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88章 沈明雀番外
    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程铭城的眉头轻轻拧起来,对她这句意味深长的反讽不是很满意:“饿了么?”

    “饱了。”沈明雀说。

    气都气饱了。

    程铭城对她这样的反应并不觉得奇怪,而是转移了话题:“送你回去。”

    沈明雀没说话,不理他。

    她借着小陈的胳膊,准备把脚从缝隙里拽出来,结果半天也没能成功。

    本身程铭城站在她对面,所以她不想动作太夸张,这样显得自己很落魄。

    然而没□□,就很尴尬了。

    小陈小声说:“我蹲下来吧。”

    沈明雀瞥了眼对面的男人,微摇头,干脆直接把脚从鞋上脱了下来,赤着脚站在地上。

    地面很凉,她脚趾下意识蜷缩起来。

    白皙光洁的脚和暗色的地面形成了鲜明对比。

    沈明雀干脆把另外一只鞋也脱了,用手把高跟鞋从缝隙里拽了出来,拎在自己手上。

    “小陈,回家了。”

    “好。”小陈跟在后面,偷偷看了眼程铭城,觉得这两个人可真是奇怪。

    地面干净但还有些细小的碎石子,硌在脚底尖锐的疼,沈明雀咬着唇,目不斜视地转身走。

    程铭城的目光灼灼地定在她的脚步上。

    半晌,他阖眼深吸一口气,伸出手,直接圈住了沈明雀的手腕,不容挣脱。

    沈明雀下意识地就用自己手上的鞋去打,高跟鞋的鞋跟很细,在程铭城的手背上刮出一道痕,泛着红色。

    程铭城只皱眉一下,不甚在意。

    沈明雀反而心虚起来,“松开。”

    程铭城言简意赅:“我送你。”

    沈明雀说:“我又不是没有车,怎么敢劳烦堂堂程总送我一个小模特回去,不用了。”

    程铭城面色冷峻:“听话。”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沈明雀的叛逆从未停止过,尤其是这两个字,“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没同意。”程铭城冷不丁出声。

    “那就是我甩了你。”沈明雀想拽出自己的手,但是力气比不过,又不敢再打,“你不同意也不行。”

    小陈从一旁赶紧过来帮忙。

    才刚碰到程铭城的手,就收到了冰凉的眼神,让她忙不迭又缩了回去。

    沈明雀气得叫出来:“送我回去,你送我啊!”

    程铭城嗯了声,眸色平静。

    沈明雀:“……”

    这狗男人是不是疯了。

    沈明雀气呼呼地踢了脚他的小腿,咬牙切齿:“我都答应你了,你到底松不松开?”

    程铭城说:“上车。”

    她那点小九九在他眼里根本无所遁形。

    沈明雀真想用高跟鞋戳瞎他的眼。

    小陈眨了眨眼,看着程总上前一步就将沈明雀打横抱了起来,根本就不顾她的挣扎。

    她连忙冲上去解救:“放开!”

    程铭城看也不看,将沈明雀放进了车里。

    沈明雀气得哇哇乱叫,她们两个人竟然干不过一个人,把骂了程铭城一顿。

    见他也跟着抬脚坐进来,她直接挪到了另外一边,和他保持了最远的距离。

    过了会儿,沈明雀才回过神来:“我助理呢?”

    小陈站在车外,“车门打不开。”

    沈明雀又眼刀子飞向程铭城。

    程铭城坐姿优雅,面不改色:“坐不下。”

    “……?”

    这么大一个豪车,坐不下一个助理?

    虽然说是这么说,最后小陈还是上来了-

    沈明雀从头到尾就不想和程铭城说话。

    她打开手机,决定看点新闻什么的转移注意力,自家老板的热搜已经下降了,但是搜索量很高。

    像老板和陆总这样的从头到尾都是互相喜欢,即使有什么不容易也是很快解决,一直甜蜜到底。

    作为一个女生,她真的很羡慕。

    沈明雀对爱情是非常向往的,就算身处混乱的娱乐圈,他也还是希望遇到一个可以走向婚姻的男人。

    曾几何时,程铭城是她的选择。

    就算当初有那么多流言蜚语,但她不在乎,两个人的恋爱和旁人无关,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最后不开心了,就是分手的时候。

    沈明雀打开微信,发现几分钟前自家老板发了条微信,问她今晚怎么没出现。

    她回道:【我在回公寓的路上啦。】

    陆尧:【这么晚啦。】

    沈明雀:【你不要学我说话。】

    陆尧:【?】

    陆尧:【小麻雀同志,这都是新华字典上的字,我怎么就学你说话了?】

    沈明雀不知道他哪里来的歪理,明明最后一个“啦”就是故意学她的。而且小麻雀是她的微信昵称,居然还这么叫。

    林初萤:【这么晚了才结束?】

    老板一出现,陆尧就神隐了。

    沈明雀经过这么一调侃,心情好了不少,手里噼里啪啦地打字:【一不小心就迟了。】

    陆尧:【啊呀。】

    安静昏暗的车内,手机屏幕亮起的光格外显眼,划出了一小块明亮的空间。

    程铭城偏过头。

    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沈明雀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紧的唇瓣,还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只是她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放在手机上。

    程铭城记忆中的沈明雀似乎并不是一个网瘾少女。

    她真的变了很多。

    沈明雀回复了会儿消息,神清气爽,终于感觉到身旁人的视线,抬头瞪了一眼。

    然后往另外一边看。

    这就看到了非常熟悉的一条路。

    “程铭城你要带我去哪?”沈明雀立刻扭过头:“你自己说的送我回家当放屁吗?”

    “不要说脏话。”程铭城说。

    “你管我说不说,我还骂你呢。”沈明雀一点都不留情,脱口而出:“我要下车。”

    “不可能。”

    “你信不信我从这里跳下去?”沈明雀收了手机,直接当着程铭城的面按在了开门的地方。

    程铭城和她对视上。

    良久,他在她的目光下低声说:“信。”

    他怎么会不信。

    沈明雀微怔,仅仅是这么短的几秒时间,车门就被直接锁上了,连车窗都打不开。

    “……”

    果然是狗男人。

    车最终停在了程铭城目前的别墅外,沈明雀终于能下车,穿上高跟鞋就要走。

    还没走出几步就被程铭城拉住。

    沈明雀威胁:“你再这样我报警绑架了。”

    程铭城嗯了一声。

    沈明雀感觉自己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她以前恋爱的时候觉得程铭城生气的次数少很好,偶尔几次是情趣,现在反而觉得不好了。

    真生气她还能直接吵起来。

    沈明雀脸颊都忍不住鼓了起来。

    程铭城眸光一动,唇边轻扯,一丝笑意转瞬即逝:“你应该知道这边没有车。”

    沈明雀冷笑:“我叫车。”

    程铭城说:“没人进的来。”

    沈明雀说:“那我就走到外面。”

    程铭城神色淡淡,说出来的话却是直接堵住了沈明雀的下一步路:“你走不出去。”

    “……”

    沈明雀是走不出去。

    一来这是在半山腰上,二来这别墅区非常大,而且她还是个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犹如路痴。

    能走出一百米就是个奇迹。

    程铭城敛眉哄道:“听话。”

    沈明雀说:“听屁。”

    她本来想说听你放屁的,一想这个对程铭城而言肯定过于粗鲁,不太好。

    程铭城漂亮的眉峰微蹙,最后视线落在她的脸上,没有说什么,拉着她进去。

    时隔几个月,她再度踏入了这栋别墅-

    一开门,客厅里的光就透到了玄关这里。

    沈明雀看到自己的拖鞋还在玄关上,有着两只猫耳朵,和程铭城的哈士奇拖鞋是一对。

    她当初走的时候怎么没扔掉呢。

    沈明雀思来想去,觉得今天要是看到有遗漏的东西刚好一起解决了。

    她不想穿这双拖鞋,干脆就踩着高跟鞋进去。

    程铭城有轻微的洁癖,看到她这样的行为,只淡淡开口:“换鞋,雀雀。”

    沈明雀说:“不换。”

    程铭城沉默几秒,没有强求。

    沈明雀见他妥协,心情总算是高兴了一点,长腿一迈就进了客厅,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一个女孩。

    当即漂亮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沈明雀回头,姿态妖娆:“程总既然屋里有人,还带前女友回来不好吧。”

    程铭城顺着看过去。

    刚好程飞从餐厅里走出来,叫了声:“哥。”

    他视线来回在沈明雀和程铭城身上打转,不可思议之中又夹杂着理应如此。

    许沛沛从沙发上站起来,一直盯着沈明雀看,没忍住,小声问:“她怎么来了?”

    沈明雀冷哼一声,没说话。

    她不喜欢这个许沛沛。

    当初和程铭城谈恋爱的时候,对于他弟弟程飞这个纨绔子弟,沈明雀相交并不深。

    她一直知道程飞有个青梅,借着这个身份一天到晚来程家晃荡。

    明明和程飞关系暧昧,实际上喜欢程铭城。

    程铭城掀了掀眼皮,冷声问:“谁让你们过来的?”

    程家如今当家的是他,再加上他脾性冷,又喜欢清静,所以连带着所有人都怕他。

    他将西装扔在沙发上,松了松领口。

    程飞把许沛沛拉到身后,说:“我……是妈让我跟你说,明天晚上回去吃饭。”

    “说完了?”

    “完了。”

    “既然说完了就回去。”程铭城神情都不带变一下,说出来的瓜毫不留情。

    “……”

    程飞和许沛沛两个人面面相觑。

    许沛沛看了眼沈明雀:“那她怎么不走啊?”

    不是都分手了吗?

    沈明雀收到她的眼神,忽然笑了一声,眉眼张扬又冷艳,与她的稚气形成鲜明对比。

    程铭城冷冷扫过来一眼:“和你有关?”

    他从不解释什么。

    “我们先走了。”程飞一向知道他大哥的脾气,直接脚底抹油,还把许沛沛给拽走了。

    许沛沛想挣扎也没用。

    程飞之前因为江雪名的违约事情给了林初萤几千万,还从自家大哥这里借的,现在看到和她关系好的沈明雀就牙疼。

    又想起损失的钱了。

    许沛沛被程飞拽着经过沈明雀旁边,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她,下一秒又柔情似水地看着程铭城。

    沈明雀琢磨这都可以去表演京剧变脸了。

    她被自己的脑洞逗得弯唇,眼睛在她许沛沛身上一扫而过,突然停顿住。

    沈明雀出声:“等等。”

    程飞和许沛沛两个都停了下来。

    沈明雀无视许沛沛瞪她的眼神,从她的包上直接拽下来一个小玩意儿。

    这是她当初送程铭城的钥匙扣,但是当初只送了一个,他的钥匙又那么多,最后就收了起来。

    许沛沛一眼就发觉她在看什么。

    程铭城看过来的时候,就注意到沈明雀突然抬高的手,和在自己面前划过的抛物线。

    “你干什么?”许沛沛叫出来。

    “看不到吗?”沈明雀没去看地上,而是说:“原来你喜欢捡我不要的东西。”

    钥匙扣滚了两圈,停在程铭城的脚边。

    可爱而稚嫩。

    程铭城莫名有些烦躁,神色复杂地掠过沈明雀的脸,不耐地看向他人:“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