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4章打



    白穹苍急忙回到:“没有,二姨娘最喜欢洛儿了,她每年都亲手做衣裳给洛儿呢。洛儿方才是不是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那哀求的眼神似是在提醒白洛一定要跟玉绝尘求求情饶了萧素素。白洛现在就是个孩子,她可以装作若无其事。



    无辜的眼睛盯着白穹苍,白洛眼睛眨了眨,转眼看向玉绝尘:“尘叔叔,说谎话会不会变长舌头?”



    玉绝尘不解皱眉,白穹苍心中暗道不好,紧张的额头直冒冷汗。白洛努了努嘴,“秋月说,小孩子不能说谎,否则就会变长舌头,洛儿不要变长舌头。”



    那满脸委屈地模样,格外惹人心疼。



    话音落对白穹苍道:“爹爹,方才不是洛儿故意摔倒的。洛儿不想变长舌头。”说完,一脸天真呆萌的盯着白穹苍那张变得铁青的脸。



    白穹苍紧张的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紧盯着玉绝尘等着他开口。



    玉绝尘听了白洛的话脸色瞬间恼怒,斥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要本王亲自动手去责罚她么!”



    萧素素大惊,想到那三十大板打在自己身上那种蚀骨的疼痛,她抬眼看向白穹苍,“老爷,救救妾身!老爷!”



    见白穹苍一脸无奈,萧素素跪在地上往顾倾城的方向而去。她来到顾倾城面前,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角求饶:



    “姐姐,看在我们一起侍奉老爷的份上,求你跟贤王求求情,饶了妹妹吧!呜呜呜……若是妹妹今日领了这三十大板,妹妹哪还有命在。姐姐,求求你求求你……”



    萧素素知道现在求白穹苍没用了!那小东西是顾倾城肚子里生出来的,她相信只要顾倾城愿意开口,那小东西一定会答应跟贤王求情。



    顾倾城眉头紧蹙在一起看着萧素素,努力想要挣开萧素素,“妹妹,你别这样。这个我也做不了主。”



    毕竟,贤王的话,谁敢违抗!虽然贤王宠她的女儿,可也不代表会在意她的话,答应她的请求。若是因为她惹怒了贤王,害的洛儿受冷落~



    想到此,顾倾城便摇头拒绝。用力甩开了萧素素。



    就在此时,贤王府的人已经过来,两人来到萧素素面前拽着她的手臂往外面拖去。



    白如烟因为害怕一直低着头,看到萧素素被拖出去,想到三年前自己的脸被那个萧沐染无情划伤,想到白洛和秋月告诉她的那些话,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白如烟突然抬眼喊了一声,“等等!”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白如烟身上。拖着萧素素的两个人也突然顿了片刻。



    白穹苍以为白如烟是要为萧素素求情,激动的对白如烟道:“烟儿,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白如烟抿了抿唇,仍旧有些胆怯,但接收到便落坚定地目光,最后换换抬头看着白穹苍开口:“爹,我,我是有话要说。”



    玉绝尘给了门口的侍卫一记冷眼,侍卫会意,将萧素素松开。



    白穹苍看了一眼膳厅门口的方向,见萧素素被松开,心里瞬间松了口气。没想到,烟儿在贤王府待了几年,说话竟然也有些分量了!没想到他的两个女儿竟然如此争气。



    正在出神,只听白如烟低声道:“爹爹,当年我脸上的刀伤,并不是意外。”



    白穹苍怔住,“烟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提起这档子事了?”白穹苍觉得,反正白如烟脸上的伤已经好了,现在追究当年的事情也没有意义,最重要的事,也不是时候。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求贤王开恩,饶了萧素素才是。



    白如烟喉咙突然哽住。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裙摆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继续说。



    不说,她不甘心,也担心以后二姨娘好起来了会想办法对付她和娘亲。说了,又怕爹爹不给她机会!



    白穹苍话音落,便听到玉绝尘低沉冷漠的声音提醒,“白小姐继续!”



    白如烟听到玉绝尘冰冷的声音传来,吓得脊背一僵,最后抬眼看向白穹苍缓缓开口。她想起三年前的事情,眼里仍旧有那么一丝恐惧,挥之不去。



    “三年前,洛儿妹妹满月礼,娘亲和爹爹去了贤王府,留我和二姨娘在府中。我闲来无事在院子里练舞,结果突然闯进来一个女子。那女子便是二姨娘的远方亲戚,萧沐染。”



    萧素素突然僵住,她紧紧地攥着拳头咬着牙,她没想到,白如烟这三年不见竟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了!她心中暗道:“这个该死的贱丫头,竟然敢说出来!”还好当时染儿一直喊她素姨。



    玉绝尘听到白如烟的话,眸底一抹异色转瞬即逝。随即恢复如常,他冷眼看着。既然今日这事是洛儿故意挑起,那他便配合着她将这出戏演完为她收场便好。



    萧素素回过神,急忙摇头:“老爷,妾身没有!老爷,你一定要相信妾身。这么多年,妾身为了老爷牺牲了大好年华,为了这白将军府没少付出。老爷,您一定要相信妾身啊!呜呜呜~”



    白如烟紧盯着白穹苍等着他开口。结果,片刻后,白穹苍却开口道:“烟儿,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便是查起来,怕是也查不出蛛丝马迹。爹相信你是个好孩子,也相信素素,或许是当时你摔伤受惊才会记忆错乱?”说完,白穹苍眉头紧促在一起。



    白如烟眼里瞬间一抹失落划过,整颗心也瞬间跌入谷底,受惊记忆错乱?是爹爹不愿相信她还是不舍得二姨娘受责罚?原来她从小敬重的爹爹,竟然变得连她都不认识了?



    白洛见状,瞥了一眼白穹苍,又看了一眼白如烟。



    最后视线落在顾倾城身上,只见顾倾城偷偷擦着泪水,眼里也是失望之色。也好,今日就让娘亲和姐姐认清楚这府里每个人的嘴脸。



    稚嫩的声音传来,“尘叔叔,洛儿害怕。”



    白洛小手紧紧地抓着玉绝尘的衣襟,一直往他怀里躲。



    玉绝尘收敛身上的寒意,低沉的声音命令道:“拖下去!打!谁若是敢求情,再加二十大板!”



    白穹苍见状,瞬间沉默了下来。心里却难受不已。



    顾倾城瘫坐在座位上失神的盯着白穹苍的方向。白如烟重新低着头看着桌下,一双手无处安放,最后落在身前桌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