    差点酿成一桩家庭惨案。

    只不过因为白天公司事多,再加上陆尧又回自己家公司受刑,就没有碰面。

    而傍晚的时候,就有熟悉的人直接撞到了林初萤的枪口上,直接把她惹火了。

    乔果站在办公室,看着自家老板的脸色,心想这老虎头上拔毛,又有人要遭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