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89章 沈明雀番外
    几乎是在三个字落音的瞬间,程飞就拽了一把许沛沛,导致她差点摔倒,发出不小的声音。

    程飞对大哥是非常敬重的,而且他很少发脾气,能说出来滚字已经是相当生气了。

    而且许沛沛偷拿这里的东西是什么鬼。

    饶是程飞和许沛沛关系再好,看到被沈明雀扯下来的钥匙扣也觉得头疼。

    他虽然和沈明雀只是表面之交,但是并没有恶感,许沛沛经常在他面前说沈明雀怎么样,他也不在意。

    反正自己大哥喜欢就行了嘛。

    后来分手了他作为弟弟也只当正常分手,至于那个白月光,他也挺想知道什么情况的。

    至于今晚出现在这里,他还是很奇怪的。

    许沛沛咬了咬唇,先看了眼沈明雀,又看向面色沉沉的程铭城,还想说什么。

    沈明雀翻了个白眼。

    她没说偷都算好的了。

    “大哥,我先走了。”程飞没有给许沛沛再开口的机会,三两下就拉着许沛沛离开。

    门被换上的瞬间,沈明雀还听到了许沛沛的哭声。

    这有什么好哭的?

    沈明雀看了眼程铭城,也觉得他的话挺出乎预料的,故意说“你把人骂哭了。”

    程铭城已经将地上的钥匙扣捡了起来,硌在掌心里,静静地看着她。

    沈明雀转过脸没去看。

    程铭城将其放进口袋里,似乎对她之前扔掉的行为视而不见,反而开口说“是她偷的。”

    这是他次数不多的解释行为。

    沈明雀感觉自己又被拆招了。

    他不应该生气才对吗?

    她当然知道这是许沛沛偷的,他不喜欢许沛沛她是知道的,还不至于会以为是他送的。

    沈明雀觉得自己应该要去找自家老板学一些方法,或者陆尧也行,陆尧总是能气到人。

    小陆总别的本事没有,惹事的本事还是出名的。

    两个人站在门后玄关自然不怎么样。

    小陈没有进来,而是坐在车里,她不会干涉别人的私事。

    “要一直站着?”程铭城问。

    “连我站着你也要管。”沈明雀说。

    程铭城闪了闪眼神,他现在说什么,沈明雀都会和他对着来,气性真的不小。

    沈明雀不知道他的想法,随意瞄了一眼这房子。

    和她离开前好像没什么变化。

    看他一个人也过得挺好的。

    沈明雀的视线停在沙发不远处的几个礼盒上,上面应该是他助理新送来的衣服。

    这倒让她想起来,之前程铭城在拍摄结束送了衣服给她,后来沈明雀给直接打包捐了出去,甚至还用的程铭城的名头。

    也算是给他做好事了。

    程铭城脱了外套,将领带也直接扯了,初冬的天,他竟然不觉得冷。

    沈明雀见状,裹紧了身上的外套。

    程铭城看到她的动作,并没有再和沈明雀说什么,而是直接直接进了厨房里。

    客厅的空调也不知何时开了。

    沈明雀其实想看看程铭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毕竟他以前可是不进厨房的。

    但是她不能进去。

    她要稳住。

    沈明雀偷偷给自己加油打气,打完气才在沙发上坐下来,不坐是傻子,她站都站累了。

    刚刚就是故意呛程铭城的而已。

    沈明雀打开手机,刷了刷新闻。

    晚上什么好看的新闻都没有,都是白天看过的,倒是她今天发的那句前任的微博,收到了不少回复。

    毕竟想绿前任的人还是少的。

    沈明雀也只是想想而已。

    她又打开微信,询问激怒人的方法。

    自家老板人可能不在,只有陆尧和姜以娴在。

    姜以娴这我也不知道呢,我也想找几个方法。

    陆尧打,骂。

    陆尧你要激怒谁啊?

    陆尧……不要这方法到时候用在我身上吧?

    沈明雀不要幻想。

    骂的话,她好像也说不出什么脏话,打的话,对象是程铭城,她又打不过。

    程铭城今晚还让她不要说脏话,连生气的迹象都没有。

    这两个一个用的都没有。

    沈明雀气恼地把手机关了,不由自主地向厨房那边看,但是又看不到,心痒痒的。

    她干脆离开客厅去了楼上。

    眼不见心不烦。

    这栋房子的构造沈明雀很清楚。

    甚至于后续的装饰东西添加,都有她的选择,现如今一点也没有发生改变。

    她一路走到二楼。

    站在楼梯上,能轻而易举地看到楼下客厅的一角,和厨房那边漏出来的一点光。

    程铭城上楼的时候,沈明雀正在书房里。

    这间房之前是被锁住的,当初沈明雀偶尔会在这里画设计图,她是模特,对于时尚的嗅觉比常人更准也要更前沿,所以有想要设计服装的准备。

    只不过头一次过河,总是有问题。

    沈明雀没学过画画,再加上又没有什么时间,就只在网上学了教程。

    有一次她为了画出来一套衣服就熬了一晚上,第二天程铭城就严格限制她在书房里待的时间。

    分手那天这门是锁着的。

    程铭城看到门半掩着,透出来里面的白光,推开门的时候,看到沈明雀坐在地上分门别类整理她之前的画纸。

    至于她的高跟鞋,早就脱在了一旁。

    沈明雀想把这些设计图带走,她现在有一点钱,虽然不够,但是不久之后肯定能有自己的品牌。

    最起码想要的还是可以实现的。

    听到脚步声,她不过是回头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这是在程铭城的房子,他出现在哪里都不意外。

    沈明雀甚至非常淡定地问“你来得正好。”

    她抱着一叠画纸从地上站起来,赤着脚走到他面前,“我会把这些设计图带走。”

    一张也不留。

    程铭城稍稍掠过那些设计图,嘴唇不自觉抿住,低声询问“然后呢?”

    沈明雀疑惑地看着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才不要告诉他。

    她这样的话反而让程铭城唇角上扬一分,点点头“当然可以,本来就是你的。”

    沈明雀被他说的,反而松了口气。

    她还怕程铭城从中作梗呢。

    程铭城看到她微张的红唇,停顿一秒,再度提起了一个新话题“怎么不穿鞋?”

    书房里没有地毯。

    沈明雀踩在冰凉的地面上,因为模特的身份,所以她平常是不会染指甲的,以防走秀或者拍杂志的时候比较麻烦。

    此刻泛着粉色的指甲和白皙的肌肤相映衬,又和地面的深色形成鲜明对比,格外引人注意。

    沈明雀哦了一声“你管我。”

    程铭城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半晌想到现在沈明雀和他的关系,没说什么,从她旁边进去,看到了地面倒着的一双高跟鞋。

    他直接从书房里拿出了一双他穿的拖鞋。

    沈明雀转过身,睁眼看他拿着鞋的模样,和新闻上的男人是明显不同的。

    如果是以前,她会抱过去撒娇,会索吻。

    可是现在不是以前。

    沈明雀正胡思乱想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已经蹲在她的面前,“抬脚。”

    这两个字说的不咸不淡。

    不可否认,沈明雀心里面是很复杂的,但她还是微微后退一步“不用了。”

    程铭城抬头看她。

    沈明雀犟着。

    现在正是初冬,楼下的空调也没蔓延上来,所以地面很凉,之前她坐着感觉不明显,现在其实很明显。

    “你不用这样。”

    沈明雀突然出声“我马上就走了。”

    程铭城问“非要这样?”

    沈明雀和他僵持了将近一分钟,最后干脆自己用脚勾走了拖鞋,不用他。

    “这样你高兴了吧。”沈明雀说。

    程铭城重新站起来。

    两个人的位置和之前调换了,沈明雀站在靠近走廊的门口,有一丝风在回旋,光线也只有一半落在她身上。

    她凌厉的轮廓被描述得柔和起来。

    沈明雀被拉进书房里的时候,依旧百思不得其解。

    她觉得拗不过这个在商场上叱咤多年的男人,也是,他对于人心的把握比她要厉害得多。

    那应该清楚她的意思才对啊。

    媒体曝光他们恋爱的时候,那时候其实已经是恋爱三个月,程铭城刚接手程氏没有多久,力挽狂澜,将这个已经快要破产的公司重新发展起来。

    他们正处于热恋期。

    那时候沈明雀对于扑面而来的流言蜚语不说惶恐是不可能的,她只是一个没有名气的模特,微博从来没有超过一百条评论,就这么乍然之间被送上了所有人面前。

    但她和程铭城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快,反而一如既往,所以在一次出门逛超市的时候,又被拍到了著名的糖果吻。

    后来程铭城公开。

    沈明雀也觉得没什么,反正又不是和网友谈恋爱,而且他们还有了c粉,虽然只有几百人。

    她偷偷背着程铭城和她们一起嗑自己的c,还偷偷给粉丝们发糖,最后也没有掉马。

    说起来,那个小号她已经几个月没有登陆了。

    一直到那张照片的出现。

    “今天不用走。”程铭城忽而转移话题。

    “这是你家。”沈明雀强调。

    “一定要这样?”程铭城问,气息略沉,有些暗哑。

    “你觉得呢?”沈明雀的身高和他差的不大,只要抬眸就可以和他对视,气势上觉得自己不算输。

    她再度开口“程总不会真爱上我了吧?”

    这话沈明雀说的时候是玩笑的。

    “如果你指的是那些传闻。”程铭城按了按太阳穴,声线低沉“我以为你应该不会相信。”

    “我应该不会相信。”

    沈明雀重复了这几个字。

    时隔这么久,程铭城是这么说的,他是觉得不算什么,所以才觉得她压根不会相信。

    怎么会不信呢。

    三人尚且成虎。

    又何况成千上万个人。

    沈明雀不想去寻求什么解释,以前是气得不想,现在是觉得没什么必要了。

    她闭了闭眼,轻轻呼出一口气。

    沈明雀看着站在年前的男人,再想到他的话,不想再说这事“既然你之前没同意,那我就再说一次。”

    之前她离开这房子的时候,程铭城在公司里上班,如果他说不同意,也算是正常。

    毕竟是她单方面决定的。

    沈明雀说“分手吧。”

    程铭城垂目,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上前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缩短。

    沈明雀伸手挡住他。

    温暖的手抵在他的胸膛上,隔着衣服,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跳,蓬勃而富有生机。

    在逐渐加速。

    沈明雀烫手似的收回手,垂眸说“别人结婚后分居都能离婚,我们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们还是情侣还是恋人吗?”

    程铭城眉心跳动,在隐忍。

    沈明雀心想,他不太可能会觉得她是在学偶像剧吧,毕竟他没那么脑残,她也没那么神经。

    就在她等着他接下来会说什么话的时候,就听程铭城不急不缓地开口“该吃晚饭了。”

    沈明雀“……”

    没想到几个月不见,程总竟然学会了做饭。

    休想收买她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