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7章
    观众们几乎个个都忍不住,要么尖叫刷屏无意义的音符,要么就是在说她刚刚卖惨的。

    林初萤眨了眨眼:“是你们说我破产的。”

    她本意只是想给大家看看陆燕临工作时的样子,谁知道这男人突然抬头,还说了这么一句话。

    “陆总都说在上班了。”林初萤将镜头转回来,不顾弹幕里的不满:“别想多看。”

    【上♂班】

    【你有本事放有本事让我们一直看啊!】

    【我有个垂死挣扎的朋友说死前想看看怎么上班的。】

    【可能上班镜头会被和谐不准放出来?】

    林初萤看到评论里这么轻易地就开起车来,一时间没怎么说话,等她们脑补了十万字之后才出声:“老板不准玩手机,作为秘书,要听话,关直播了。”

    网友们还没来得及发出最后的弹幕,屏幕一黑。

    还真关了。

    他们还想看看是怎么当秘书的呢!

    林初萤将手机一关,随手把固定用的东西塞进包里,扭过头看办公桌后的男人。

    陆燕临并没什么脸色变化,反而问:“怎么了?”

    “你还问我。”林初萤觉得他明知故问,“不是说有我这样的秘书你把持不住吗?”

    她撩了撩头发,抛出一个媚眼。

    仅仅隔着一米多的距离,陆燕临接收到,颌首:“当然,你想要工作,我也不会推走劳动力。”

    好一个劳动力。

    林初萤在心里面翻了个白眼,她觉得陆燕临现在越来越有那种嘴上说着一回事,心里想的又是一回事。

    “做你的秘书需要做什么?”林初萤站起来问:“你之前的秘书团队做什么?”

    陆燕临沉吟片刻:“很多。”

    “……”

    陆燕临将桌上的一份文件递给她:“看完。”

    林初萤接过来。

    文件上是度假村的,目前已经讨论好了一切细节,就差最后的建设了,这段时间程氏比较忙。

    怪不得程铭城最近一段时间没出现了。

    “我看着上面预估的时间是两年,两年时间就完全可以进去住了吗?”林初萤好奇问。

    “不能。”陆燕临说:“要等一段时间。”

    安全工作就是一个很长的时间。

    林初萤点点头。

    林氏的工作范围就只包括中低档小区,完全不会有度假村,顶多加一个酒店而已。

    度假村的选址很好,那周围有个风景区,所以度假村的设计是要围绕着来的,不然一个湖光山色的清爽风景区,最后旁边的度假村是不搭边的风格,会很违和的。

    文件里附带了一些设计图和方案。

    图纸上画出来的很复杂,各种各样的数据,还有一些上色后的模拟图,精美又惊艳。

    林初萤对这个很有兴趣,从头翻到尾。

    陆燕临偶尔抬头的时候,看到她低垂着眉眼,翻阅文件,还真是来当秘书的?

    当然他的秘书并不止这些工作。

    实际上,他从接收到林初萤的微信消息那刻起,就有猜到,林初萤肯定回过来。

    一般对于这样的想法,林初萤都会付诸行动。

    虽然他不理解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陈特助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林初萤认真地在询问工作,差点没呆在门口。

    “没事就出去。”陆燕临抬眼看过去。

    陈特助回过神,赶紧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这是程氏刚刚送过来的。”

    林初萤凑过去看了眼。

    陈特助知道太太是有华盛股份,也没什么不能看的。

    “给我吧,我现在是你们陆总的秘书。”林初萤接过来送到陆燕临的面前。

    陈特助:“?”

    才多长时间没进来,就变成秘书了?

    陈特助两次从办公室出去的时候,表情都有些安静得不像话,有秘书忍不住问:“今天陆总没叫我们。”

    陈特助说:“这不是好事吗?”

    可是作为华盛集团的秘书,一小时不被安排工作,就会觉得过于恐慌啊。

    秘书室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直到去洗手间时带了手机,看到头条新闻。

    ——怪不得他们没工作了。

    ——

    直播总共进行了不超过十分钟的时间。

    一堆网友们进去得迟,都只来得及听到最后一句秘书和关直播,其他的还一无所知。

    但是屏幕黑下去后,弹幕还没有消失。

    这下子后来的网友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本身刚才就有不少人在议论直播的时候,在关闭之后,就有人在自己的微博上带了话题。

    论坛里就要迅速得更多。

    ——【嗑夫妻的cp糖果然是多到溢出来,才看了陆总的采访,就看到lcy的直播了。】

    回复盖得很快。

    【我去迟了就看到最后一句话……听说陆总出镜了是真的吗?有回放吗?】

    【是真的,因为直播地点就是陆总办公室。】

    【陆总还说一句“陆太太上班时间不要玩手机”,又严谨又舌甘,害,酸死我了!】

    【就没人放地址吗?!】

    【微博上不是有,自己去看。】

    【秘书让我脑补出一场激烈的动作戏。】

    【秘书风评惨遭迫害……我也想看!】

    有人将直播的画面做成了动图,还配上了字幕,让人更能直观看到林初萤和陆燕临说了什么。

    虽然是一颗巨糖,但还是有人不满意,因为这两个人四舍五入压根不算同框。

    一根手指和陆燕临算什么同框!

    虽然如此,楼里最后还是放出了一些林初萤和陆燕临的同框图,大多都是来自于个站的。

    说是个站,不如说是夫妻站……

    这个个站现在粉丝量也不少,和天艺娱乐联系上之后,放出来的照片就不会有一些不符合的。

    同框里,背景中的其他人仿佛都是无脸人。

    粉丝们觉得自己就算不是颜控,经过这些之后,也成了颜控,其他人看不下去了。

    而刚刚拍完一个时尚杂志的活动时,沈明雀才有时间坐在休息室里玩手机,顺便补妆。

    看到热搜时,她一下子睁大了眼。

    化妆师差点戳进眼睛里,吓一跳,提醒道:“沈小姐,不要乱动哦。”

    沈明雀嗯嗯了一声,飞快地浏览完新闻。

    她就想的很多。

    自家老板上次去华盛好像还是因为她的事情,而且今天还是在自己的上班时间去的。

    还有不久前问她的办公室里休息室……

    难道就为了去看一个休息室?

    她上次因为林初萤后来的反问,尬到不想说话,毕竟虽然都知道的事,但自己说出来在休息室里干了什么……

    还是难为情的,有点不务正业。

    上次在汇锦园和程铭城遇到,也不知道他是发了什么疯,所以沈明雀没留情,给他嘴唇咬破了。

    也不知道他什么心态,还大摇大摆出现在镜头里。

    嫌自己人设不够要加个风流标签?

    沈明雀表示自己不懂老板们的想法,给这条微博点了赞,然后又去看直播回放。

    她看的津津有味,化妆师也不由自主放慢了速度,忍不住夸道:“陆太太的皮肤真好。”

    沈明雀说:“这还是镜头前,本人更好。”

    两个人一边就镜头中林初萤的皮肤问题讨论了起来,连带着妆容都被分析了好几种。

    实际上林初萤只是随手画的而已。

    补完妆已经是十分钟后,沈明雀坐在椅子上,用自己的小号尽情地吹着彩虹屁,然后手机屏幕就亮了。

    是个没有保存的号码。

    但是她却知道是谁。

    沈明雀拉来了化妆师:“待会接通后,就说你捡到的这手机,问你就说不认识。”

    化妆师和她现在是战友,点头说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冷冽的男人嗓音:“雀雀。”

    化妆师耳朵都要怀孕,还是淡定开口:“对不起,先生,这手机是我捡到的,可能是前主人不要了吧。”

    对面又说了什么。

    化妆师晕晕乎乎的,报出了一个地址。

    沈明雀吓一跳:“你怎么报地址?”

    两个人离得近,刻意压的低,但依旧能传入听筒里,顺着传到那边的耳朵里。

    “人在你旁边?”程铭城神色微动。

    化妆师又嗯嗯两声。

    至于后来说了什么,她已经完全思考不过来了,这低音炮还掺杂着冰棱川水的清越。

    让人防不胜防。

    沈明雀在一旁等到挂电话:“说什么了?”

    化妆师想了半天,说:“他跟我说谢谢。”

    沈明雀问:“没了?”

    化妆师说:“没了。”

    居然这么简单,沈明雀不知道是这理由太管用,还是程铭城现在太好骗,还信了。

    她随手在小号上将这事吐槽了一遍。

    刚好今天热搜上有个话题是说前任的,沈明雀带了话题,顺带批判了一下前任。

    这微博创建的时间很早,没人知道,就连粉丝都只有几个,偶尔可能有路人回复一句。

    沈明雀转眼将这事抛到脑后。

    然后等拍摄结束,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时,她才反应过来之前的白骗了。

    化妆师刚好从旁边出来,被沈明雀抓住:“之前电话里还说了什么?你还记不记得?”

    化妆师想了想:“好像是说来拿手机。”

    沈明雀:“?”

    这她之前问的时候都敢嗯嗯点头。

    是不是程铭城这狗男人在电话里拿钱收买了?

    ——

    五点时,天就快黑了。

    临近下班,林初萤待的有点无聊,站起来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左摸摸右摸摸,想看看有没有机关。

    这办公室说起来其实很大,背后大面积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大半个盛城的景色,高空俯瞰,相当壮丽。

    天艺娱乐都没这么高的楼层。

    林初萤撇了撇嘴。

    她穿的靴子高跟的,走路有声音。

    陆燕临听了半晌,然后问:“你要找什么?”

    林初萤转过身,面对他说:“找你办公室里有没有休息室,里面有床有浴室。”

    陆燕临问:“累了?”

    林初萤摇摇头,走到他办公桌旁边,靠在桌边:“你办公室里面没有吗,雀雀说程铭城都有的。”

    这和程铭城又有什么关系?

    对于程氏的程总,陆燕临和他只有工作上的关系,至于程前女友沈明雀和林初萤的关系,他并不会去管。

    反而有时候也觉得过分。

    陆燕临觉得她的思维跳跃得厉害,屈指轻扣,淡淡追问:“问这个干什么?”

    林初萤说:“当然是睡觉啊。”

    见男人皱眉,她恍然觉得这话太有歧义,但是又干脆顺着他的想法往下说:“办公室play就真的全办公室吗?”

    林初萤还没有经历过,这句话问的也是自己心中所想,她之前还想找两部片来看,但是没有资源。

    又怕哪天被陆燕临发现,那多羞耻呀。

    林初萤伸手指在他的领带上刮了刮。

    磨砂红的指甲和墨蓝色交相映衬,视觉上冲击力十足,让人想起一些贲张的镜头。

    陆燕临眸色幽深,目光从她身上掠过。披散在肩上的长卷发一路垂到背后,修长的天鹅颈上缠了一条丝巾。

    墨绿色和白皙对比着。

    林初萤点了点他腕上的表:“下班了,陆总。”

    陆燕临嗯了声。

    “我今天带了丝巾。”林初萤提醒道,有点得意,点了点自己脖颈的丝巾,暗示他可以做些什么。

    就算出门拍到也可以说是时尚。

    这无异于是在点火。

    陆燕临起身,伸手过去,丝巾很顺滑,轻轻一勾就落到了他掌心里,轻飘飘的。

    林初萤看他好像在出神,趁机仰起下巴凑过去一个偷袭成功。

    “感觉怎么样?”她问。

    陆燕临依旧漫不经心的,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行为,西装革履,衬衫紧扣,禁欲中的欲。

    没等她太过得意,就被陆燕临倾身吻住,深情缱绻。

    让她溺死在无边温柔里。

    所以在陆燕临碰到她的手时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直到她感觉手腕被束缚住。

    修长分明的手指弯曲,勾动着墨绿色的丝巾,腕骨一翻,就打了个漂亮的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