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章节目录第623章 席坐喝茶
“你很聪明。”姚语停下拨弄琴弦的手指,说出了她对张兮的评价。

    “要不然怎么敢向你告白。”

    张兮大胆且直白的说道,面对感情,不需要逃避,直面它。既然内心会有悸动,为什么要隐藏。

    姚语盯着他,问了一个问题:“你现在,还喜欢我么?”

    “当然。我说了,我的心,依旧在为你悸动。”张兮爽快的承认道,即便是他知道,姚语会在这个时候这样问,一定就是有所图。但他敢直接回答,就不怕她会有所图。

    “我是紫电密探。”姚语直接承认道。从她嘴里承认这个身份,与从张兮这边的推测出来,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在张兮这边,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以证明她是紫电密探。而今夜过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张兮为了姚语,愿一掷千万。

    今夜之后,若他冒出点儿什么对姚语姑娘不利的话题,她这边是完全可以反驳说他是花了大价钱,却没有得到与姚语姑娘的一夜良宵而恼羞成怒的污蔑。

    再则,千万两,张兮根本就拿不出来。

    她的承认,就不单单只是简单承认她是紫电密探这么简单。

    也是在与他交个底,有些话题,得要在坦诚之后,才能继续进行。

    “你好像很淡定,吃准了,我喜欢你,对么?”张兮表面淡定如常,双手背在身后,他捏成拳头的手心,不自觉的渗出了汗。

    他被她盯着,会不自觉的有那么一点的小紧张。

    “不是,我只是发现,你好像需要我。”姚语轻轻的歪了一下头,她倒是没有做什么要勾引张兮的动作,就是站在那儿,歪了一下头。

    “我为什么会需要你?为你悸动,我也可以将你永远的留在我的心里。”张兮嘴硬的反驳道。

    有的时候,真就不是需要一个姑娘为一个男人做些什么。只要是人对了,不论她做什么,哪怕就是站着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你,都会觉得是挺好的。

    “门在那边。”

    姚语转身,有了送客之意。

    她没有要灭口的意思,或许她看出了张兮修为的问题,或许这里是她的地盘可以将他永远留在这里,又或许她认为她是喜欢自己的,并不会出卖她。

    所以,谈不论,便不谈。

    “我花了千万两,就这样让我走了?”张兮厚着脸皮道。他既然已经确定了姚语的身份,也同样能够确认逍遥楼不会真的与自己要这千万两。

    “不然呢?”姚语问。

    张兮就在琴的对面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茶具,自顾自的为自己泡起茶来:“刚才的琴我没注意听,要走,也再弹一遍,让我听完再走。”

    姚语回身,在琴的面前坐了下来。

    再次抚琴,满足张兮的愿望。

    一曲毕,琴声虽是优美,但不论弹琴的人,还是听琴的人,都没有专心的在听琴音,有点儿辜负于这美妙的琴瑟。

    “姚语姑娘,我泡的,尝一尝。”张兮端起一杯茶,双手捧送到姚语跟前。

    “一般。”

    姚语抿了一口,给了一个客观评价。

    “哈哈,我是一个粗人,平时活的都不太精致,这泡茶的手艺,自然是赶不上姚语姑娘你了。”张兮豪爽一笑,将自己的茶杯,与姚语手里的茶杯强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不过,如果,姚语姑娘你能嫁给我的话,今后我的生活品质,肯定能得到极大提高。”

    姚语什么也没说,将茶放在了桌上。

    张兮闭嘴,自讨了个没趣。

    姚语将张兮泡的茶倒掉,当着张兮的面儿,重新泡起茶来。

    没一会儿,一杯重新以娴熟且优美手法泡的茶被放在了他的面前。

    “光闻着这味道,就一定很好喝。”张兮深吸着气,吸进自己鼻腔中的,不仅有茶香,还有姚语身上的香气。

    姚语面对张兮的恭维,没有多出半点儿不该有的表情波动,宛若一切都理应如此。

    在张兮没有提出要离开前,姚语也没有再一次的有要让他离开的意思。

    茶,一喝,喝了许久。

    两个人,都默默的喝茶,品着。

    水在用小火熬着,不会凉。

    茶凉了就往里面加热水,姚语表情平淡,好像在想着什么。张兮则是放肆的,好吧,是偷偷默默的不时的在偷看姚语。

    换做其她姑娘,这种情况,他绝对是会放肆的各种打量,不给半点儿尊重以及礼貌,就先要把人家姑娘给看得不好意思再说下文。

    对面坐的是姚语,他即便是偷偷摸摸的,也只敢将目光锁定在她的脸部区域。

    她,很美丽。

    乍一眼,不太是那种特别惊艳的型。

    是属于那种漂亮,且越看,越觉得好看的型,五官端正,气质飘飘。再加上她流芳在外的名头,以及配的上花魁称号的才艺,都让她的魅力不断攀升。

    最主要的,是她与张兮在通天塔里的结缘。

    那时,谁都不知道谁长什么样子。

    谁也不知道谁是谁。

    她甚至一开始会以为自己也是一个姑娘。

    在那样的情况下,毫无芥蒂,无所顾虑,分外坦诚。

    也许正是在那样的情况,她与他,都抛去了他们的身份,都认为之后不会再相见。

    放肆,也是对他们当时身上所肩负压力的一种释放。

    她将负责紫电的压力,为了紫电,不惜一个姑娘只身冒险,大概从她在进入阳辉学院的那一刻开始,她便是以照夜学员的身份进入的。

    拥有进入阳辉学院的天赋,在学员取得不错成绩,然而这种成绩却又不能对家人,对朋友,对想要让看到的人看见。她,只能默默的。只能不断的,不断的以压力鞭策自己。

    明明是可以依靠实力在阳辉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可她依旧在这种关键时刻,只能依靠她的“美丽”。

    在此时,她是可以保持着只卖艺不卖身的美丽传说,也有痴情于她的男子愿意相信她的干净,为她豪掷千金。

    可她终究,会选择一位。

    她不断的提高身价,就是为了吸引到一位大人物,在之后,她是否还能在那位大人物面前明哲保身,她,没有自信。

    在外流传的,在阳辉历史上,估计也会随之将她往人们所愿意看到的方向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