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日乐园 >章节目录945 为敌人效劳
    “卢泽在一艘飞船上,对不对?”

    三三两两的火焰在大地上噼啪作响,无数猩红火星漫漫扬扬地飘散在夜风中,烫热了皮肤,灼红了黑夜。风呼呼地鼓荡起林三酒的野战服,散乱的短发不住击打在她的面颊上,细碎黑线切分了她的视野。

    站在细塔前的两个人彼此看了对方一眼。

    “其实我不明白,真的,”12开了口,声音轻柔又含糊,好像随时都会被淹没在风中。他的笑容既像无机物,也没有温度;带着一种世间万事不挂心的冷漠,却又奇异地讨人喜欢:“……为什么你会对一个多年前碰巧认识的人这么执着?”

    宫道一笑了笑,低下头,修长手指中夹着的烟红红地一亮。

    “所以他的确在一艘飞船上。”林三酒冷着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一次,她的语气十分肯定了。

    “至于你,”她微微转过目光,在12身上停留了一会儿:“我早已经猜到你是卢泽人格之一了,只是不知道你原来就是12。”

    在12从天空巴士中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以后,她曾经有好一阵子怎么想也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又去了哪儿——这是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人可以无故消失。

    第二次,是冯七七以一种同样的突兀从地面上不见了踪迹。

    也正是在见过冯七七的那一晚以后,她开始怀疑自己当时跟踪的那个男人,恐怕也是人格之一了。

    然而他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他们能主动回到卢泽体内的话,说明他们与卢泽的距离不远;但冯七七那一次也就罢了,另一个人如何能在千米高空中说回去就回去?

    这个问题,直到她搭乘飞船前往橘园时,目光无意间落在了天空中悬浮着的巨型飞船上,才顿时明白了答案。

    碧落黄泉的天空中,从来不缺少悬停着的巨型飞船。不管是12还是冯七七,当他们转瞬消失的时候,云层中都浮着一只又一只巨鲸般的飞船腹部……没有人抬头看,也从没有人对它们产生怀疑。

    “真想不到呀,”12耸耸肩膀,“你总在出人意料的地方特别敏锐……明明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一个人。”

    “我想,除了把你们两个都击败,应该没有别的办法让你们带我去找卢泽了吧?”林三酒抬起下巴,看了看宫道一:“至于你为什么和他们搅在一起,都可以到时慢慢说了。”

    “我发现不管我干什么,都很少得到我应该得到的感激——你要知道,我可是在做好事呢。”宫道一眯起眼睛笑了,用烟头朝她身边比了比。“话说回来,你有机会击败我们吗?”

    黎文溯江从林三酒身边走上了一步,沉默的视线在双方身上来回扫了一圈。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你以为你能把他们从我眼皮底下带走?”他低低哼了一声,“看在你没有参与破坏杀人的份上,我建议你在一边呆着不要插手。”

    “否则呢?”

    “没有否则。”黎文溯江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脖子上的东西,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

    “你听见了?”林三酒突然转头朝宫道一一笑,尽管那笑容中一点笑意也没有:“你早就预料到了吧?”

    “也不能说全在我的计划中。”宫道一随手扔掉了那半支烟,伸手脱掉外衣,对待它就像烟头那样,一扬手也把它扔进了风里。“不过,我确实知道你会在这儿……不利用一下这一点,岂不是暴殄天物了吗?”

    他摘下帽子,手指将散乱的刘海都梳上了额头。他精致阴柔的面庞露在夜色里,像是白月浮出了乌云。半是遗憾半是满足地一笑,宫道一轻声说道:“想找到你的朋友,恐怕你得先从兵工厂手中保护我们才行噢。”

    这句话才刚一落下,黎文溯江锐利的目光就从斜刺里扎了过来——林三酒后退一步,自己都感觉自己面色一定十分难看了;她平稳了一下呼吸,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记住了,”这位兵工厂的长官慢慢挪开了眼睛,朝四周的战斗员们一挥手,口中低声说道:“一旦那光圈感觉到有外力碰触,哪怕只是一只苍蝇的分量,都会立刻激活,将你的头颅和脖颈分离的。当然,对我动手也是一样。”

    “我知道了,”林三酒点点头,“我本来也没有打算冒险。”

    黎文溯江一定对这件特殊物品抱有很大信心,因为他的注意力随即就被一触即发的局势给吸引走了。12摇晃着手腕,溜溜达达、散步一样走向了包围圈中央;宫道一双手插进裤兜里,慢慢地走在他身后。

    就在黎文溯江身躯一晃,迎面冲了上去的时候,林三酒加紧脚步,也迅速跟上了他的步伐——她本来就应该把二人之间的距离维持在十步以内,因此前方的高个儿男人浑然没有察觉异样。他的速度极快,几乎一眨眼间,对面12和宫道一的面容就已经拉近放大、清晰可见了;就在同一时刻,林三酒猛地冲上一步,用意识力包裹住自己的声音,低低地冲黎文溯江说了一句话。

    “你听说过300路吗?”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那道缠绕在她脖子上的光圈就忽然松脱滑落了下去,被她一把捏在了手里。

    宫道一朝她抬起眼睛,赞许般地微微一笑——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罢了,但她却仿佛听见了他无声的一句话:“按照我的剧本来,一切都会轻松很多的。”

    这是错觉吧?

    林三酒没空多想,一刹身子,身体在斜拧过去的同时也飞出了一脚,正中一个刚刚朝12扑了过去的兵工厂成员。那人没料到她会突然发难,防备不及之下顿时被当空踹飞了;不等她收回腿脚,耳边就响起了黎文溯江的怒喝。

    “你做了什么?”

    即使没有了特殊物品,这个兵工厂的部门长官也不能小觑——她咬牙低声说了一句“抱歉”,双手打开了【天边闪亮的一声叮】,迎面朝他袭了上去。仅仅在几个呼吸的工夫里,宫道一和12都被扑上来的兵工厂成员们缠住了手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细塔的方向忽然高高飞起了一个人影——那人也穿着兵工厂的制服,在空中留下了抛物线似的一声惊呼。

    塔里还有第三个人!

    林三酒赫然意识到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