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8章师兄怎么了



    皇宫,养心殿内,玉子枭坐在榻上批阅奏折,德公公脚步匆匆的跑了进来,玉子枭抬眼,“怎么了?”



    德公公手中的浮沉往后一甩,急声道:“皇上,四皇子来了。”



    玉子枭皱眉,没想到,四弟倒是淡定,回过神,对德公公冷冷的道:“让他进来吧。”



    玉自清跟在德公公身后一直往养心殿里走去,只是越往里面,心中越紧,眸光也暗淡了许多。



    昨夜等了一夜消息,也不曾见李茵茵回应,看来,李茵茵怕是凶多吉少了!



    将那份紧张掩去,玉自清跟着德公公进了养心殿。



    玉子枭听到脚步声,放下手中的折子,忍着后背的疼,装作没事人一般,起身朝玉自清的方向走了过去。



    “臣弟参见皇上。”



    玉子枭上前将玉自清扶起,“四弟不必多礼,起身吧。”



    玉自清瞥了一眼玉子枭,见他身体并无异样,眼里一抹异色划过,随即恢复如常。



    玉子枭对玉自清笑道:“今日是贤王妃的满月礼,四弟没去?”



    玉自清顿了顿摇头,“皇上日理万机,染了风寒病倒,臣弟担忧皇上龙体,所以便想着过来先探望皇上,一会儿过去贤王府。”



    玉子枭嘴角扬起一抹淡笑,“是么?”



    玉自清心中一紧,“是,皇上。”



    话音落,玉子枭的脸色瞬间变得冷漠起来,他冷眼看着玉自清,那眼神,吓得玉自清心中一沉,甚至有一种见到玉绝尘时的错觉。



    只听到玉子枭冷声道:“来人啊!”



    很快一个昏睡过去的女子被侍卫拖了进来。



    玉自清看到那女子的模样时,脸色瞬即变得难看,果然,出事了!只是转眼。玉自清的表情便又恢复如常。



    他转眼看向玉子枭,问道:“皇上,这是怎么回事?”



    玉子枭冷笑一声,走到龙榻坐下,那双清澈的墨眸紧盯着玉自清的方向,淡淡开口:“朕前夜出宫去贤王府受了埋伏。”



    玉自清一脸担忧的问:“皇上可有受伤!”



    “朕有没有受伤,四弟你不清楚么?”



    玉自清心一沉,面不改色的应道:“臣弟不知皇上这是何意!”



    玉子枭冷眼瞥了一眼侍卫,厉声道:“将她浇醒!”



    一盆冷水下去,李茵茵猛地惊醒,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玉自清的面孔便出现在眼前。



    李茵茵瞳孔一缩,别过脸不看玉自清,玉子枭冷笑一声,“怎么,熟人见面,不打声招呼么?”



    玉自清回到:“皇上,臣弟并不认识这位姑娘。”



    李茵茵抬眼看着玉自清缓缓开口,“四皇子,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你交代的事情,连累了你。”



    玉自清冷声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李茵茵喉咙一紧,“我已经全招了!”



    话音落,便又昏睡了过去。玉自清看向玉子枭:“皇上,你不能只听她一面之词,臣弟并没有做伤害你的事情!还请皇上明察!”



    玉子枭冷笑,“怎么,四弟的意思是朕危言耸听?诬陷于你?”



    “臣弟并无此意。”



    “那四弟的意思是什么?认为朕是个昏君,连青红皂白也分不清楚了么?”



    玉子枭的态度突然变得冷冽,玉自清甚至从他身上看到了玉绝尘的影子。玉子枭冷冷的开口,“来人,将所有的证据全都呈上来!让四皇子好好看看!”



    很快,德公公苟着身子匆忙跑来,玉子枭冷冷的提醒,“四弟好好看看吧,看看朕是否冤枉了你!”



    玉自清看着那些罪状,表情变得越来越僵硬,良久,他自嘲一笑,缓缓抬眼看着玉子枭,“没想到,皇上早已经对臣弟起疑~事已至此,臣弟无话可说。”



    玉子枭一脸烦躁的揉了揉眉心,冷冷的命令道:“将人带下去,听候发落!”



    玉自清被带走,玉子枭一个人在坐在桌前出神,片刻后,想起什么对德公公道:“阿德,去命人将朕为贤王妃准备的贺礼送过去!”



    德公公听了玉子枭的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道:“是皇上。”



    这边,东方皓月从秦将军府回来后,手里抱着一个极为精致的礼盒来到贤王府门口,府外被客人堵的水泄不通,东方皓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往贤王府后门走去。



    顺利入了府,东方皓月睨了一眼怀里的盒子,兴致冲冲的赶去了尚幽殿。



    他刚到尚幽殿院外,便看到玉绝尘抱着白洛走了过来,东方皓月抬眼对着玉绝尘叫了一声:“师兄。”



    玉绝尘薄唇微抿,几步上前,冷眸微凛,低沉的声音道:“回来了还不去前面协助季管家!”



    东方皓月不悦的撇嘴,“才刚回来就打发我干活。”



    见玉绝尘冷眸扫来,东方皓月将怀里的盒子递给玉绝尘,“这个,是秦将军让我捎给师嫂的贺礼,说是他身子有些不适,不能前来祝贺。”想想,秦将军被贤王气的憋屈的差点吐血,自己最看重的女儿也永远成了傻子,他怎么可能还愿意陪着笑脸来参加贤王妃的满月礼。



    玉绝尘并不在意秦将军是否会过来,所以对东方皓月应了一声,示意东方皓月将盒子带下去。东方皓月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余光瞥到玉绝尘的脸,他突然怔了怔,猛地转眼认真的看着玉绝尘,“师兄,你怎么了?”



    这脸色不太对啊!



    玉绝尘淡淡的道:“无碍!还不退下。”



    东方皓月狐疑的目光打量着玉绝尘,“你当真没事?”



    见玉绝尘冷眸扫来,东方皓月转身逃离,一路上,心里却还在惦记玉绝尘脸色不对的事情。



    走到府门口时,东方皓月眸光突然收紧,心中暗道,“糟了,师兄不会是寒毒发作了吧!”



    想到此,东方皓月的心莫名有些紧张和担忧,不过想了想,师兄的寒毒不可能发作才是。一路来到贤王府门口,扫了一眼门口已经开始松散的人群,东方皓月瞥到有的人怀中抱着孩子入了贤王府,心下好奇不已,上前询问季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