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8章贤王很在乎



    白洛听到玉子枭的话,顿时笑了,玉绝尘听到小东西咯咯咯的笑声,垂眸看着她,眉头微挑。他在想,这个小东西在笑什么?



    玉子枭也好奇,他怎么都觉得,“皇嫂”这是在笑他!



    可是,他有什么可笑的?



    回想着方才自己说的话,玉子枭眸光突然一亮,方才母后问的时候,故意提起了秦舒,怕是想撮合秦舒和皇兄,皇兄不可能没有听见。而皇兄夸了舞姬没有夸秦舒,自然是对秦舒不感兴趣。他在这么挑明了问皇兄秦舒如何,若皇兄真的对秦舒没兴趣,那岂不是再次打了秦舒的脸?伤了她的心?



    回过神,玉子枭看着白洛,他此时更震惊的事情,这个小不点,竟然看的比他还通透?这还是个孩子吗?简直就是个妖孽啊!忍不住指着白洛压低声音对玉绝尘道:“皇兄,皇嫂她知道朕在说什么?”



    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瞥了一眼玉子枭,没有回答他的话。玉子枭收回视线坐直了身子,对着众人自问自答,“呵呵,舒儿妹妹的舞姿曼妙,真是令朕大开眼界哪。”



    说完,玉子枭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有些僵硬,见众人都看向他,顿时觉得尴尬不已。明明是他问人家贤王,结果贤王还未开口,他却自己答了。夸人他不会,夸女人,他更不会。



    玉绝尘则冷眸瞥了一眼秦舒,秦舒接收到那冰冷的视线,有些紧张,不敢抬头,但她知道投来的目光是谁。所以认真的竖起耳朵听着玉绝尘的回答。



    只是,玉绝尘却开口回到,“本王并未注意。”



    大殿上的人险些被贤王的话惊掉下巴。不过想想也算正常。贤王何时对女人上过心了?不过方才秦小姐的舞姿当真是绝了,可惜了,贤王竟然就这么错过了,或许看上一眼,就会对秦家小姐动情也不一定!



    大殿上安静的可怕,尤其是贤王那句并未注意说出来后。



    白洛本来还在玉绝尘怀中躺的好好的,结果,不知怎么回事,身子下便一阵暖意袭来,她有些心虚的圆圆的眼珠子转了转,我靠,她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尿裤子了?



    大殿上这么安静,她要不要忍着,等一会儿大家都散了再用哭声提醒玉绝尘她尿裤子了?



    可是不告诉他,她很不舒服哎。



    正在犹豫着,玉绝尘眉头微拧,似乎察觉,他垂眸看着怀里的小东西,将她的尿布拿开,果然.



    一个低沉的平静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此刻的宁静,“秋月,尿垫。”



    众人听到突如其来的话,视线纷纷朝玉绝尘的方向望了过去,玉子枭刚送进口中一杯酒,听到玉绝尘的话,险些将酒水喷了出来。皇兄这是做什么?尿垫?难不成?



    就在他用狐疑的目光盯着玉绝尘的时候,秋月已经将尿垫递给了玉绝尘。



    玉绝尘接过尿垫,抱着白洛缓缓起身,对众人道:“各位先坐。”



    说着,便抱着白洛往殿外走去,玉子枭不死心的问:“贤王,你这是做什么去?”



    玉绝尘头也不回冷冷的道:“给本王的爱妃换尿垫,皇上要跟着么?”



    玉子枭喉咙堵住,他还从未见过皇兄如此体贴的时候,竟然亲自给孩子换尿垫。皇兄的洁癖哪去了?反应过来,急忙道:“贤王快去快回。”



    其他人也已经咋目结舌,满脸难以置信。堂堂夏临国的战神,冷情嗜血的贤王,竟然愿意给一个孩子换尿垫!



    想到白将军府一家人,众人脸上皆是羡慕之色,更确定了贤王对孩子情有独钟。所以也都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自家的孩子送进贤王府,便是没有孩子,也要回去娶个年轻的小妾,赶紧生孩子!



    沈媚芯觉得,今日若是再继续下去,她非得被贤王气出个好歹来。



    最后忍着怒意开口道:“既然贤王有事,那众爱卿就先用膳吧。”说完,命令御膳房的人开始上菜。



    很快,大殿上又热闹了起来。



    秦舒看着玉绝尘离开的方向,眼里含着泪水,沈媚芯见状,拍了拍秦舒的手,示意她别难过。这个不成,她们还有下一步打算,总之,今天,她们一定要让舒儿上了玉绝尘的床!



    秦舒委屈的咬唇,片刻后,低语,“姨母,舒儿是不是很没用,做了这么多,也入不了贤王的眼。”



    沈媚芯眸底一抹寒意闪过,压低声音在秦舒耳边说道:“你放心,哀家今日一定会将你和贤王的婚事定下来。”



    秦舒会意微微点头,眼里却多了几分失落和哀怨。想到方才玉绝尘看怀里那个孩子的眼神,顿时心又沉了下来,“可是那个孩子,贤王似乎很在乎。”



    “即便是再在乎,那也只是个孩子。舒儿,你可知,对付一个孩子,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秦舒不解的摇头,沈媚芯阴沉着一张脸看向顾倾城的方向,秦舒顺着沈媚芯的视线望了过去。见顾倾城一脸焦急的盯着玉绝尘离开的方向,她疑惑不已,沈媚芯轻叹了口气,示意秦舒靠近。秦舒耳朵搭在沈媚芯面前,只听到沈媚芯在她耳边用仅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了几句。



    听完,秦舒大惊。



    沈媚芯眸底一抹寒意闪过,“舒儿,这个机会难得。做成了,一举两得,做不成,也没有人会查到你头上来。明白吗?”



    秦舒喉咙一紧,头皮发麻。她缓了一会儿,想到玉绝尘那张俊美的脸,最后对沈媚芯点了点头,答应了她的话。



    沈媚芯给了桂嬷嬷一个眼神,桂嬷嬷匆忙退了出去很快又赶来回来,回来的时候,悄悄将一包东西塞给了秦舒。秦舒睨了一眼那包药,最后定了定神,看了一眼顾倾城的方向,端着酒杯往那边走去。



    白穹苍的座位与秦将军的座位相邻,沈眉庄见自己的女儿端着酒杯往这边走来,脸上带着慈爱的笑意缓缓起身等着。



    秦舒偷瞄了一眼顾倾城的方向,快到沈眉庄身边时,突然不小心踩到了裙摆,整个人朝顾倾城的方向扑了过去。



    顾倾城因为担心白洛,所以并未注意。当察觉时,秦舒已经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