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女神经异闻录 >章节目录第十二章 奈落之花(上)
    用以保持自我的“内在素质”,将生存能力具体表现出来的“外在手段”,以及具体可以在这个世界的物质维度上存在的“身体”,这三者是奈落在降生之前就被赋予的东西。

    然而这一切都是有着前提的,或者说作为被选中的人,她本身就是特别的。从“那边”到“这边”,需要穿过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坚实障壁,只有极端坚韧的精神才能支撑下来。

    也就说,既然奈落能够出现在这个世界,那从结果上就已经说明了她的“异常性”……异常的精神和独特的行为是他们这类人最主要的特征之一。

    奈落自认为“普通”,这本身就很极端……因为她根本就是把极端给视作普通了。

    眼前的占卜师来历不明,尽管他已经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无害性”,但其语言和行为都很离奇,这一切都让奈落不明所以。

    “我并不是一个聪明人,所以话还是说的简单一点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似乎知道一些关于我的情况,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的身份并不重要,当然你也可以把这话视作不能表明身份的借口,”占卜师的态度十分的坦白,“在这里遇上你也仅仅是个偶然而已,目的什么的更是无从谈起,只不过有人吩咐过我,如果碰到你这种人的话,就把这个交给你……”

    占卜师一边说着,一边将放在桌子上的一本黑色封皮的书推到了奈落手边。

    “据说,世界的真相就写在里面。”

    尽管嘴里说着“偶遇”,可是交代完了这些话之后,占卜师却看起来像是完成了什么使命一样。他没等奈落再发问,也没等她表示是不是会接受那边书,就直接从这个占卜摊位上抽身而去了……这哪是把一本书交给奈落,他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丢给了奈落。

    不过“所有”也仅仅包括一张旧桌子、一块黑桌布、一个光芒黯淡的提灯、一双泡在玻璃器皿中的死鱼眼和一本书而已

    奈落稍稍挣扎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追上去,尽管她知道对方有很多话没有说明白,但她感觉哪怕自己追问到底,相信得到回应的可能性也不大。

    或许还有“以德服人”这种手段,然而重要的是……奈落觉得自己打不过对方,第六感告诉她自己的战斗能力不如对方。

    今晚的遭遇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占卜师先是温润后来神秘,有头没尾的样子看起来倒是跟神棍如出一辙了。

    等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后,奈落开始检查这个地方,然而不出所料的,她什么都没有发现。

    像那种惯于坑一比就跑路的神棍一样,关于自己的身份对方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

    “世界的真相?难不成我是活在第多少多少重梦境了吗?”

    奈落喃喃自语,借着那灯光,她半是犹疑半是好奇的翻开了那本厚厚地黑皮书,然后……发现里面一片空白,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写。

    “世界的真相”?这么真实的吗?

    有那么一瞬间,奈落觉得自己是被一个神经病给耍了,然而细细捋了捋今晚的遭遇之后,她还是把对方留下的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包括那块桌布。

    今天晚上的事情还有那个神秘人,奈落越发觉得可以无视掉,又越发无可避免的重视起来。

    这又是一件没有头绪的事情,奈落只能暂时把它放下,等有空的时候再仔细思考……总之这件事并没有打乱她的步调,继续坚定的自己的计划执行下去。

    当然了,表现出来也不过是接着在这个城市里游荡而已。

    奈落带着那个叫做嘉莉朵的孩子,所做的事情也是一天又一天的重复——她会在一个旅店里住上那么几天,之后向前移动一定的距离然后再住下,如此循环。

    在停驻的时候,奈落用教嘉莉朵念能力的方式来消磨时间。

    对于这种修行,基础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必要急躁,完整的师承可以让一个初学者以简洁、高效、扎实的方式把握好自己的气,同时尽量的避免掉这种高危的力量伴随的危害性。

    嘉莉朵也在一步一步的进步着。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前后走走停停了四个多月的时间、几乎从入春到夏末,奈落终于从城市的一端来到了另一端,期间她几乎从一个生面孔变成了半个当地人。

    纵向穿过了整个城市之后,奈落也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

    “奈落大人,要离开这里了吗?”

    奈落是外面世界的人,她不会一直待在流星街,这种事情嘉莉朵从一开始就知道,于是离别的时刻在这一天到来了。

    “嗯,是时候了……我在这里呆的足够久了,嘉莉朵,你看起来都长高了那么一点了。”奈落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只是以很平淡的语气说出了自己即将离开的事实。

    只不过她伸手比划嘉莉朵身高的动作,还是间接性的说明了两人已经相处了足够长的时间。

    刚开始遇到这孩子的时候,嘉莉朵不过是一个干瘦的女孩,而她现在的样子,脸色好到已经足够称得上可爱了。

    听到了已经确定的事实,嘉莉朵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什么挽留的话来。

    “怎么样,嘉莉朵要跟我一起离开吗?”奈落却这么反过来问道。

    遇到奈落以来的这一段时间,是嘉莉朵的“流浪”中难得的平静生活,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时间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对于奈落的“邀请”,有可能的话她想要立即答应下来,这似乎也没什么可犹豫的,在奈落身边起码不用担心温饱的问题,然而最终嘉莉朵还是摇了摇头,“跟奈落大人一起旅行的这一段时间,是我出生以来最充实的日子,这种安定和安全,我从来没有经历过,我想如果有幸福的话,它就应该是这样的……”

    “但……我不能离开这里。流星街……就是这么个地方。”

    “终究是不一样的,这里是世界上最肮脏的角落,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地方我们才活了下来,既然这样的话,我最终也会在这样的地方而死去……从第一次睁开眼睛,我就被留在这里,所以现在我也只能留在这里。”似乎担心自己留下的决定会触怒奈落,嘉莉朵很用力的解释道。

    奈落却在第一时间就理解了嘉莉朵说的话,尽管她表达的意思不是很到位,可十二岁的孩子能够这么解释已经足够出人意料了。

    也就是说她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想过这些话了。

    一个人一旦被世界舍弃,困顿于小小的角落,他必然会恐惧着再次踏入到广阔的世界之中。荣誉、团结等等此类冠冕堂皇的词或许总会摆在最上面,然而“恐惧心”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源。

    “留下来……或许也不错。”奈落自然尊重嘉莉朵的选择,“念的修行你要继续下去,然后……期待着我们的再次重逢吧。”

    虽然年纪不大,但从一开始嘉莉朵也不是那种靠别人照顾才能活下去的孩子,所以到了现在她依然能够独立生存。

    “奈落大人,还会回流星街吗?”嘉莉朵最后问道。

    奈落仔细想了想,然后说道,“大概不会了,不过等你什么时候能够走出这里的话,我们大概会……不,肯定会在世界的其他角落重逢的,世界只有那么小而已”

    “希望那时候你已经成长为那种nice body的大姐姐了。”

    又是一个傍晚,在淡淡的离别情绪之中,奈落走出了一间旅店,离开了这座名为流星街的城市。

    到了半夜的时候,她已经走出很远的距离了。此时她站在一座垃圾堆积的山丘上,远远地俯视着流星街的灯火。

    “我到底不够聪明,也不擅长思考,有些问题哪怕是无数次的思考之后,我得到的答案却跟头脑一热做出的回答没什么不同……”

    此时此刻,独自一人,奈落得以吐露自己的心境。

    “十年前,我的故乡被毁、族人族灭,靠着所有人的帮助独自活下来的我能为那些死去的人做些什么呢?能为毁掉的故乡做些什么?找不到的凶手无论如何都是找不到的,可是,有些东西却一直存在着。所以思来想去,夙兴夜寐,我得到的答案也不过只是那八个字而已,叫做……”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流星街,或许真的能像流星一样闪耀一次了。

    奈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继而屏息,接着就见……纸片的洪流从城市的一个个角落里涌流了出来,那些奈落曾经停驻过的地方,同时化作了奔涌不息的泉眼。由房间到建筑,由建筑到街道,由街道到街区,由街区到城市,最终,一切的一切集流成溪,汇江河为海,流星街已经成了一片汪洋。

    不,从视觉上来说更应该描述为一场盛大的雪景吗?

    城市里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骚乱声。

    奈落的招式,空有一个“樱花抄”的名字,覆盖在整个城市上的“盛大雪景”,远远地看上去也不过是一块铺天盖地的裹尸布而已。

    “任何一个世界的宗教信仰都是博杂的,‘万神’并不是一个夸张的说法,但总的来说,值得信仰的大概只有那么几位,祂们是分别是创造之神,秩序之神,混沌之神,湮灭之神。”

    “至于神明的名字,又分别是这样的:

    当量

    当量

    当量

    当量……”

    奈落将自己的右手举向天空,然后用力的握起了拳头。

    “以及当量。”

    此时,没有人在意她数错了次数。

    炙焚天地的光芒与隆隆不绝的声响,已经填满了整个大陆的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