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4章给洛儿



    徐朗这个闷头好欺负,这秋月太激灵,一言不合就在他脸上划叉叉~想到此,东方皓月脊背一寒,急忙笑了笑,“我现在就给解药,秋月姐姐,刀下留脸啊!”



    秋月冷冷的道:“少废话!解药。”



    东方皓月急忙将解药拿了出来递给秋月,秋月给东方皓月嘴里倒了一些,见没什么事,才扔给徐朗。徐朗急忙将解药服下,很快那种感觉便消失。他对秋月开心的痴笑:“秋月妹妹,我没事了。”



    秋月睨了一眼东方皓月刚好干净的俊脸,手起刀落,鲜血顺着东方皓月脸颊落下。



    “若是再戏耍我们,下次,你的脸就别想医好了。”



    东方皓月委屈的想回去找他师兄告状!



    看着秋月和徐朗离开的背影,捂着自己的脸,忍不住痛吟了一声,“嘶~”这个女人,是不是女人了?下手这么狠!



    想到北黎那张冷漠的脸,东方皓月觉得,北黎那么冷清,都没有秋月这么狠!



    担心自己的脸上留疤,急忙跑去别苑处理伤口。



    翌日一早,白洛睁开眼便看到玉绝尘躺在自己身侧,那双深邃的凤眸盯着自己。白洛怔住,他今日不上早朝?



    玉绝尘见白洛盯着自己发呆,有些微微沙哑的声音问道,



    “醒了?”



    白洛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在回答玉绝尘一般。她的小手揉了揉模糊的双眼,奶声奶气的嘤咛了一声,双脚将被子踢开,呈大字型躺在床上。



    玉绝尘缓缓起身,习惯性的将她身子托起,查看她身下的尿垫。



    果然,方才还是干的,现在就湿了一片。



    无奈眸底一抹宠溺的笑意闪过,玉绝尘将白洛抱起,为她换了身新的衣裳,便抱着她出了寝殿去找奶娘,奶娘将白洛抱走,玉绝尘则一直坐在院子里等着。



    白洛此时窝在奶娘怀中开心的吃着香甜的奶,有时候吃的太急,会偶尔呛住,奶娘每次都被白洛吓得脸色大变,焦急的拍打着白洛的后背,直到她打了个饱嗝,这才能松口气。



    白洛许是一个人在贤王府里太无聊了,所以有时候故意装作被呛奶的样子,看着奶娘一脸焦急的为她拍隔,心情也瞬间会好很多。



    终于填饱了肚子,奶娘为白洛擦干净小嘴巴,又检查了一下她的尿垫,最后才放心的将白洛抱起往院子里走去。



    当白洛看到坐在院子里的男人时,好奇不已,他怎么还没有去上早朝,难道今天不去吗?



    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侧着脸看着玉绝尘,玉绝尘见奶娘将白洛抱来,缓缓起身,接过白洛,直接去了花园的方向。



    贤王府的花园堪比皇宫里的御花园,建造面积极大,里面各种奇花异草。



    白洛远远的便能闻到那种淡淡的花香传来,在玉绝尘怀里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玉绝尘抱着她来到花园凉亭中坐下,片刻后,他垂眸睨了一眼怀里格外活泼的小东西,淡淡开口,“再过几日就是洛儿的满月礼,洛儿喜欢什么东西,本王命人为你置办?”



    白洛心中鄙视了玉绝尘一把,明知道人家不会说话,还这么问。不过,因为玉绝尘这么问了,所以白洛很认真的想着,自己来这个世界竟然已经快一个月了。



    时间真的如流水一般飞逝,这一个月里,她似乎除了吃,什么都没有学会。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做人难,做孩子更难啊~翻身不会,爬不会,连坐也不会,想开口,连舌头都捋不直,人生竟然可以这么悲催。还有那个老神棍,说什么要去闭关,猴年马月才能出来~



    不过,满月礼不应该是她娘亲和爹爹给操办吗?玉绝尘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白洛的满月礼还要在贤王府过不成?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王爷!”



    正在出神的白洛瞬间回过神,瞪大圆圆的眼珠子看向来人。



    是徐朗!



    白洛好奇的盯着徐朗,只听徐朗说道:“王爷,李府的人已经全部关押,皇上命人传来口谕,说是大家都在等着您过去处理。”



    玉绝尘怔了怔,淡淡的应声,



    “本王知道了。”



    白洛圆圆的眼珠子转了转,这才明白了今天早晨为什么玉绝尘没有去上早朝。



    玉绝尘见徐朗还呆呆的站在原地,眉头微挑,看向徐朗问道:“还有事?”



    “王爷上次命属下去为太后找的寿礼已经找到。”



    说着,徐朗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递给玉绝尘,白洛看到那刻着金色双凤的锦盒顿时眼睛亮了,好漂亮的盒子!想着里面装着的东西,定然也价值不菲吧!



    玉绝尘睨了一眼那锦盒,这才突然想起来太后寿辰的事情,若是徐朗不提,他还真是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几日一直在筹备洛儿的满月礼,所以其他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



    缓缓伸手接过盒子,玉绝尘将盒子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只血红色的老冰种红翡翠手镯,白洛双眼直直的盯着那红玉手镯,那手镯就像是有一种魔力一般,吸引着她。



    她小手落在微凉的玉镯上,突然五指朝玉镯抓去,紧紧地握在手中。



    徐朗怔住,定睛看着白洛手里的玉镯,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玉绝尘见状,看着白洛柔声问道:“洛儿喜欢这个?”



    白洛当然喜欢啦,这么好看的东西,谁不喜欢?何况她还是个女孩子。这手镯又似乎与其他手镯不同,她只是看了一眼,它就像是在召唤她一般,让她欲罢不能。



    玉绝尘见白洛爱不释手的样子,薄唇轻启,“既然洛儿喜欢,就留下给洛儿玩。徐朗!”



    徐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听到玉绝尘的声音,急忙应道:“是,王爷。”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了一句,“那太后的寿礼~”



    徐朗记得清楚,太后上个月似乎故意在主子面前提起这只手镯的事情,再加上皇上那边也求主子帮忙寻找,主子才答应为太后寻得一只一模一样的。如今,王妃看上了,那太后那儿若是没有同等级的东西替代,怕是太后会对主子生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