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明目张胆 > 第101章 番外十三
    (一)

    沈明雀和程铭城打打闹闹的那几个月,周启淮反而速度快得很,从追姜以娴到结婚,直接赶在了前头。

    姜家那边高兴得要死,就差没有直接第二天就结婚了。

    周启淮虽然人看起来不着调,但是对于婚姻大事却很上心,也想给姜以娴一个盛大婚礼。

    周家上面有大儿子管家业,他这个小儿子就当甩手掌柜,管个分公司就绰绰有余了。

    对于姜以娴,周家也是喜欢的。

    至于姜家,反正也管不到他们家。

    婚前一晚,林初萤和姜以娴一起睡的,两个人躺在床上说闺蜜间的悄悄话。

    姜以娴觉得事情变化真大:“要是半年前的我,恐怕是绝对不会想到现在的。”

    林初萤说:“说不准。”

    她当初在会所里第一次撞见周启淮等姜以娴的时候,就觉得这两个人有戏。

    姜以娴放在床边的手机振动了起来。

    是沈明雀的电话,她干脆开了免提:“雀雀。”

    沈明雀很懊恼:“早知道老板过去了,我也过去睡了,我还要等到明天才能见到你们。”

    林初萤调侃:“你可以现在来。”

    “那还是算了吧,我怕半夜上头条。”沈明雀连忙开口,又咳嗽两声:“以娴姐姐,我问个问题啊,你不要打我。”

    “你问吧。”

    “你和周公子有没有深入交流啊?”沈明雀小声地问,明明自己身旁一个人都没有。

    “没有。”姜以娴脸上红了起来,作势威胁她:“再问这个就挂电话了。”

    “哎呀,你这么害羞。”沈明雀笑起来。

    “你以为都像你啊。”林初萤当然要给姜以娴撑腰,“以娴胆子比你小多了。”

    “撑死胆大的。”沈明雀自黑了一句。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姜以娴就要起来化妆做造型,她自己本身就是造型师,对于自己这么重要的一天当然要注意。

    但新娘子总不能自己给自己做造型,就口上指点。

    造型师妆化完就差没当场拜师了。

    婚纱是定制的,穿在姜以娴身上勾勒出前凸后翘的身材,也是应了她自己当初翻车时的那句话。

    头纱遮上时,她深呼吸一口。

    她母亲去世得早,在家里艰难几年,遇到了林初萤,生活有了转折,再又是现在的周启淮。

    宛如一场梦。

    姜父虽然奇葩,但和周家攀亲也是不敢胡来的,尤其是婚礼上将女儿的手交给周启淮,一点也没有迟疑。

    周启淮含笑握住了姜以娴的手。

    立誓、交换戒指。

    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掀起姜以娴的头纱,吻住她的唇,声音几不可闻:“终于娶到了。”

    如同他一早规划好的一样。

    沈明雀做的伴娘,和几个大小姐们一起站在后面等新娘子扔捧花,她本来就凑个热闹。

    没想到那捧花栽进了她怀里。

    沈明雀抱着捧花都呆了,一直到周围人笑起来:“雀雀这是不是思嫁了?”

    沈明雀娇嗔地瞪了眼她们。

    她拎着裙摆下了台,将捧花往桌上一放,拍了张照片发微博:【抢到了[耶]】

    很快评论就多了起来。

    【雀雀是不是明天就能结婚!】

    【程总还差几天能追到雀雀,打卡第45天。】

    【@程铭城@程铭城】

    【我懂了,这是在暗示程总赶紧求婚@程铭城】

    沈明雀翻了翻评论,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往程铭城那边看了眼,正巧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她又用捧花挡住脸。

    求婚,等着吧。

    沈明雀腹诽。

    哪曾想没过多久,程铭城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众粉丝网友的艾特和发言,还真准备了。

    把求婚当成了结婚,盛大而繁华。

    (二)

    小陆总的霸道总裁生活过得朴实无华。

    秘书是家里安排的板着脸的大叔,从不会让任何不该上这一层的人上来,挡住了无数个蠢蠢欲动的女员工。

    和他想象中的霸道总裁不一样。

    陆尧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止一次的感慨,这不科学,明明程总和自家二叔那么帅。

    轮到他怎么就变样了?

    这也不怪陆燕则,陆禹这时候还没出生,他就是这一辈唯一的孩子,可以说养歪了就完了。

    以往有林初萤在一旁注意着,现在林大小姐结婚了,小少爷又得成长起来,自然不能在半路上走向歧路。

    陆尧不止一次哭诉:“我真傻。”

    他怎么就相信他爸的鬼话呢。

    分公司这边的业务是单一的,陆尧上手起来不难,而且又有家里拨下来的秘书帮忙。

    公司招标那天,陆尧去得迟。

    他一向吊儿郎当,只有在公司时才穿西装,毕竟脸小,每次穿西装总会在公司群里引起一阵热议。

    公司里一半女员工都是妈妈粉。

    陆尧头一次在自己的公司里当起了爱豆。

    这次招标是在外省,他到招标现场时不认得路,给秘书打电话:“我到了,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

    秘书说:“我出来接您吧。”

    陆尧正要应,一抬眼看到了不远处的人,视线定住,

    不远处站着一个女生,侧脸对着他,在光下似乎透明似的,嘴唇开开合合,一身白色西装,精致好看的不行。

    就是有点冷美人的感觉。

    陆尧果断开口:“不用了,我自己过去。”

    说完就直接挂断了。

    他理了理西装,走到前面,轻咳一声:“你好,请问这边去里面的路怎么走?”

    俞星絮正在打电话,就听到了身旁的声音。

    她上下打量两眼,回道:“不知道。”

    陆尧没想到自己会碰壁。

    他看着她转身进了里面,连个眼神都没留给自己,也跟着进去,问秘书:“我今天不帅吗?”

    “您很帅。”秘书麻木脸。

    “那怎么居然对我这么冷淡?”陆尧啧啧了两声,“你见没见到一个穿着白西装的女人?”

    “没见到。”

    陆尧感觉自己这个秘书对这事一问三不知。

    他在招标现场晃了会儿,再也没见到那个白西装的女生,感觉有点遗憾。

    回到盛城的日子和以前一样朴实无华。

    富婆群里的几个姐妹,个个都在为感情而烦恼,只有他的生活从没有激情过。

    这不科学呀。

    陆尧:【为什么没有人和我恋爱?】

    陆尧:【我好歹也是小陆总啊!】

    群里其他人笑得不行。

    陆尧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是心思其实细腻,对于感情也很挑剔,所以到现在连初恋都没有。

    沈明雀:【莫要紧张。】

    姜以娴:【缘分来了就快了。】

    林初萤:【去转发锦鲤吧。】

    陆尧:【?】

    大概是这事传到了家里去,当晚他就接到了亲妈的电话:“阿尧,你要不要我在直播间里给你征个婚?”

    “别!”

    陆尧吓了一大跳。

    他亲妈的直播间可是有几千万观众的,这要一宣布,保准全国都知道他现在孤身一人。

    “妈妈的粉丝里可爱女生很多的呢。”陆妈妈笑嘻嘻地说:“你来露个面更好了。”

    “妈你还是安心旅游去吧,你不是说去北极吗?我看你这两天没事,刚告诉看极光吧。”

    陆尧赶紧转移了话题。

    第二天去上班时,他还心有余悸。

    秘书将文件送到他桌上,严肃开口:“小陆总,今天下午两点,何氏的老板会过来开会。”

    陆尧点头:“我知道了。”

    这个何氏不在盛城,想要来盛城发展,所以就打算和华盛合作,自然不是总公司,就是分公司。

    下午两点,陆尧看到了何氏那边来的人。

    还有那个白西装的女生。

    今天她穿的是黑色女式西装,简单利落,那张脸上无半点表情,清冽如初晨的山间雾。

    陆尧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冷美人。

    他认识的女生当中就没一个是这种性格的,倒是有些网红小明星艹人设,故意装出来的,他也不喜欢。

    趁着会议还没开始,陆尧走了过去。

    “又见面了。”

    俞星絮个子没有他高,微仰头看了眼,问:“你是?”

    “何氏来合作都不打听的吗?我是老板。”陆尧眉梢一扬,兴致勃勃地挖墙脚:“我看你要不来我这当秘书?”

    俞星絮秀眉微蹙。

    这个小陆总是不是不太正经。

    陆尧正准备再接再厉,就见前面一堆人中过来个男人,走到他们身边:“俞总。”

    “嗯。”

    俞星絮微颌首。

    陆尧:?

    哪来的俞总?

    俞星絮唇角下抿,想了想,还是摈弃偏见,伸出手:“你好,何氏俞星絮。”

    十指纤纤,嗓音清冷。

    陆尧终于回过来神了。

    他之前听那个老古板秘书说过,何氏两年前出了事,何总车祸去世,公司差点分崩离析,是何总刚满二十岁的女儿撑起了公司,又发展至今。

    所以这就是新老板?

    他刚刚好像挖人当自己秘书了?

    让人家老总当自己秘书??!

    陆尧慢吞吞地和她握手,入手冰凉,指甲修剪得很圆润,她手小,他一手就能握全。

    俞星絮说:“合作愉快。”

    她收回手。

    走廊里有一丝风,带起俞星絮耳边的碎发,飘在空气中,又很快被别到耳后。

    陆尧想了想自己刚刚的话,感觉幸好没被别人听见,唇角一勾:“合作愉快。”

    俞星絮点点头。

    会议两小时后结束,何氏和分公司这边正式确定了合作关系,俞星絮也要回去。

    陆尧盯着她看了半天,问:“俞总是不会笑么?”

    俞星絮一怔愣,没想到他这么问,但好歹是未来的合作伙伴,还是笑了一下,转瞬即逝。

    轻轻浅浅的笑容像夜晚的弦月。

    (三)

    醒醒出生后,两家就开始期盼起二胎的到来。

    陆家那边不好意思说,毕竟陆燕临的位置摆在那里,也就偶尔暗示那么几句。

    林家这边就不同了,林存和林初萤从小到大都是怼出来的关系,对于自己女儿也是说什么就什么。

    醒醒生日那天,林存和林初萤就提了这事:“醒醒这都五岁了,你就没有再来个孩子的想法?”

    林初萤说:“没有。”

    林存没想到她拒绝得这么干脆:“我看醒醒挺喜欢妹妹的,对眠眠那么好,一个人孤单。”

    这种话林初萤没听说,但是在网上看到不少,她抿唇笑:“爸你怎么也和七大姑八大姨一样,你们总说独生子女孤单,问过醒醒他孤单吗?”

    林存还真没问过:“这我不是猜的嘛。”

    林初萤挑了挑眉:“爸,您要是想再来个小孩子,回去和苏阿姨多努力努力。”

    “……”

    “你这说的什么话。”林存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我都多大了还去要孩子。”

    “很多人都老来得子啊。”林初萤一点都不在意:“爸你就别操心那么多了。”

    “我是不敢操心了。”

    林存兴冲冲地来,气呼呼地走了。

    生日会结束,阿姨打扫好家里,晚上林初萤和陆燕临躺在床上,陆燕临问:“爸今天不高兴?”

    “他和我提二胎,被我堵回去了。”林初萤从平板上抬头,“我让他和苏阿姨多努力。”

    陆燕临忍俊不禁。

    这的确是林初萤会说出来的话。

    林初萤忽然放下平板,偏过头问:“二叔,你说实话,你想不想再要个孩子?”

    她凑过去刮了刮他的下巴。

    虽然每天都会刮胡子,但胡茬还是存在,看着不显,摸上去就能感觉到。

    陆燕临合上书,望着她:“我都可以接受。”

    “什么叫都可以接受。”林初萤随口吐槽了一句,嬉笑起来:“这种就是想的意思。”

    她可摸准这男人的心理了。

    陆燕临对于她的语句解答并没有反驳,而是勾了勾唇:“你说什么是什么。”

    林初萤忍不住挠他:“男人都是这么想的,一边想有个漂亮老婆,一边又想孩子越多越好。”

    陆燕临说:“我不是。”

    他没有。

    林初萤娇哼了一声:“那就不生了。”

    她觉得有一个孩子也挺好的,醒醒现在在上小学,她每天就过着以前刚结婚时一样的生活。

    购物,看秀,去去公司。

    林初萤想完了,就抽走了陆燕临手中的书:“不生孩子,但是还是要享受生活的。”

    她眼中波光潋滟,勾人心魂。

    陆燕临沉了沉眼眸。

    很快,生起一室春光。

    屋里的灯罕见地没有关,林初萤喜欢眯着眼享受,一直到她听到耳边一声“再要个孩子吧”时,才睁开眼。

    然后对上了深邃的黑眸。

    林初萤的眼前仿佛有一层朦胧的雾光,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明媚生辉。

    “我不答应能怎么样?”

    “不怎么样。”

    陆燕临拢了拢她微湿的头发,挡住了一些上面落下来的灯光,思索道:“那就再努力。”

    林初萤弯了弯唇。

    此后的一年里,她总算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床笫间的玩笑话,体会到了陆燕临的言出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