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84章 番外六
    姜以娴到的时候,林初萤还在量尺寸,仅仅穿着很单薄的紧身衣,任由设计师操作,窈窕的身材被突出得一览无余。

    看到她,林初萤弯唇:“来了啊。”

    姜以娴虽然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好友如此光彩夺目,但还是会被恍惚到,回过神:“今晚的晚会,应该不少人都去。”

    林初萤说:“当然了。”

    巴黎每年都会有很多舞会,其中成人舞会是最出名的,现如今挑选规则比当初还要严格,从家世到学历,还有外貌,全都是考察的点。

    这次的晚宴是几个巴黎的名媛牵头的,无一不是这里的知名白富美,家世尚好,大多都参加过成人舞会。

    “我还记得你当初收到邀请的模样。”姜以娴记得可清楚,“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呢。”

    她从小就喜欢打扮做造型,但真正做起来是在几年前,只不过那时候没什么名气。

    而林初萤当初去舞会的造型是知名造型师出的,官方发布照片后,掀起了不少波澜。

    金发碧眼的设计师说了一句英语。

    林初萤微笑着点头,坐到姜以娴面前,“今晚我和陆尧一起过去,你的男伴呢?”

    姜以娴满不在意:“是安德鲁了。”

    安德鲁是她们在巴黎认识的朋友,家里做红酒生意的,正好也参加,干脆就当她男伴了。

    林初萤想了想:“也可以。”

    两个人又一起去外面喝下午茶,悠闲自在,快结束前陆尧才过来:“你们两个也太闲了吧。”

    “不然干什么?”林初萤问。

    “当然是准备美出世界啊。”陆尧坐下来,喝了口桌上的红酒:“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今晚舞会有大人物要来。”

    “难不成总统过来啊。”姜以娴问。

    “说不定也有可能。”林初萤挑了挑眉,开玩笑道:“那可就热闹了。”

    “……”

    陆尧觉得自己对不上这两位姐妹的脑回路。

    “对了,那位小可爱还在追着你吗?”林初萤突然想起来,好奇地问。

    “当然没有!”陆尧矢口否认。

    “是吗?”林初萤看好戏的眼神。

    她说的小可爱是今年刚满十八岁的莉莉丝,在巴黎街头和陆尧碰上的,刚好陆尧帮她解围,就一直追着他跑。

    莉莉丝特别热情,陆尧简直头疼,他不喜欢莉莉丝,单纯地出于绅士风度而已。

    好不容易绅士一回,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下午茶喝过,三个人去做造型。

    姜以娴收到邀请函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如今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造型师,再加上又是林初萤的朋友。

    两个人的礼服是之前就定好的。

    等做完造型就已经天黑了,陆尧在外面等他们。

    姜以娴先走的,因为安德鲁来接得早。

    陆尧等在车边,还回绝了几个热情的女孩的邀请,然后才等来正主:“可算好了。”

    林初萤说:“锻炼锻炼你的耐心。”

    她今天的礼服是层层薄纱,轻盈而漂亮,腰部收紧,从小腿处开始出现星星点点的鱼尾蓝,像一条深海美人鱼。

    巴黎今晚的天气很好,不冷不热。

    舞会举办的酒店已经人来人往,他们到的时候,还遇到了好几个熟人,在红毯签名的地方说了几句话。

    一进宴厅,灯火通明。

    林初萤收到了不少的视线,有些是认识的,有些是不认识的,还有些是有矛盾的。

    比如之前有个就和她吵过,只不过是对方单方面的吵,因为她喜欢的一幅画被林初萤买走了。

    对此,林初萤表示不关心。

    “林,你今晚的礼服很漂亮。”

    “姜在那边,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来。”

    金发碧眼的名媛们围到林初萤面前,很热情地聊了起来,甚至还说起了待会的开场舞事情。

    正在这时,姜以娴走过来:“初萤。”

    林初萤见她看起来好像有事的样子,从各国大小姐们中间离开,走到一旁:“怎么了?”

    “安娜刚刚来问我,你能不能跳开场舞。”姜以娴压低了声音:“她应该过会儿也会来问你。”

    “开场舞不是定了人选吗?”林初萤皱眉。

    姜以娴还没开口,那边赶过来的安娜就已经开口了:“因为有新的变故。”

    安娜是这次的主办方之一,之前定下来的开场舞人选是今年克利翁舞会的热门人选,但是目前出现了意外。

    原本的男方是这次晚宴的慈善家之一,“因为我刚刚收到回复,陆会来参加。”

    这个陆,自然不会是陆尧。

    而是他的二叔。

    林初萤一直听她说着,唇角轻轻地弯起来,等她说完了才出声:“所以你想我去?”

    安娜有些尴尬地笑:“我听说你和陆是朋友,陆一向不喜欢别的女性,我觉得你更合适。”

    林初萤摇了摇头:“不是朋友,而是亲戚。”

    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家里是世交,通常她都会叫陆二叔,勉强算得上是亲戚了。

    安娜却眼前一亮:“这样不是更好吗?”

    她央求了半天,林初萤才点头:“好吧。”

    既然要跳开场舞,她是要去换礼服的,安娜这边准备的速度很快,直接就联系好了。

    林初萤换上后,外面安安静静的。

    安娜说:“林,我很期待哦。”

    林初萤说:“那你是期待我,还是期待陆尧的二叔?”

    安娜微微一笑:“都很期待。”

    林初萤微挑眉,没有戳破她的心思,一方面也觉得这位久不见面的陆二叔魅力还挺大。

    两个人一起出去。

    宴厅里似乎是有什么事,不少人都看着门口,林初萤站在走廊的尽头,这里光线略有些暗。

    门推开的瞬间,一切映入眼中。

    一众外国人中,黑发的男人格外显眼,五官深邃而清朗,目光清列,修长挺拔的身形比起周围人也不承让,偶尔点头作回应。

    这就是她今晚的舞伴了。

    陆燕临-

    陆燕临能来这次的晚宴,完全是出于合作伙伴的邀请,他对于工作上的事情,一向认真,刚好合作圆满结束,参加一次晚宴也不算什么。

    至于开场舞的事情,纯属意外。

    尤其是知道开场舞的女方是林初萤。

    他对于林家的这个女孩不算熟悉,和她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但耳边实实在在听到过不少次她的名字。

    对于她的记忆,大多数陆燕临都来自于陆尧的抱怨,比如又买了什么,又和谁起冲突了,又压迫他什么了。

    所以一直以来,他的印象里给她贴上的标签也大多是“漂亮”和“骄纵”这两个词。

    从陆尧上幼儿园到高中,再到大学不在同一个国家,都能听到,从没变过。

    加深印象的一次,可能就是很久之前陆尧的雪山之行,他接到了一个视频通话的邀请。

    苍茫的雪山上,笑容明艳的女孩对他说话,从语气到内容都让他觉得非常高傲嚣张。

    当然她的确也有嚣张的资本。

    没有比她更漂亮的人了。

    这次的开场舞的人选的确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是听了旁人的解释之后又觉得好像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音乐声已经播放。

    林初萤进入中央,看着男人走到自己面前,一身西装革履,冷淡又严谨。

    是她最不喜的古板。

    她把手放到陆燕临手上时,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让她忍不住手指动了动。

    而这动作在陆燕临眼里,以为她不满意自己,眼神里闪过哂笑,并没有说什么。

    林初萤换的礼服是大摆的,每次旋转时裙摆就荡出宽大漂亮的弧度,像是一朵盛开的玫瑰。

    偶尔被揽进怀里的动作,她就觉得这位陆二叔表情也忒冷淡了点,好歹自己也是个大美人吧。

    和她跳舞这么勉强的?!

    是她不够漂亮还是他没有心?

    林初萤当然不会承认自己不漂亮,只有第二种可能。

    这么一想,越想越气。

    但是对待这个开场舞,她还是游刃有余的,甚至于她还笑得非常明艳,完美又优雅。

    开场舞快要结束时,林初萤终于有机会和陆燕临贴得很近,在他耳边说:“陆二叔,你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啊?”

    陆燕临眉骨微动,并未回应。

    说完的一刹那,她就退开了,音乐停止,林初萤提裙弯腰,姿态惊艳。

    掌声四起。

    林初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原地,准备去换自己的礼服,也没有看到身后男人蓦然变化的眼神。

    对她而言,一切都是以她为中心才好。

    陆燕临松了松领口,目光不由自主落在逐渐走远的姣好身影上,又想起刚刚的那一句话。

    这小丫头真天不怕地不怕,还挑衅他。

    问出的问题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陆燕临收回视线,重新恢复了以往的模样,矜贵禁欲,仿佛一切并未发生过。

    姜以娴鼓掌了半天,她自然认识陆燕临,不过属于那种单方面的认识。见他面无表情,从林初萤身上收回视线的那一刻好像并没有什么。

    “陆家这位二叔好吓人啊。”她到了休息室,恍然大悟:“怪不得陆尧那么怕他二叔。”

    “那是陆尧不行。”林初萤站在镜子面前,给自己戴上一串珍珠项链,坠在锁骨上方。

    修长的天鹅颈白皙光洁。

    这条珍珠项链是她的新宠,花了不少价钱买回来的。

    “你这样说陆尧会气死。”姜以娴给她调整了一下发型:“又不止陆尧一个人怕,肯定情有可原。”

    她对华盛了解不多,毕竟家世不够,大多都是通过新闻知道的,她爸也很怕这位陆二叔。

    “陆尧从小到大和他打过我的小报告还少了?”林初萤转了个圈,确保自己完美无缺。

    她转过身,扬唇说:“你猜我刚刚说什么了。”

    姜以娴好奇:“说什么了?”

    林初萤眨了眨眼,眉眼弯弯:“我看他跳舞也好像很勉强的样子,就故意问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

    姜以娴只能送上钦佩的眼神。

    恐怕在陆燕临面前敢这么说的就只有这位林大小姐了。

    “走吧。”林初萤提起裙子,还不忘补充:“你要问我,那我肯定是不怕的。”

    “我看出来了,你也没怕过谁。”姜以娴和她一起进入走廊,“说不准很快你就会碰上天敌,被克制。”

    虽然这么说,她却想不出来什么样的人能克制到这位大小姐,毕竟盛城那边可都是不敢对着来的。

    进入宴厅的门就在前方。

    林初萤伸出手,一把推开门,光线和周围的视线汇聚到她的身上,聚光灯下,所有眼神都一览无余,或惊艳,或嫉妒。

    这样的生活是她每天都会经历的。

    林初萤偏过头,对着姜以娴浅浅一笑,嗓音恣意:“我只可能是别人的天敌。”

    她微抬起下巴,走进了宴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