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5章本王给的



    玉自清与玉凛相视一眼,目的一抹嘲讽的笑意闪过,气定神闲的模样坐在原位喝着酒。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两人无关一般。



    徐朗见太后如此,怔了片刻,将盒子递给太后身旁的丫鬟。



    丫鬟将盒子当着众人的面打开。



    沈媚芯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身子微微朝前倾去。



    盒盖缓缓打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锦盒上,玉绝尘却自顾自的逗白洛。生怕这个小东西觉得寂寞无聊。完全没有理会在场的所有人。



    秦舒对那个盒子虽然也感兴趣,但现在,她没空去看,她注视着玉绝尘的方向,见他表情明明比方才柔和了许多在陪怀里的孩子,秦舒的心里便越发的委屈。



    她双眼变得通红,愤怒的移开视线看向母亲沈眉庄,沈眉庄给她使了个眼色,提醒她冷静,秦舒喉咙哽咽,这种情况下,她如何能冷静?她心爱的男人她的珏哥哥,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她如何能平静下来。



    余光瞥了一眼玉绝尘的方向,心有不甘的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摆。



    这边,玉绝尘为太后准备的礼盒已经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与玉子枭送的一模一样的佛珠。



    沈媚芯看到那串珠子时,以为丫鬟拿错了,挥手提醒,“这是皇上给哀家的寿礼!贤王的呢!”



    明显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焦急。丫鬟怔住,急忙福身应道:“太后,这就是贤王府的寿礼。”



    此时,白洛正抓着玉镯啃着,谁知,小手突然打滑,没有抓住玉镯,玉镯直接从手中滑落下去,“哐当”的一声脆响,还在盯着玉绝尘送给太后寿礼的那些人,全都怔住,随即转向,看向玉绝尘这边。



    伴随着一声“哇呜”孩啼,白洛委屈吧啦的侧着脸看着掉在地上的碎成两半的玉镯突然大哭起来,沈媚芯同样被惊到,转身看向白洛的方向。



    当看到地上那殷红的玉镯时,沈媚芯心中一紧,眼神骤变,急忙起身朝那玉镯走去。



    桂嬷嬷见状,急忙上前搀扶,谁知沈媚芯将桂嬷嬷直接甩开,走到玉镯前缓缓俯身眼珠子眨也不眨的看着它,她的双手都在颤抖,手指缓缓朝那碎了的玉镯落去。



    白洛见自己的宝贝要被人抢走了,顿时委屈的放声大哭,小胳膊往外探去,欲抓自己的玉镯。



    玉绝尘眉头微瞥,睨了一眼地上的碎玉镯,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洛儿不哭,玉镯碎了,本王再命人去找一只比它更好的。可好?”



    白洛嘴唇微抿着,通红的眼睛看着玉绝尘那张俊美的脸,见他眸底满是担忧,她哽咽了几声,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抓着玉绝尘的衣襟,另一只手一只试图去抓地上碎成两半的玉镯,喊着:“要,要!”



    这是白洛第一次,说话这么清晰!



    要!



    玉绝尘大喜,他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白洛,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你方才说什么?你对本王说什么?”



    此时,玉绝尘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脑海中全是白洛稚嫩的声音,“要”。她说话了,他听的一清二楚。



    其他人见状,同样震惊,这孩子才不到一个月,竟然会说话?



    这传出去,谁信?可是他们却听的清清楚楚。



    白洛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开口说话了,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是很清晰哎~!



    圆圆的眼睛盯着有些激动地玉绝尘。委屈的小嘴巴嘟着,嘴角还残留着口水~只听到玉绝尘低沉的声音对她道:“再说一遍。”



    白洛瞪了一眼玉绝尘,人家就是会说了!还不信啊!



    不悦的开口:“要!”顿时委屈吧啦的。



    玉绝尘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一闪而逝,眼尖的徐朗却捕捉到了。玉子枭也看到了玉绝尘嘴角那微微扬起的弧度,他眸光收紧,皇兄方才是笑了?



    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皇兄这种人,从小好像都不会笑,一定是看错了。



    正在出神,玉绝尘清冷的声音传来,虽然低沉,语气中却满是宠溺,“好,既然洛儿要,那本王便去命人为洛儿再寻一只。”



    白洛这才揉了揉眼睛,收回了眼泪。玉绝尘见她的手落在眼睛上,不悦的挑眉,将她小手抓住,“本王说了,不准哭,哭了,也不准揉眼睛。”



    白洛只好作罢,好吧,看在这个男人今天如此温柔的对她的份上,她便不跟他计较了!如此,她也不计较掉落在地上的那只玉镯了,只是她不计较,可自然有人计较。



    这时,沈媚芯才缓过神来,她缓缓起身,回头睨了一眼抱着锦盒的丫鬟,那串佛珠真的是玉绝尘给的?



    众人也是好奇,今日太后寿辰,皇上和贤王是商量好的么?都送给太后一串佛珠~这是什么意思?聪明人都能想的明白。



    沈媚芯怎么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转身看向玉绝尘,“贤王,这玉镯为何会在这丫头手里!”



    “本王给的,怎么,太后有意见?”



    玉绝尘淡淡的应了一声。



    沈媚芯喉咙一紧,“你,这,这玉镯不是你准备给哀家的贺礼吗?为何会落进这丫头手中?“



    “本王何时说过这玉镯是为太后准备的。太后,你莫不是有些挖耳当招了?”



    沈媚芯听了玉绝尘的话,脸色越发的黑了起来,她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让她下不了台!挖耳当招?说她自作多情?



    玉绝尘,你当真是无情!



    沈媚芯紧紧地攥着自己的丝帕,气的紧咬着牙关。



    一旁,玉子枭看着自己的母后,眼里满是无奈,母后这不是自取其辱吗?皇兄已经将寿礼给了她,便是那盒子里不是她想要的那只玉镯,她也不能这么直接开口问责问皇兄。



    轻叹了口气,欲开口提醒沈媚芯,谁知,玉绝尘怀里的小东西打破了瞬间的尴尬。



    稚嫩的声音传来,“要~”沈媚芯瞬间回了神。



    白洛小手紧紧地抓着玉绝尘的衣襟,感觉到周围那冷漠的气息,心里莫名的有些害怕,所以故意喊了一声。顾倾城一直被白穹苍挡着,只能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担心白洛会惹怒贤王,或者惹怒太后,整个人提心吊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