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380章 夜寒渊你故意的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0章夜寒渊你故意的



    顿了片刻,他对白洛道:“这里人多嘴杂,以后你也别叫本宫太子殿下了,就叫本宫相公如何?”



    白洛摇头拒绝,再说了,知道这里人多嘴杂还明目张胆的跑来这里吃饭。就他这形象,谁见了不认识?一双紫眸,一张面具,又长得这么高大,便是想遮掩都没有法子。



    最后回过神看着玉绝尘,“我叫你名字?”



    玉绝尘沉默。白洛叫了一声:“夜寒渊?”



    玉绝尘嗤笑一声:“既然夫人喜欢叫本宫名字,那以后就叫我名字吧。”



    说着,店小二端着饭菜上来,白洛睨了一眼满桌自己最喜欢吃的菜,好奇的看着店小二,“这都是你们店里的特色?”



    店小二点了点头,“是,是的。”



    玉绝尘给了店小二一记冷眼,小二转身急忙逃离。



    白洛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清蒸鱼送进口中,好奇的看了一眼玉绝尘:“夜寒渊,为何店小二见了你就像是见了死神一般?这么怕你?”



    玉绝尘眉头微拧,想了片刻,应道:“可能是本宫杀的人太多。”



    “你杀了很多人吗?”



    “恩,杀了很多,包括自己的亲人。”想到夜千玖和夜辰宗,还有玉自清,玉绝尘眸底一抹寒意转瞬闪过。



    这两年里,他没少杀人。明着是为了给夜辰宗打天下,也只有他和他魔殿的那些人知道,他杀的那些人,都是对洛儿有威胁的。



    白洛听了,心里一颤,莫名的脊背一片寒凉。杀了亲人?何为亲人?



    突然她想起玉绝尘和玉自清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也算是亲人,可是亲人又如何?当初若不是她和大师兄经过,或许,小尘尘就死在了他亲人手中。



    玉绝尘见白洛出神,薄唇轻启,“娘子是不是觉得为夫冷血无情?”



    白洛并未注意玉绝尘的自称,而是顺其自然的接了他的话,摇头,“没有。有些人杀人是为了权利,但有些人杀人不过是为了自保。冷血无情,并代表着他很可怕。”



    她记得小尘尘就很冷情,可是他对自己却很好,甚至为了她~两年前的事情在脑海中浮现,白洛急忙将它们收了回去,努力将眼眶里的泪水逼退。



    玉绝尘听了白洛的话,见她的模样,心中抽疼,他喉结滚动,淡淡开口:“若为夫杀人,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你会害怕为夫吗?”



    白洛抬眼看着玉绝尘那双凤眸,顿了片刻,摇头:“没有嫁给你的时候,我不怕你。后来知道自己要嫁给你的时候,我也没有怕。可是在你接我离开眉山,我在成婚那晚等你的时候,想到外界那些传言,心里是害怕的。但是现在,我不怕你。”



    “你为何不怕?你要知道,世人都怕为夫。”



    白洛小嘴巴微努,漫不经心的道:“他们怕你,不过是因为你可能杀了他们心中所畏惧的人。”



    玉绝尘看到白洛一脸认真的回答着自己的问题,嘴角勾起一抹淡笑,白洛看到那抹笑容,怔了片刻,低沉的声音传来,“哦?是么?”



    白洛接收到他的眼神,顿时怔住,心中一紧,紧张的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玉绝尘回过神,薄唇微抿,笑道:“没什么,既然不怕我,以后就当我是个普通人,比如,就是你的夫君。”



    见白洛有些不自在,玉绝尘也不再多言,提醒她:“吃吧,先填饱肚子。”



    白洛点了点头,急忙拿起筷子夹着自己喜欢吃的菜,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异样的感觉。



    两人吃完饭,玉绝尘陪白洛坐在观景台上听了一会儿戏,见她似乎毫无兴趣,玉绝尘睨了一眼她身上素白色的衣裳,开口道:“陪我去街上走走?”



    白洛内心是激动的,但还是隐忍着,装作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答应了玉绝尘的话。



    两人一起出了酒楼,并肩走在大街上,大街上的人见到玉绝尘的时候,都吓得退避三舍似的。



    白洛见状,隐忍了许久的淑女形象全无,忍不住掩嘴笑了一声。



    见某人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白洛的笑容转瞬止住,玉绝尘好奇的问:“娘子,你在笑为夫?”



    白洛摇头,“没有。”



    “当真没有?”



    说着,玉绝尘缓缓凑近白洛,见她眼里有一丝惊慌失措闪过,他满意的笑了笑,站直身子与白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白洛瞬间松了口气,跟在玉绝尘身后。



    她偶尔会打量面前的男人,他虽然看起来很凶,很冷,但是做事情却考虑的很周到,也很体贴。他潇洒随性,毫无拘束。他像极了小尘尘。



    小尘尘不也是如此,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受任何人约束。虽然冷漠,但对她却很体贴照顾。



    因为在出神,所以并没有察觉前面高大的身影突然止步。



    白洛的脑袋直接撞了上去。



    “嘶”



    白洛疼的倒吸了口凉气,猛地抬眼,对上男人惑人的紫眸,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带着几分玩味:“娘子这算不算光天化日之下,对为夫投怀送抱?”



    白洛反应过来,脸色瞬间变得绯红。她小声道:“夜寒渊,你故意的。”



    玉绝尘一脸无辜,“为夫不过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没想到你却撞进了为夫怀中。”



    “你还说?”



    玉绝尘见小丫头急了,急忙打住,眉头微挑看着她的额头,“怎么样,还疼么?若是疼,为夫给你吹吹?”



    白洛觉得自己被调戏了,一脸不悦的道,“不疼。”说着,便疾步往前走去。



    玉绝尘见状,大步跟在身后。



    两人一路无话,直到一家绸庄门口,白洛见前面没有路了,回头看向玉绝尘,“没路了。”



    玉绝尘上前,一把拉住白洛的手腕大步往绸庄走去。



    白洛看着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异常抗拒,她使劲想要挣开,可是却被男人有力的手拉着。



    白洛不悦提醒,“夜寒渊,有话说话为何要动手。放开我。”



    玉绝尘回头看了白洛一眼,道:“你是我娘子,拉着你很正常。”



    “我们~”



    是啊,都已经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