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5章
    林初萤对于自己的高光时刻十分满意,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

    然后手上也紧跟着关了手机。

    过半晌,她回过神来,这又不是什么事,她干什么这么紧张,明明就是很正常的。

    林初萤挑了一下眉:“二叔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面前的男人没有应声,只是定眼看着她,在夜灯的照耀下,轮廓有些模糊。

    林初萤一对视上,莫名的感觉心虚。

    过了会儿,她又十分理直气壮地把手机视频重新打开,拉到最后的几秒。

    然后放给他看:“我公司里的弟弟们漂亮吗?”

    陆燕临垂目,一眼就看到镜头中几个青春洋溢的小男生,眉宇间还带着未成熟的气息。

    娱乐公司里有长得好看的小年轻是很正常的,甚至于圈子里还有对男生感兴趣的,他不感兴趣也听说过。

    林初萤一旁自顾自地感慨:“我们公司的练习生真的是受欢迎,姜橙都想拉去表演,虽然她不配。”

    水波流转的眼睛眨了眨。

    陆燕临很有耐心,并没有什么面色变化,而是伸手将视频退回,重新看了一遍。

    然后就是一遍又一遍。

    同样的话回荡在安静的房间里。

    再高光的时刻被重复这么多遍也褪去激情,反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尴尬。

    林初萤一开始还想着是气他刚刚不给自己看剧的,这下子感觉好像有点危险。

    几个练习生有什么好一直看的。

    她甚至还看到陆燕临唇线下压,性感的唇抿起,显然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危险,太危险了。

    林初萤还没忘记陆燕临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她眼疾手快地将手机关机,身子往下一滑,躺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还不忘说:“困了,睡觉,二叔晚安。”

    真真是又乖又甜。

    林初萤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乖巧的时候,哪个男人会对这样的她发脾气呢。

    陆燕临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居高临下能让他更清楚地看清身旁人的表情,闭着眼的,安静甜美,眼睫偶尔轻轻颤动。

    晚上睡觉时林初萤是不会涂口红的,但是抹了润唇的,泛着滋润的粉色,反而更加诱人。

    瓷白的肌肤在夜色下显得更加光滑细腻。

    长久以来情绪不外露已经让陆燕临习惯,他从来不会有大幅度的情绪变化,就连家人,也多次说过。

    而外界媒体,对于他的评价更多是商界天才,冷静自持,一丝不苟,精准又完美。

    林初萤半天没等到什么反应,感觉目光过于灼热,偷偷掀开眼皮一条缝去看。

    男人已经盯着她出了神,不知在想什么。

    林初萤发觉怪好看的,一不留神就看久了,等她回神的时候已经被捕捉个完全。

    这下好,看发呆的人看走神,反被看。

    陆燕临喉结微动:“睡吧。”

    他这样平静的动作反而让林初萤睡不着了,她不由自主放轻了呼吸,歪过头看男人躺下。

    床很大,但是他们离的很近。

    “二叔。”

    林初萤悄悄蹭过去,在他耳朵上吻了一下,小声地说:“就只带你回家。”

    她别的谁也不想带。

    林初萤知道耳朵是他较为敏感的地方,她偶尔也会咬他耳垂,往往都能看到陆燕临的眼神变化。

    她感觉夜晚里这样的温存时刻很好,又悄么么地补充:“晚安,老公。”

    然后就抱上去。

    陆燕临耳朵微动,伸手就碰到了她的手,合眼轻声说:“晚安。”

    窗外夜凉如水,房内温暖如春。

    ——

    第二天时,林初萤算是明白了什么叫秋后算账。

    她本来以为昨天晚上的服软能让男人感觉良好,毕竟后来的互道晚安简直是温馨又热情。

    然而等早上迷糊醒来,才刚问候了一句“二叔”就被压在床上的时候,林初萤就知道压根没什么用!

    清晨的男人性感又禁欲,甚至于夹带了一丝克制。

    其实也不怪陆燕临,昨晚上他就隐忍住了,林初萤抱着他睡的,一夜过去抱得更紧。

    早上醒来怀里抱着一个柔软的美人,他就算定力再好,有感情上的相加,也会想放纵。

    林初萤拿手捂住脸:“狗男人!”

    她这么愤慨的一个称呼,反而加重了自己的折磨,差点连最后一个字都被撞碎在唇齿间。

    陆燕临低头,靠近她耳边:“再叫一次。”

    林初萤死也不敢叫了,又呜呜呜地假哭。

    反正陆燕临已经习惯了,甚至她的哭声每次被中断后的低吟,反而有种奇妙的感觉,

    林初萤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再哭。

    她呜呜咽咽了半天,说了好一通好话也没用,最后干脆放纵自己,反正都这样还不如让自己更享受。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里漂浮着甜腻的气息。

    等男人从浴室里出来,林初萤咕噜从床上坐起来,身体还残留着一丝异样感,让她忍不住嗔怪道:“你没有戴套。”

    陆燕临眉头不皱:“忘了。”

    林初萤瞪了他一眼,爬起来就要去洗手间洗澡,还不忘丢下一句:“床你收拾。”

    等她出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林初萤还顾忌着白日宣淫的不好,起码要去公司上班的,怎么能因为这点事耽搁。

    她出来的时候楼上已经没了人,从楼梯上往下去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还好有早餐。

    这次的秋后算账也不知道是亏了还是赚了。

    今天的早餐是粥,虽然里面加了其他东西,但是林初萤实在不太爱喝粥:“我想吃三明治。”

    陆燕临说:“没有。”

    林初萤又问:“那培根呢?”

    陆燕临扫她一眼:“没有。”

    “……”

    劳心又劳力,最后连喜欢的都得不到。

    林初萤愤愤地喝了一碗粥,又喝了半杯牛奶,心里舒坦不少,上去换衣服。

    时隔一段时间,两人再次在衣帽间一起。

    陆燕临正在戴腕表,银色表带衬出腕骨,白皙修长,骨感分明,专注的模样很是吸引人。

    戴个表也这么认真。

    林初萤腹诽了一句,然后就看到男人偏过头,目光沉沉地看着她,上下打量两眼,草莓印还未消失。

    “你可以换上衣服再看。”陆燕临嗓音有些哑。

    “……”

    林初萤怀疑自己是早上一场运动让她的智商下降了,竟然把睡衣脱了一半这么看着他。

    简直不要太蠢!

    林初萤一把拢住睡衣:“你别看不就行了。”

    陆燕临嗯了声,并没有反驳。

    林初萤换好衣服的时候,陆燕临早就准备好了,站在衣帽间里,静静地看着她。

    来回换了好几件,显然临时起意。

    林初萤还特地的照了照镜子,发现脖子上居然看不出草莓印,不知道陆燕临是有意还是无意。

    “还算二叔你有良心。”她随口夸了一句。

    林初萤走过去挽住他胳膊:“走吧。”

    视线不经意间落在他的脖颈上,清晰地看到陆燕临的喉结下方有个浅浅的牙印。

    林初萤有点儿心虚。

    她伸手指了指:“要不要我用东西帮你遮住?”

    陆燕临面色不改:“不用。”

    林初萤调侃:“那要是媒体拍到了,岂不是没多久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两个不节制。”

    陆燕临平静开口:“夫妻间的事,有什么问题。”

    林初萤觉得他说得好有道理。

    陈特助早就等在楼下,今天早上收到自家总裁的消息,让他迟一些,他就猜到了什么。

    果不其然。

    陈特助眼观鼻口观心,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到:“早上好,先生,太太。”

    林初萤笑眯眯:“早上好。”

    到天艺娱乐已经是十点左右,乔果等在楼下,和她一起上去:“昨天练习生的事情,让公司好评度上涨很多,今天客服部接到了不少电话。”

    大多数都是来自追星女孩,有的是夸奖他们的,有的是希望公司能把他们的爱豆签过去。

    这对一家娱乐公司来说是件好事。

    林初萤点头,很满意,忽然想起一事:“你把这两天苏蕊干了些什查一查。”

    乔果点头:“好。”

    随着林初萤踏入公司,见到的每一个员工都微笑问好:“林总上午好。”

    忙碌的一天,从现在开始。

    ——

    下午时分,乔果送来了报告。

    林初萤翻了翻。

    大概是昨天的练习生事件上热搜,让林初萤获得全面好评,苏蕊忍不住,又开始行动。

    本身公司里就因为等着她的决定而没有处理,所以苏蕊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

    林初萤觉得她真的很好笑。

    乔果问:“老板,您想怎么处理这事?”

    林初萤摸着下巴想了想,询问:“你觉得给她什么样的教训比较好?”

    “公开是不太好的,可能会涉及到网暴和人肉,到时候反而是我们的过错。”乔果率先否决了这两个方案,然后说:“苏小姐还在上学,这样的事情是人品问题,可以报告给学校,让学校处理。”

    “也可以。”林初萤眼睛亮了亮。

    苏蕊要是她妈妈没有嫁入林家,恐怕现在连这所学校都上不去,学费都交不起。

    “那我现在就去。”乔果微微一笑。

    “好。”林初萤等她出去,又打电话给林存:“爸,我被苏蕊黑了,现在要给她教训,你看好苏阿姨。”

    “知道了。”林存连问都没问。

    苏新慧暗中接济女儿他知道,毕竟是母女,如果她真的是直接断绝关系,不管这个亲生女儿,他反而会结束。

    如果是一个连以前相依为命的女儿都可以抛弃的人,林存觉得自己没必要还和她在一起。

    几分钟后,乔果发来消息:【ok】

    林初萤处理了一下今天早上送过来的几个策划案,还有些是导演递过来的,都要她来决定。

    一眼看过去,还有不少狗血的。

    林初萤目前作为一个观众,虽然现在上星剧难,大多数都去拍网剧,但是共同的特点都是要精美。

    粗制滥造除了败坏口碑以外没任何好处。

    林初萤叉了几个方案,然后打回去让他们重写,随随便便就想让她投资,简直是把她当傻子。

    手机振动两声。

    陆尧:【你出名了#图片#图片】

    林初萤有些惊讶,今天奔赴在吃瓜战线的居然不是沈明雀,她点开图片。

    第一张图片上是一个简短的采访视频截图,截图中红线圈出了一个牙印。

    第二张是网友评论。

    【看来林老板牙口不错。】

    【都是夫妻情趣夫妻情趣,了解就好。】

    【我觉得这样一看……更性感了,陆总真是个宝藏男人,林老板应该把他藏在家里。】

    【我怀疑陆总是故意的,知道今天要采访,还不注意这点。】

    【给大家科普一下,看这个牙印的深浅程度,加上新鲜程度,大概率是几个小时前发生的。】

    【噫——公然开车!】

    林初萤被这莫名其妙的评论逗乐了。

    她顺着去网上看了一下,因为采访的原视频还没有放出来,这个只是新闻媒体放出来的预告照片。

    林初萤保存下来,发给陆燕临。

    陆燕临:【?】

    林初萤:【是不是故意不告诉我今天有采访,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大清早不干正事。】

    隔了几秒,回复过来:【你觉得什么是正事?】

    林初萤被他一提醒,觉得这个话题不太好,有点儿危险,灵光一闪想到昨晚上的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林初萤:【二叔,我现在要去你公司,你想不想拥有我这么又漂亮又聪明又体贴的秘书?】

    几乎是同时,新消息出现。

    陆燕临:【不想。】

    林初萤:【?】

    这是个对老婆该有的回答吗,林初萤气不过,发出一句话:【男人,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答。】

    没多久,新答案来了。

    陆燕临:【会影响我工作。】

    陆燕临:【自制力不足。】

    林初萤差点要问,论自制力,谁敢和你相提并论,后来想想自己,还是承认自己魅力太大。

    果然是个诚实的二叔。

    忍不住就是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