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3章 沈明雀番外
    天艺娱乐的公司公寓楼周围环境很清静,而且没有人可以随意停留,所以非常安静。

    程铭城的所有话都很清晰。

    沈明雀很少听他一次性说那么多,除非是在说教自己的时候,更别提这样类似于情话的内容了。

    姑且把这些当做情话吧。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沈明雀呼出的一点热气从围巾的缝隙里钻出去,消散在空气中。

    “嗯。”程铭城颌首。

    除此之外,他又恢复了寡言的模样。

    沈明雀反而被他勾起了好奇心,并不清楚怎么突然就转变成这个态度了,明明之前还在说不承认分手。

    她仔细思索了一下程铭城的话,好像很正确。

    绿他的前提是两个人还是情侣,现在处于分手状态,想实现也是不符合身份的。

    程铭城这狗男人还挺会算。

    沈明雀晃了晃头,赶紧把绿不绿的事情甩出脑袋:“你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事吗?”

    “不是。”程铭城却突然说。

    他凝视着沈明雀,平静开口:“预订你今晚的时间。”

    沈明雀恍然大悟,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他两眼:“那等你重新追到我再说吧。”

    她推上墨镜,嚣张地转身准备离开。

    程铭城并没有阻止她离开,而是唇角微微勾起。

    毕竟相处过那么久,对于沈明雀的思维他都了解得非常清楚,对他来说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他不缺时间。

    沈明雀一路回公寓,上电梯的时候还在回想。

    程铭城哪里来的自信,他再追自己就一定会答应?

    以前答应也有点是看脸的缘故,再加上第一次恋爱比较生疏傻白甜,现在可不是以前的她了。

    这次她才不会答应。

    至于约会,先做梦去吧。

    沈明雀得意地哼着歌,脚下几乎踩着妖娆的步伐,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客厅里有人。

    另外两个室友正在看视频,声音开得很大,一直到沈明雀进了后才听到动静。

    “雀雀回来了啊?”其中一个室友打招呼。

    “嗯。”沈明雀嗯了声,没说什么。

    “那个微博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吗?”另外一个室友出声:“你的小号被发现了。”

    见她正在换鞋,对方继续说:“还扒出来了你以前的一些微博,还有最近的一条,就是你和程氏的程总的事情,今天程氏的澄清是真的还是假的?”

    沈明雀换上拖鞋,转过身。

    她说:“不知道。”

    对方说:“你是当事人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知道不知道,和你没有关系。”沈明雀目光从她身上掠过:“我也不喜欢别人用我的东西。”

    她直接抽走了她们放在平板下的一本书。

    那个室友脸上表情僵住。

    沈明雀拿着书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本书是她以前买的,是本美食菜谱,不过买了这么久回来,她一道菜也没学会。

    这两个室友和她一直关系不太行,之前没火的时候明里暗里暗示,关于分手的事情也提过。

    还打听过程铭城的喜好,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向她一个前女友打听。

    房间外的声音变得模糊。

    “她现在态度都这样了。”女生猛地合上平板,“不就是用了一下书垫着吗?”

    “别说了。”

    又回归于安静-

    沈明雀趴在床上,垫着枕头开始上网。

    微信群里还有她没来得及看的消息。

    陆尧:【我们的当事人怎么不出现@小麻雀】

    姜以娴:【一个小时前从我这离开了。】

    林初萤:【半小时前从我这离开了。】

    陆尧:【@小麻雀】

    这时候好像不出现也不行了。

    沈明雀偷偷摸摸地回了一条消息:【中午好啊。】

    陆尧趁着那位严厉的秘书不在监视自己,赶紧拿手机回复:【你干什么去了这么久才出现??】

    沈明雀认真地想了想,顺手回:【我在想我那个微博的内容可行性。】

    陆尧一听这个就积极起来了:【可行!非常可行!如果你没有对象,我可以帮你!】

    看热闹不嫌事大。

    之前程铭城那个欠揍的态度,他也觉得不爽,可能是身为纨绔子弟对上进人士的嫉妒。

    然后他收到了新回复。

    沈明雀:【那还是算了吧。】

    陆尧:【?】

    陆尧:【你是在小瞧我还是小瞧我的能力?】

    沈明雀心想她两个都不怎么信任,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男人来和她讨论感情的事情。

    这就是现在年轻人的日常吗?

    自己没谈恋爱,指导别人的感情。

    顶着“好为人师”头衔的陆尧对于沈明雀的回答相当不满:【我的意思是我可以找十个八个壮男让你动手。】

    “……”

    沈明雀敲字回应:【受不住。】

    很少出现的乔助理终于忍无可忍,发消息警告:【群里开车,当心被封。】

    陆尧:【开车?谁开车?】

    沈明雀:【开什么?】

    乔果:……

    沈明雀赶紧退出群聊,去网上到处逛,准备看看自己现在的风评是什么样的。

    论坛里也在讨论这件事,毕竟上了热门。

    【微博上的事情你们看了吗,那个小号你们信是s的吗?】

    【这缩写看起来好陌生,差点没认出来。】

    【想知道程总现在是什么想法。】

    【没开微博吧,没开也挺好,省得看到自己的前女友想要绿了自己的事情。】

    【我有幸能成为雀雀用来绿程总的工具人吗?】

    【呔!工具人也是你想当就能当上的吗?不好意思,我也想当。】

    【我只想围观被绿的过程。】

    【希望程总扔出一张千万支票给我,然后说:“滚出我的爱情!”】

    接下来的帖子内容风向似乎直接转变了。

    网友们开始接着各种霸道总裁小说的剧情,一点也不符合现实的发展,却讨论得津津有味。

    沈明雀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小说工具人。

    她津津有味地看起了这些连载小说,甚至还有分享给程铭城看看的想法,然后才想起来她把程铭城一直放在黑名单里。

    黑名单里就躺了他一个人。

    沈明雀支着下巴,放空脑袋想了半天,然后把他放了出来,冷哼一声。

    看你到底怎么追回我。

    重来一次,她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了-

    沈明雀预想中的霸道总裁追爱剧情还没有发生,网友们连载的支票爱情剧情已经开始了。

    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是程铭城妈妈的,约她去咖啡厅见面。

    沈明雀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压根对她没有任何好感,但是想到照片的事情,最后决定过去看看。

    指不定到时候反杀。

    沈明雀去咖啡厅是踩着点的,悠哉悠哉,甚至还拿了一根棒棒糖在手里。

    程母一副贵妇装扮,坐在对面,审视的目光看着对面的沈明雀,尤为不喜,甚至厌恶。

    她不开口沈明雀就不出声。

    最后还是程母没忍住,严厉地开口:“你既然都已经分手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沈明雀说:“没回来啊。”

    程母才不相信她的话,说:“你只不过是一个戏子,我的儿子是要和家世相当的千金小姐结婚的,所以我劝你趁早死心。”

    咖啡厅里没什么人。

    沈明雀看向对面,问:“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拍了个照片,放到我面前的原因?”

    程母没否认,但也没承认。

    沈明雀笑了一下,想起之前自家老板说的话:“难为阿姨还要去偷拍别人。”

    程母冷冷哼了一声。

    “可惜现在没用了。”沈明雀一拍手,兴高采烈道:“我今年才二十三岁,就算耽搁了一段时间,也才几个月而已,阿姨再来几次也没关系。”

    她意有所指。

    程母一开始没听懂,等她反应过来气得脸色青白:“你——你什么教养?”

    居然拐着弯说她老。

    沈明雀并不理会,看着对面穿金戴银的程母,只觉得神奇,她以前怎么还会想着把她当婆婆的。

    她以前肯定是眼睛瞎了。

    正当沈明雀腹诽自己的时候,对面的程母从包里拿出来一张纸,拍到桌上:“这是五百万——”

    “离开你儿子?”

    沈明雀替她补上后面的内容。

    她伸手拿过来那张支票,吹了一下,感慨了一下:“五百万,也不少。”

    程母露出讥讽的目光。

    “可是我一个代言就上千万了。”沈明雀又突然转了内容:“阿姨你也太抠门了吧。”

    虽然千万要和公司分成就是了。

    程母气得脸皮都在抖,她私人账上当然没多少钱,毕竟家都是程铭城在管,这些也只是她的零花钱而已。

    她气得重新写了一张两千万的。

    沈明雀眉眼弯弯,把两张支票叠在一起,夸张地恭维道:“阿姨突然好大方。”

    她摇头晃脑地忍不住想,要是程铭城知道自己被这么卖了,也不知道什么感想。

    程母:“……”

    这恭维听起来就很虚伪。

    沈明雀将支票放进包里,准备等哪天见面甩给程铭城,让他感受一下滚出爱情的滋味。

    程母以为她答应了,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沈明雀起身离开座位,突然停住。

    程母以为她要动手,却见她扬唇笑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现在是知名人物,一举一动都会有记者跟拍。所以这次就免费让阿姨蹭热度,上一次热门。”

    沈明雀神清气爽地离开了咖啡厅。

    至于咖啡厅里的人气成了什么样,那就不是她管的了。

    沈明雀戴上墨镜坐上车,憋了几分钟,还是觉得不能打电话,不能妥协。

    所以她发了个仅几人可见的朋友圈,至于一些导演模特,就不在可见范围内。

    配图支票。

    不经意间露出程母的名字。

    沈明雀觉得这样应该够了。

    很快有了几条点赞,还有姐妹们的评论。

    陆尧:【?这是什么新型赚钱方法,学到了。】

    姜以娴和林初萤就很正常了,评论一句牛批,然后又鼓励了两句,像是动员大会。

    一直等到沈明雀人都回了公寓,甚至躺在床上,朋友圈里也丝毫没有其余的动静。

    ……?

    程铭城是没看见还是也拉黑她了,沈明雀鼓着脸思考这两个原因哪个更符合事实。

    从会议室出来后,程铭城打开手机,鬼使神差地往朋友圈看了一下,视线定住。

    程母背着他做这种事,他很生气,但这时候已经不是重点,他直接拨通了沈明雀的电话。

    隔了会儿才被接通:“谁啊?”

    程铭城对她的假装不觉得奇怪,压低声音开门见山地问:“她去找你了?”

    “你说你妈呢?”

    沈明雀下意识顺着他的话问出声。

    说完之后才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反应过来这句话好像有点骂人的意思。

    沈明雀小声解释:“不是骂你。”

    程铭城嗯了声:“我知道。”

    就是本来还不知道这是骂人,现在知道了。

    大概是心虚,沈明雀主动把咖啡厅的事说了一下,还不忘挖苦他:“……原来你就值这么点钱。”

    程铭城松松领带,一直很耐心地倾听,等她说完,才缓缓开口:“不用当真。”

    “支票我拿了。”沈明雀故意说。

    “没事。”程铭城捏了捏眉心,有些疲倦,说出来的话却依旧冷静:“当你的零花钱。”

    “……?”

    她为什么要他的零花钱?

    “偷换概念没用。”沈明雀反应过来,还不忘说:“你要多听妈妈的话。”

    “那就换回来。”程铭城敲了敲桌子,低沉嗓音含着轻微的电流声传过去:“刚好。”

    “拿什么换?”沈明雀好奇问。

    “你说呢?”

    对面的程铭城似乎轻笑了一声,沈明雀这边听得不甚清楚,又如同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