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82章 番外四
    林初萤这一次怀孕后,陆家和林家都相当重视。

    再加上之前还发生过被跟踪偷拍的事情,所以不仅华庭水岸外警戒加强,就连她出门都有一圈保镖围着,比明星出门还要夸张。

    姜以娴听说这事之后,和她打电话说:“以后我出门就跟你一起了,安全绝对没问题。”

    林初萤说:“就怕你不敢来。”

    谁知姜以娴一听,直接第二天就过来了,准备和林初萤一起去喝下午茶。

    然后就看到一大排黑西装,个个人高马大的,严谨有序地站在自己旁边,看得她差点吓一跳。

    受不起受不起。

    傍晚要分开的时候,周启淮来接的姜以娴,两个人虽然关系有点暧昧,但也有点别扭。

    林初萤称之为恋爱前的矫情。

    这早八百年就戳破了,又都对对方有好感,早谈恋爱不就早有一天的甜蜜吗?

    林初萤老神在在地抿了口茶,提醒周启淮:“以娴很羡慕我这一排保镖,你觉得怎么样?”

    周启淮视线定格在一排黑西装上。

    能被选中当保镖的自然是长得不丑,甚至算有点小帅,体格很好,再穿上统一的制服,看上去很有感觉。

    周启淮笑了笑:“我觉得不怎么样。”

    林初萤瞥了眼姜以娴。

    本来她就是随口一说,结果第二天上午起床后就看到群里的消息,陆尧大惊小怪地说姜以娴多了好多保镖。

    大概是两个人上午碰了面,还发了照片。

    林初萤点开照片。

    照片里姜以娴面无表情地坐在对面,她身后四周站着或坐着几个保镖,有两个脸上还有疤,看上去十分凶狠。

    林初萤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她再回想了一下自己的保镖,觉得还是自家男人比较好,周启淮这男人居然这么小心眼。

    林初萤向姜以娴发出了同情的道歉。

    姜以娴早上打开门接收保镖的时候,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现在已经看开了:“你别说,还挺安全的。”

    林初萤心想你高兴就好。

    对于周启淮,她反正是觉得下次不要说什么坑害自己姐妹了,良心不安。

    大概是真的怕她出什么事,最近盛城的晚宴没怎么邀请她去,生怕里面出什么意外。

    倒是姜家那边开始准备姜橙的生日会,还给她递来了邀请函,直接越过了姜以娴。

    林初萤看了眼就随手扔到一旁。

    过年的时候,林初萤感觉到了国宝的待遇。

    每个人都要凑到她面前来问上两句,陆尧被家里人赋予平时看好二婶的重任。

    怀孕四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就显怀了,大概是她腰肢太细,看起来圆润了一些。

    早晨醒来的时候,她对着镜子照了好久,和身后系领带的陆燕临抱怨:“我胖了!”

    这是多大的事!

    陆燕临看她皱着一张脸,漂亮对她而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安抚说:“没有,你依然很漂亮。”

    林初萤侧着对他,“你看。”

    陆燕临走过去,伸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低声说:“好,是我不好,让你变胖了。”

    林初萤长叹一口气,捧着脸忧心道:“二叔,我还会变得更胖。”

    她之前搜了很多孕期相关的知识,到后期人甚至都浮肿起来,甚至还有妊娠纹的存在。

    这也太可怕了。

    陆燕临说:“不会的。”

    林初萤腻腻歪歪地撒娇:“我今天想去你公司。”

    陆燕临颌首:“好。”

    林初萤又说:“我还要去你办公室。”

    陆燕临自然点头。

    林初萤最近小孩子脾气见长,开心地弯眉,情绪变化很明显,前一秒可能还在难过,后一秒就能高兴起来。

    大概是也有母性的原因,不像以往大大咧咧。

    陆燕临觉得还挺可爱的。

    当然前提是只有他知道的情况下-

    久久没有出现在新闻中的陆太太一出现在华盛就引起了大新闻。

    不仅是华盛内部偷偷围观,就连网络上都开始围观。

    照片中是陆燕临护着林初萤下车,拉着她的手,就差没有小心翼翼了,周围还有严密的安保。

    【这怀孕跟没怀一样,还是这么好看!】

    【友情提醒:这是别人的怀孕日常。】

    【林初萤这样子好可爱哦,她穿平底鞋和陆总的身高差好萌啊,突然娇小.jpg】

    【今天来公司是要夫妻一起工作吗?】

    【陆总无心工作~】

    对于网上的新闻林初萤并不知晓。

    她主要是在家里闷,再加上去天艺娱乐也是那样的,需要再换一个环境。

    反正办公室里有休息的地方。

    一趟出行,又刷了个存在感。

    自林初萤出现在办公室里,陈特助的私人微信就没有停止过打听,全都是来自员工的慰问。

    而办公室里吃的喝的也没停过。

    林初萤虽然吃的不多,但现在开始挑食起来。

    平时有陆燕临在家,他做的食物她是喜欢吃的,但是其他的经常几天一个口味变化。

    比如今天陈特助送来的话梅。

    林初萤吃了几颗就没了兴趣,偷偷给陈特助发消息:【陈特助,你帮我买炸鸡,不要告诉你老板。】

    陈特助:他太难了。

    自家总裁之前就和他提过,太太吃不好的东西要提醒他。

    虽然如此,陈特助还是就订了一只鸡腿。

    陆燕临还在会议室里开会,林初萤看着大袋子里就只有一只鸡腿,嫌弃了一下陈特助的抠门,戴上手套就吃。

    与此同时,耳边还要听着门外的动静。

    陆燕临虽然平时对她很纵容,但是对于炸鸡可乐这些东西管的很严,更别提怀孕后了。

    炸鸡的美味瞬间填满了林初萤的味蕾。

    一只鸡腿快要嗦完的时候,门外突然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林初萤眼疾手快,把骨头扔进袋子里,用手攥成一团,拿起陆燕临放在桌上的办公室熏香使劲喷。

    在陆燕临进门的那一刻,林初萤正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地吃着话梅。

    硬生生吃成了高级大餐的模样。

    陈特助待在门外,不敢进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二叔,你开完会了啊。”林初萤笑眯眯,含糊不清说:“我都在这里等无聊死了。”

    “你也不要吃太多。”陆燕临叮嘱,抬脚往里走,鼻尖就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眉头轻皱。

    自己办公室的熏香是公司下面研发的,味道很淡,而且对身体好,不会对孕妇有害,他才放这里的。

    这味道他已经十分熟悉。

    此刻里面夹杂了一丝异样的味道。

    林初萤就眼睁睁见他弯腰过来,倾身穿过她身旁,从里面拎出了一个皱巴巴纸袋。

    上面还印着知名炸鸡品牌。

    吓得她连话梅核都没吐出来。

    陆燕临略叹口气:“又吃炸鸡了。”

    这是肯定句。

    林初萤眨眼:“就一只鸡腿,一只。”

    见陆燕临看着她不说话,她索性破罐子破摔:“我都多久没有吃了,几个月!你居然连炸鸡都不给我吃了!”

    林初萤说到后面反而觉得有点委屈。

    “你看好多孕妇东西都照常吃,我连炸鸡吃一次都不行。”她瞪了眼陆燕临。

    然后低头抽噎。

    陆燕临没想到反应这么大,蹲在她面前:“不是不让你吃,外面的不安全,你想吃我可以做。”

    男人对这样的情况有些束手无策。

    “你会做吗?”林初萤呜呜咽咽地问。

    “会。”陆燕临答应得很快,反正不会也会。

    “好吧,相信你一次。”

    陆燕临见她情绪稳定下来,伸手拿开她挡住眼睛的手,然后对上弯弯的月牙眼。

    “……”

    林初萤才不管他突然间的沉默,捧着他脸亲:“二叔,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陆燕临说:“嗯。”

    他伸手从旁抽了张纸巾垫在掌心,然后将手送到她唇边:“把核吐出来。”

    林初萤乖乖地吐核-

    冬天的时候林初萤还能用厚重的衣服挡挡身材,等春天一到,脱下羽绒服,一切就现了原形。

    为此,陆燕临给她请了好几个私教,分天地给她安排饮食、运动,偶尔还有瑜伽。

    一到后期,曾经看过的知识就真的出现在了身上。

    大概是林初萤平时保养得可以,浮肿不太明显,妊娠纹没有,但是腿抽筋却是常有的事。

    偶尔是在睡着的情况下。

    因为林初萤喜欢靠着陆燕临睡,通常情况下她的腿一抽筋,几乎瞬间就能传到他身上。

    他之前学习了专门按摩的手法,也不叫醒她,只是沉默地在黑暗中给她捏腿,没一会儿林初萤眉眼就舒展开了。

    对她而言,今晚是个好眠。

    沈明雀第二天的时候到华庭水岸来,身上还全副武装,喝水时吐出:“我都怕明天一堆记者问:哎呀沈小姐,陆太太最近怎么样,宝宝是男是女呀?”

    林初萤忍不住笑:“谁让你身在娱乐圈呢。”

    沈明雀勾了勾自己的墨镜,冷酷道:“墨镜一戴,谁也不爱,我觉得我这脸还是很有用的,有新记者就被唬过。”

    前两天八卦记者问她和程铭城的事情,她直接面无表情地戴墨镜,那新人半天才回过神,早就被工作人员给挡住了。

    “外表御姐脸,内有沙雕心。”

    沈明雀正兴致勃勃地说自己的事迹时,林初萤突然哎了一声。

    她吓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林初萤说:“好像动了一下。”

    沈明雀这个从没接触过孕妇的小模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肚子,“这就是他们说的胎动吗?”

    林初萤唇角一翘:“想摸摸吗?”

    沈明雀头摇得像拨浪鼓。

    然而下一刻,她就顶不住诱惑,过去在林初萤的肚皮上摸了半天,还凑过去听。

    宝宝似乎有所感应,又动了一下。

    沈明雀惊呆了。

    一直到离开华庭水岸,她整个人还恍恍惚惚的。

    七个月的时候,林初萤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这时候她已经对自己的胖习以为常,之前还死活要让陆燕临把镜子拆了,陆燕临觉得拆了后她可能未来会后悔,就让人用布把镜子遮了起来。

    姜以娴和沈明雀偶尔从网上看到一些宝宝相关的沙雕视频就传给林初萤看,还会分享一些宝宝的用品。

    被这么一带,她也跟着看起婴儿用品来。

    晚上靠在床上的时候,林初萤就收到了陆尧的分享:【你看这个,是不是很有用的发明。】

    林初萤点开,里面是一个骑行背带。

    是大人穿在身上,可以把小孩子背在背后,踩着下面的踏板,不仅安全还轻松,模特宝宝是国外的,看起来很漂亮。

    这微博自带话题,还加了一个#成年人也想坐的儿童骑行带#

    林初萤感觉这仿佛是新世界。

    沈明雀:【这可以啊!但是谁背呢?老板背这个好像不太雅观。】

    姜以娴:【陆总?】

    陆尧:【其实我也想过二叔背……但是我没想出来这画面,说不准二叔带娃真像这样呢。】

    沈明雀:【陆总不背谁背啊,他可是崽爸,相信我,陆总应该会非常乐意的。】

    接下来的话题就开始在“新闻拍到了会不会刷新世界观”和“所以这胎到底是女儿还是儿子”中间循环。

    万物皆可讨论到生男生女上去。

    等陆燕临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初萤就迫不及待抓住他:“二叔,你看看这个,快看。”

    陆燕临目光掠过:“挺好的。”

    他在她身旁坐下,林初萤靠过去,陆燕临的手就自然而然地放在了她肚子上。

    临近生产,胎动就比较频繁。

    林初萤放下手机,扭过他的头,郑重地问:“二叔,我觉得这个很有用,如果我也能被这么背就好了。”

    陆燕临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林初萤见他又沉默,按按他脸颊,问:“怎么,我不行吗?谁还不是个宝宝了?快回答。”

    “当然。”陆燕临十分认真地开口:“你一直是我的宝宝。”

    林初萤送出了满意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