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09章贤王梦魇



    玉绝尘拧眉,“洛儿这是困了?”奇怪,平日里这小东西经常这个时间睡醒,醒来后就吵着闹着要去看锦鲤~



    收回心思,看着白洛,只见小东西已经缓缓闭着双眼,没有要睁开眼的意思。玉绝尘见白洛如此,并未多想,直接将她放在床内侧,而他则退去身上衣裳,穿着一身银灰冰丝的里衣躺在床外侧。



    很快,玉绝尘便闭着双眼睡了过去,许是体内寒毒作祟,玉绝尘一直梦魇,他脸色惨白,嘴唇毫无血色,额头满是冷汗,汗水几乎浸透他的墨发。



    白洛就在他身侧躺着,别过脸,圆圆的眼睛盯着面前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见他眉头紧拧在一起,似乎在做噩梦一般,白洛小声哼唧了一声,想叫醒梦魇中的男人,只是,男人没有任何反应。



    换做平日,她稍微有点动静,玉绝尘便会立马转醒,可是现在,他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白洛心中有些焦急和担心。可自己连翻身都不会~小手不停的往玉绝尘身侧拍去,想要拍醒他!



    此时,玉绝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虚无黑暗的空间,到处弥漫着血腥味,四周压抑的让人无法呼吸,玉绝尘一个人半跪在血泊中,看着前面那个背对着自己的女子,



    女子身材纤细高挑,一袭火红的裙衫将那妖娆的身子包裹,宛若熊熊燃烧的烈火。那乌黑如墨的发被一条朱红色飘带系着,垂落后背。她站在那杀气逼人的诛神台上,四周猛烈的风将她的长发扬起,裙衫在风中飞舞。



    玉绝尘墨眸逐渐猩红,忍着抽筋剥骨之痛,深情的望着那女子,缓缓开口,声音哽咽,“师父~对不起,徒儿错了!求师父不要丢下徒儿,求师父不要离开徒儿。”



    女子并未转身,也未理会玉绝尘,娇小的身子缓缓朝前倾去,一个纵身,决然的跳下了诛神台。



    玉绝尘撕心裂肺的咆哮一声,整个人朝诛神台冲了过去,“不要,洛儿,不要!”



    床榻上的男人,额头青筋暴起,汗水浸湿身上的衣裳,白洛想尽了办法,不能将他叫醒,情急之下,小手落在他的手掌之中。



    梦魇中,玉绝尘趴在诛神台上,那只滴着鲜血的手,紧紧地抓住女子那白皙的小手,他看着面前那张倾城绝美的面孔,看着她眼角的血泪,他喉咙哽咽,声音颤抖,甚至不敢看她那双灵动清澈的眼睛,他缓缓开口:“洛儿,不要走,求你,不要丢下我。”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看着他的时候,眸底多了几丝柔情,她那晶莹好看的唇瓣一张一合,玉绝尘听不到她的声音,听不清楚她的话,他歇斯底里的吼着,求着她不要离开。女子抿唇一笑,缓缓将玉绝尘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火红的倩影坠落!



    “不,不要,洛儿,不要!”



    “洛儿,洛儿。”



    白洛看着床榻上仍旧喊着自己名字的男人,他到底做了什么梦,她从未见到过如此脆弱不堪的玉绝尘。白洛的小手被玉绝尘紧紧地抓着,听着男人口中一直嘀唸着她的名字。白洛的心突然抽痛了一下,喉咙莫名的堵得慌。



    看着玉绝尘如此痛苦的模样,白洛咬了咬牙床,算了哭吧!若是一直沉浸在梦魇中,他的寒毒又刚刚压制,再这么下去,会出事的。来不及多想,白洛突然“哇呜”一声,放声大哭。



    床榻上的男人突然猛地睁开双眼,第一时间朝身侧望去。白洛正哭的起劲,谁知,一双异常冰冷犀利的眼睛突然盯着自己,白洛吓了一大跳,小心脏受不了,莫名其妙的就真的哭了起来。



    玉绝尘见小东西还在他身旁,瞬间松了口气,此刻,他的心脏猛烈跳动着,浑身僵硬不已,甚至连抱白洛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这种感觉让玉绝尘觉得异常压抑和糟糕。



    听到小东西委屈的哭声,玉绝尘被自己现在的虚弱气的咬着牙,心中暗骂一声该死,他眉头紧促在一起试着运功调息,心口却抽痛,堵的连呼吸都是痛的。



    白洛哭也只是那一瞬,片刻后,见玉绝尘已经清醒,哭声也渐渐止住,吸着鼻子哽咽着。



    片刻后,玉绝尘终于能舒缓一些,脑海中,那个梦魇逐渐消失,他缓缓收敛身上那股阴冷的气息,表情也变得柔和,睨了一眼双眼蒙着泪水的小东西,见她圆圆的眼睛盯着自己,玉绝尘心一软,将白洛小心翼翼的抱起来,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对白洛道,“方才,吓着洛儿了?”



    白洛小嘴巴堵着,嘴角还残留着口水,脸上带着淡淡的水汽。她看着玉绝尘惨白的俊脸,滴滴汗水在他额间流淌,白洛此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玉绝尘忍不住轻咳一声,眉头拧紧。



    见白洛不哭了,他将白洛放在床上,对她道:“本王去沐浴。很快便来。”



    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满身都是汗水味道,玉绝尘心中膈应,担心他的洛儿会嫌弃他,所以,便将白洛放在床上,自己则去沐浴。



    白洛远远的望着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影往屏风后走去,心中瞬间松了口气,还好这个冰山脸没事。



    只是想到方才玉绝尘梦魇时说的梦话,白洛心中倒多了几丝疑惑,一个人躺在床上无聊的想着玉绝尘的事情,心中不禁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无玡那老头什么时候出关!若是他在,或许,她还可以问问他。”



    夜已深,王府异常安静,别院,屋顶上,两个男人并肩而坐,一边喝酒一边吃肉。



    东方皓月手里抱着一根鸡腿,啃了一口,抹掉嘴角的油渍,看向萧云逸,“两年未见了!有没有想过本公子?”



    萧云逸看着手中的鸡腿,不知该从哪里下口,一脸嫌弃的睨了一眼东方皓月,淡淡应道,“本王只会想美人!哪里像你,脑子里装的都是男人。”



    想到以前东方皓月看北黎的眼神,萧云逸脊背便一片麻凉~忍不住朝一旁挪了一些,与东方皓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