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5章 沈明雀番外
    这句话沈明雀加重了音量。

    她虽然如今名气还没到一步几十万的地步,但是在时尚界也小有名气,再者作为模特,就是靠这个的,再怎么没名气一步也要付费。

    程铭城倒是没想到她说这样的话,不过思来想去觉得挺符合她的性格,微微一哂:“付多少?”

    沈明雀还真没想程铭城会这么接。

    这她怎么知道。

    她又不是那些国际舞台上的超模,会有人算好一步一米多少美元,她都还没有这个被算的资格。

    沈明雀兀自沮丧了起来。

    毕竟时尚界的中心是在欧美那边,国模实在没有多大的优势,她能有如今已经算是好的了,和那些有种族优势的模特一比,实在不算什么。

    她面上情绪变化很明显,程铭城看到,眉骨一动,问:“怎么了?”

    沈明雀回过神,没好气回道:“很贵的,你买不起!”

    反正这气就撒他身上好了。

    程铭城说:“我觉得我并不是那么穷。”

    沈明雀哦了一声:“谁让我看你不爽,你就要多给,加倍加倍再加倍。”

    不远处的狗仔们只能听到最后零星的加倍几个字,一脑门的疑惑,这在斗地主呢。

    程铭城转了话题:“走吧。”

    沈明雀:“去哪儿?”

    程铭城:“玉食馆。”

    沈明雀自然是想吃的,但是想到是他,连忙摇头:“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你一起去了?”

    程铭城说:“刚刚。”

    沈明雀冒出几个问号:“?”

    程铭城站起来,和她对视,说出来的话也是相当平静:“你提了一步付费,我接受。”

    “……?”

    这都能歪到同意上去吗?

    沈明雀真没想到程铭城的思路,转了转眼珠子:“行啊,程总这么大方,那我就勉为其难过去吧。”

    程铭城唇角微微勾起。

    “不过呢。”沈明雀又将话转了个弯,狡黠开口:“现在不行,你等明天晚上吧。”

    至于明天晚上有没有事,那就是明天晚上的事了,吃一顿饭还是可以的。

    谁让他自己说的,他再追一次呢。

    程铭城听这话没问题,但语气感觉有点不对。

    半晌,他恍然。

    这有点像公司里几个女孩看的电视剧,那种赏赐和侍寝的样子。

    程铭城眼里浮过一丝笑意:“可以。”

    沈明雀摆摆手:“那我要走了,程总自便。”

    她一做出准备离开的姿势,两个不远处的狗仔就飞速地躲起来,然后看着小陈把她接走了。

    留下程铭城一个人站在那里。

    助理从外面跑进来:“老板,都准备好了,今晚的那个酒会要不要给拒绝了?”

    程铭城嗯了一声,说:“不用。”

    助理点头:“知道了。”

    之前明明和他说今晚没有空去的,结果才几分钟不见就改了主意,难道是沈小姐说了什么?

    助理想了想也只有这个可能-

    今晚这场酒会是金氏做东。

    他们最近在寻求程氏的投资,但是程氏一直没松口,思来想去就只能从私下入手。

    这个包厢极大,而且灯红酒绿。

    里面坐的人不多,十来个人,除却一些认识的合作伙伴,剩下的几位是叫来陪着的。

    程铭城到的时候里面已经齐了。

    金马一看门开了,连忙站起来,谄媚地迎上去说:“程总,还以为您来不了,这是事情忙完了?”

    程铭城淡淡说:“嗯。”

    他的冷淡旁人都心里有数,平时工作上也是这幅性冷淡的模样,金马倒是没觉得什么。

    落座的时候,金马给一边的人使眼色:“还不给程总倒酒?”

    原本定的是网红,后来觉得不行,又换成了几个明星,其中还有一个出名女星刘嫣然。

    金马使眼色的就是刘嫣然。

    刘嫣然自打程铭城进来,眼睛就黏上去了,毕竟谁不知道年轻有为的程总,还有背后的程氏。

    再加上又是丰神俊朗,眉目深邃,比金马这种啤酒肚的老男人可好太多了。

    刘嫣然虽然在包厢里的几个陪的当中是较为出名的一个,但其实现在并不行,否则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她之前演了一部电视剧的女二,火了一阵子就烟消云散,现在只在演一些小炮灰角色,本来今晚她是不想来的,但是听说酒会上有程氏的总裁,直接就过来了。

    来前经纪人比她还要紧张。

    “程总虽然现在心里可能还有沈明雀,但他们已经分手了,没复合就说明基本没什么可能。”

    “就算复合了又怎么样,哪个男人不偷腥,程总又这么年轻,有的是人前赴后继,不差你一个,也不多你一个。”

    当时刘嫣然还好奇问:“程总一直没什么绯闻。”

    经纪人笑说:“明面上是没绯闻,但你知道私底下什么样,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冷情的男人,你又不是要嫁进去,做个枕边情人,你觉得没机会?”

    这话说得刘嫣然内心火热。

    她思绪万千,妩媚一笑,娇娇柔柔地就伸手过去,婉转开口:“程总——”

    程铭城看也不看:“不用。”

    至于那手,也被助理挡住。

    助理也是做了无数次这种事了,已经习以为常,不动声色地就把刘嫣然给挡了回去。

    她手上戴的,指甲上染的,在灯光下闪的发光,略显得有些珠光宝气。

    程铭城倒是瞄了一眼。

    这么一看,沈明雀不染颜色的指甲漂亮得多得多,也是精心修剪的,健康粉嫩。

    就连这等珠宝,在她身上也会格外好看。

    不过想想也是,她是模特,穿什么戴什么都是极好看的,旁人自然比不上。

    刘嫣然咬着唇,气得要死,瞪了眼助理。

    至于程铭城在想什么,她当然是不知道的。

    本来以为后面自己还会有机会的,结果一场酒会几个小时,她就没机会接近。

    最后结束的时候,她连车尾气都没看到-

    沈明雀今晚一觉睡的好。

    第二天醒来,她的手机又被打爆了,不仅如此,就连一些软件的新闻推送也直接包括了她的名字。

    程氏总裁和前女友沈明雀疑似复合!

    程铭城与沈明雀亲密交谈!

    各种各样的新闻。

    还都配了相同的照片,她昨天和程铭城在说话聊天被偷拍了,那个角度看上去还真是相谈甚欢。

    沈明雀翻了翻,照片都是那样的照片,怎么内容写的就那么截然不同呢。

    文章内容简直写成了小说。

    就差直接杜撰他们说话的详细内容了。

    沈明雀回了一些消息,然后又给经纪人回了电话:“……没有的事,就单纯说话而已。”

    经纪人说:“你的私生活我不管,老板说你自己注意就好,要是哪里不行就和老板说,公司那边说程氏已经开始撤新闻了。”

    沈明雀心里暖暖的。

    反正和程铭城上头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沈明雀已经习以为常,而且程铭城这次倒是做了好事。

    等她洗漱好的时候,热搜已经消失了。

    沈明雀中午吃的很简单,下午换了身大衣,穿着长靴就去了姜以娴和林初萤的下午茶。

    当然最多的还是她看着她们吃。

    偶尔放纵是可以的,但是这种甜品的确不能多吃,为了事业,只能放弃了。

    林初萤靠在椅背上,“今天那新闻真的假的?”

    姜以娴也看向沈明雀:“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新闻说的有理有据的。”

    沈明雀说:“怎么可能?”

    她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我真诚的眼睛,就知道我没说假话。”

    林初萤忍俊不禁:“谁说你说假话了。”

    沈明雀忍不住昨晚的事,给说了一遍:“……我直接用我一步要付费给堵了回去,狗男人肯定心里不爽。”

    姜以娴把张开的嘴闭上,还从来没想过能这样,这话要是拿来堵周启淮能行得通吗?

    她摇了摇头,应该不行,那花狐狸恐怕求之不得,毕竟能用钱买的对他而言是最轻松的。

    沈明雀突然想起来什么,说:“他最不缺钱了,你们别看他这样,之前他还买了一艘邮轮呢,就全球唯一的那个。”

    她不太记得名字了。

    沈明雀吹了吹气:“让他说再追我,我看他能不能坚持得住。”

    林初萤深深看了一眼:“是吗?”

    她倒是没想过程铭城那个性格居然还能这么说。

    沈明雀喝了一小口咖啡,说:“反正他自个说的,我管他做什么,他愿意出钱就让他出。”

    所以在晚上程铭城履行昨晚约定来公寓下接她的时候,沈明雀没有临时反悔。

    男人撑着伞靠在车边,周围寂静无声,白皙干净的雪花纷扬,身形高大而优雅。

    他目光幽幽,看着不远处的门。

    良久,终于有影约绰绰的一抹红色出现。

    程铭城抬眸看到的就是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人。

    沈明雀不仅围了宽松的围巾,还戴了耳罩,就差没有把整张脸给蒙起来了。

    外面在下雪,她没带伞,就停在楼下。

    程铭城撑着伞过去,还听到她在嘀咕:“哎,从这到玉食馆那么远,我不知道要走多少步呢。”

    虽然是嘀咕,但明显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沈明雀还装模作样地捂嘴。

    她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地打个不停,只觉得财源滚滚,程铭城总不可能抠门。

    程铭城也懒得戳破她。

    大概是觉得自己戏演够了,沈明雀才扬着唇,温柔开口:“有劳程总给我撑伞。”

    程铭城说:“很荣幸。”

    他的语气很平静。

    沈明雀感觉不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以前追自己的没见他这样好说话,是现在变了吗?

    当初他们刚认识的时候,沈明雀只以为他是个家境比较好的帅哥,毕竟当初程氏还没有如今的成绩。

    再加上程铭城当时也不是经常接受采访,她一个一心专注在模特界的小模特压根就不会去查他到底是谁。

    所以一切水到渠成。

    程铭城收到她的眼神,淡淡开口:“雀雀,不用担心,我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沈明雀:“哦。”

    程铭城又说:“不过商人自古精打细算。”

    沈明雀警铃一阵:“然后呢?”

    程铭城说:“对于你的报价,我认为你应该不会松口,我无法还下去,只能选择让你少走几步。”

    沈明雀这么一听,略松口气。

    她还以为他要干什么呢,这男人说话冠冕堂皇的,一本正经,怪吓人的。

    砍价当然不可能的。

    沈明雀呼出一口气,颇有点幸灾乐祸的语气:“那我等程总把车开到楼下来,让我少走几步。”

    她又不能飞过去,让她少走那就只能坐车了,这要是能开进来她就跟他姓。

    公司这里面的车可是进不来的,门卫室又不是摆设,能让他人进来已经算好的了。

    程铭城说:“不能。”

    闻言,沈明雀挑着眼尾笑了笑,还不忘调侃他:“看来程总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呀。”

    程铭城忽然捉住她的手。

    一直到被他体温染热的伞柄握在掌心,沈明雀还不明所以,半天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把伞给她?这还有没有绅士风度了?

    沈明雀不可置信,差点把鼻子气歪。

    “你居然让我给你撑伞?”

    “程铭城你个狗男人!”

    “不准骂人。”程铭城叮嘱。

    没等沈明雀气急败坏地再度说什么,就整个人天旋地转,一双有力的手从腰间勾起,将她横抱了起来。

    伞有点重,她手腕一歪,伞也跟着歪斜。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在两人身上,又化成水。

    “程铭城你干什么?!”

    沈明雀眼前眩晕了几秒,下意识地就叫出了声。

    程铭城脸上一派淡定:“我认真地想了想,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我省钱的方法。”

    沈明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