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2章 沈明雀番外
    姜以娴听见沈明雀的话,坐在她旁边:“你自己去微博上看吧,不过也没多大的事。”

    根据陆尧发在微信群里的图片来看,上面只是截取了一些比较不符合人设的发言,比如抱怨自己没有喝到奶茶,走秀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只猫,下面都是来看她的人类。

    当然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最新一条微博。

    想绿他。

    简单明了的三个字,因为这微博的开头加上了一个前任的话题而变得不简单。

    “……”

    沈明雀头昏脑胀地打开了自己的微博,现在登录的还是小号,毕竟大号是在经纪人那里的。

    因为上了热搜,所以现在她的后台已经爆表了。

    沈明雀点掉红点,私信里也乱七八糟的,只能先去看评论和艾特自己的发言。

    【这真的是雀雀小号吗?】

    【是的吧,感觉一些话都能对上行程。】

    【我比较想知道怎么绿程总。】

    【实不相瞒,我也想看看哈哈哈哈哈哈!】

    【雀雀真的很有勇气,而且还在今天这样的时候,不知道程总现在是什么感觉。】

    即使关于账号的真正主人还在猜疑中,但网友一般都是相信的,因为有很多这样的事情曝光过。

    明星的小号被发现是非常常见的。

    有些明星私底下很沙雕,有些很暴躁,还会透露出一些娱乐圈的秘密来,所以大家嘴上说着没承认不是本人,但其实都会看微博发言内容。

    沈明雀的小号被发现是个意外。

    因为她点赞了程氏的澄清声明,再加上网名就叫“想吃肉的小麻雀”,有网友发现的,投稿给了大v营销号。

    “完了。”沈明雀捂住脸。

    “没事的。”姜以娴安慰道,“我也没看见有骂你的人,反而都是一些沙雕网友。”

    “我现在删微博会怎么样?”沈明雀问。

    “不会怎么样。”姜以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可能会说你心虚。”

    毕竟陆尧的前车之鉴还在那里。

    “那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不承认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沈明雀干脆破罐子破摔。

    反正这种事情自己不出面是最好的。

    不过说是这么说,她还是检查了一下自己曾经发过的微博,确定最多也就是一些小事抱怨才放下心来。

    虽说她在娱乐圈的人设并没有什么,毕竟一个模特也不需要什么,之前的推理综艺下个月才会播出,现在只是路透。

    到时候才会真正地确定她外露的人设。

    今天以前所有人对她的印象都是模特、林初萤的朋友、程总白月光的替身。

    今天替身这两个字被拿掉了。

    先前可是有一部分人和黑粉一样,天天在骂她,有什么资格和白月光相比。

    沈明雀在会所这做了个造型,又往天艺娱乐去了。

    自己的小号突然被公开,公司里肯定还在忙这件事,她干脆去和老板知会一声。

    天艺娱乐里有不少人,见到她都移来目光。

    沈明雀面上淡定,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蹬蹬蹬地就到了楼上,直奔总裁办公室而去。

    “乔助理,老板在吧?”她问。

    “在里面。”乔果说。

    “谢了。”

    乔果目送着沈明雀飞一般的速度,心里感慨,果然不愧是穿着十几厘米高的高跟鞋都能走秀的女人。

    办公室内一片安宁。

    “进来。”

    林初萤正在看一份刚送过来的文件,抬头看见健步如飞的沈明雀:“来了?”

    “老板,你看到热搜了吗?”沈明雀坐在沙发上,迫不及待地问。

    “你想说是程氏的声明,还是你的小号?”林初萤挑了挑眉,揶揄地问。

    “……都有。”沈明雀眨眨眼。

    林初萤放下笔:“怎么突然澄清了?”

    沈明雀唔了一声,解释说:“他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怎么回事,那个所谓的白月光不是真的。”

    林初萤有些诧异。

    她记忆中的确有一个女生和沈明雀长得像,但对方从没回过国,后来干脆移民了。

    林初萤对这个女生的印象并不好。

    她记忆中,似乎还真没听说程铭城和对方有什么深入的交集,至于谈恋爱的传闻,更是没有。

    “怎么了?”沈明雀看到她表情不对。

    “只是想到了一个人。”林初萤托着自己的半边脸,“应该和你提一声,的确有人和你长得像,但是没什么情况。”

    “真和我像?”沈明雀皱了皱眉,显然不喜欢这种情况,“那我看到的照片可能不是假的。”

    本来前两天程铭城说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是照片是他妈合成的,专门用来骗她的。

    毕竟找到两个这么像的人并不容易。

    现在听自家老板这么一提,很可能照片是对方,而且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如果她怀疑照片,刚好会查到,佐证白月光和替身的猜测。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石二鸟。

    一个妈妈把自己儿子的性格摸得很清楚,应该也是对她进行了一番调查。

    如果当时她把照片拿给程铭城看,那样情况下的吵架,会直接分析出真相。

    不必等到几个月后。

    林初萤没和沈明雀说太详细,因为这个人已经不重要,没必要再告诉她。

    至于为什么像,只不过是一个侧脸照片而已,再加上精修技术,两分像都能弄成八分像-

    助理一直在关注着澄清声明发出去后的结果。

    对于自家总裁的私生活,他知道的并不清楚,就连替身不替身也是从网上知道的。

    但是自家总裁对于沈明雀小姐的心思,很明显。

    之前他就不止一次看到总裁在看沈明雀的走秀视频,还有过要去时装周的想法,被否决了。

    所以在看到微博热搜上的小号曝光事件,助理也跟着看到了“绿他”这微博,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自家总裁。

    难道要说——程总,您前女友要绿你?

    助理咽了咽口水。

    “如果不能集中注意力就出去。”程铭城翻过一页文件,头也不抬地说。

    “程总,您或许应该看一下最新新闻。”助理张嘴提醒了一下,“发生了新的事情。”

    程铭城动作停顿下来,抬眼看过去。

    助理说:“沈小姐的微博小号曝光了。”

    他说完就带着一份签好的文件离开了办公室。

    程铭城的办公室非常简单,他不喜欢复杂的设计,一切都是最简洁的,就连装饰的东西也只有几样。

    一眼看上去,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一个总裁的办公室。

    程铭城打开手机,推送栏的新闻就直接跳在眼前。

    更别提一些人发给他的消息。

    好友都在询问他的感想。

    程铭城一言不发地浏览了一下,对于沈明雀的小号也有一分好奇,毕竟他从不知道。

    映入眼帘的第一句话就是。

    想绿他。

    良久,程铭城的眼睛才从这三个字上挪开,往下滑动。

    他对于沈明雀的感情状况很清楚,分手后的这段时间以来,她并没有机会去谈恋爱。

    唯一一个可能的机会被他中断了。

    对于当初改变那个恋爱综艺的结果,他并不觉得后悔,至于天艺娱乐林总的质问,也并未放在心上。

    只要达到他想要的结果就行。

    微博小号上一段时间内并没有程铭城的相关信息,这让他有些失望,又有点觉得很正常。

    而在没分手的那段时间内,沈明雀会以他来代替程铭城自己,然后说一些小日常,也会跟在后面抱怨或者喜悦。

    比如只是很小的事情,他没注意,只是下意识地行为,但沈明雀会觉得他很关心她。

    一件又一件。

    像是在回忆曾经的时光。

    程铭城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手攥住。

    他猛地合上手机-

    沈明雀没在天艺娱乐里待多长时间。

    出来后不久,她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喂?”

    “见个面。”

    是许沛沛的声音。

    沈明雀冒出一个问号,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才不想和自己不想见的人见面。

    “你难道不想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许沛沛还在继续说话,没想到就听见了忙音。

    她又叫了两声,确定电话被挂断了。

    “……”

    这沈明雀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自家老板说小号不算什么,公关部也很快就会处理,谣言也被澄清,沈明雀一路心情荡漾地回了公寓。

    她感觉美好生活在向自己招手。

    沈明雀戴上墨镜下了车,哼着歌准备回去,就看到不远处停了一辆眼熟的车。

    她将墨镜往下挪了挪,确定那是程铭城的车。

    没等沈明雀再度伪装好自己,已经被那边的男人发现了:“雀雀。”

    沈明雀原本想逃的脚步停了下来。

    她不能心虚。

    反正已经分手了,管他呢。

    再说他指不定都没看到微博上的事情。

    沈明雀推了推墨镜,一脸高冷:“叫我干什么?”

    程铭城走到她面前,说:“事情我会解决的。”

    沈明雀借着墨镜挡着,正大光明地盯着他看:“我看到澄清声明了,是真的就够了。”

    今天天气很冷,早上还下了一点雪。

    程铭城问:“没有其他想说的了吗?”

    沈明雀感觉不妙:“什么?”

    “比如你的小号。”程铭城眉目微敛,声线低沉:“雀雀,我没想过,你原来还有这样的想法。”

    “……”

    好像是兴师问罪的一样。

    沈明雀装的非常镇定:“哦,那个啊,你不要在意,我是为了上热评发的,嗯。”

    她还重重地点头以示肯定。

    至于程铭城信不信,她才不管。

    “沈明雀。”程铭城望向她,叫了声,他的唇色跟着天气一样变得微冷,叫了声。

    “干嘛?”沈明雀莫名紧张。

    感觉自己像是被班主任点名。

    两个人离得不远,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在中间变成白色的热气,沈明雀拢了拢自己的围巾,遮住了精致的下巴。

    程铭城将她的墨镜往下一推。

    墨镜挂在鼻尖上,露出一双明媚的眼睛。

    今天沈明雀的眼妆偏向柔和,点缀了一点桃红,明明是在冬天,却迸发出春天的艳丽。

    沈明雀眯了一下眼,对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感到颇为不满:“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程铭城点头:“有话。”

    他唇线小幅度地向上扯了一下,扬起的弧度微小而不明显:“关于你小号上的发言。”

    沈明雀虽然装模作样地不想听,但还是竖起了耳朵。

    “现成的机会放在你面前。”程铭城神色自若地开口,严谨中又似乎在迷惑她。

    机会?

    沈明雀抬眼瞄了一下他。

    “你不想实现吗?”程铭城温声问,眸色幽深地,清楚重复了一个词:“绿我?”

    “……”

    “不仅可以上热评,还可以上头条。”

    程铭城是不是受刺激啦?

    顶着这么一张性冷淡的脸,一本正经说出这样的话。

    沈明雀张嘴,要说什么。

    “如果你想说我们已经分手的事情。”程铭城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唇上,做出止声的要求。

    一丝暖意顺着指尖传递,连带着他的声音在空气里也沉静又清晰——

    “我不介意再追一次。”

    “一次不够,可以无限次,如果你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