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6章 沈明雀番外
    这就是程总的省钱大法?

    沈明雀实在没想到程铭城会这么做,因为在她的逻辑里,应该是没办法的,毕竟开车进不来,所以她一开始才会嘲讽。

    “搞半天你就是这么省钱的?”沈明雀翻白眼。

    “或者你可以给我另一种方法。”程铭城听见她的讽刺并不以为然,顺着问。

    “……”

    沈明雀仰着头看他:“我是傻子吗?我当然是你不能省钱最好,我最赚钱最好。”

    这么一想,她就挣扎了起来,她现在和他的关系可不适合这样的亲密姿势。

    程铭城低头看她:“再动就掉了。”

    再加上沈明雀现在手里还拿着一把伞,怕伞边缘刮到他,她也不敢动作太大。

    沈明雀睁大眼:“你的意思是说我重?”

    程铭城说:“没有。”

    沈明雀说:“你明明就是这个意思,我一动你就抱不动了,不是变相说我重是什么?”

    对于她的神逻辑,程铭城十分有经验,解释说:“我的意思是地会滑。”

    沈明雀冷笑两声:“我看是程总现在身体不行了吧,以前可没有这样就抱不动的。”

    她随口提到了以前。

    程铭城眉目微敛,眸子盯着她:“是吗?”

    沈明雀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又瞪了他一眼,赶紧转移话题:“放不放?”

    “不放。”

    程铭城回了一句,大步朝外走去。

    沈明雀冬天穿的并不少,再加上她个子高,一百出头的体重加上衣服的重量抱起来还是有点难度的。

    她把伞换到另外一只手,斜斜挡住。

    毕竟这边可能蹲守着一些狗仔,指不定就拍到了这样的姿势,这下可就坐实他们复合的新闻了。

    沈明雀忍不住挖苦他:“我看你是又想上新闻了,早知道昨天就不答应你了。”

    程铭城说:“可以撤。”

    沈明雀:“……”

    有钱任性。

    除了冰天雪地的清新雪味,沈明雀还闻到了一丝清冷杉木味,从程铭城的身上传出来。

    司机等在车边,赶紧打开车门。

    沈明雀坐进里面,收了伞,瞄了一眼程铭城,他肩上落了不少雪花,无端添加了一丝冷艳。

    她赶紧收回视线。

    不管从外貌还是身材上来说,程铭城都是极为出色的,否则外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夸了。

    和娱乐圈里的长得好看的人不同,他周身的气质是无法复制的,再加上如今的身份。

    俨然一个行走的偶像剧男主角。

    车里很暖和,沈明雀将围巾松开一点,露出白皙的下巴和脖颈,掩在深色中很是诱人。

    她说:“程总还记得我是模特吧?”

    程铭城嗯了声:“怎么了?”

    沈明雀说:“和你吃一顿饭得多少卡路里,我就得花大量的时间去锻炼,时间就是金钱。”

    程铭城思索几秒:“玉食馆里也有沙拉。”

    沈明雀:“……”

    程铭城看她马上就要气炸,又补充说:“不用担心,你的饮食清单我还记得。”

    玉食馆是私房菜,也可以定制。

    沈明雀哑口无言。

    她就是故意说的,真的好不容易吃一顿好的,当然不会去吃沙拉,就算她习惯了也觉得不好吃。

    沈明雀不得不庆幸她的体质还算好的,胖起来不是很容易,只要控制就可以固定在一个体重范围内。

    她皱皱鼻子。

    程铭城看她被冻红的鼻尖,像是被染的胭脂一般,长卷的睫毛轻轻颤动。

    他低声说:“想吃就吃。”

    沈明雀偏过头:“你说的简单,胖了怎么办?”

    程铭城想了一下:“没事。”

    沈明雀和他对视,说:“你们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说的好听,等胖了第一个不喜欢的就是你们。”

    可现实了。

    “你知道我不是。”程铭城觉得自己不应该被放入这个范围里,“你曾经也胖了一段时间。”

    “程铭城——”

    沈明雀听到他说出的话就大叫一声,上手捂住他的嘴:“你再说试试!”

    她胖的那段时间她都不想回忆。

    那时候是和程铭城谈恋爱没多久,热恋期嘛,就喜欢约会,所以体重就上升了不少,对于模特来说是放纵的。

    当然也还在正常范围内。

    柔软的肌肤覆在程铭城唇上,还带着丝冰凉,若有若无的香气萦绕在鼻尖。

    “我不说。”他勾唇。

    “哼!”

    沈明雀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好啊,我刚刚怎么说的,你还不承认,这你都记得,当初说的好听,说我没胖,现在还不是说了实话。”

    她当时沉迷恋爱,还觉得自己真没胖。

    沈明雀觉得自己那时候是恋爱脑,程铭城那时候经常做好吃的,她又忍不住,就经常吃。

    现在一想,真是用心良苦。

    她小嘴叭叭的说起来就停不下。

    程铭城一直耐心听着,看她红唇开开合合,露出洁白的贝齿,隐隐若现舌尖。

    对于她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并没有反驳。

    等到她说累了,程铭城才温声开口:“到了。”

    沈明雀冷哼一声。

    捏着的手机震动两下。

    陆尧:【小陆总请你们吃饭,想不想?】

    群里固定的几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也就沈明雀平日里没工作可以抱着手机玩。

    沈明雀回:【吃!吃穷你!】

    陆尧:【那是不可能的。】

    沈明雀:【略略略。】

    陆尧:【?】

    他觉得今天的沈明雀相当不对劲。

    沈明雀发了张表情包,这才收了手机-

    气多吃多。

    这顿饭沈明雀胃口反而比前两天好,当然也是合她胃口的缘故,吃完她还没忍住打了个嗝。

    沈明雀捂住嘴,偷偷瞄了眼程铭城。

    确认他似乎没听见后,沈明雀才舒了口气,虽然两个人以前恋爱的时候,什么坏习惯都见过。

    她低头抿水喝。

    打嗝这事好像一次就结束不了。

    程铭城看到的时候,就见她鼓着脸小幅度地嗝了两声,有一点可爱的样子。

    他伸手拍了拍她后背。

    沈明雀僵住:“干什么啊。”

    程铭城说:“吃那么快做什么。”

    沈明雀说:“我才没有。”

    程铭城点头:“你没有。”

    沈明雀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是敷衍自己的,哼了哼没继续解释,反正也没用。

    说一顿饭就真是一顿饭。

    程铭城没有多做什么,将她送回公寓。

    外面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地面积了薄薄的一层,月光照在上面,整个城市都是亮的。

    沈明雀踩着咯吱咯吱响。

    一直到公寓楼下,她出声:“行了,我到了。”

    程铭城嗯了一声:“你回去吧。”

    沈明雀狐疑地看了一眼,心想他还真淡定,居然就真的吃一顿饭,这是在追人吗?

    她忍不住问:“你就没什么其他的想说?”

    程铭城垂目:“说什么?”

    沈明雀戳了戳他的胸膛,说:“大哥,你是在追我哎,比如说点情话什么的,还用我教?”

    闻言,程铭城唇线一扯:“我想说的你不会同意的。”

    沈明雀问:“说出来我听听。”

    程铭城直勾勾地望着她,漆黑的眸子中星星点点的碎光,一半光影打在他的身上。

    周身的气势逐渐变得压迫。

    沈明雀眼皮一跳:“算了你不要说了。”

    她觉得没什么好话,而且很危险的样子。

    “是你让说的。”程铭城忽然笑了一下,不甚明显,声音略沉下来:“雀雀,我想吻你。”

    他倾身靠近她,和她鼻尖不过一厘米的距离。

    沈明雀被陡然放大的脸惊到。

    程铭城看她睁大眼的模样,一双眼里清澈潋滟,水光粼粼,教他移不开眼。

    他提醒:“怎么不呼吸。”

    沈明雀这才回过神来,后退一步,即使如此,两个人呼出的气息依旧交织在一起。

    “你想都不想。”

    沈明雀放话。

    程铭城直起身:“我只是说实话。”

    “说什么说。”沈明雀想起微博上的那些段子:“程总但凡多吃几粒花生米,也不会这样说。”

    “……”

    程铭城对于这些流行用语并不是多了解,但并不妨碍他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他认真说:“我会等你同意。”

    “做梦。”沈明雀转身就走,走出几步还不忘回头狠狠威胁:“不准梦见我。”

    等她的身影消失后,程铭城才轻轻一声笑。

    梦又不是他控制的-

    回到公寓里,沈明雀忍不住一声大叫。

    从家里回来的两个室友听到动静,出来问:“……大晚上这么叫,你没事吧?”

    沈明雀恢复正常表情:“没事。”

    原来她们回来了,她和这两个室友关系平平,在公寓里都要注意,免得自己的黑历史被传播出去。

    第二天沈明雀是有工作的。

    推理综艺虽然快开播了,但是还剩两期没有录完,所以她要过去拍摄,场景已经搭建好了。

    这次的是一个孤儿院场景。

    因为拍摄是第二天开始的,所以她今天会住在酒店里,距离搭建的场景并不远,但其实有点偏僻的。

    当晚程铭城到的时候,电梯门在一楼打开,两个工作人员的议论声还没停止。

    “她今晚吃的好少。”

    “她是模特啊,身材最重要,怎么能多吃,胖了工作可就没了,同样的体重,人家比我们高了二十厘米。”

    “好辛苦——程总好!”

    见到电梯外的程铭城,两个工作人员连忙止住话题,一直到他进了电梯还忍不住回头偷偷看。

    “程总晚上来这里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啊……”

    一般投资人都是不会去节目录制的地方的,他们这节目录制了这么多次,看到程铭城的次数都数不清了。

    电梯一路向上,最终停下。

    沈明雀和小陈站在走廊上,小陈正一板一眼地说:“沈姐,是您自己说要控制的,昨天您是不是又吃多了?”

    沈明雀心虚:“就多吃了一点点。”

    小陈觉得这话等同于假话,说:“如果真饿的话,要不我让准备点沙拉当宵夜?”

    为了明天上镜好看点,只能这么办。

    “吃什么沙拉。”沈明雀骂了一句。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陈面无表情,她觉得网上说得对,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能打败复读机的,大概就是禁止套娃了。

    沈明雀想起昨天的罪魁祸首,又补充:“都怪狗男人。”

    电梯门忽然打开。

    沈明雀话音刚落,一抬头就看见电梯里的程铭城。

    她脸上还带着绯红,可能是气红的,灯光顺着背后打过来,映的皮肤白得发光。

    一瞬间,气氛凝住。

    沈明雀表演了生动形象的京剧变脸,眨眼间就从气愤变成高贵冷艳的表情:“是程总啊。”

    还丢了个眼神过来。

    有那么几秒,程铭城觉得她可能下一句就不是狗男人,而是点名道姓“程铭城”。

    虽然狗男人也是指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