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99章 番外十一
    小陆禹三岁时,该不该上幼儿园成了陆家的大事。

    林初萤是觉得去幼儿园,而且开始看哪个学校比较好了,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把找到的幼儿园视频放给陆燕临看。

    视频上一群小孩子穿着花仙子的衣服在跳舞唱歌。

    陆燕临一眼看过去,再想想自己的儿子,神色冷静:“我觉得可以请家庭教师。”

    他小时候就没有上过幼儿园,然后小学初中又跳级,所以总的来说,学生时代几乎没有同龄朋友。

    “家庭教师又不是同龄人。”林初萤收了平板坐起来:“你想儿子没有朋友吗?”

    “没有这么夸张。”陆燕临说。

    “这是事实。”林初萤捧住他的脸,“二叔,你看看你,你小时候有朋友吗?”

    陆燕临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

    林初萤说:“这不得了,我儿子万一自闭了怎么办?”

    闻言,陆燕临一时间有点无奈:“……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林初萤哼了声:“话糙理不糙。”

    于是这么一拍板,幼儿园就给定了下来,是盛城最好的幼儿园,基本去的都是上流圈子里的小孩们。

    原本林初萤就觉得自家儿子好像脾气有点闷,等到了幼儿园,接触到那么多同学,可能就会好一点。

    所以她在入学前就叮嘱老师一定要注意这事。

    第一天放学是林初萤去学校接的。

    看着一个个小萝卜头被家人领走,林初萤看着特别有感触,自己居然这么快也当妈妈了。

    “陆禹妈妈。”老师叫了声。

    “张老师。”林初萤蹲下来捏了捏小陆禹的脸,“醒醒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小陆禹白皙的脸蛋上还有掐出来的红印,可可爱爱,却皱着眉:“一般般。”

    林初萤咦了声。

    老师有点为难地说:“醒醒今天把同桌弄哭了。”

    林初萤一听解释才知道什么情况。

    老师给他安排的是一个小女孩,比较活泼,话也多,才三岁多的孩子上课坐不住,看陆禹好看,就问来问去的。

    偏偏小陆禹不喜欢被打扰,就说了一句不要和他说话,然后人家小女孩就哭了。

    老师哄了好大一会儿。

    林初萤牵着小陆禹上了车,问:“怎么说话这么直接,对女孩子要温柔知不知道。”

    小陆禹大眼睛睁着:“可是她好吵。”

    林初萤说:“眠眠不是也很吵,我看你也没说什么啊。”

    “那是妹妹。”小陆禹点点头,提到眠眠总算表情松了一点:“眠眠很听话。”

    “就只听你话。”

    林初萤调侃了一下。

    两年前沈明雀和程铭城结婚生的眠眠,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才两岁不到就是混世魔王。

    当初程铭城起眠眠这个小名是希望她晚上多睡觉的,结果截然相反,反而比谁都精神。

    一天到晚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可人极了。

    林初萤又想起来一件事:“明天妈妈要去国外,你记得听爸爸的话知不知道?”

    小陆禹一本正经地点头:“知道。”

    他原本模样就是像陆燕临,这样学着他绷着脸的样子也是如同复制粘贴,俨然一个缩小版陆燕临。

    有时候陆尧都忍不住惊奇。

    毕竟能见到一个复制版二叔,对他这个从小就害怕二叔的大侄子来说,可太惊奇了。

    小陆禹虽然年纪小,但是有自己的主意。

    从陆家到林家,上上下下就没有不喜欢的,陆老爷子年纪大了就更喜欢小孩子了。

    可以说是团宠-

    次日清晨。

    陆燕临起床做好了早餐,然后才上来准备叫儿子起床,结果发现他已经起来了。

    还在穿衣服。

    个子小小的男孩子站在床上穿着和他差不多大的衣服,像个小大人似的,小脸上表情紧绷,非常严肃。

    陆燕临站在门口看了半天。

    小陆禹穿背带裤弄不好,还歪了,有点儿沮丧,坐在绵软的被子上发呆。

    毕竟再怎么自立,也还是个没到四岁的小孩子,有些事对他而言很难做到。

    等看到门口的人,小陆禹眼睛一亮。

    他张了张嘴,想要求助,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陆燕临走过去,并没有要帮助的意思,只是收拾了一下床上散乱的睡衣。

    临走时,衣角被拽住。

    回头一看,自家儿子正拉着他衣服,乖乖巧巧地开口:“爸爸。”

    陆燕临眉毛一挑:“嗯?”

    小陆禹纠纠结结地说:“衣服穿不上。”

    陆燕临问:“然后呢?”

    小陆禹被他问的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小声说:“想爸爸帮我穿上。”

    陆燕临看他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他和他妈妈是完全不同的性格,但是撒娇却是得了真传。

    他伸手抱起自家儿子,被小胳膊搂住的感觉十分奇特,伸手帮他处理好背带。

    小陆禹搂着他脖子,“谢谢爸爸。”

    他很喜欢爸爸,但是他不会说多少话,爸爸对他很严厉,他很多时候都不会听到爸爸说什么。

    小陆禹蹭了蹭陆燕临的脸,很是亲昵。

    软软甜甜的嗓音。

    带着一股独特的奶味。

    陆燕临觉得他这辈子是栽了。

    从头到尾都栽在林初萤的手里和陆禹的手里,没什么不同,但他心甘情愿-

    吃完早餐已经是九点,陆燕临要是华盛上班。

    家里是有阿姨的,但是今天小陆禹不知道什么情况,一心想要和他出去,不想留在家里。

    陆燕临思索片刻,最终还是同意了。

    毕竟今天没有重要的工作。

    小陆禹露出浅浅的笑容,弧度非常小,阿姨把一些必要的东西放在车里,回头刚好看到。

    她心想这真是亲父子。

    阿姨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毕竟是团宠,所有的事情都要上心,条条框框罗列起来,和陆燕临看的文件并没有什么差别。

    等注意事项听完,已经是半小时后。

    陈特助推了推眼镜,露出微笑:“小少爷好。”

    小陆禹点头:“陈叔叔好。”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陈特助真想捏他的脸,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这可是自家总裁的儿子。

    没多久,车到了华盛,

    员工们听到风声时还在聊天:“陆总今天来迟了一小时,是不是和太太温存去了?”

    “太太昨天去了国外吧,我都看到新闻了。”

    “那是因为什——卧槽?!”

    路过的员工们正在聊天,就看到他们的陆总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进了公司。

    走路很慢。

    陈特助还抱着一堆东西,上面能看出来是幼儿用品。

    这是他们的小少爷?!

    华盛所有人都知道,因为自家总裁的原因,所以小少爷曝光很少,基本都没有正脸。

    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公司里。

    一些女生们的眼睛都溜圆了,感觉心脏受到了暴击:这么好看的小孩子!简直爆炸好看!

    特别是嘴巴抿着的样子!

    简直不要太陆总!

    一群员工齐刷刷地目送陆燕临进了专用电梯,看着电梯门合上,大厅里非常安静。

    直到一声“我靠”,安静才被终结。

    “刚刚是陆总的儿子吗?!”

    “我的妈呀!我今天一定要和陆总一起下班,再看一次小小陆!”

    “两个陆总,我眼都花了。”

    “小小陆好可爱啊啊啊别人家的孩子!”

    “而且你们没注意到,陆总走路速度超级慢,迁就儿子,我要激动死了!”

    怎么可能没看到。

    刚刚那一段平常一分钟不要的路程愣是三分钟才走完,也让他们看清了小陆禹的长相。

    虽然戴着个大墨镜。

    和太太来公司时的样子也像,就是那种睥睨天下六亲不认的表情,冷冷清清的。

    陈特助也没想到,有生之年他会成了保姆。

    还抱着一堆幼儿用品。

    他自己都还没结婚呢。

    陆总带着儿子来上班这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华盛传播开了,总部一传完,就连分公司都知道了。

    不多时,新闻也上了。

    不过就只有一张被公关部允许的背影照,陆燕临牵着小陆禹的手,一高一低,意外和谐。

    微博炸了。

    【有生之年也能看到陆总成为奶爸!!】

    【我想看正脸啊啊啊啊啊啊啊!】

    【别想了,怎么可能让你看正脸,打扰私生活。】

    【但是看起来好像小王子哦,白白嫩嫩的,肯定很好捏,呜呜呜好羡慕。】

    【我宣布从这一刻我就是小王子的妈妈粉了!】

    新晋小王子的小陆禹已经跟着爸爸进了办公室。

    他从小就很懂事,跟着到公司来虽然很好奇,但还是坐在沙发上,偷偷打量。

    今天刚好有分公司的总经理来汇报上季度的工作,都做好了被训的准备。

    总经理站在门口,侧面打听:“陈特助,你就说陆总今天心情好不好。”

    陈特助高深莫测:“您进去就知道了。”

    他这么一说,总经理反而更紧张,他一路都在想工作的事情,也没来得及看今天的新闻。

    总经理咳嗽一声,整理衣领,敲了敲门。

    门内,小陆禹头一转。

    陆燕临看了一眼:“进来。”

    小陆禹已经跳下了沙发,走到门边,踮起脚开门。

    总经理还没伸手门就自动开了,把他吓了一跳,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然后就看到了地上的小男孩。??

    和陆总好像啊!

    “站在门口干什么?”陆燕临扫过来一眼。

    “是是。”总经理抑制住自己惊呆的表情,收回视线,赶紧去桌边递过去文件。

    做完汇报,总经理忍不住说:“小少爷真像您。”

    陆燕临眉目疏淡,嗯了声。

    这话说的,不像他像谁-

    一整天的工作下来,小陆禹一开始津津有味,什么都想看,最后就不行了,开始打瞌睡。

    孩子的睡眠来得快,没多久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陆燕临把他放在了休息室,等下班时抱起自家儿子时,小陆禹还没醒,缩在他怀里。

    一直到家里,怀里的小人才迷迷糊糊睁眼:“爸爸。”

    陆燕临眼神温柔几分:“醒了?”

    小陆禹挣扎着下来,软绵出声:“不困了。”

    他揉了揉眼睛,黑溜溜的眼珠子清澈干净,像玻璃球似的,生动漂亮。

    陆燕临摸了摸他的头发。

    晚上林初萤打电话来的时候,小陆禹正在玩魔方,这是他最近新得来的玩具。

    六面拼全对他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只不过刚得到没有几天,兴趣还没有失去。

    “二叔,你可得看好醒醒,小孩子几岁最容易磕着碰着了。”林初萤又一次叮嘱。

    陆燕临听她唠叨,嗯了声:“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林初萤笑了起来:“这可是咱们的儿子。”

    婉转的声音透过电话声传过来,陆燕临眸色沉沉,看着身旁把玩魔方的儿子。

    “放心。”

    “有二叔在,我当然放心啦。”林初萤清脆地说了声,又在电话里亲了几下:“快让儿子和我说话。”

    小陆禹给魔方拼好,凑过来对着手机清凌凌开口:“妈妈,我爱你。”

    “妈妈也爱你。”林初萤心都化了。

    “爸爸也爱你。”小陆禹冷不丁说。

    林初萤一开始愣住,后来忍不住笑起来:“二叔,你居然沦落到要儿子示爱的地步。”

    陆燕临按按眉心:“不行么?”

    虽然他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情况。

    林初萤眉眼弯弯:“行,当然行。”

    挂断电话后,陆燕临把他手中的魔方抽走,缓缓开口:“你该睡觉了。”

    小陆禹安静点头。

    等被子盖上,房间归于黑暗,他才往陆燕临身旁蹭了一下,小声地说:“晚安,爸爸。”

    和他妈妈一样,喜欢挨着他睡。

    陆燕临亲了下他的额头:“晚安。”

    小陆禹偷偷睁眼,忍不住笑了一下,反正在黑漆漆的房间里,也不会被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