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8章 姜以娴番外
    (接第70章)

    姜以娴一出发言把姜橙弄得说不出话来。

    “以娴。”周启淮倒是没想到一过来就听到这么劲爆的内容:“你对我很了解。”

    姜以娴动作僵住,半天扭过头,看到周启淮对着她笑了笑,一如既往的狐狸般。

    社会性死亡莫过于此。

    嗓音迷人磁性。

    姜以娴想灌自己几口酒冷静冷静。

    她手里捏着的酒杯都感觉发热,她脖子也跟着发热,一把将酒杯塞到他手里。

    “我……我刚刚拿错了。”

    在他似笑非笑的神情下,她耳朵都跟着直接红了起来,“我去看看宴会。”

    姜以娴转身就走。

    拎着裙摆,露出精巧的脚踝和银色的高跟鞋,在灯光下闪闪发光,惹人注目。

    林初萤和周启淮聊了几句就分开了,她和周启淮虽然熟,但并不经常见面。

    现场翻车的尴尬一直到她离开还没消失。

    姜以娴落荒而逃,整场都不想和周启淮见面,一和他对视就想起自己的那些话。

    都是她编的。

    周启淮居然还承认了。

    姜氏的周年庆典来的人不少。

    盛城顶尖的世家不多,中层的却很多,和姜家一样一直是这样的地位,不中不上。

    姜以娴拍了拍自己的脸,靠在边上,呼出一口气。

    正在她放松的时候,有几个女生靠了过来。

    “以娴,今晚的庆典听说是你那个继姐做的,是不是真的?”有人低声问。

    “是啊。”姜以娴回答。

    “怪不得看起来这么不符合你的审美。”那人露出鄙夷的眼神,“要我说,这格调是没救了。”

    姜以娴微微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那人又转而八卦说:“哎,今天周二少会不会过来?你给他送邀请函了吗?”

    整个盛城都知道周家二公子在追姜以娴,一边欣羡一边又嫉妒,毕竟那可是周家。

    “……”姜以娴:“已经来了。”

    她没有给周启淮送邀请函,因为以两家的身份根本就不搭,她也不知道当初姜父是怎么把两个人安排相亲的。

    周围几个竖着耳朵听的女生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目光。

    她今日穿的淡紫色礼裙,显得异常明艳,这种颜色普通人穿起来会不怎么好看,到她身上却相得益彰。

    “周公子看来是真喜欢你。”女生们笑闹了起来,“要不你就答应了吧。”

    姜以娴说:“这种事能随便答应吗?”

    女生们说:“可以谈个恋爱啊。”

    姜以娴被她们的话堵住。

    她倒是没想过这一茬,因为在她看来,相亲就是以结婚为前提,而一开始的周启淮并不是她理想的结婚对象。

    姜以娴正发呆,林初萤从背后拍了一下。

    “想什么呢。”

    姜以娴挽住林初萤的胳膊:“我其实不希望你来。”

    “要是你不在姜家那我肯定不来。”林初萤唇角一扬,“总要给你撑腰。”

    姜以娴内心一暖。

    她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林初萤,不然她现在恐怕还在姜家受欺负。

    姜以娴虽然和姜家其他几个人都是明面上的不合,但怎么说都是真正的姜家女儿,所以自然而然是要和一些叔叔阿姨打招呼的,姜橙再怎么样也是个继女。

    “还是以娴看起来比较优雅。”

    “正牌和假冒的是有明显的区别。”

    “不然怎么周公子慧眼识珠呢。”

    周围不少人细细议论着,姜橙听到的时候,脸都气红了,看着里面走来走去的姜以娴。

    她恶狠狠地瞪了眼。

    “姜橙,你爸当初怎么不让你和周公子相亲啊?”有人忍不住问:“现在还哪里轮得到姜以娴。”

    “是我爸想相亲的就好了。”姜橙怒气冲冲。

    如果真是姜父安排的,第一个上去的就直接是她了,怎么可能是姜以娴,还被她拒绝。

    女生一脸惊讶:“啊?那是什么?”

    姜橙没好气说:“是周启淮要相亲的。”

    姜以娴还没到边上就听见了这句话。

    她顿住脚步,下意识地看向宴厅中央的周启淮,大概是感觉到她的眼神,看了过来。

    两人遥遥相望。

    “也不知道周启淮看上她哪点了,还要做个戏。”姜橙说起来就喋喋不休:“她还在那矫情。”

    姜以娴连忙收回目光,也离开了这边。

    她心脏跳的飞快,从来没想过相亲是周启淮安排的。

    也是,不然堂堂周家二公子那么多选择,怎么和她来相亲,怪不得当初相亲结束没按她的想法来。

    宴厅的客人已经走完了,姜以娴站在走廊上,捂住脸呜呜了两声,感觉自己从头到尾都被抓住。

    脚步声由远及近。

    姜以娴抬头,看到周启淮挺拔的身影站在她面前:“怎么,不会是哭了吧?”

    他笑着的语气。

    姜以娴说:“没哭。”

    周启淮唇角的弧度上扬,低头看到她微红的脸:“那就好,我不喜欢爱哭鬼。”

    “……”

    姜以娴又社会性死亡了。

    手机铃声恰好解救了她。

    姜以娴忙不迭接通,连名字都没来得及看:“喂?”

    “爸爸让你晚上回来,有事和你说。”姜橙的声音从那边传出来,然后就直接挂了。

    姜以娴甚至都没来得及拒绝。

    周启淮听到了内容,说:“走吧,送你回去。”

    姜以娴说:“我自己回去。”

    周启淮看着她:“你确定?”

    姜以娴被他看得头皮发麻,最终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但早就有所预料。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客厅里坐着三个人,其乐融融。

    “找我什么事?”她问。

    “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姜父脸色冷下来:“今天周年庆典,你和周公子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姜以娴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说了你别想按照你的想法安我身上。”

    姜以娴看了眼姜橙。

    虽然以前自己和姜父的关系不怎么样,但是自从再婚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更差了。

    自己还硬生生变成了姜家二小姐。

    姜橙的目光落在姜以娴的外套上,嫉妒一闪而过,又笑笑:“以娴,你怎么可以这样和爸爸说话呢,爸爸这不是关心你的生活吗,不喜欢周公子那就换一个李公子。”

    姜以娴在心里冷笑:“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什么李公子王公子,你要是喜欢你自己去相亲,不要拿我当借口。”

    她拎着包就往楼上走。

    “姜以娴,你还记得你姓姜吗?”姜父冷声道:“这么点事你都做不了?”

    姜以娴并没有回答。

    她本来不打算回来的,但是想到还有一点东西留在这里,正好把自己最后的东西带走,以后基本就不回来了。

    现在自己有一个造型会所,完全能够富裕地生活下去。

    姜以娴上楼打开房间,就看到里面堆积的东西,还有床上还没有拆封的衣服。

    五彩斑斓的,一看就是姜橙的衣服。

    还真是会乱放。

    姜以娴直接把自己的一些首饰找出来,还有曾经没带走的小东西装进包里。

    外面传来脚步声。

    姜以娴回头看了眼:“这衣服你的?”

    “我房间放不下,借你的用用。”姜橙说得十分理所当然:“反正你又不住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姜以娴看着就头疼,有点无语:“你要是放不下就别买。”

    “姐姐用妹妹的房间怎么了?”

    姜橙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还有,你最好把林初萤给请来,不然爸那边你交不了差,你妈的忌日快到了吧。”

    姜以娴一下子转过身。

    姜橙被她看得后退一步,强撑着抬起头说:“我说的是实话,你不会忘了吧。”

    姜以娴怎么会忘。

    她母亲去世后没多久这两个人就住进了自己家里。

    姜以娴看了眼床上乱七八糟的衣服,心口闷得厉害,径直打开房间里的窗户。

    然后在姜橙瞪大的眼睛中把衣服全给扔了下去。

    “你干什么?!你疯了吗?!”

    姜橙都懵了。

    姜以娴呼出一口气,感觉解气得很:“看不到吗,我房间里不喜欢出现别人的东西。”

    她拎着包从姜橙旁边经过,直接把门锁上了。

    到客厅时,姜橙尖叫着从后面追上来,姜以娴从客厅离开时,还能听到她的抱怨。

    “爸,你看她是不是不正常了,把我的衣服全都扔了下来!什么都不说!我不就是借用了一下她的房间吗……”

    声音越来越不清晰。

    外面夜凉如水,空气中泛着冷意。

    姜以娴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这是周启淮之前非要她穿的,本来她拒绝,结果现实让她妥协。

    外面太冷了。

    姜以娴出院门就看到周启淮靠在这边的身形,平心而论,他这个人是极有魅力的,这样的角度就像暗夜下的贵公子。

    怪不得那么多女生都沉迷其中。

    姜以娴皱皱鼻子,走过去:“好了。”

    周启淮打开车门:“刚才动静还挺大。”

    姜以娴耳垂又红了:“你听见了?”

    “不仅听见了,还看见了。”周启淮弯腰,胳膊搭在车门上,望着坐在车里的美人。

    “我也没做什么。”姜以娴给自己辩解,一边要拉上车门,挡住他的目光,“关门。”

    “脾气不小。”周启淮调侃。

    他起身,精美的腕表在夜色下闪过一抹璀璨的亮光,慢吞吞地将车门合上。

    却又在下一刻重新打开。

    姜以娴刚松口气又猛地紧张起来。

    周启淮居高临下,靠近了她的脸,用手碰了碰她的下巴:“其实有件事你说错了。”

    姜以娴睫毛颤动:“什么?”

    周启淮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其实我挺喜欢爱哭鬼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被我看到哭。”

    姜以娴睁大眼:“你之前还说你不喜欢。”

    周启淮桃花眼一挑:“谁还不会说点谎话了。”

    说谎话还这么理所当然的?

    姜以娴第一次遇到这种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回道:“我又不喜欢哭。”

    她仰头问:“是你要相亲的?”

    周启淮面色不改:“你知道了?”

    姜以娴呆呆地点了点头。

    “知道了刚好。”周启淮忍不住乐了一下,说他一见钟情也好,见色起意也好。

    她伸手推掉周启淮放在她下巴上的手指。

    周启淮指尖蹭了蹭,忽然落下来,低头靠近她。姜以娴猝不及防,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要被强吻。

    额头上被轻轻碰了一下。

    姜以娴睁开眼,对上周启淮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么紧张干什么,怕我亲你?”

    周启淮看她局促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勾唇说:“这次不亲你,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姜以娴想反驳,亲额头不是亲吗?

    但是她觉得自己说不过周启淮,还指不定会掉进她的套里,干脆闭紧嘴巴装自闭。

    她从母亲去世之后就过着一个人的生活,父亲不像父亲,亲人不像亲人,唯一对她好的就只有林初萤。

    勉强再算上一个陆尧。

    不可否认,周启淮这样小心翼翼地动作让她心尖一颤,一直到今天,强势地挤进她的生活里。

    甚至于,她现在已经有一点习惯了。

    也许有一天,会从习惯到不可缺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