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0章 沈明雀番外
    沈明雀和程铭城下去的时候,桌上摆了几样菜,扑面而来的香气,瞬间侵袭了她的肚子。

    她眨了眨眼,强迫自己收回视线。

    小陈还在外面的车里,她不能一个人在这里,吃的什么时候都可以,她对吃的是很有忍耐力的。

    一顿不吃,就当塑形了。

    沈明雀说:“我先走了。”

    程铭城说:“吃完再说不行么?”

    沈明雀摇摇头,转过身和他面对面,说:“程铭城,我不觉得我们两个有说的必要。”

    她知道程铭城的性格,那些新闻她没放在心上,可她在意,所以在他没有处理的那一刻,就注定会有这样的结果。

    程铭城望着她,忽然说:“你想听什么。”

    沈明雀略微后退一步。

    程铭城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没用多大力气,但沈明雀却无法挣脱,被禁锢在他面前。

    “新闻是假的。”

    “所以你在解释吗?”沈明雀问,抱着画纸的手紧了紧,“和我解释?”

    “是。”程铭城说。

    这件事他的确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媒体的发言在他看来太过可笑,而且解释反而会成为欲盖弥彰,他们不会去关心什么是澄清结果。

    “真不容易。”沈明雀突然笑了一下,说:“时隔几个月,才解释这么一句。”

    “你觉得我会找替身么?”似乎是为了对应她上一句话,程铭城又开口。

    他露出奇怪的表情。

    说实话,程铭城曾经让人处理过一些言论,但是天下网友千千万,反而会更偏激。

    “这话你自己信吗?”沈明雀撇了撇嘴。

    “为什么不信?”程铭城蹙眉。

    “你还有脸问我。”沈明雀狠狠瞪了眼他。

    趁着程铭城放松的片刻,她直接推了一把,转身就走:“你再过来我杀了你。”

    “……”

    说是这么说,程铭城还是跟了出去。

    她的高跟鞋还丢在楼上,穿着双拖鞋根本就跑不快,直接就在院子里被捉住了。

    夜色下,程铭城紧紧盯着她:“我还想问你,为什么突然搬走,为什么不说一声。”

    沈明雀伸手指戳他的锁骨,说:“难道我搬走还要征求你的同意吗,我有我自己的思想。”

    “你走的第二天就有了那些新闻。”程铭城面色冷静,对于当初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说明你事发了。”

    “雀雀,好好说话。”

    “我说话很正经的。”沈明雀站直,捋了捋头发:“难道不是都瞒不住了,所以被发现了吗?”

    “一开始我以为是你说出去的。”程铭城低声说,裹着风刮进沈明雀的耳朵里。

    痒痒的。

    沈明雀下意识地就直接反驳出声:“你神经病啊,我发这些通稿干什么。”

    程铭城耐心说:“不要说脏话。”

    当初刚认识沈明雀的时候,她还是个脾气比较差的姑娘,经常会蹦出一两句脏话。

    他就会这么纠正。

    “我还要骂你狗男人呢。”

    “不准骂人。”

    “这不是骂你,这是事实。”

    沈明雀对他吐了吐舌头,后退几步:“程铭城,劝你别让我跟你撕破脸,你还有黑历史在我这呢。”

    程铭城一时间有些莫名:“黑历史?”

    沈明雀推开院门,上了小陈的车,还不忘提醒他一句:“你以后要是找新女朋友,记得把照片处理干净,免得又上新闻头条。”

    车刷的一下消失在路边。

    沈明雀没想到程铭城居然真的放她离开。

    她还以为他会上演一场真霸道总裁的戏码,现在看来指不定就是心虚了。

    沈明雀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心思纷杂。

    小陈坐在副驾的位置,偶尔回头看两眼,心想这事要和林总汇报一下。

    程铭城并没有阻止,反而有些莫名。

    照片?

    他有什么照片?

    程铭城记忆里只有和沈明雀拍过照片,如果算上过新闻头条的话,但是她的意思显然不是这个。

    他眉头拧住,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隔天晚上,程铭城回了家。

    毕竟是自己母亲的生日,他不可能不到场。

    他到家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了很多人,还有几个年轻的姑娘站在程母的身旁,在和她说话。

    “铭城回来了啊?”程母笑问。

    “嗯。”程铭城随意瞄了一眼。

    许沛沛站在程母的身边,只觉得心跳都停止呼吸。

    她以为沈明雀离开,自己就能有机会,但是她的想法太过天真,从未有接近的可能。

    至于今天给程母过生日的莺莺燕燕,全都是奔着程铭城来的,几乎是明面上的了。

    “怎么不过来打个招呼。”程母有意地说:“这都是你几个阿姨的女儿,沛沛也在这。”

    程铭城并没有理会。

    他径直从几个女生面前走过,没有分半点目光。

    程飞刚好从楼上下来,站在楼梯上:“大哥,我今天淘来了一瓶酒,你快给我评价评价。”

    程铭城脱下外套,上了楼。

    程飞和他虽然是兄弟,还有一个兄弟在国外留学,三个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作为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他比陆尧还要出名,对于女明星也是出手大方,江雪名就是他花钱最多的一个。

    经历这事之后,他就缩了尾巴。

    “你就喝这么点,是不好喝吗?”程飞见自己给大哥倒的一杯酒才喝了点。

    “不是。”程铭城言简意赅。

    沈明雀并不怎么喜欢酒味,尤其是白酒,所以他一般参加应酬都会注意。

    程飞也知道他不怎么爱说话的性格,没有再问,但是他憋不住好奇心:“大哥,今晚妈是变相给你相亲。”

    程铭城捏着透明的酒杯,没回答。

    “我一回来就听见她在给几个阿姨打电话什么的,反正那意思就是你赶紧结婚。”

    程飞属于话唠,越说越多:“不过呢,我觉得这几个女孩都不行……对了,大哥,昨天晚上那个……怎么在你家?”

    他昨晚就想问了。

    都分了几个月了,居然又碰面了。

    “嗯?”程铭城偏过头。

    “大哥你不要骂我啊。”程飞挠了挠头,小心翼翼地说:“你要是对白月光念念不忘,就和白月光在——”

    玻璃杯碰撞的声音突兀响起。

    程飞直接闭嘴了。

    程铭城面色沉如水:“白月光?”

    他舌尖卷了下这个词。

    程飞又抵挡不住好奇心:“大哥,你这事实在不厚道,还被那位发现长得像,像我一样每段时间对一个人钟情多好,从不会有感情纠纷。”

    他老神在在地说着过来人的经验。

    程铭城掀了掀眼皮,“你怎么知道长得像?”

    “这不是人尽皆知吗?”程飞抬抬手,“照片都摆在那里,再说了,都替身了能不像吗?”

    又是照片。

    程铭城第二次听到这个词。

    他眉心微皱,沉声问:“什么照片?”

    这话一出,露台安静了半天。

    “卧槽不会吧?”

    程飞眼珠子都差点瞪掉下来。

    “……”

    “大哥,不要告诉我,你作为这事的中心人物,居然不知道这照片怎么回事?这不是你留着的照片吗?”

    “程飞。”

    程铭城冷冷蹦出两个字。

    程飞真的是被惊到了,脑袋都转不过来:“你居然不知道照片……那新闻沸沸扬扬的……好像也没曝出照片?”

    为期几个月的替身新闻,好像从来都没有曝光过那张照片,现在想起来是不太对劲。

    从没有一张照片。

    所以媒体是怎么知道替身和白月光的?

    程飞第一次觉得自己可以去当阴谋编剧了,他见过沈明雀,一个女生就算做了替身应该也不会说给狗仔记者吧?

    大哥也不是说的性格?

    这狗仔就是打着两个闷葫芦?

    程飞一抬头,对上程铭城的视线:“大哥你这样看我我害怕,我都跟你说还不成吗?”

    “那就不要废话。”程铭城声线低凉。

    “我之前听许沛沛和妈聊天知道的,沈明雀看到照片了,所以才搬走的,具体什么照片我就不知道了,只说是和她很像,说她会信的。”

    程飞越说越觉得这事是个大阴谋。

    卧槽,他之前怎么没想到,这话也太怪了。

    “我一直以为这是真的,你为了保护你的白——所以才把媒体那的照片都给处理了,原来大哥你都不知道这照片的事……”

    露台安静下来。

    程铭城呼出一口气。

    修长的手指握在酒杯上,骨节分明,腕骨微突,和暗色的酒液相互交映。

    良久,他直接放在桌上,径直转身离开。

    “大哥,你去哪?”

    程飞的问题没有得到回应。

    他摸了摸后脖颈,感觉刚刚都起鸡皮疙瘩了。

    程铭城下楼的时候,客厅里欢声笑语。

    衣着光鲜的几个女生围着程母撒娇,温言软语,而他的母亲则喜笑颜开,看到他瞬间亮了眼。

    “铭城。”她招手。

    程铭城抿了抿唇,只看了一眼,拿走挂在那的外套,搭在臂弯,直接往玄关处走。

    “你要去哪?”程母不满地问。

    “我以为你应该知道。”程铭城冷声开口。

    同样的一句话,仅仅变了几个字,却是截然不同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意思?”程母被他这么一反驳,脸上的笑意消失,站起来问。

    “妈你自己清楚。”程铭城丢下这句话,打开门大步离开程家,门关上发出很大一声响。

    “……”

    沙发处的程母气得脑壳疼,摸着胸口:“他什么意思?反了天了?这是对我说话的态度吗?”

    女孩们围着赶紧安慰起来:“阿姨,肯定是有事,所以才这么急,说话就急了点。”

    “对的对的,程总怎么会和你置气呢。”

    程飞也从楼上蹬蹬蹬跑下来,看到家里已经没了大哥的身影,直接就问:“妈,你和沛沛之前说的照片怎么回事?”

    “什么照片?”程母心里一咯噔。

    “我都听到了。”程飞撇了撇嘴:“你们之前说沈明雀看到照片,是一个和她很像的照片吧。大哥居然不知道照片的事,妈你完了,敢瞒着大哥,你知道大哥脾气的。”

    程母本来就被气到了,这下差点晕过去。

    这件事一直是被瞒着的,就是因为程铭城知道就完了。

    许沛沛本来在安慰她的,一听程飞的话,身形一晃,感觉自己也要遭殃了。

    这事她当初出的主意,她今天眼皮一直跳,猜到沈明雀出现在程铭城的房子里肯定没好事,没想到不是复合。

    而是事发-

    临近九点,街上人也开始变少。

    程铭城给沈明雀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不知道是她故意等着不接,还是人不在手机面前。

    据他所知,今天她没有工作。

    天艺娱乐的公寓安保很严,因为关乎艺人的**和生命安全,所以必须要登记允许才可以进去。

    所以程铭城就被拦在了外面。

    保安并不认识程氏总裁,揣着大棉袄说:“不准进去的啊,除非要允许,你还是回去吧。”

    程铭城唇线下压,并没说什么。

    远在华庭水岸,陆燕临的手机很快响了,看到上面的名字,他挑了挑眉,接通。

    林初萤凑过来问:“谁啊?”

    陆燕临压着声:“程总。”

    林初萤有些讶异:“大晚上打电话给你干什么,这么干扰别人夫妻的夜生活不好吧?”

    她故意说大了点,传到电话那头去。

    陆燕临有些无奈,但是并没有把手机递过去,而是转达意思:“他是找你的,现在在天艺的公寓外。”

    林初萤一猜就猜到了:“这不行啊,那里面那么多艺人,谁知道程总要干什么。”

    “雀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程铭城说。

    “可能不想听你说话。”林初萤怼他。

    不过她还是用自己手机打了一个,发现也是未接通状态,让她觉得有些不妙。

    林初萤立马坐起来,思索几秒:“算了,让你进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要算账的。”

    她挂了电话,就要下床。

    陆燕临接过手机:“去哪?”

    林初萤转身亲了陆燕临一下,说:“我得去看看,雀雀电话打不通,谁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窗外圆月清风。

    沈明雀昨天半夜才睡,上午又被两个室友收拾动作吵醒,到傍晚就一直补觉。

    被闹铃吵醒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发现居然都大晚上了,她连晚饭都没有吃。

    沈明雀蹬着拖鞋去开门:“谁啊?”

    门外站着的男人直接把她瞌睡吓跑了。

    沈明雀下意识地看了下自己睡得皱巴巴的睡衣,又摸摸乱糟糟的头发,叫了一下:“啊。”

    “雀雀。”程铭城才开口说了两个字。

    沈明雀打断他的话,小嘴叭叭:“程铭城你是不是工作脑子坏掉了啦,大晚上扰人清梦。”

    “有事和你说。”程铭城扯了下领带,领口微松,身上还携着冷气,清冽醉人。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沈明雀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程铭城下意识地就要纠正她的用词,最后还是忍住,用手挡住她关门的动作:“我没有白月光。”

    “……”沈明雀皱了皱脸。

    “雀雀。”程铭城掰过她的脸,让她和自己正面对视:“你知道,我从不说谎。”

    他声线略低沉,传进她耳里。

    沈明雀抬眼撞进他星光闪耀的眼眸中。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不然程铭城怎么会出现在公司公寓里,还说这样的话。

    沈明雀整个人还没完全清醒,柔软的脸颊陷在他指下,鼻尖一皱就嗅到了一丝清淡的酒味,一时间反应有些迟钝。

    见她没开口,程铭城突然话锋一转:“如果你真的很介意白月光,那我可以明白告诉你——”

    “只有你。”

    他认真又严谨地说。

    沈明雀被这句话砸得一阵眩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