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千钧一发
花千树微微一笑:“我已经说过很多遍,我就是凤萧夫人。”
金格尔眸光闪烁,看了被她挟持的金乌占一眼:“你以为你能逃得掉?”
“不试怎么能知道呢?”花千树手里的刀又递进一点。
金格尔的笑愈加阴冷,就像是夜枭啼叫:“这么能干的女人,我若是那顾墨之,一定舍不得让你送死。假如挟持着你,威胁那顾墨之打开城门,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
花千树觉得,自己真的低估了这金格尔心狠手辣的程度,为了入侵长安,立下战功,他绝对可以大义灭亲,更何况,只是一员大将而已。
金乌占面色变了数变,已经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淌下来。
说悍不畏死那是假的,蝼蚁尚且偷生,金格尔的眼神,就像是一匹草原上的饿狼,已经令他有了濒临死亡的预感。
果真,金格尔转而望着他,轻描淡写地问:“为了我西凉挺入长安的宏图大业,金将军,本皇子相信,你一定愿意以身殉国,绝不做阻挡大军前进的垫脚石吧?”
金乌占牙齿都已经开始打颤,尝试最后的挣扎。
“属下为了西凉南征北战近二十年了。”
“那你算是死得其所了。”
金格尔抬手,无数的弓箭向着二人的方向,然后重重地挥下。
箭羽如蝗。金乌占首当其冲,被射成了筛子。
调转马头,背部受敌,怕是还未逃远就凶多吉少。僵持下去,一样也是死。
花千树不得不冒险,丢下了金乌占的尸体。
千钧一刻,自后面的西凉大军里,突然有一道身影腾空而起,比那流箭还要快,直接冲向花千树的方向。手里一杆长矛,磕飞箭矢无数,将花千树护在身后。
“快走!”
是顾墨之。
他一路策马狂奔,进入西凉附近,一直没有见到花千树,便不得不弃了骏马,将银枪也搁置马背之上,让它自行返回乌龙关。
自己则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西凉营地。
他亲眼目睹了花千树被俘虏,束手就擒。
当时真的不是营救的好时机,在西凉大营之内,龙潭虎穴,她被群狼环伺,二人绝对没有逃走的可能。
他选择了按兵不动。
眼见花千树被带走,然后关入了囚车之中,一时间没有了性命之忧,便暂时舒缓了一口气。
金格尔下令,要进攻卧龙关,让花千树带路。他也与花千树萌生了同样的想法。
只有进入长安的领地,背后有人接应,两人才有生还的希望。
他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唯恐自己轻举妄动,再给花千树招惹来杀身之祸。
没想到,花千树竟然先动手了,他与那些士兵一样,在那一刻惊艳了,也愣怔了。这是花千树第一次在他面前显露自己的真实身手。
他悄悄的,不动声色地,向着金格尔靠近,试图能够生擒他,就像花千树挟持金乌占一样,可以勒令西凉人立即退兵。
但是,金格尔身边有数十护卫军,时刻警惕着他的安全,他寻不到合适的时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很快,金格尔就下令射杀花千树,生死命悬一线。他立即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试图拦住西凉大军,让花千树安然脱险。
金格尔见过顾墨之的画像,在看到他现身的那一刻,便眼前一亮。
“长安主帅竟然亲自出关了,真是令本皇子刮目相看!来人呐,给本皇子活捉他们二人。”
杀了二人自然没有挟持的价值大。
士兵们收起弓箭,便向着二人扑过来。
“凤萧快走!”顾墨之急声催促,手中长矛灌注内力,一个横扫千军,对方士兵立即被生生逼退数步。
“一起!”
花千树怎么可能丢下他一人,独自逃生?
士兵们一拥而上,二人被团团围困,一场厮杀已经是在所难免。
两人都明白,双拳难敌四手,自己寡不敌众,绝对不能恋战,必须在精疲力尽之前,寻找逃生的时机。
“前面有地箭埋伏,可以阻断他们进攻,我们走!”花千树扬声大喊。
顾墨之心领神会,奋力逼退众兵,飞身而起,稳稳当当地落在马背之上。
金格尔一声冷笑:“想走,怕是没那么容易。”
花千树独闯西凉大营,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更何况,此行并非临时起意,她早有计划。
她的袖子里揣了两颗烟雾蛋,用作逃生。
适才在西凉大营被捕,一开始就亮明了自己凤萧夫人的身份,所以,那士兵不敢冒冒失失地搜身,只收缴了她的兵器。
这两颗烟雾蛋得以保全,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看我毒烟厉害!”
烟雾蛋丢出去,瞬间弥漫了周围。
士兵们听她叫嚷有毒,也吓得立即后退,捂住口鼻,仍旧被熏得咳呛起来。
逃走就在此时。
两人打马,依靠这烟雾蛋,竟然奋力冲出了重围,向着长安方向策马狂奔。
烟雾很快就被风吹散,西凉士兵得知上当,立即奋起直追。
金乌占的马虽然好,但是座上是两人,自然比不得其他的战马迅速。
花千树策马,不时一个急转,令身后对于地箭心有余悸的西凉士兵心惊胆颤,不得不勒缰查看,确定没有埋伏方才再次策马狂追。
这种伎俩一次两次可以令他们停滞了追击,但是次数一多,他们就不再上当。
饶是如此,两人也逃了足有三四余里,方才又被西凉士兵围困。
一场厮杀再次展开。
这马上对敌功夫另起一家,与平日里的江湖厮杀不同。二人骑在马背之上,西凉士兵专门攻击坐下骏马,他们一时间就有些手忙脚乱,最终被逼迫得跳下马背。
这里距离卧龙关已经不远,只是大敌当前,蒋彪等人若是开关迎敌,便有太大的风险,正中金格尔下怀。
花千树接连几日里的劳累,连夜的奔波,适才的提心吊胆,殚精竭虑,都令她感到疲惫不堪,手下动作也变得迟缓。
稍不留心,右肩之上便中了一枪,顿时血流如注,缴获的金乌占的刀也抓握不住,脱手而出。她身子一歪,就觉得有点眼冒金星,头晕目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