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权国 >章节目录3614 死门(十六)
    马丁力牙军已经乱套,完全没想到帝国军队会在这时候反杀回来,帝国骑兵来势凶猛,从百米左右开始加速,整排放下的雪亮刺枪就算是夜色里也一样是那样的触目惊心,马蹄疯狂奔涌,刹那间,如黑云一般的帝国重甲铁骑,犹如推土机一样狠狠撞入马丁力牙轻骑兵的阻挡里边!只是轻甲的马丁力牙轻骑兵彷佛纸糊泥捏的一般,到处响彻矛断枪折的咔咔声,此起彼伏的惨叫声,重甲骑兵巨大的冲击动能,就如同在马丁利牙轻骑兵群里掀起的血雨腥风,冲击前端犹如一道铁钉势大力沉的凿进去

    “啪啪啪”

    马丁力牙骑兵就像是被飓风卷起的麦秆一般的被撞飞,就像是脆木一般的被挤断,马丁力牙轻骑兵就感觉自己犹如撞上了一堵横扫而来的铁墙,身体沉重一震,然后就是不受控制的倾斜着向后翻滚,从马背上落下,惨烈的撞击在满是泥泞地面

    “杀啊”他们的长刀砍在这些黑甲骑兵身上,就看见一下溜出了火星,被对方身上的重甲弹跳的偏离方向,此刻对方那犹如嗜血凶兽一般的眼睛带着嘲弄,一柄带着血肉碎末的铁刺连珈就带着呼啸一下打在自己身上,咔咔,骨头断折的声音伴随着激烈的刺痛,

    这些身披重甲的帝国重甲骑兵,从内环扣甲,到外面的重甲,犹如一个个钢铁环绕的人柱只是让人看一看,都有一种面对非人存在的戾气,这种正面对冲的情况下,战略战术在段时间内都已失去意义,双方只剩下最野蛮的拼杀,撞击,陡然撞在一起,看谁把谁硬生生的凿杀崩溃掉,血浪与尸体犹如河流一般的推开,钢铁战马间碰擦出来的生死火光,顷刻间一片惨叫,人仰马翻,重甲战马在马丁力牙骑兵群里搅起的混乱,就像被砸中的保龄球中心开花般迅速蔓延

    “射!”在帝国重甲骑兵的两翼,更多的帝国弓骑兵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猎狗一般,犹如巨大的羽翼闪动,一把把的草原弓毫不留情的松开弓弦,从两线朝着中间就是乱箭如蝗,想要向两边散开,躲避帝国重甲骑兵冲锋锐头的马丁力牙轻骑兵,更是犹如特意站出来当靶子一样,纷纷从战马上滚落下来,剩下的已经脸色惨白,拼死的不举起手中的骑兵盾牌堪堪护住身体,躲在后面连头都不敢露出来,两万多刚刚渡过石桥的马丁利牙骑兵就像是一大群被强力推穰拥挤到一团的鸭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重甲骑兵不是没有遭遇过,但如现在这种情况,后面是将大军切成南北两块的河道,左右是犹如鹰群一般猛扑乱射的迅疾弓骑兵,只是顷刻间,帝国重甲骑兵强势突入,就像是狼入羊群一般的猛砍猛杀,马丁力牙骑兵虽然在河道之北拥有近两万人,却是就像被蜜蜂满头满脑追着狂蛰的胖大狗熊,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

    无数的撞击与猩红充斥了视野,无数的骑兵在轰隆隆撞击中连人带马滚翻在地上

    看见如此场景,斯派克差一点就从战马上栽下来,帝国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本方明明有十余万大军,却是因为一条河道就陷入如此窘境,帝国骑兵总数加起来怕是也就四万人不到,可是在此刻,却是妥妥的兵力上的绝对优势,

    而且帝国方面还在利用这种优势在碾压他们,

    有重甲骑兵正面凿穿,有来势凶猛的帝国弓骑兵从两线切入,只是眨眼的时间,前面的数千部队就一下被打崩了,奔溃回跑的马丁力牙骑兵后面,可以看见帝国重甲骑兵在后面猛砍猛杀,而马丁力牙骑兵完全混乱一片,前后拥挤一片,人的身体就像被一整排拍碎的西瓜,被帝国重甲骑兵手中的各种武器拍击的粉碎

    ”向前,向前,把他们都挤下河里去!“

    重骑兵这种用来镇压整个战局的超级杀器,此刻已经是战马吨位的优势发挥到最大,犹如一柄重锤打碎了马丁力牙骑兵,在一个点上投入足够多的重骑兵,就如同将一块巨大的石块掉进水塘里,然后荡起的一层层波纹,此刻,完全就是被一拳打蒙了的感觉,战马嘶鸣之声响彻河道之北,帝国重骑兵就像是推土机一样撞入草原人里边,一时间多少人仰马翻,呐喊从胸腔中炸裂而出,马丁利牙骑兵混乱的已然没有了队形,

    “杀啊!”

    帝国重骑兵冷冰冰的犹如不似人类的十字头盔,目光冷冽,只是闷着头拼命向前,连珈破甲之声,人的闷哼惨叫之声,战马哀鸣倒地之声,还有利器砍入血肉那种令人牙酸之声,密集的响彻混战的交锋线上,人尸马尸就像是不要钱一样躺满交锋线,就看见前端一层层的被黑甲骑兵冲击,杀透,

    ”挡住啊,不准退!“

    马丁力牙中下层的军官们拼死大喊,可是效果不大

    他们只是轻甲骑兵,在如此直面对撞下,完全不具备对抗帝国重甲骑兵冲击的可能,他们已经被被眼前血淋漓的场景震撼住了,这些帝国重甲骑兵眼中激发的是赤裸裸蔑视一切的凶性,手中挥舞的前端连接着钢刺铁球的长珈,上面的钉刺都已经是血肉模糊,不知道打了都少人,更是到了令人发怵的程度,帝国重骑兵的近战武器早已经取消了原来的重剑,铁球连珈在实战情况下,只是一扫就是一片,而且就算是碰到身穿精良铠甲的军官,也一样挡不住这种破甲武器的打击,连铠甲带人都一下打凹陷,挥舞之间,上面的铁球发出的呜呜声,更是犹如夜晚刮过大地的凄厉寒风,就算是用铁条固定的盾牌也会被一击劈砍的散碎,简直就是完美的近战利器

    “挡不住,往后退啊!”大片的队列就这样被挤压崩溃,各种乱糟糟的叫嚷声,军官们大声鼓动部下,但是前面的景象太混乱,骑兵们都听不到自己的上司在喊什么,,部队被对方强势打的节节向后,虽然这些马丁力牙轻骑兵都是各领主麾下的精锐,甚至不乏百战老兵,可是面对帝国重甲骑兵的强势碾压,他们又能够怎么办,兵败如山倒,前面的部队一窝蜂的溃散下来,连同他们也是裹卷了进去,而在两线,帝国弓骑兵也在发生变化

    ”靠近射击!“

    面对完全混乱的马丁力牙军,两线的帝国弓骑兵开始犹如高处扑杀而下的鹰群一般靠过来,在距离拉近到了五十米左右的位置,跨在飞驰战马上的西庭弓骑兵脸色冷峻,目光锐利的更是如刀剑一般,手指扣在弓弦,崩!箭如雨发,噗啪啪啪,箭簇寒光带着呼啸和重力,带着大片的鲜血从中贯穿而过,噗噗噗!密集中箭的声音就像是暴雨打在琵琶上发出的脆响,混乱的马丁力牙轻骑兵就像是被一道迅疾的镰刀横向扫过

    ,啪!啪!啪!一名在大声呼喊士兵的马丁力牙军官身体顿了一下,一支西庭重箭击中了他前面人的头盔,铁质的头盔也一样被洞穿,白色的脑浆带着一蓬鲜血,一下就溅到他苍白的脸上,”注意,敌人靠过来了“

    天色本就已经是黑暗,对于箭簇的反应时间更是少的可怜,等这边听到箭簇飞袭的刺裂声,一切都已经晚了,声嘶力竭的马丁力牙军官就看见一片重箭入人体激起无数的飞溅的血花,无论是人还是马,纷纷给揣倒在地,各种各样的惨嚎,中箭的战马在奋力的挣扎,落马的人更象台风袭过的稻浪一片片的扑倒,即使身穿精良铠甲的军官,在西庭骑兵五十米内的重箭之下,也是被射透了铠甲,捂着被射穿的位置发出惨嚎声,

    ”完了,过了河的怕是都完了!石桥太狭窄,而且只有两座,就算是全力回撤,怕是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撤回多少人马去,这两万人能够撤回去两千人就是顶天,其他的一万八千人马怕是都要全躺在这里了,如此景象,不但让斯派克和领主们眼睛睁的都快裂开,更是在内心被狠狠的透心凉了一把,打又打不过,逃又没法逃,而且占据兵力上优势的应该是本方才对,现在怎么感觉就是被对方压着打呢,这不对啊,这怎么可能!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殿下,前面怕是挡不了多久了,还请先回到北岸去吧“马丁力牙领主们一个个脸色难看,先前因为打开河口所带来的激动和骄傲,此刻越发显得尴尬和悲催,更有人悲愤莫名的发出低声,占据兵力优势的是自己一方啊,为什么现在却是自己一方要逃回北岸去

    这回去的路就这么难呢!斯派克一脸悲愤的从新踏上石桥,逃回北岸,但是那些渡过南岸的两万余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大军溃散下,不少马丁力牙骑兵被逼的跳进冰冷刺骨的河道,人马被激流卷走无数,南岸景象更是惨烈,不过就是长宽千余米的河滩,地面上倒插着无数飞散的箭矢中箭簇倒下的战马,它们的主人也倒在不远的地方,身上伤痕累累,白色箭簇尾羽一大片的放眼望去,眼前的这片扇形面积上几乎就是被铺满,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白色花圃在风中摇弋!

    河道南岸,气喘吁吁的斯派克身体笔直的骑在战马上,手指却是紧握的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里更是大量充血,这个桥口就是一个陷阱,自己十几万大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过河的,而帝国军队只要卡住自己大军过桥的速度,如同眼前这般的多来几次,怕是自己的神经都要崩溃,太无耻了,帝国军队实在是太无耻了,只是用区区四五万人的兵力,愣是让自己的十几万大军束手无措,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地势是这样用的,这种对于局面掌握到巅峰的手段,简直已经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