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未分类 > 史上最强少女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完结
    半小时后。E小说Ww』W.%1XIAOSHUO.COM

    当莫非回到6甜馨房屋的时却现,他们昨天才弄好的房屋竟然被人弄塌了。

    就连盖房子用的黄金也都给搬走了。

    6甜馨坐在小板凳上,看着回来的莫非,“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莫非,你可一定要做主啊。刚才突然来了三男一女二话不说就开始拆房子,而且各个都是仙尊后期的修炼者。我还未阻拦,便被其中那名女子给拦住了。”

    “什么!”

    他听着6甜馨哭哭啼啼的向自己喊委屈,心底对于那伙突然拆房的人,简直恨透了。

    不由分说就拆房子,还真当他离开一会,就无法无天了吗!

    “那人是谁,我们去找他!”

    话音刚落,他拉着6甜馨就要去找已经离开的那些人,找回公道。

    思来想去痛诉半天的6甜馨,本想着带莫非去的。可当她想到莫非累了一天,要是真这样去了,岂不是自讨苦吃……

    “要不然还是算了,我们等明天再去,天色也不早了。”

    “甜馨你记住,即便是天剑宗掌教敢惹你,我也会灭了他,何况只是一些小喽啰。你告诉我地点,我自己去。”

    “他们就在那边。”

    莫非的话语,让心里暖洋洋的6甜馨脑袋一热就指出了拆他们房间的那伙人所住的位置。

    “好,甜馨你等着,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惨不忍睹!”

    随后,莫非蹑手蹑脚来到了房屋跟前。

    在听到房内的人似乎已经熟睡后,他便取出凡铁剑,撬开了房门。

    房间里。

    透过月光的照射,莫非成功看到了那三名脚气熏天的男子。只见他们都睡在一张床上,而且腿还互搭着。

    “我去,这四个人不会是死基佬吧,怎么还这么友爱啊!”

    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事实的莫非,在撇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后,赶忙施展出了阴爪手。

    穿过的亵裤+3

    空间袋+2

    未认主的空间戒指+1

    霸机丹+3

    “触特殊功能,三人的小弟弟成功肿胀,三天内不会恢复,奖励阴爪手经验+1ooo。”

    就在莫非准备撤离的时候,曰天神器的属性板上,突然出现一行这样的字。

    这让他有些蒙圈了,难不成“阴”爪手就是这么个意思?

    要真是这样,以后当个大夫也不错啊……

    “不行,我得再试试!”

    说做就做。

    莫非贱笑的看着依旧迷迷糊糊睡觉的三人,那邪恶的安禄山之爪,犹如某种工具,开始连连掏动。

    终于,经过几百次的施展,莫非总算大致掌握了这个特殊功能,大概每施展五十次,就会有一次成功。

    作为一名乐于助人的好青年,他秉承优良美德的前提下,很自然的帮助三人,又掏了几百次。

    最重要的不是什么经验值,而是这助人为乐的喜悦,让莫非在看到自己的胜利果实后,离开了。

    翌日。

    当盖着草席的莫非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却现已经有三人围住了他。

    “小子,是不是你昨天晚上进我们房间的!”

    他听着三人的质问,怎么可能会真说自己进去过。何况他也不想惹事,只是想助人为乐罢了。

    “怎么会呢师兄,你们是搞错了吧。我昨天回来后就睡觉了,怎么敢进各位的房间。再说就凭我这渣渣实力,进去还不被各位给现啊!”

    “你真没进去?”三人看着真如同废物的莫非,心底的疑惑顿时打消不少。

    “真的比珍珠还真!”

    莫非还装作很可怜的拍拍他身上那满是土的衣服,那样子,别提多可怜了。

    “师兄,或许真的是我们想多了,就他这样的废物想要进我们房间,那真是异想天开!”

    三人中的一名见习弟子觉着莫非和乞丐没什么两样,继续和他磨蹭简直是浪费时间。

    而听着他话语的另外两人,在思考不久后,转过身看了眼已经起身的莫非,便想要离开。

    “不对,他的手上有空间戒指,肯定不是什么乞丐!”

    还没走多远,另外一名心思还算细腻的人,便直勾勾盯着莫非食指上,散灿灿绿光的空间戒指。

    “小子你敢骗我们,找死!”

    这回,三人生气了。

    那挂在腰间的凡铁剑瞬时被他们控制,然后幻化成三十把剑势凌厉的飞剑,悬浮于虚空。

    天剑尊神,一化十!

    随后,三十把飞剑呈品字,向看起来毫无防备的莫非爆射而来。

    “你们还真没意思,我本来不想和你们继续计较的。可既然你们非要作死,那我对不起了。”

    丧血毒液!

    忽然,莫非食指迅出现三滴漆黑的血液,同时弹进了他们的口中。

    在这个三秒钟的时间里,莫非觉着他能把这些人杀死几十遍了。

    不过不太敢杀人的他,最终还是施展了狮吼功,震碎几人的五脏后,便放弃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相信他们以后会感激自己吧。

    “放肆,竟敢欺负我的男宠,给我去死吧!”

    未等莫非站稳,突然一名女子控制着二十多把飞剑,向莫非射来。

    那飞一般的度,让莫非只堪堪躲过十几把飞剑后,便中剑跪地。

    姓名:刘雨妍

    等级:仙尊后期

    装备:陨铁剑(强化+4)、凡铁锁子甲(强化+1)

    技能:虚化攻击

    注:偶然从野外捡到的技能书,随着长时间的修炼,可以虚化出与之类似的攻击迷惑对手。

    果然,随着虚化攻击的生效时间一过,莫非身前的十几把飞剑,只剩下三两把,而他身上那几把,却都是真的。

    “omg,我还以为是天剑剑法变质了,看来只是虚化而已。”

    强忍着疼痛的莫非在服下两颗霸机丹,赶忙把飞剑都从身上拔出,扔在了一旁。

    “你竟敢欺负他们,就是对我刘雨妍的不尊重,想好怎么死了没,我送你归西。”

    刘雨妍看都没看莫非,只是在看到地上几个人已经废了后,怒喝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就放过我吧!”

    刚刚才伤势好转一点的莫非也顾不上面子什么的了。在他看来那东西就是一文不值,有时间还不如多炼几颗丹药。

    “欺负了我的男宠,现在就想平白了事,看来你还真是活腻歪了!”

    天剑尊神,一化十!

    不等莫非反驳,刘雨妍突然转过身体,同时二十把飞剑再次升起,闪着寒芒的剑尖也是直直对准了他。

    咕咚~

    “刘雨妍小姐,我们有话好好说,何必动刀动枪。实在不行我帮你把他们恢复正常!”

    他觉得自己还是没必要怒的好,要真把刘雨妍给揍了,除了能收获一些议论外,似乎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吧……

    “你是新来的弟子?”

    反之,刘雨妍竟然真的没有再生气,而是盯着莫非那还算帅气的面庞,直勾勾的看个不停。

    那眼神,就如同饥饿多年的母狼般,让莫非颤抖的后退几步。

    他虽然不打女人,不想动手。可刘雨妍要真是学阳赛雪把他给xxoo了,那他绝对不干!

    这种被动的事情绝不是一个男子该有的状态。

    “不错,我是新来的,不知刘师姐你有什么事情吗?”害怕归害怕,莫非还是颤颤巍巍来到刘雨妍不远处,低语道。

    “噗嗤,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在凡间的表弟而已,没想到你能长得和他那么像,你叫什么名字?”

    刘雨妍对莫非的表现,虽有些不喜,但她已经认定莫非即将要成为她的禁裔,所以并没有多加动怒。

    “我叫莫……”

    “他叫莫非,刘师姐你怎么有空来这里串门啊!”

    相继而来的6甜馨和6天舞,犹如看敌人般,阻挡在莫非身前,敌视着刘雨妍。

    “原来他是你们俩的男人啊,怪不得敢欺负我的男宠。念在这小子和我表弟长得很像的份上,你们把他交给我就行,其它的我也不和你们计较了。”

    “不行!”6甜馨和6天舞异口同声道。

    “莫非又不是我们的东西,他有他自己独立的思想。更何况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命令我们!”

    6甜馨二女,对于刘雨妍似乎很不耻,说话间就已经擦枪走火,颇有不服就干的架势。

    “放肆,竟敢骂我!”

    刘雨妍也忍不住了,她就算有那么点放荡不羁爱****,但也不用她们管!

    天剑尊神,一化十!

    丧血毒液!

    大地震撼!

    刘雨妍在使出天剑剑法的同时,莫非赶忙拉过6甜馨两女,率先几秒使出叠加技能。

    瞬间,刘雨妍就被麻痹三秒,还有那刻意减弱的大地震撼,也是让她双脚陷入大地,不能自拔。

    “你,你到底是谁!”

    不出手还不打紧,突然一鸣惊人的莫非,让刚才还叫嚣着想要让他当男宠的刘雨妍惊呆了。

    “师姐,我真不是故意要与你为敌的,还请你见谅。”

    感觉到自己做的有些太过的莫非,觉着自己还是赶紧把刘雨妍拉出来的好,要是被人看见他欺负女子,终归不太好。

    话音刚落。

    莫非不再管会不会被刘雨妍偷袭,反正他只想做到问心无愧。

    在向刘雨妍解释清楚自己上前来的意思后,莫非赶忙便拉着她那纤纤玉指,猛然把她拽出了裂缝。

    多亏裂缝没有夹住她的双脚,否则这一下,绝对会让她这辈子都后悔,不小心惹着了莫非。

    “谢谢你救我,我以后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了。”

    刘雨妍虽总是嘴上说着些男宠之类的话语,但莫非拉着她的手,她就如同很不自然般,在平安落地后,甩开了莫非。

    其实主要是她也对莫非恐惧了。

    毕竟她在见习弟子中混迹有几个月了,可是除了实力在她之上的那几个男子外,还真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本来看着莫非还长得凑合,想要将就当她的男宠,现在似乎不可能了……

    “都怪你们这群废物,得罪的都是什么人,真给我丢人。”临走前,她还狠狠踢了几脚在装死的三名见习弟子。

    最让他觉得感同身受的是: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刘雨妍还有几脚踢在了当中一人的小弟弟上。

    那酸爽的感觉,简直惨不忍睹。

    “这女的果真不能得罪,幸亏自己还算机智。”

    此情此景不由得让莫非暗自祈祷,以后别再碰到这么彪悍的女子了,他这小心脏实在承受不来。

    “莫非,你不会被偷袭了吧?”

    躲在他身后的6甜馨两人,看着他思考事情的样子,也是摸摸他的额头,还真以为他烧了。

    “我没事,还是办正事要紧。”回过神的莫非可不想再纠结什么关于自己是不是烧的问题。

    要是再不解决住房问题,估计他真会烧。

    随后,莫非便开始画图纸,砍木头,雕刻,修房。

    让他心喜的是,有了6甜馨和6天舞这两个会天剑剑法的女子,一切简单多了。

    锯子,雹子之类的也全都省了。

    毕竟天剑剑法怎么说也是天剑宗掌教明的,切个木头还是很容易的。

    幸亏天剑宗掌教不知道。

    否则让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了自己创造的天剑剑法是用来砍木头也就算了,定然会气的吐血三升。

    五小时后。

    费尽心思的三人总算按照图纸上莫非画的那般,建好一座完全木质结构的房屋。

    似乎是莫非有意为之,在墙面上被他挂了不少的花草,一时之间让房内十里飘香。

    “虽只是木头建的,但我觉得它一点也不比黄金建造的次,表姐你觉得呢?”

    “我也没想到自己还能建造出房子,估计这也是我人生中建设的第一套房子或许也是最后一套。”

    她倒是很享受过程中的一切,但几乎不干粗活的她,要不是因为莫非,估计她连动都懒得动。

    翌日,莫非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他看着身上6甜馨给他的粉色蚕丝被,也是无奈的叠好它,然后走出了房间。

    倒不是说他对这被子不满意,主要是颜色太偏向粉,而且那被子上淡淡的香味也让他心神摇曳。

    幸亏他自认为他的定力还不错,把持的住。要不然真有可能会闯进屋内,办了6甜馨。

    当然,那也就是想想罢了。

    他觉得自己目前,还是多加锻炼技能的好,要是遇到实力比他稍微强点的,估计一击就会秒杀他。

    毕竟那天东方扑那资料已经让他觉得有危机感了,要知道东方扑还只是内门弟子。

    按照他的理解,在这之上,肯定还有什么,真传弟子、掌教弟子之类的。

    万一真得罪其中的某一人,估计他这辈子别想好过了。

    感慨一番后,莫非便周而复始开始练习起天剑剑法和炼丹术。

    虽然经验增加的很少,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一直秉承这个道理的莫非,还是很相信的。

    不多时,6甜馨也醒了。

    她慵懒的睁开双眼,看着一丝不苟练习的莫非,漫步走到了他的身边。

    “莫非,你的实力已经很强了,有必要这么认真吗?”

    听到是6甜馨,莫非随之停下了练习,来到了她身边。

    “甜馨你知道吗,其实我这人很懒的。要不是因为这世道,我估计我会住在某处偏僻的小乡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小乡村?

    她跟随着莫非的话语,也幻想着那副场景,似乎真的很美。夕阳西下,两人坐在湖水旁,不远处的柳枝随风飞舞……

    我怎么胡思乱想!

    才觉自己似乎不太对劲的6甜馨,也是满脸羞涩,她平常不会胡思乱想这些的,今天竟然因为莫非的一句话就浮想联翩……

    幸亏莫非光顾着幻想,没有去在意她,否则她肯定无法解释她自己为什么突然脸红了。

    “你未来定会在那样一个地方的。”

    话音刚落。

    6甜馨便急忙跑回屋里去了,让回过神的莫非也是一脸茫然。他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她误解了。

    在思考一番,实在是想不通6甜馨为啥离开后,莫非也只好独自向比较远点的空地走去,然后开始炼制丹药。

    丹方莫非虽没有,但他觉得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就算是一些杂草树叶,他也绝对要让它们成为自己的经验值。

    想做就做。

    当即他便拿出尊园鼎和淬火珠,然后又用食人兽妖丹,开始了周而复始的炼丹大业。

    转眼,一上午便过去了。

    在吃完6甜馨给他做的爱心午餐后,他马不停蹄又开始炼制起来。

    而就在他开始炼制第三炉仙草丹的时候,却来了一个不之客。

    她正是逼着莫非想要做她男宠的刘雨妍。

    “没想到你在这里,看来我的男宠愿望要达成了!”

    她犹如盯着猎物般,饥渴难耐的看着打坐的莫非,同时悄悄摸摸便向他走来。

    那架势,就如同做贼般,让假装闭眼的莫非都以为刘雨妍是要偷自己的东西,而不是劫色。

    终于,在挪动几步后,她接近莫非了。

    二话不说,腰间的飞剑突然出鞘,架在莫非的脖子上。

    “你再厉害又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栽在本姑娘的手上了,哈哈哈哈~”

    她得意极了,就如同多年的夙愿终于达成般,心喜不已。

    可是莫非的淡定,在随后却让她无语了。

    “你不怕死吗,本姑娘的剑可是在你的脖子上!”

    “我怕死,不过你能不能等我把丹药炼完再说,我这一炉丹药怎么说也来之不易!”

    他此时只想狠狠抱起刘雨妍狠狠打一顿屁股,本以为她只是开玩笑的,谁知道竟然来真的。

    “不行,我要是放开你,等会你反悔怎么办。”

    同样刘雨妍对他也不信任,她可是见识过莫非的招式,那大地震撼差点把她埋葬。

    “我要是反悔,你就拿走我的人格!”

    不等她继续说话,莫非推开脖子上的利剑,同时赶忙揭开丹炉盖,取出那多达三十颗的仙草丹。

    这可是他独创的加量炼制法,没想到初次尝试就成功了。

    “莫非,你一定是怪物!”

    初看到是仙草丹,还有些不屑的刘雨妍,本来是想嘲讽的。可当她走到身边看到多达三十颗的时候,她惊呆了。

    要知道炼丹需要的药材剂量都是定量的,可莫非这个变态却能把别人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变为现实,这还不怪吗!

    最重要的是,她刘雨妍还是凡间某个皇族王爷的女儿,她见过出丹最多的,也只有十三颗……

    “不,我只是渣渣,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

    莫非有一点好,就是从不夸大,他在听到刘雨妍的夸赞后,并没有骄傲自大,而是谦虚的回应。

    “你别谦虚了,要你是渣渣,那这天底下也没有什么能人了。”

    刘雨妍看着莫非与她年纪相仿的样子,不知为啥心底有些被打击的感觉。

    同样是人,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就算性别不同,可她刘雨妍好歹也是皇族之女。

    再看莫非,他除了长得还算顺眼点,实力还算凑合点,炼丹术比她厉害外,似乎哪方面都不如她。

    但……这些已经够她自卑了。

    “莫非,求你收我为徒,教授我炼丹术行吗?”

    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做出一些事情了,莫非既然能在同龄人中技压群雄,那肯定有他独特的一方面。

    她很想仔细观察,天才与平凡人之间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她想要吸取教训,努力拼搏。

    拜我为师?

    看着身穿绿色长裙,单膝跪地的刘雨妍,他一时之间竟有些惊诧不已,无法接受。

    他自己还认为他是渣渣,可这……

    “不行,我是渣渣,你是天之骄女,我不能糟蹋人才。”

    “只要让我拜你为师,糟蹋就糟蹋了!”

    突然,不经过大脑的一句话从刘雨妍嘴里冒出,听的莫非惊呆了。

    就在这时,她醒来了,她看着一切的一切,原来就是一场梦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