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言情小说 > 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 > 012 他对我关爱有加


    “辟,辟邪?”

    待百里河泽飘然离去,守城护卫又回眸看了眼亵裤上惟妙惟肖的小猪仔。

    他觉得今日真真玄妙,前有杀伐果断的摄政王突发兴致城门烽火台上系亵裤,后有超然若仙的国师大人语出惊人谬赞摄政王贴身衣物的辟邪功效。

    “列祖列宗保佑,小子今日有幸得见东临双绝隔空示好,幸甚至哉,深感荣焉!”守城护卫双手合十,面迎朝阳,激动地热泪盈眶。

    城门下,宸王即墨子宸赫然抬眸,如同见鬼般死盯着烽火台上迎风招展的亵裤,震惊不已。

    “这世上竟有如此妙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即墨子宸着实不信君墨染会将自己亵裤悬挂于烽火台之上,故而他十分好奇究竟是十分神圣,如此不惜命,勇于冒犯变态之至的东临摄政王。

    咻——

    即墨子宸手执长弓,干脆利落地射下君墨染被悬挂在烽火台上示众的亵裤。

    阿嚏——

    凤无忧一连打了数个喷嚏,眼皮突突直跳。

    不知为何,她总觉自己今天要倒大霉。

    “难不成,是小血管追来了?”

    凤无忧心下一惊,略略顿下脚步,下意识地扭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啪——

    就在她回头的那刹,君墨染的亵裤竟借劲风之力,迎面砸向她的脸。

    “喂!说你呢,速把亵裤递给本王。”

    即墨子宸端坐于马背上,朝凤无忧大咧咧地伸出手。

    凤无忧狭长的眼眸掠过即墨子宸手中长弓,心中顿生怒火,“人家弯弓射大雕,大气磅礴气贯长虹。你看看你自己,射的是什么破玩意儿?东施效颦,愚不可及。”

    “哈!你死定了,竟敢称阿染的贴身衣物是什么破玩意儿!”

    即墨子宸猛地俯身,一手揭下缠在凤无忧束发玉冠上的亵裤。

    凤无忧意识到即墨子宸同君墨染关系匪浅,不愿同他有过多的纠缠,遂直截了当地手拍马肚,使得即墨子宸座下汗血宝马受惊狂奔,眨眼功夫便蹿出数十米开外。

    “喂,你为何暗算本王?敢不敢告诉本王你姓甚名谁!”即墨子宸勒紧手中缰绳,回头的空当已然蹿出百米开外。

    “我又不傻,干嘛告诉你?”

    凤无忧笑眼目送着一骑绝尘的即墨子宸,旋即兜着从摄政王府里顺来的古董,大摇大摆地踏进东临京都中最大的当铺。

    “掌柜的,上好的黄田玉石收不收?”

    凤无忧径直绕过当铺口处的雕花屏风,“啪嗒”一声将袖中的玉石古董推至掌柜面前。

    当铺掌柜眯着眼眸,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凤无忧带来的黄田玉石,面露喜色,“收!一口价,两百纹银。”

    凤无忧自然知晓这玉石定不止两百纹银,不过她亦不愿同当铺掌柜计较。

    毕竟,这些古董,本也不是她的。

    “那你看看,这玉石八珍盒值多少钱?”

    凤无忧又从怀中掏出一样珍宝,不疾不徐地询问着当铺掌柜。

    然,当铺掌柜尚未接手,凤无忧手中的八珍盒便被紧挨在她身侧的即墨胤仁截了去。

    “哪来的?”

    即墨胤仁沉声询问着凤无忧,脸色黢黑。

    凤无忧心下腹诽着,即墨胤仁同即墨子宸模样相仿,想必也是王室中人。

    不过,她并不觉得眼前这位半大的少年能威胁得了她,遂眨了眨眼,随口答道,“友人赠的。”

    “友人?据我所知,摄政王不喜交友,更不喜赠礼,他怎么可能赠你这么贵重的八珍盒?”即墨胤仁摇了摇头,并不相信凤无忧的说辞。

    “这你得问他。我不是他,怎知他为何独独对我关爱有加?”

    “你是说,摄政王对你关爱有加?”

    即墨胤仁不可置信地惊呼着,他反复揉着眼,依旧看不出凤无忧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叫君墨染另眼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