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79章 番外1
    对于林初萤和陆燕临的婚礼,林家和陆家都相当重视,甚至可以说是两家的婚礼。

    陆尧作为陆家小一辈的唯一一个孩子,可以说是深受其害,家庭会议每次必要拉他过去,然后总会在会议结尾的时候把他批评一顿,因为他还没有女朋友。

    富婆群里的名字依然没有变。

    陆尧:【@lcy完了,我假期没了。】

    对于婚礼这事,从当初领证之后两家就在商讨,也没有什么惊喜不惊喜的,林初萤对流程都很清楚。

    沈明雀今天晚上有个红毯活动,但并不妨碍她现在玩手机:【你还有假期啊,老板还能放假?】

    是的,陆尧现在已经是一个公司老总了。

    虽然这个公司是华盛旗下的,而且涉及的产业方面也只有购物商城方面,但对于他已经很忙了。

    陆尧:【老板每天都是假期!】

    沈明雀:【小陆总冲啊!】

    林初萤看到笑意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后了,陆尧甚至还打电话过来:“他们觉得有些事你应该不知道,当成惊喜才行。”

    “然而我已经知道了。”林初萤说。

    “谁能瞒过你。”陆尧吐槽:“林叔叔居然就这么简单地告诉你了,真是嘴巴一点都不紧。”

    “被我爸知道,你又完了。”

    商讨了半年多的婚礼,最终定在春暖花开之际。实际上这时候国内还处于冬天,但是对于国外,天气温和的地方很多。

    这次的婚礼邀请的人不少,光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就很多,更别提新郎新娘的朋友了。

    前一周,林初萤就去了婚礼地点。

    陆燕临要忙着华盛集团的事,毕竟婚礼前后他肯定没多少时间来处理公事,所以要尽可能将未来一月的事情处理好。

    姜以娴早就和林初萤一起过去了:“陆总今天晚上过来,明天的婚礼,你可要镇定点。”

    林初萤说:“我什么时候慌张过。”

    “这可不一定。”姜以娴笑着说:“这可是一生的婚礼,谁知道到时候你会不会高兴到哭。”

    “你看过我哭吗?”林初萤挑了挑眉。

    姜以娴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还真没见过。

    沈明雀刚好从外面进来,她今天刚结束活动就直接飞过来的,还穿着机场私服:“我们没见过,陆总肯定见过!”

    林初萤调侃:“公然开车,举报了。”

    沈明雀吐了吐舌头,一点都不觉得害躁,走过去问:“网上都在问我,你怎么一周都没消息了,我哪里敢说,林大小姐要举办婚礼啦。”

    她和林初萤的关系就摆在明面上。

    可能是婚礼一直没有举办的笑意传出去,所以媒体每次在机场堵到她都会顺口问一句。

    甚至她偶尔参加综艺,主持人都能提一句。

    沈明雀其实也不知道具体日期,只知道大概,就模糊过去说她也不太清楚。

    姜以娴说:“知道是迟早的事,媒体可是无孔不入的,指不定私下里已经准备着过来偷拍了。”

    这次的婚礼是决定不公开的。

    就连媒体也只邀请了十家,而且还要求在婚礼结束前不允许传出去消息,否则就全部取消资格。

    华盛陆总和林氏大小姐的婚礼,谁会错过,想也知道绝对是包场一周甚至一个月的头条新闻。

    是以现在还风平浪静。

    林初萤伸手拨弄了一下旁边的一株花,“瞒肯定是瞒不了多久的,放心好了,两家都有方案。”

    婚礼上可能会出现任何状况,所以就连方案都有好几种,务必让这次婚礼圆满结束。

    沈明雀捧着脸:“所以现在我们可以提前看婚纱吗?”

    姜以娴也跟着说:“是啊是啊。”

    林初萤莞尔一笑:“可以啊。”

    她现在在的地方是另外一个庄园,陆家送的,名字已经是她的了,就作为婚礼的举办地点。

    周围不仅有山有水,还有花圃,甚至于还没到庄园就能闻到花的香味,一眼看过去周围连个高建筑都没有,所以蓝天白云尽收眼底,草坪婚礼举办起来非常漂亮。

    婚纱放在房间里。

    三个人一起进去,房间里放了不少花和彩带气球,衬托着婚纱的白色十分圣洁。

    下摆一层层,一点也没有过于繁复,反而让人移不开眼,还有放在一旁的头纱,上面绣了无数精致的手工刺绣。

    “我当初只看设计图就觉得惊讶,今天总算看到成品了。”姜以娴身为造型师,对于这样的婚纱体会更深:“这么久的等待是值得的。”

    “我就比较俗气了。”沈明雀已经两眼亮晶晶,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下:“我感觉语文都白学了,只有好看两个字能说。”

    林初萤目光落在上面,唇角上翘:“你结婚的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的婚纱最美。”

    “这种好像鸡汤。”沈明雀吐槽。

    “陆总见过婚纱成品吗?”姜以娴问。

    “没有。”林初萤眨了眨眼:“不告诉他,他只看到过一点点细节图。”

    所谓惊艳,要留到最后。

    其实她今天都没和陆燕临通话,这两天他在忙工作上的事,她在忙婚礼的事,两个人都很忙-

    国内,华盛集团。

    这几天突然下达的一系列命令让员工们都精神高度紧张,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他们又不能去问陆总,顶楼又不许旁人进入,就只能问秘书室,然后秘书们再去问陈特助。

    陈特助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了。

    他自个都紧张起来,面对几个秘书,终于略微松口:“今天过后你们就会恢复正常了。”

    “明天怎么了?”

    “陆总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还是太太怀孕了?”

    几个问题一下子砸过来,陈特助嘴角都跟着抽了抽:“胡思乱想什么,没你们的事,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

    他转身就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傍晚五点半,下班时间。

    陆燕临视线定在腕表上,正好陈特助进来:“先生,已经准备好了,可以现在就出发。”

    “嗯。”

    陆燕临松了松领带,打开微信,聊天界面还停留在一小时前的“晚上见”上面。

    他本想发消息的,最后还是忍住了。

    华盛集团内部不知道老板已经飞向国外,但是媒体却十分清楚,而且十家媒体也在今天下午到了目的地。

    再隐秘的消息都会扩散开。

    在夜里十点多的时候,终于论坛里有人放出消息。

    ——【是不是有大事要发生了?】

    这标题起得一般般,但还是吸引了不少人进来,看到主楼只要“如题”两个字,把楼主骂了一顿。

    【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要找个会说话的楼主。】

    【没图没字你说个锤子。】

    【滚!】

    一骂就是几十楼,楼主终于出现:【刚刚打字去了。是这样的,我有认识的人在华盛分公司上班,最近一个月特别忙,然后今天他们放了三天假,明天明明是工作日,元旦都过了。所以我说是不是有什么事。】

    这么一说,又有人附和。

    【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lcy最近是不是也没出现?】

    【她之前不是被拍到去国外玩了吗?】

    【说起来,沈明雀今天本来是在时装周的,现在也去lcy玩的国家了。】

    【一起玩的吧。】

    几乎是翻了页之后,才有人透露:【我老公是记者,他这次出差,说有大新闻,去的也是lcy待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这话一出来,直接讨论开了。

    网友们飞速地找了找最近的蛛丝马迹,的脑洞快而准确,很快就猜测是不是婚礼要举办了。

    这样的动作很快就被传到了微博营销号上去。

    没多久,热搜就挂上了“林初萤婚礼”这个话题-

    常年奔赴在吃瓜一线的沈明雀一刷微博就看到了新闻,点进去铺天盖地都是相关。

    【我想看世纪婚礼!】

    【怎么到现在才知道的消息??】

    【明星婚礼看多了,就想看一次豪门婚礼,让我过过瘾,在梦里幻想一个富豪。】

    【狗仔都是怎么干事的?】

    看到新闻的媒体:我们也很冤。

    就算现在国内外已经猜测可能是举办婚礼,他们也不敢提前透露,免得自己成为被请出场的唯一一家媒体。

    华盛对他们很大方,不仅住宿吃食都包,还会给他们红包,而且就连设备都说可以赞助。

    当然他们做新闻的,设备要是跟不上也可以回家了。

    之前也有明星婚礼邀请过媒体,但是真正做起来都没有比得上的,毕竟一个庄园不是谁都买得起的。

    这应该是他们能参加得最完美的婚礼了。

    “完了,现在全都知道了。”

    “早晚的事。”

    林初萤看了一眼,“现在应该二叔在飞机上了吧。”

    沈明雀放下手机:“每次你说二叔的时候,我就觉得真是一个有情趣的称呼。”

    特别是她这种电影电视剧看多了的。

    “你以为都像你。”林初萤有点无语,转而问:“那你难道一直叫程总吗?还是叫名字?”

    “我叫他狗男人!”沈明雀愤愤不平。

    林初萤默默无语。

    因为时间尚早,再加上上午看了一天的婚礼场地,现在都有点累,她决定去睡一会。

    沈明雀摆了个手就和姜以娴约着去逛庄园了。

    陆燕临到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

    他在庄园里没有多停留,直接去了住的地方。

    刚好沈明雀和姜以娴回来,看到他,差点叫出声:“陆总,这么快就到了。”

    “初萤呢?”陆燕临问。

    对于她的朋友,他一向很温和。

    他声音听起来很稳,只是沈明雀眼尖,看他念起来就像是在念情话的嗓音,温柔又动听。

    害,都是别人的老公。

    此时此刻陆燕临整个心神都不在这里,沈明雀和姜以娴眼睛都快被闪瞎了,“房间里在睡觉。”

    “谢谢。”

    陆燕临道了个谢转身就往里面走。

    陈特助没跟过去,看着两个女人站在那里啊来啊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追星现场。

    房间里没开灯,拉着窗帘,有些暗。

    陆燕临推门进去,看到床上有个轮廓,侧躺着睡的,所以腰部的曲线十分明显。

    他放轻声音,走到床边坐下。

    林初萤还没有醒来,长发胡乱地散在被子上,最近染回了黑色,看上去浓密而漂亮。

    一直到她醒来。

    林初萤伸了个懒腰,余光瞥见旁边的身影,愣住扭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

    一觉睡醒就看见老公是什么反应。

    “二叔!”她叫了声。

    “嗯。”陆燕临依旧是那副模样,只是眉骨微动,在她出声的时候,唇角微微勾起,眼睛里也柔和下来。

    “什么时候过来的?”

    林初萤往他身边挪了挪,两手搭在他肩上,下巴搁在自己手上,刚起床的声音还有些软绵。

    “刚到。”陆燕临回答。

    “其实吧,他们说我们今天不应该见面的。”林初萤仰着头说:“不过,说了也白说。”

    她得意洋洋的样子像极了慵懒的猫儿。

    林初萤说话时,陆燕临只安静地听着,往常的冷静自持被褪下,取而代之的是温和。

    “别动。”他视线定在她脸上,略微停顿了几秒,用指腹蹭了蹭她的脸侧。

    林初萤本来下意识地想要躲开,没成功,脸颊被按得陷下去一块,像柔软的果冻。

    “压出了印子。”陆燕临说。

    “过会儿就好了。”林初萤不甚在意。

    “睡觉姿势不对。”陆燕临微低头看她的眼睛,“你应该也不想成为脸上带印的新娘。”

    他嗓音极低,在她耳畔。

    林初萤沉迷于这温柔,突然反应过来,娇嗔开口:“这是现在该说的话吗?”

    她看他是想成为拥有逃婚新娘的新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