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少年大将军 >章节目录第七百五十六章 替我杀一人
    “嗯,现在就要走。E小说Ww『W.*1XIAOSHUO.COM”

    “啊,王爷劳累多日,休息休息再走吧。”孔孝恭声说道。

    李落摇了摇头,道:“不能等,孔大人。”

    “下官在。”

    “这里的事就交给你了。”

    “王爷放心,下官一定不负王爷所托。”

    “多谢。”李落抱拳诚颜一礼。

    孔孝大惊失色,急忙回了一礼。

    李落看着安王李良,和颜笑道:“王爷这些日子受苦了,还请多多静养,万花小院被毁,回去卓城我会告诉少府司,余下的事王爷不必操心。”

    李良看着李落手中密函,额头冷汗直冒,沉声说道:“只是小事而已,无须王爷分心。”

    李落恭敬一礼,和声说道:“该说的话我已和灵仙姑娘说了,王爷不如先搬到府城中吧。”

    说罢回头看着李灵仙,低声接道,“灵仙姑娘,万花小院正值多事之秋,你一定要小心了,等我回到卓城该能化解此事。”

    李灵仙应了一声,明白李落话中之意,这次侥幸生还,只是李灵枫仍旧有危险,倘若再有刺杀,必将还会连累王府众人。

    说话间,战马已经备好。李落接过马缰,谢绝孔孝挽留之意,牵马出了营帐,竟然这样匆忙。

    到了营门前,李落顿了顿,看了看不远处默不做声的女子,暗叹一声,淡淡说道:“姑娘作何打算?”

    女子已换上红衣,一如当日化外山中容颜,好一个阴煞绝色人儿。

    红衣女子闻言淡漠说道:“不该是王爷下令么?”

    李落双眉一扬,平声问道:“还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红衣女子浅浅一笑道:“我还以为王爷不会问呢,民女姑苏小娘。”

    “姑苏姑娘,你既然有意入牧天狼中军骑,替我做一件事,也算是投名状。”

    “还请王爷明言。”

    “蜀州武林前些日子生的事你知道么?”

    姑苏小娘秀眉一扬,漠然说道:“王爷让我去杀人?”

    “不错,此贼伤天害理,生死不论,杀他之后回来卓城弃名楼。”

    “好。”姑苏小娘一口应了下来。

    李落吐了一口浊气,沉声说道:“此人自称姓陈,武功不凡,似是出身魔门欲仙门,冰火魔功颇有造诣,你自己当心。”

    姑苏小娘奇怪的看了李落一眼,淡然点了点头,竟然就这么先一步飘然离去。

    李落翻身上马,向身后众人温颜一礼:“就此别过,告辞。”说罢策马疾驰而去。

    乐裳张口欲呼,还是忍了下来,李落远去的背影有些模糊,只是被泪水打湿了目光。李灵仙悠悠一叹,低声说道:“乐姑娘,王爷都说给我听了,多谢你,乐姑娘要是没有什么急事,能否请在绵阳多留几日?”

    乐裳置若罔闻,呆呆的看着李落远去的背影,突然神情一震,娇呼道:“他回来了!”

    李灵仙一愣,连忙转头看去,只见李落又纵马返回营地。

    到了几人身前,李落跃下马身,快步走到乐裳身前,从怀中掏出一物,笑道:“差点忘记给你了。”

    “这是?”乐裳急忙偷偷拭去泪水,定睛一看,李落掌中赫然是一支精巧的簪。

    乐裳惊讶的抬头望着李落,李落温颜笑道:“那天在定西县街市中看见这件饰物,觉得好看就买下来了,原本想送给你,没想到忘记了。”

    乐裳双手接过,捧在掌心,鼻子一酸,何曾是李落觉得好看,明明是自己最喜欢的一支簪,只是那时候没舍得买。

    “乐姑娘保重,后会有期。”李落朗声说道,跃上战马绝尘而去,这次没有再回头了。

    乐裳跑出几步,香肩耸动,无声的哭了出来。李灵仙静静的站在乐裳身后,营门前的人都散了,只剩下这两个孤单的人影,久久没有回去。

    这一次,李落赶的比当日听到叫天王入棉州时更急,不为其他,只因卓城传来的密函中寥寥几个字:明武王入狱,归!

    李落心头一沉,想不通为什么三皇子李玄旭会下狱,而更让李落心中寒的是枢密院竟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这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路过蜀州,万楼城避而不入,在蜀州一处驿站遇到前来接应李落的军中诸将,李落没有多说,道了声谢,急令众人赶回卓城。

    诸将见李落神色有异,出城之前并不曾听到卓城生过什么,只是几日光景,似乎有十万火急的事。

    卓城。

    李落来不及回一趟弃名楼,命麾下诸将先行回府,独自一人直奔皇宫而去。

    事出有因,李落没有张扬,悄无声息的进了宫。

    养心殿。

    李落候在殿外,请侍奉的内侍太监入内通报一声,求见正在殿中的万隆帝李承德。少顷,有人出了殿门,李落一眼望去,竟是万隆帝的贴身内侍米苍穹米公公。

    “九殿下,你回来啦。”米公公慈眉善目道。

    李落应了一声,和声说道:“米公公,多日不见可还安好?”

    “哎。”米公公叹了一口气道,“要是没有眼下这个事,那还是好的,现在么,不太妙。”

    “米公公,到底生了什么事?”

    “九殿下,主子的事老奴不敢多说,殿下进去就知道了,请恕老奴无礼。”米公公躬身一礼,谦卑说道。

    李落嗯了一声,不便留在殿外时间太长,回了一礼,请米公公先行一步。

    进殿之前,米公公小声叮嘱李落小心些,李落道了一声谢,没有多言。

    米公公这次态度极是友善,大异往常,若是猜想三皇子李玄旭下狱,米公公要换个靠山的话,那就太小看万隆帝身边这个可以只手遮天的太监总管了。

    进殿之后,殿中的气氛有些压抑,没有平日里常见的载歌载舞的宫女,只见万隆帝一个人坐在桌前喝酒生闷气。身旁侍奉的一众宫中内侍尽都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

    李落上前几步,拜倒行礼道:“臣玄楼参见皇上。”

    “你去哪了?”万隆帝放下酒杯,冷声喝道。

    “回禀圣上,出了趟卓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