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魔法朋克 >章节目录第四十章 如鱼饮水
    在轩一那天走出木屋之后,他来到这座鱼市买了许多食物,然后拜托达叔分批送到自己家中。

    然而他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它们的价值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最后买的那瓶酒。

    一瓶一个星币的酒。

    当初他对达叔说的是,如果他能活着回来,这瓶酒就给他庆功,如果死了的话,一半给他立个碑,另外一半就干脆浇在坟前,当做祭品。

    如今他真的活着回来了,却不能如愿拿回那瓶酒,只能问能不能退。

    一退便是一万星元。

    达叔依然很老,十年前就很老了,十年后依然很老、

    他是暗星的情报司的外围成员,早就不做任何实质性的工作,只守着这座鱼市,收一些摊位费维持着生计。

    当然,自己也是他的任务目标,同时监视自己和姐姐的行踪。

    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所以轩一才能放心让他照顾姐姐。

    这位老人胡子花白,头发也是花白,他是斯特共和国人,据说曾经还是个小贵族,但是因为家中破产才流落到星城,并最终选择挂靠在暗部当一个情报人员。

    换句话说——他是这座鱼市知道最多事情的人。

    达叔抬起眼看了看他:“当然可以,只是值得吗?”

    “只要活着,便很值得。”轩一淡淡说道:“如果死了,肯定没法说不值得了。”

    达叔颤巍巍地从怀里取出那枚金币,放在自己身边的桌子上。

    轩一刚伸手要去拿,却看到达叔笑着摆了摆手,重新将金币收入怀中,然后将一瓶殷红如血的酒瓶放在了那里。

    轩一看着他:“达叔,什么意思。”

    “庆功酒。”达叔淡淡说道,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一个方方正正的铁匣放在桌子上。

    “我们看你长大也有十来年了吧。”

    “从还没桌子高的小鬼头,长到现在人模人样的帅小伙,鱼市里的店家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有你和你姐还在。”

    “最早的时候你们穷,所以隔三差五都要赊欠点什么,再后来,条件好了一点,就总想着多给点钱。”大叔轻轻嗤笑了一声:“不能说你没经过苦日子,但是你才多大,经过的苦日子也太少了点。”

    “做上了工,整日便大手大脚,不知节俭,不知储蓄,我们私底下聊天,都说你迟早会栽个大跟头。”

    “但栽个大跟头又如何,我们又都是小门小户,谁能放着自己的身家不要去帮你。”

    “所以有人就和我嘀咕,说是不是可以将你平日里多给的钱单独放一门账,就存在我这里,我答允之后,再和几个老伙计串了一下,这事也就这么成了。”

    这样说着,达叔推了推手边的铁盒:“这次你出去了快一个月,我们都捉摸着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眼看着先前你订下的那些转眼就要送完了,我也便和老伙计说了一声,将账上的钱都提了出来。”

    “原本想着用这钱先给你姐添置点什么,或者直接把钱送过去,结果你就眼巴巴地跑回来了。”

    这样说着,达叔用手推开盒盖,露出里面一叠崭新的大小钞票。

    “原本这是你的买命钱,想着不要太皱了,太皱了不好看,我特意去换新钱回来,最后还是没怎么用的上。”

    轩一咬了咬嘴唇,轻声说:“达叔,不要这个样子。”

    你们所看到的我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我,对我这么好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达叔从里面将厚厚的钞票尽数取了出来,也没清点,就这么伸手递了出去。

    “我知道你没账,但我们有账,这钱少了一点,少的那部分已经换成了米面菜蔬,原本打算着下午歇市了送过去,既然你来了,就省得我这副老腿再跑一趟了。”

    轩一张了张嘴,但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本是极能言善辩的一个人,可此时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达叔却已经将钱塞到轩一的手中,然后看向他身后的叶雅。

    “立华的表妹吗?我还没听说她还有这么个漂亮的表妹。”他伸手在桌子下面摸了摸,然后取出一小片玉珏。

    “我们祖辈上不太平,但毕竟是祖辈的事了,家里先祖在兰叶打过仗,吹牛皮说和你们九公主见过一面还活了下来。”

    “但凡事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他说见过,那也只能是见过了。”

    “这块玉据他说是九公主给的,若是完整铁定能卖个大价钱,但是后来家门不肖,这块玉也被砸碎分掉了,我也只分了这小小的一块,平日里也不过是留个念想。”

    “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一个兰叶人了,没想到还能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很是有缘。”

    他说着抬手将那一小块玉扔到叶雅的手里,然后笑了笑:“九公主碰过的玉哦,虽然不值钱,但挺有意思的。”

    叶雅伸手接过那块掷来的玉。

    对于九公主碰过的东西,这世界上再没人比她更不稀罕了,她身上的衣服,怀里的玉佩,乃至于自己修习的功法,无不是当初九公主所穿所用所编的,更何况这世间别人卖东西也总喜欢攀附九公主,哪怕沾得一星半点,也会身价大增。

    所以她不动声色地将那块碎玉握在胸口,与她胸口那块真正的玉魄相共鸣,几乎在刹那之间,有一个白衣蓝发的娇俏少女在她手中迸溅而出,涌入自己的脑海之内。

    脑海之中,那位蓝发的少女已经剪去满头长发,表情冷峻而淡漠地站在大帐之内,看着跪在眼前的红衣军人。

    “灵犀殿下。”对方低着头,尊敬呼唤着她那个已经被视为禁忌的称号。

    “从天启帝带着你们踏入我的国土第一步起,我就不再是你们的灵犀殿下了。”少女冷漠说道:“你们现在都叫我人屠,不是么。”

    对方沉默着,低头不敢说话。

    “不要以为你做过我的亲卫我就不杀你,我……”少女刚想再说点什么,却突然用力捂住胸口咳嗽起来,鲜血混杂着黑色的内脏碎片咳在手上。

    红衣的军人下意识地想要起身,却被少女抬眼冷冷瞪了他一眼,便感觉全身麻痹一般彻底无法动弹。

    少女站在那里剧烈的咳嗽,撕心裂肺的咳嗽,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人敢闯进大帐之中,直到她自己慢慢平复下来,才重新望向对方。

    “你一定也想我死对吧。”少女冷冷说道:“我告诉你,我不会死,只要你们还留在这里,我就不会死,即使真的死了,我会在临死前把你们一个一个全杀光。”

    “一个都不留地全杀光。”

    脑海中的景象只是稍微闪现,然后便被彻底搅碎,以至于叶雅根本无法辨别接下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而方才的那一幕,却深深印在叶雅的脑海之中。

    这块玉是真的,当初叶青真的没有杀死这位曾经做过她亲卫的斯特战士,而是以某种方式让他一直活到战争的最后,并且活着回到了斯特共和国。

    至于这块玉为何会承载这样一段回忆,叶雅猜测可能是这个军人的余生都带着这块玉,一直都在回忆当初的这一幕,以至于回忆和玉本身融为一体,所以当叶雅发动千叶流碧来鉴别这块玉的时候,连同这段回忆一起也激发了出来。

    这是叶雅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过的叶青,最真实也最绝望的叶青。

    像这种见一个被俘小兵的事情,肯定不会在任何一段历史中被记载,却被这个小兵自己铭记了一生。

    直到这个时候,叶雅才生出这个想法——叶青当初,究竟是怀着怎样的想法与心情去领导那场处于灭国边缘的荣耀卫国战争。

    早就逼近极限的她,又是如何让自己活到了战争的末尾,在曙光已经依稀可见的时候选择死去。

    正在叶雅陷入思绪的迷宫时,重重的落地声将她从思考中唤醒。

    轩一静静跪了下来,在苍老的鱼市管理者面前端正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