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4章贤王到



    沈媚芯扫视了一眼所有人,见大家都已经到场唯独不见玉绝尘,脸色瞬即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她很不愿意看到玉绝尘,但为了她的儿子,便是不愿意,今日也得忍着。



    睨了一眼殿外的方向,转眼看向玉子枭问道:“枭儿,贤王怎么了还没有来?”



    话音刚落,外面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贤王到!”



    众人一听到贤王的名字,本能的坐直了身子,秦舒紧张的站在沈媚芯身旁视线一直注视着外面。顾倾城和白穹苍亦是如此,两人激动的看着大殿外面,恨不得现在就起身追出去。



    很快,玉绝尘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玉子枭见玉绝尘怀里抱着孩子朝大殿上走来,忍着冲动对玉绝尘道:“贤王不必多礼了,上座吧。”



    玉绝尘抱着白洛直接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全程没有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白洛余光瞥到顾倾城的身影,突然开心的挥舞着双手,咿咿呀呀的喊着,顾倾城激动的正欲起身,被白穹苍及时拦住。他给了顾倾城一个眼色,顾倾城会意,只好隐忍着见女儿的冲动,坐在原位静静地看着。



    玉绝尘见怀里的小东西如此激动,脸上多了一丝不悦,他顿了片刻,睨了一眼白洛,白洛急忙收回视线,冲玉绝尘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玉绝尘的心情瞬间被那可爱的笑容惹得大好。抱着白洛径直往自己的座椅上坐去。



    而秦舒以为自己今日的容貌足以惊艳到玉绝尘的时候,结果,玉绝尘竟然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他的视线,一直在怀里那个孩子身上。



    秦舒顿时心中委屈不已,双眼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玉凛见状,低着头小声在玉自清耳边道:“四哥,看到没,今日太后这寿宴,怕是别有用意了。”



    玉自清将手中的酒杯送到嘴边,抿了一口,淡淡的道:“我们只管看好戏便可。”



    说完,两人又相视一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就这样,在玉绝尘的到场后,太后的寿宴正式开始。



    最不悦的便是今日的寿星沈媚芯了,玉绝尘平日里上朝迟到也就罢了,今日在她寿辰上也是如此,明明是为她贺寿,她才是主角,结果,因为玉绝尘最后的到场,交点全都落在了他和他怀里的小东西身上。



    白洛无辜躺枪也不知,躺在玉绝尘怀中把玩着她的玉镯。



    沈媚芯收回视线,轻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今日只要舒儿成功,这些事情她便不计较了。



    理智恢复了一些,沈媚芯这才看向一旁的玉子枭,对他笑道:“今年这寿宴皇上办的很好,哀家很喜欢。枭儿有心了。”玉子枭回笑,“应该的,母后喜欢便好”



    说完,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德公公,“阿德,将朕为母后准备的寿礼呈上来。”



    德公公激动的点了点头,很快抱着一个托盘上上来,托盘上盖着一块红色遮布,沈媚芯好奇的看向玉子枭,问道:“枭儿给哀家准备的这是?”



    玉子枭饶有意味的笑道:“母后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沈媚芯将那块布拿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串佛珠。



    沈媚芯方才脸上那温柔慈善的笑容顿时僵住,她方才还惊喜的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底。



    为了不让儿子失望,沈媚芯强撑着笑容没有变脸,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异常难看僵硬。



    她看向玉子枭,正欲开口询问这珠子怎么回事,结果便听到玉子枭说道:“前些日子朕听母后念叨想静心礼佛,刚好母后要求寿辰一切从简。儿臣觉得送贵重的东西会惹母后不高兴,所以便命人去灵音寺求了佛珠。”



    沈媚芯听了玉子枭的话,心中有些感动。毕竟,这孩子至少是关心她的,还让人专程去了灵音寺求了佛珠给她。脸上僵硬的笑容瞬间舒缓,柔和,她对玉子枭点头笑了笑:“好,好。哀家喜欢。”



    说着,接过佛珠爱不释手的看着。



    玉子枭见状,又道:“母后,这是紫檀佛珠,可安定心神。”



    沈媚芯双眼含着笑对玉子枭微微点了点头,却不知儿子的深意。玉子枭不过是想提醒自己的母后,少操心,多休息罢了。



    玉子枭送了寿礼,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很快,其他皇子也送上了自己准备的寿礼,但这些不外乎就是一些上等的补品,对于这些,沈媚芯已经见怪不怪,没什么期待,甚至连盒子也懒得让丫鬟拆了,直接命她们将东西送去寝殿。



    她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的是玉绝尘为她准备的寿礼,“千年血玉玉镯。”



    那只玉镯据说是千年血玉而制,不仅能驱祸辟邪,戴的时间长了,还有灵性,能够保佑戴它的人。



    当初她只是随口在儿子面前提了一下,没想到儿子竟然告诉了玉绝尘,玉绝尘便命人四下寻找。就在前些日子,她收到消息,那只玉镯被人高价买走,查到买主是贤王府的人时,沈媚芯瞬间松了口气。心心念念的玉镯很快就可以见到,她怎能不激动。



    而此时正躺在玉绝尘怀中全然不知自己手里的玉镯已经被人惦记上的白洛,正开心的把玩着它。



    所有人都献上了寿礼,只剩下玉绝尘迟迟没有动作。



    沈媚芯有些焦急,睨了一眼玉子枭,玉子枭会意,看向玉绝尘,“不知贤王为母后准备了什么~”



    玉子枭知道,当初他随口一说,皇兄上了心的。虽然皇兄平日很难接触,但对他,皇兄从不吝啬!甚至,他比敬重母后要敬重皇兄多一些。



    白洛听到玉子枭突然的话,鄙视了他一把。寿礼还有问人要的?不是人家想送就送,不想送就不送了吗?皇室的人,怎么都这样?还是太后太穷了?他这么一问,倒显得这个冷面脸不自觉了?切~



    白洛不知,自己已经开始护短了!



    玉绝尘并不知怀里的小东西在想什么,只是看到她不安分的样子,玉绝尘眸底一抹宠溺的光闪过,他睨了一眼守在身旁的徐朗,徐朗会意,抱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寿礼上前。



    沈媚芯看到那精致的盒子,顿时激动不已,也忘了众人还在大殿上,一时失态,急声催促,“快拿来!哀家瞧瞧。”



    其他人见太后的态度,纷纷变了脸。怎么贤王的寿礼是有多好,竟然让太后如此失态?他们的寿礼怎么就如此廉价?方才打开的时候,太后也不过是轻瞥一眼便命人拿了下去?甚至还有懒得看一眼的就让人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