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9章来晚一步



    片刻后,玉绝尘将手中的纸信递给徐朗,压低声音冷冷的道:“你现在速带人去采购这些药材送去雁洋城。买不到的,去王府库房拿。”



    徐朗接过纸信看着上面的内容,最后视线落在上面极小的那几行字上,他瞪大眼珠子看着玉绝尘,“王爷,没想到真的如你猜测的那般,雁洋城的疫情就是一场阴谋,他们的病竟然是因为中毒!”



    玉绝尘没有说话,但身上的杀气却很明显,徐朗知道,李牧要倒霉了。没想到,李牧竟然与云海国二皇子萧敬崇勾结,毒害夏临国的百姓!



    想想李牧的下场,徐朗不禁打了个寒颤,急忙将纸信收好准备离开。



    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道:“王爷,那采购药材的钱属下要去皇宫禀告皇上吗?”



    “去找皇上要!还有,本王库房的药材乃天材地宝,价值连城,让皇上拿同等价值的东西换!”



    徐朗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表情,主子,这些药材虽然珍贵,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值钱吧?天材地宝?



    这是准备坑皇上一笔吗?可是主子,能不能不要这么小气?王府库房都快要塞不下了。



    想到皇上肉疼的表情,徐朗忍不住脊背打了个寒颤,恭敬地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去办正事。



    漆黑的夜空中,一个人影如鬼魅一般往皇宫的方向而去。玉子枭处理完政务,刚出了御书房,便看到一个黑影在眼前闪过。



    随即,保护他的暗影现身,将玉子枭护在身后。



    玉子枭看到那黑影现身,对暗影摆了摆手,提醒他们,“都退下吧。”



    所有人又瞬间消失。



    玉子枭看向徐朗,开口问道,“徐朗,你大半夜闯进皇宫,是不是皇兄那边有事?”



    徐朗恭敬的回到,“皇上,雁洋城的疫情已经查清楚了,也得到了控制,只是需要购买药材彻底解了百姓疾苦。”



    “那你快去买!买好了朕派人将药材互送去雁洋城。”玉子枭想,这点药材,皇兄那儿应该已经把所需银两准备好了。



    徐朗跪在原地没动,玉子枭好奇的问,“还有事?”



    徐朗垂眸,应道:“皇上,购买药材需要银两,还有两味珍贵的药材需要从王爷那儿借。”



    说着,徐朗顿了顿,等着玉子枭开口。



    玉子枭听了徐朗的话,眉头微蹙,徐朗这是何意?



    “需要什么你去找你家主子拿!”



    徐朗抬眼,应道,



    “是,皇上。只是……”



    见徐朗吞吞吐吐,玉子枭问道,



    “只是什么?”



    “我家主子说了,这笔账,得记您头上,还有从贤王府借的两味药,要皇上您拿同等价值的东西来换。”



    玉子枭顿时无语,片刻后,他对徐朗说,“朕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你家主子,看上什么,尽管派人来拿!”他的国库还没有皇兄富有呢!皇兄竟然惦记他那点银两?



    徐朗瞄了一眼玉绝尘,应了一声,“主子说,先记账。”



    玉子枭无语凝噎,最后对徐朗挥了挥手,徐朗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起身离开。



    赈灾所需的物资全部及时送去了雁洋城,徐朗刚到城门口,就看到北黎站在城门口的方向冷着一张脸,而北黎身侧,东方皓月脸上带着痞笑,一直在跟北黎说着什么。



    徐朗命人将所有东西全都送了过去,他来到北黎与东方皓月面前,对他们道:“这些物资就交给你们了,主子那边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看了一眼北黎,转身正欲离开。



    刚跨出一步,就被北黎叫住,“等等。”



    徐朗回头,“恩?”



    “你留下,处理这里的事情,我回去帮主子。”



    徐朗不解的皱眉,“为何?可是主子说了,让你留在这里,公子协助你救治百姓。”



    东方皓月急忙上前笑道:“就是就是,师兄说了,让本公子来协助你处理雁洋城的事情,你才做了一半就拍拍屁股走人,这怎么行?”



    北黎凌厉的眼睛瞪了一眼东方皓月。东方皓月则对他露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徐朗看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他大概也察觉,北黎似乎不愿意与东方皓月待在一起。想想也是,东方皓月这种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与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类人,相处起来,自然费力。再说了,他自小学医,现在医毒双绝,他们在他手里,没少吃亏。



    徐朗考虑再三,最后也没有答应北黎,他同情的看着北黎,对他说道:“主子的命令我不能违背,北黎,这里就交给你了,希望你早日归来。”



    东方皓月见状,上前在徐朗肩上拍了一下,对他笑道:“徐首领保重!”



    徐朗睨了一眼肩膀上的那只手,莫名的有些紧张,最后脸上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对东方皓月点了点头,匆忙逃离。



    北黎看着徐朗的背影,转眼瞥向东方皓月,“你对他用毒了?”



    东方皓月撇嘴,双臂环胸,衣服风轻云淡的模样淡淡的应了一声,“是啊。这你都看出来了?”



    “你对他用了什么毒?路上出了事怎么办?”



    东方皓月见北黎一脸不悦的模样,亲叹了口气,回到:“这种毒又不至死,只是让他在路上多耽搁一会儿。”



    谁让他在秦太医面前拒绝北黎的要求~东方皓月心里不满,所以便用了毒给徐朗一个小小的教训。只是北黎并不知东方皓月给徐朗下毒的原因,只觉得这个公子哥无理取闹,玩世不恭。



    所以,他给了东方皓月一记冷眼,便转身去处理运来的那些物资的事情。



    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却苦了正在往回赶的徐朗。



    徐朗半途便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睨了一眼四周,急忙寻找了一间茅厕蹲了许久,好不容易舒服一些,结果刚出来,又一阵难受。



    徐朗眉头紧促在一起,想着自己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最后想到东方皓月在自己肩膀上那一掌,徐朗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额间青筋暴起,小声嘀咕,“东方皓月!”



    说完,肚子翻腾,肠子像是搅在一起一般,痛的难忍。



    徐朗回头睨了一眼茅厕的方向,又急忙冲了进去。



    这一折腾便是半天的时间,徐朗整个人已经虚脱,额头满是冷汗,他看着眼前的骏马,拼命地爬了上去,拉着缰绳低吼了一声“驾!”马儿朝前奔去。



    一路颠簸,脸色惨白,到了贤王府的时候,险些昏睡过去。还是秋月耳尖,听到动静,这才发现徐朗已经回来,搀扶着徐朗进了贤王府。



    两日后,雁洋城的灾情化解,百姓的病情也得到了控制,逐渐好转。秦太医配合着北黎和东方皓月完成了任务准备启程回去。



    李牧心不在焉的跟在两人身后抹着冷汗。



    秦太医好奇的皱眉,“李大人,你是否身体不适。不如在下给你看看?”



    东方皓月睨了一眼北黎,凑上前小声道:“这明显做贼心虚了。”



    说完,还不忘给北黎抛了个媚眼。那邪魅的笑容,宛若妖孽一般。让人不禁脊背一个寒颤,北黎眸底一抹异色闪过,冷冷的提醒,“公子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东方皓月邪妄一笑,“本公子什么时候对北首领动手动脚了?本公子不过是动了动眼睛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