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7章白洛受伤



    萧素素在顾倾城这儿寒暄了几句,便抱着白穹苍的手臂缠着他带她去找白洛。这是白洛头一次见所谓的二姨娘,果然,看那张妖媚的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萧素素趴在婴儿床前盯着打量着白洛,心里却妒火燃烧,怪不得老爷恨不得住进贤王,也怪不得贤王在这孩子出生就将她抱走。



    她才这么大点就如此好看,如此惑人,将来若是长大了,还了得?



    萧素素回过神,对白洛做出一副温柔可亲的模样,她一脸柔和的看着白洛,片刻后,转眼瞥了一眼坐在桌前喝水的白穹苍,随即收回视线,缓缓抬手,手指往白洛脸蛋上摸去。



    白洛本能的转过脸不让她摸,萧素素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眼里一抹寒意闪过,白洛察觉,心中一紧,险些忘了,自己还是个孩子。



    她突然转过来对萧素素咧嘴开心的笑了一声,萧素素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而后缓缓落在了白洛脸蛋上。



    她的指甲轻轻划过白洛的小脸蛋,白洛心中一个咯噔,生怕这个女人将她怎么了。只是想到白将军还在这里,这里又是贤王府,白洛又松了口气。



    萧素素看着白洛淡淡开口:“洛儿乖,叫声姨娘听听。”



    话音落,白将军在一旁说道:“才十几天的奶娃娃,哪里知道叫人。”



    白洛圆圆的眼珠盯着萧素素,正在出神,萧素素突然出手握住白洛的小手,白洛大惊,使劲挣脱萧素素,只是她是个孩子,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



    萧素素偷瞄了一眼身后的白穹苍,看着白洛,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抓着白洛的手直接朝白洛脸蛋上落去。



    白洛本能的五指紧紧地扣在手心,委屈的抿唇,欲哭。



    只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白洛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萧素素,这个女人,竟然拉着她的小手往自己脸蛋上划去。



    白洛呆了片刻,突然抿着小嘴巴,眼睛一红,“哇呜。”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坏人,这个坏女人,竟然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呜呜呜~玉绝尘,你快来将这个女人赶走,快来救救我!嘤嘤嘤~



    白洛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玉绝尘。而玉绝尘也异常给力。



    书房中,玉绝尘刚拿起一本折子准备打开,白洛的哭声突然传来,玉绝尘心中一紧眸底一抹担忧闪过,起身,直接出了书房。



    此时,寝殿里,萧素素哭的梨花带雨,一脸心疼的看着抱着白洛在原地来回走着,安慰着她:“洛儿不哭,洛儿不疼,爹爹已经去叫太医了,很快就不疼了。”



    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她的手却一直狠狠地掐着白洛的腋下,疼的白洛撕心裂肺的大哭着。



    白洛心里将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骂了个半死,她拼命挣扎着,试图从萧素素怀里挣脱。



    就在此时,一个冷漠熟悉的声音传来,“洛儿!



    ”白洛听到那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瞬间委屈的哭的更凶了,“哇呜,呜呜呜~”她仰着头试图看向门口的方向,见玉绝尘冷着一张脸朝这边走来,双手探到外面,身子也朝玉绝尘的方向倾去。



    这是玉绝尘第一次感受到这个小东西似乎很需要他!



    他提起内力一个闪身便来到萧素素身旁,将白洛要了过去,当他看到白洛脸上的伤痕时,玉绝尘周身瞬间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他冷眸瞪向萧素素,阴沉的声音问道:“谁做的?”



    萧素素摇头,哽咽道:“王爷,民妇只是陪老爷过来看看洛儿,谁知民妇刚到床前,就看到洛儿的手往自己的 脸上抓,民妇想阻拦却来不及,结果,洛儿就把自己给抓伤了。王爷,都是民妇的错,是民妇没有拦住洛儿。请王爷责罚!”



    玉绝尘冷眸微凛,瞥了一眼萧素素,又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家伙,她脸上的伤口不深,却有鲜血渗出来,最后视线落在她的左手上,左手指甲缝里还带着一丝刺眼的血迹。



    萧素素见状,瞬间松了口气。还好她小心,抓着白洛的手往白洛脸上抓去。贤王做事谨慎,既然看到白洛指甲上的血迹了,便不会再怀疑到自己头上来。



    白洛还在委屈的抽噎,小手抓着玉绝尘的衣襟,双眼泛着晶莹的泪光,似是在说:“玉绝尘你别听这个老女人的,就是她伤害的我!我现在被你收养,又是在你的寝室里被她伤的,你要对我负责!”玉绝尘看到白洛如此委屈的模样,心中一抽,收回视线,眸底一抹寒意闪过,他冷冷的开口,“来人。”



    很快,有两个侍卫走了进来,萧素素脊背突然僵住,“王爷~”



    贤王这是要做什么?他明明已经看到白洛手指甲上的血迹了,他明明都已经知道了是谁伤了白洛,可是他叫这两个侍卫过来,要做什么?



    正胡思乱想着,只听到玉绝尘冷漠的声音道:“将这个女人拖出去,夹棍刑伺候!”



    萧素素大惊,“王爷,民妇没有伤害洛儿,还请王爷明察,民妇是冤枉的啊!王爷。”



    玉绝尘心疼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纤细的玉指朝白洛的伤口上抚去,还未落在伤口上,便见白洛吓得小手挥舞着不准玉绝尘碰,玉绝尘的手顿在半空,最后又收了回去,身上的气息却越来越冷。



    他的洛儿,他都舍不得说一句,该死的,这些废物,竟然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照顾不了!



    两个侍卫架着萧素素往外拖去,萧素素不停的喊着“王爷饶命!”



    白洛心里舒坦了一截,看着玉绝尘俊冷的脸,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一点也不变态,也不讨厌了。



    白穹昂已经找到季管家并且叫来了太医,几人刚好在院子里碰到了萧素素。



    萧素素看到白穹苍的那一瞬间,突然委屈的哭喊:“老爷,救命啊,求你救救我。老爷。”



    白穹苍急忙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老爷,我跟王爷解释了,洛儿脸上的伤不是我弄的,可是王爷误以为是我伤的洛儿,他要对我施夹棍刑。老爷,若是夹棍刑,我的手指就废了。以后谁还为老爷抚琴碾磨?谁为老爷做可口的点心?求求你,求求你跟王爷说说,让他放了窝吧,老爷。”



    说完,不停的抽噎着,白穹苍见状,也心疼萧素素,早知如此,便不让萧素素来了。他忍不住轻叹了口气,抬眼看着那两个侍卫,“两位,能不能等等,老夫这就去找王爷求个情”



    两个侍卫相视一眼,并没有听进去白穹苍的话,他们拖着萧素素直接往外面走去。



    白穹苍见状,安慰着萧素素,“素素啊,你别担心,老夫现在就去找贤王求情,跟他解释清楚。”



    萧素素一边哭一边慌乱的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白穹苍匆忙进了寝殿,太医已经为白洛处理好了伤口,提着他的药箱匆忙退下。此时,白洛乖巧的像只小猫咪一般,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小小的身子窝进玉绝尘怀中,手里抱着玉绝尘的手指在啃着。



    并不是她矫情,只是,这伤痕配上那药,真特么疼啊,方才为了不连累太医,她都没敢哭出声,毕竟人家为自己治伤,自己再哭的话,惹怒了这个冷面脸,万一把人家拉下去打一顿,她心里过不去啊。



    不过刚才实在是太疼了,所以就忍不住随便抓了个东西咬了,没想到,咬的竟然是玉绝尘的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