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319章 为师就信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19章为师就信你



    玉绝尘心里想着该怎么哄这丫头开心。



    片刻后,他垂眸看着白洛,小声道:“师父,你还在生我气?”



    白洛瞪了一眼玉绝尘,玉绝尘瞬间闭口。



    此刻的气氛异常诡异,周围也格外安静。白洛鼓着腮帮子回看了一眼玉绝尘,最终还是泄了气,撇嘴对玉绝尘道:“好了,这次就原谅你了,若再有下次~”



    话还未说完,便被玉绝尘打断,玉绝尘急忙应声,“没有下次。我保证。”



    白洛见玉绝尘坚定地模样,眼里顿时浮现一抹开心的笑容。踮起脚,小手落在玉绝尘脑袋上,一副长辈的模样淡淡开口:“好了,为师信你。赶紧挑好书,我们出去吧。”



    玉绝尘应了一声,随便拿了几本书跟着白洛一起出了藏书阁。



    两人刚出来,就看到玉子枭的身影。



    玉子枭起身回头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将两人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最后收回视线,笑道:“大哥,洛儿。”



    白洛见状,转眼对玉绝尘道:“好了你们兄弟二人聊吧,为师去找点吃的去。”



    说着,便径直离开。



    玉绝尘深邃的墨眸看着白洛离开的背影,最后收回视线,目光投在玉子枭身上,“你怎么还在这里?”



    玉子枭方才还嬉皮笑脸的,转眼瞬间严肃起来,他对玉绝尘道:“大哥,这次来凌云宗,我有事跟你说。”



    玉绝尘睨了一眼四周,最后带着玉子枭进了自己的屋里。



    房门紧闭,玉绝尘坐在桌前示意玉子枭坐下。玉子枭自顾自的倒了杯茶水,见玉绝尘冷眼盯着自己,这才开口,他关切的问道:“师兄近日可好?”



    “说正事。”玉绝尘凉凉提醒。



    玉子枭无语瞥了一眼玉绝尘,“关心一下你都不行啊。”



    话音落,一脸认真的道:“此次狩猎大典,爹安排了三弟过来和表妹过来。”



    “那你是怎么来的?”



    玉子枭怔了片刻,笑道:“我与凌云宗二公子帝凤算是有过命交情,所以就被他请来了。”



    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看着玉子枭,玉子枭见状,急声道:“真的,大哥,不信,一会儿你问问帝凤就知道了。对了大哥,狩猎大典,你参加吗?”



    玉绝尘眸光微凛,淡淡应道:“我师父参加,我便参加,若是她不参加,我陪着她观看便好。”



    不过想想,依照那丫头的性子,怕是一定不会安安分分的待在坐席上观看别人狩猎的。



    玉子枭听了玉绝尘的话,压低声音提醒他:“若是你参加,一定要留意三弟。父亲这次给他派了三十多名高手,目的就是要在凌云宗这次的狩猎大典中取你性命。”



    玉绝尘薄唇一抹冷笑闪过,玉江何为了杀了他,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利用傅妖娆毁他声誉,将他赶出梦邑宗,又命玉自清半途截杀,以绝后患。呵!玉江何,你就这么怕本尊么?



    回过神,玉绝尘缓缓抬眼,清凛的视线对上玉子枭清澈的眸子,他淡淡应了一声,“我知道了。此事,我会留意。子枭,谢谢你。”



    虽然玉绝尘知道说这三个字有些生份,但他还是想说。



    生活在梦邑宗这些年,也就面前这个少年将他当做哥哥看待,也是唯一尊重他,关心他,拿他当人看待的。



    玉子枭见玉绝尘这么隆重的跟他说谢谢,一时适应不过来,怔了片刻,急忙摆了摆手,“大哥,我们什么关系,你至于跟我说这些嘛。再说了,虽然我们同叫玉江何爹,但他这个爹,怕是只是三弟的爹!我娘被傅青媚那个狐狸精害的险些成了疯子,这笔债,迟早我都会找傅青媚逃回来。”



    玉绝尘听了玉子枭的话,想起小时候自己被玉自清欺负时,玉子枭的娘沐紫月偷偷背着傅青媚送伤药和吃的给他,最后被傅青媚发现,毒打了沐紫月一顿。玉绝尘的眼神便暗淡了下来。



    玉子枭想起什么,从怀里拿出一个锦囊递给玉绝尘:“还有,这个你给你,这是我那天在爹书房时,无意发现的。听他和傅青媚说着快玉佩与你的身世有关,所以便偷偷拿了出来。”



    玉绝尘看着那锦囊,顺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



    那是一块血红色玉麒麟,拿在手心里竟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冰凉。



    玉绝尘眉头微拧,抬眼看了一眼玉子枭,玉子枭接收到玉绝尘的眼神,好奇的问:“怎么了大哥?”



    玉绝尘问:“你拿着它可有任何异样?”



    玉子枭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玉绝尘将玉佩收好,与玉子枭聊了一会儿,听到白洛的声音,便将玉子枭赶了出去!



    玉子枭离开时,还不忘腹诽,“大哥,你这也太重色轻弟弟了。我好歹千里迢迢来凌云宗给你通风报信,你却因为一个小丫头迫不及待的将我赶出去!”



    “滚!”



    玉绝尘的声音再次传来,玉子枭瞬间闭口滚了出去~



    白洛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各种好吃的糕点。见玉子枭一脸匆忙的离开,她挡住了他的路,好奇的问:“子枭,你怎么这么着急走呀,吃块点心?”



    玉子枭看着那满盘子的糕点,他倒是想吃啊,身后那道冷漠的光不允许啊。



    白洛见玉子枭如此眼馋的盯着盘中的糕点,拿了一块直接塞进玉子枭口中,笑道:“尝尝,很好吃的。都是小尘尘爱吃的。”



    白洛话音落,玉子枭口中的糕点险些将他呛住。



    他忍不住重咳了两声,脸色憋得通红。这小丫头,会不会说话~给他吃糕点,竟然说是大哥爱吃的?



    察觉身后寒光袭来,玉子枭急忙捂着自己的嘴巴,对白洛挥了挥手,支支吾吾的说了句,“洛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再会。”



    话音落,便落荒而逃,留下白洛站在原地好奇的看着玉子枭离去的背影满脸疑惑的皱眉。



    与此同时,凌云宗前殿,玉江何坐在主位看着在坐的各宗门弟子,满脸慈善的笑意,“大家一路上也辛苦了,老夫准备了宴席招待各位,一会儿,大家都随老夫移步膳厅。我们边吃边聊。”



    坐在玉江何身旁的是眉山白氏白昊的内门大弟子白若云,白若云身旁则是他冷若冰霜惜字如金的二师弟,白寒风。



    依次过去,挨着白寒风的乃西冥詹氏宗主之女,詹青竹,詹青竹身旁则是她的大师兄凌玥。凌玥身旁是帝氏六兄弟。还有几个位子空着,玉江何瞥了一眼那空位,缓缓开口,“奇怪了,按理说,梦邑宗的人也该到了。”



    帝华听了玉江何的话,想起那日在梦邑山救玉绝尘时遇到的人,眼里一抹寒意闪过。



    就在此时,凌云宗的弟子匆忙跑来,“宗主,外面有人求见,说是梦邑宗大少爷玉自清。”



    帝华见状,不等玉江何开口,抢先道:“爹,我去看看。”



    帝凤同时起身:“我也去看看。”



    说着两个人起身离开了膳厅。



    帝华转眼看了一眼帝凤,开口问道:“二弟,我一个人去便可。”



    帝凤笑了笑,“谁要去接他?我去找我的好兄弟去。”



    说完,越过帝华大步离开。



    他是懒的陪爹爹应付这些公子哥。



    此时,凌云宗门口,傅妖娆一脸不悦的撒娇,“表哥,这凌云宗什么意思嘛?我们都已经等了很久了,怎么还不见宗主来?”



    玉自清眉头微凛,视线落在朝这边走来的帝华身上,淡淡应道:“宗主怕是不会亲自前来相迎了。”



    “表哥,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帝华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玉自清冷漠的视线落在帝华身上,想起在梦邑山时,帝华毫不留情的将玉绝尘带走,他的心里便恼怒不已。



    忍不住拳头攥紧了一些,表情却异常平静。



    傅妖娆瞥了一眼帝华,瞬即收回视线,小声对玉自清道:“表哥,这凌云宗怎么安排一个门内弟子来迎我们?他们请我们来,就这么待客吗?”



    玉自清心里暗骂了一句胸大无脑的女人!上前拱手道:“帝大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傅妖娆听了玉自清的话眸底一抹惊讶闪过,帝大公子?难道这个男人就是凌云宗的大少爷,帝华?



    傅妖娆小心翼翼的抬眼,偷瞄了一眼帝华,目光瞬的收紧,耳根微微发烫。



    方才还好她只是小声跟表哥说了几句,否则,可真是太丢人了。



    这个男人虽然没有玉绝尘生的俊美,但他长得也很是冷俊,气质也不输玉绝尘。而他的身上似乎比玉绝尘多了几分成熟感。



    回过神,想到玉绝尘那张冷漠的俊容,傅妖娆又心道:“不行,无人能取代玉绝尘在我心里的位置。谁也不能。”



    想到此,傅妖娆收回视线,走到玉自清身旁对帝华福了福身,柔声道:“妖娆见过帝公子。”



    帝华连看也没看傅妖娆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请他们进了凌云宗。



    帝凤的别院,雨阁,玉子枭溜进了雨阁内,四处转了一圈,最后走到雨阁亭子里坐下,他双眼扫视四周,好奇的嘀咕:“凤兄跑哪去了?说好的让我来雨阁,却不见他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