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嗜血焚心 >章节目录三十九:就她这样还想反攻?
早上,韩遇独自坐在房间里,他斜斜地靠着椅子单手撑着脑袋,嘴角带笑的发着呆。

温软自那一夜后,不知道又受了什么刺激,忽然对他宣布,她要反攻,也就是她要在上面。不过由于她“伤情”严重,所以需要给她宽限几天。

对于她这种“自杀式”的行为他是求之不得。

而昨晚,终于养好“伤”的温软霸气地将他推到在床上,威武地往他身上一坐,双手抱臂严肃地俯视他。

韩遇非常从容的大字型摊着,眼里带着笑意和揶揄看着骑在他身上气势汹汹的猫。

“来吧!不用客气!”韩遇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懒洋洋地说。

结果等到韩遇困了她还保持原来的姿势和表情杵在那。

“你还反不反攻了?”韩遇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那个,我问一下,我第一步应该从哪开始?怎么做?”温软带着些苦恼不耻下问。

韩遇:“……”

“我觉得你可以先从吻我开始。”某大灰狼“善意”的耐心的给她辅导。

温软挑挑眉,这个提议好。于是她俯身趴在他身上,飞快地在他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看着他等他下一步指挥。

这就没了?韩遇一脸鄙视地睨她,“傻丫头,你这叫亲,不是吻。”就她这样还想反攻?

温软脸一红,嘴硬辩解道:“我就喜欢亲!怎么了!”她当然知道啊,但问题是她不会啊!

韩遇失笑,耸耸肩,一脸“你说了算。”

温软转移目标,埋头在他脖子左啃啃右挠挠。韩遇看似一脸淡然,却不动声色地咽了咽口水,手不自觉微微抓紧床单。

温软啃累了,抬头问:“然后要怎么做?”

韩遇淡淡地凝视她,轻启薄唇,“脱衣服。”声音低哑。

温软点点头,韩遇穿得是纽扣睡衣。她一颗一颗地解开后,勇猛地把衣服往两边扯开。

温软蓦地愣住,心跳如雷,微微张着嘴盯着眼前漂亮结实又富有线条的肉体。如此活色生香的男子,偏生神色淡然一脸禁欲地看着她。

温软忽然觉得自己很流氓!很下流!内心生出丝丝愧疚。她如坐针毡地左瞅瞅又看看,最后懊恼地倒在他身上,红着脸埋在他的肩窝闷闷地说:“我不会。”她不舍得吃,也无从下手。

韩遇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护着她的颈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低哑道:“没事,我会。”

以吻封缄……

韩遇想起早上温软哀怨又惆怅的表情,忍俊不禁。

他闭上眼轻叹一声,把手背搭在额头上。都说美色误国,还真是说得没错。

一整个早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她,他无奈又幸福地笑了笑。他起身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结果一走出门便看见江新神色凝重地挂了电话。

韩遇脸上的笑意顿时敛去。

“老大。”江新神色复杂地说:“第四起了。”

众人一愣,韩遇微微皱眉。

第四起自焚案件是在学诚高中。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法医正在把尸体裹进尸体袋里。

围观的学生都被老师带回教室去了,但仍有很多学生在教室窗口探头看着。

死者自焚坠楼的全程都被监控录像拍下来了,韩遇留下两人现场勘查,和其他人一起去查看监控录像。在路上韩遇问了一下死者的基本信息,民警告诉他目前只知道死者叫戴晓琳,女性,年龄18,高三学生,其他信息不详。

他们走到监控室,保安把视频调了出来,他们看到了整个过程。

死者戴晓琳,在化学实验室上完第一节化学课后,独自一人留下来整理工具。待老师走出教室后,她拿出一条手巾放在桌上,然后拿起一个密封的玻璃瓶子,打开瓶盖,用镊子夹了一小块东西放在手巾上,拿出水瓶往上倒水,两种物质产生化学反应立马燃烧了起来。

她迅速把燃烧的手巾拿起点燃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开始着火。保安当时看到这一幕时已经立刻赶过去了。戴晓琳似乎感到火灼的疼痛开始胡乱挣扎叫喊,她拼命拍打自己身上的火焰但完全没用。她当时位置的后方就是窗口,她似乎因忍不住疼痛,竟犯糊涂直接越窗跳下楼,摔死了。

他们分了三批人,一批人去实验室现场勘查和收集相关物品拿去化验,一批人在学校和相关人员录口供,还有两人去和死者的父母录口供。

几个小时后,基本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

死者戴晓琳,独生女,家境优越,从小娇生惯养。她生*美,为人善良,但性子有些霸道,为人又没有主见,耳根子软。一个星期前,和她谈了一年的男朋友付鹏远因为学业繁重和她分了手。她大受打击,情绪波动很大,她一直想复合,但对方没有答应。她曾发过短信给付鹏远,如果不复合,她就寻死。付鹏远没有理会她,他以为她只是气话说说而已,没想到,她竟真的想不开自杀了。

戴晓琳的父母伤心欲绝,扯着付鹏远扭打,指责是他害死了戴晓琳。付鹏远当场情绪失控挣扎开后跑了。韩遇他们担心他会想不开,立刻分散众人去找他。

韩遇和许一然在学校一处很偏僻的角落里找到他,他蹲在地上死死抱着自己痛哭。

韩遇慢慢走过去,在他旁边蹲下直接坐在地上,没有说话。许一然在离他们两米远处靠着墙壁安静地站着。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她是吓我的,我真的不知道她会这么做。”付鹏远埋头抽噎着说。他只是一个穷学生,高考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他们在一起的这一年,虽然很开心,但他的成绩已经被影响了。他很害怕,他除了高考没有第二条路了。

他必须为了自己的前途着想,他有跟她解释过,一切等高考后再说。可她就是不肯,两人吵得很凶。可是他没想过伤害她,他很喜欢她的。她怎么可以这样让他背负上一条人命!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