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章节目录第七百八十九章 熟悉的味道
    嗖!

    楚江右手一样,一道破空声响。

    下一秒。

    赵东林就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传来了一阵剧痛,在剧痛的同时,还伴随着强大的冲击力。

    叮!

    在强大惯性的作用下,赵东林根本不能阻止,自己的手掌就被一利器钉在墙上!

    不,确切地说,不是什么利器,只是一支笔而已。

    对,就是一支刚才楚江签名的笔,此刻摇身变成了一根利器。

    这墙壁可是用混泥土筑成的,平常人就是拿一匕首,也插不进墙壁,可是楚江隔空射出一支笔,不但穿过了赵东林的手掌骨缝,而且还将他的手掌钉在墙壁上。

    这不再是什么恐怖的力量可以做到的,可以形容的。

    除非是……魔法!

    “啊!”

    赵东林惨叫了出来,十指连心得疼,疼得他实在受不了了。

    鲜血不断从他的手心涌出来,看起来相当血腥。

    而那把枪,早已经掉在地上了。

    此刻的赵东林,只要稍微动一动那手掌,立即就传来无边的剧痛,因为那支笔的宽度正好死死卡在骨缝之间,之间动一下,笔就会和骨肉发生亲密的接触,让人牙酸。

    话说越是凶狠的人,越怕死,其实说一点也没错。

    此刻的赵东林,其实他是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左手拔出笔,再跟楚江来一个拼命,可是他……早已经没有了这个勇气。

    或者说在他看见楚江收拾他两个手下的时候,他就没有了这个勇气。

    何况此刻,他看到就一支笔,经过楚江之手后,竟然变得比匕首还坚硬,还锋利。

    赵东林虽然当然不信什么魔法,但是他作为刑侦队副队长,在社会混久了,自然懂得这个社会有一种叫内劲的东西。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内劲?

    此刻,审讯室里,三个警察,两个已经被打晕了过去,一个被钉在墙上,一动不敢动,满房间都是血腥的气息。

    在赵东林又恨又怕的眼光中,楚江慢慢走到他的跟前,拍了拍他那张因为疼痛而变形扭曲的脸。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如何当上警察的?!如果想让你们当不了警察,我该怎么做呢?”楚江皱皱眉,似乎在问赵东林,似乎在自言自语。

    赵东林疼得满脸大汗,他的手臂已经近乎完全麻掉了,由于脱力的太厉害,整个身体也无法保持紧绷的状态。

    可是他一松,手臂便垮了下来,手掌的骨肉再一次与笔锋发生了亲密的接触。

    他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了!

    当不了警察,这家伙该不会是想杀了自己吧?

    赵东林想到这里,顿时有些魂不附体,战战兢兢道:“你……你……别乱来,我警告你,在神州,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楚江面无表情,看着这个家伙拙劣的表演。

    “我虽然……做了些错事,但是……我罪不至死吧。”赵东林被楚江盯得感觉脸牙齿都在打颤,但是为了活命他必须鼓起勇气啊。

    “是吗,我看见刚才轻车熟路的,这种屈打成招的活,看来你不是第一次干吧。难道你们的破案率就是这么来的!”楚江摇摇头,冷冷笑道,“你干一次这样活,或者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但是你知不知道,背后你毁了多少家庭,你还敢有脸说,你自己罪不至死?!”

    “砰!”

    楚江说完后,往赵东林的肚子就是一拳。

    “啊!”

    赵东林惨叫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胃都被打破了,一张嘴,一大口水便吐出来。

    幸亏楚江躲得快,不然还会被他喷一脸呢!

    吐一口水,胃疼一疼也许没什么,只是赵东林的身体被楚江一拳一下,就弯了弯身子,手掌与笔锋划拉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你到底……想干什么?”赵东林无比恐惧地问道。

    “靠,真是弱智,像你这样怎么破案啊!”楚江似笑非笑道,“难道以前你都是靠干屈打成招破的案。其实刚才我已经说了,我只是不想让你们继续当警察而已,因为你们不配穿这身警服。”

    楚江一边说一边捡起了一根警棍。

    “你……”赵东林眼瞳暴涨,恐怖到了极限,此刻,他已经知道楚江要干什么了,“求求你了……别……啊!”

    一下,二下,三下!

    在警棍下,赵东林的膝盖已经彻底粉碎性骨折了,下半辈子肯定得在轮椅上度过了。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楚江表情不变道。

    当赵东林疼得连晕过去都做不到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敲响了,看来刘局等不及了。

    楚江淡淡一笑,然后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开了,刘猛却没有如期看到赵东林的脸,而是看到了……一张在他刘猛的观念中,本该要被狂虐半死的楚江的脸。

    “你……你……赵东林他们呢?”刘猛看到楚江这张似笑非笑的脸后,惊慌万分,问道。

    “请进!”楚江客气道,就好像迎宾小姐迎接尊贵的客人一样。

    “刘局……快救我!”赵东林看见刘猛走进来,似乎看到了救星一样,要知道刘猛可是区分局的副局长,这家伙再拽,也不敢对副局长动手吧。

    “啊,你们……”朝着赵东林的叫唤声,刘猛才发现赵东林被什么东西钉在墙角,其他两个都已经昏死过去了。

    整个审讯室似乎变成了一个充满血腥的地狱一样。

    尤其是那一阵阵血腥气息,让很久没有上前线的刘猛根本无法正常呼吸。

    “砰!”

    审讯室的门不知道是被风关上了,还是被楚江关上了。

    就在门关上的时候,刘猛的脸色大变。

    “你……到底是什么人?”刘猛惊恐万分地望着楚江,一个人可以对三个人,并且赵东林手中还有枪,这样的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一个恐怖的敌人。

    他先是一阵惊恐,不过他毕竟是副局,见过不少大场面,而后又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

    “刘局,你连我都不知道是谁,就贸然对我动手,会不会有点操之过急呢?”楚江淡淡开口道。

    刘猛盯着楚江的脸,一股冷气从脚下冒起。

    当然,这并不是代表刘猛认识楚江,而是他感觉到了一股有点熟悉的味道,一股只有杀过很多人的人身上才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