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盛唐高歌 >章节目录656 郑鹏的强势
    卡尔罗马上解释道:“郑监军误会了,关于俘虏的问题,某要解释一下,主要是有二个原因,一是受伤的人多,吐蕃的郎中比不上大唐的郎中,不治伤亡的人很多,再说大唐的将士到了吐蕃,没得到吐蕃神灵的庇佑,死亡的人数有点多,真不是虐俘,这一点某可以保证。”

    本想说吐蕃是大唐将士的诅咒之地,卡尔罗话到嘴边还是改了。

    换俘的问题上,大唐占了主动。

    按照经验,大唐人到吐蕃后,一年内死亡率过半,卡尔罗心急跟郑鹏谈判,除了怕郑鹏晚了改变主意外,也怕自己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不利于得到水泥配方。

    郑鹏从卡尔罗的表示猜到他的心思,闻言沉吟了好一会,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不知都护想怎么一个换法?”

    吐蕃医疗水平很低,本国的伤者估计都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更不用说俘虏,第一个原因成立,至于第二个原因,所谓的诅咒其实就是高原反应,高原反应并没有传说中可怕,主要是吐蕃对俘虏和掳掠的人口很差,弄回吐蕃可不是供养的,而是把他们当奴隶,吃不好睡不好还要从事繁重的工作,根本就没有给身体适应的时间,死亡率不高才怪。

    这个时候吐蕃主动提出换俘,把主动权彻底推给大唐,也是时候谈了,郑鹏表面不在乎,内心却时时担心郭子仪、陆进他们的安危。

    表面的不在乎,其实是为了谈判作准备。

    卡尔罗早就想好,闻言马上说:“郭百骑还有跟郑监军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全部释放,包括李千骑使的遗体,此外遵循昔日十换一的约定,如何?”

    很明显,卡尔罗深谙“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道理,知道郑鹏肯定要杀价,故意把价抬得高一些。

    郑鹏把茶杯放下,面色有些不悦地说:“怎么,那么珍贵的水泥配方,只换了一个百骑和几名小将士,要是都护没有诚意,那这谈判也就罢了。”

    “怎么算没诚意呢”卡尔罗开口道:“情义值万金,里面有郑监军的结拜兄弟,还有李千骑使,怎么算是没诚意呢。”

    “问题是,一个百骑,份量不高,是我的兄弟不错,可不是大唐的兄弟,我就是有心偏袒也不好操作,至于李千骑使,连皇上都不在乎,哪里轮得到我担心,要是都护喜欢,把李千骑使埋在吐蕃也行。”

    卡尔罗一下子语塞,没想到郑鹏这般绝情,自己手里最大的两个筹码,在郑鹏眼里竟敢可有可无。

    都不能愉快地...谈判了。

    卡尔罗给库罗使了一个眼色,库罗意会后,上前一边给郑鹏倒茶一边说:“某知道郑监军不是薄情之人,万事好商量,放心,我们赞普是慷慨之人,只要这次谈成,一定会铭记郑监军这份情的。”

    郑鹏不以为动地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先谈现在的。”

    自己都决定拨掉吐蕃这个钉子,自然不会掂记吐蕃所谓的好处。

    卡尔罗看到郑鹏有种油盐不进的样子,倍感头痛,犹豫一下,很快说道:“不知郑监军有什么方案?”

    郑鹏早就等这个句话了,闻言不客气地说:“简单,谁也不要看不起谁,就一换一,另外,这次是吐蕃毁约在先,给大唐赔个黄金三千两、马三千匹、牛羊各五千就行。”

    什么?一换一?

    还要给大唐赔那么多黄金和牲口?

    卡尔罗当场反驳:“不可能,换俘得按旧例,怎么可能一换一,再说战争各有伤亡,吐蕃和葛逻禄的伤亡也很大,让我们赔偿,说不过去吧,也没有这个先例。”

    吐蕃凭着独特的位置,都是不服气就打,打不过就跑,反正别人也不能把它怎么样,早就养成二混子的个性,哪有什么赔偿,就是上次兵发拨汗那,动了大唐的虎须,也就是称臣纳贡一下,也没什么赔偿,郑鹏竟然叫自己赔偿?

    要不是这次谈判郑鹏占了主动,卡尔罗都想嘲笑他了。

    郑鹏毫不在意地说:“大唐也没在占据上风时,还拿关乎国运的东西去换区区一个百骑和一具尸首的先例,对吧,既然都没有先例,为什么不能都退一步呢。”

    卡尔罗一时语塞,半响才说:“不行,这个要求太苛刻了,某不能答应。”

    “看来都护是不能拿主意,既然这样,那下次再聊吧。”郑鹏说话间,站起来就要走。

    “郑监军,有事好商量。”

    “就是,好商量,好商量。”卡尔罗和库罗连忙拦住郑鹏。

    两人明知郑鹏很大可能是故作姿态,不过二人还是等不起。

    外交是讲求国家的实力和手中的筹码,开元后大唐国力如日中天,拨汗那之战和班公错之战都是以胜利者结束,吐蕃实力不如大唐,就筹码来说,大唐手里有吐蕃做梦都想得到的配方,而吐蕃手里有价值的,只有郭子仪和李显城。

    最有价值的,无疑是皇族出身的李显城,可惜他死了,另一个郭子仪,郑鹏的态度可有可无,以致非常被动。

    郑鹏在二人的劝说下,重新坐下,摊摊手说:“二位,都谈不拢,还有什么好谈的?”

    卡尔罗苦笑一下,开口道:“郑监军要价实在太高,某很有诚意跟郑监军谈这件事,毕竟将士们已经流了很多血,不能让他们再流泪,也不能让被俘将士身后的家人为之寒心,对吧,希望郑监军也能拿出一点诚意。”

    “都护觉得要价太高?”郑鹏故作惊讶地说。

    “高,希望郑监军能再考虑。”

    郑鹏看了卡尔罗一眼,斟酌一下开口道:“要是贵方能满足我一个要求,一切好商量。”

    卡尔罗眼前一亮,马上说道:“郑监军,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在某的能力范围之内,一定全力满足。”

    不怕你有要求,只要能以小博大的交易,卡尔罗一点也不反感。

    “简单,大唐举国上下,对叛徒都非常痛恨,要是贵方能交出葛罗禄一族,一切都好商量。”郑鹏笑意吟吟地说。

    一旁的库罗脸色一沉,眼里闪过一丝厉光,不过他很快就忍住了。

    卡尔罗没想到郑鹏提出这种要求,楞了一下,很快坚定地说:“葛逻禄一族是吐蕃坚定的盟友,吐蕃是绝不会出卖自己的盟友,郑监军就不必再本费心机了。”

    不按套路出牌,当着库罗的面也想挑拨离间,卡尔罗不上这个当。

    真要把葛逻禄抛弃也不是不可能,但大唐一定要付出一个令吐蕃难以拒绝的价钱,当然,这话不能当着库罗的面前说出来。

    郑鹏耸耸肩说:“那就没得谈。”

    库罗忍不住说道:“郑监军,你不是在为难卡尔罗都护吗?”

    谈判谈判,先谈后判,从开始到现在,郑鹏的态度都不像是在谈判,直接就“判”定,一点也看不出诚意,这让一心在谈判中拿点功劳的库罗非常郁闷。

    割席断义是没错,可郑鹏“割”得也太彻底了。

    “为难?”郑鹏反问道:“什么叫为难?等价交换才叫谈判,不平等那叫打劫,你们想用小筹码换到大利益,是你们为难我才对,谈成了,二位可以回逻些城接受论功行赏,我呢,那是冒着全家抄斩的风险来谈的,多争取一些利益,皇上的心情就好一点,这样我的脑袋也安稳一点,要是两位觉得我不好谈,那你们向西域监军御史杨基提出更换谈判人选,老实说,我还真不愿趟这浑水,本来就被流放在这里,再闹出什么事,到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卡尔罗一时也不好反驳,连忙劝说:“让郑监军委屈了,这样吧,就按郑监军说的,一换一的方案实施,不过,那钱财和牲口就免了吧,大唐富得流油,那点钱物根本不看在眼里,可吐蕃比不上大唐,今年吐蕃的冬天来得早,粮食歉收,很多吐蕃的百姓都过得凄苦,有的都揭不开锅了,还请郑监军体谅。”

    那些俘虏,还了就还了,反正能换回吐蕃的勇士,只是向大唐赔偿钱物,这点难以接受,在吐蕃高层眼里,黄金和牲口比俘虏贵重得多,向大唐赔偿钱物,也有损吐蕃的威严。

    郑鹏冷冷地说:“都护说谈判要有诚意,这样说,就显得你不够诚意了。”

    “哦,此话怎么讲?”

    “吐蕃百姓贫苦,可你们贵族可是富得流油,哪个贵族不是牛羊满圈粮食满仓,随便分一些百姓就不凄苦了,对吧,至于钱财,那只是象征收回一点点成本,都护可以回去问一下你们的赞普,黄金三千两、马三千匹、牛羊各五千就可以换一座固若金汤的都城,这点代价多吗?黄金三千两、马三千匹、牛羊各五千就可以把吐蕃的防御提升好几个级别,这点代价高吗?再说了,自己用不了,也可以卖出去,可以赚多少钱,不夸张地说,你们付出的跟得到的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也就是我担心结拜大哥的安危,这才象征地要一点,换作其它人,想都不用想。”

    说到这里,郑鹏拿起茶杯,不紧不慢地说:“都护不用急着答应,可以回去考虑一下,向上面请示也可以,我不急。”

    卡尔罗的眼珠转得飞快,很快,只见他咬咬牙说:“郑监军这般爽快,某也干脆一回,行,就按郑监军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