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85章妇唱夫随



    只是碍于对面有座冰山,所以只好放弃。



    玉绝尘见状,开口道:“娘子想下去?”



    白洛急忙摇头,这么多人,她不过是想看看罢了。



    玉绝尘皱眉,不想下去?难道是他会错意了?好奇的看着白洛,只见白洛指着窗口的方向对玉绝尘道:“我能不能就趴在窗口看看?”



    玉绝尘瞬间被白洛都笑了,嘴角勾起一抹妖孽的笑容,再配上那双惑人的紫眸,白洛顿时呆住。



    玉绝尘点头应道:“娘子与为夫坐在一起似乎很不自在,若是想看,便看。为夫都随娘子。”



    白洛心中感激,又莫名的腹诽了一句,传闻这些东西,果真都是骗人的。



    不过心里还是挺高兴的,所以便不理会玉绝尘转身跪在座位上,趴在窗口探出脑袋。沁儿就在马车外,见白洛脑袋出来,急忙压低声音小声对白洛道:“太子妃,您怎么出来了?太子殿下他~”



    话还未说完,被白洛打断,白洛看向沁儿笑道:“看看热闹,放心吧,太子答应了的。”



    沁儿瞬间松了口气,不过对这个冷漠无情的太子有了新的认识。



    果然,太子殿下并非像传言中的那么可怕。至少洛儿小姐嫁进太子府后,可是一点亏都没有吃过呢。



    而白洛的背影落在玉绝尘怀中,像极了一个喜欢凑热闹的孩子。



    当街道两边的百姓看到白洛那张绝色的容颜时,哪里还记得议论她怎么没被太子折腾死。



    每个人的说辞又变了,“怪不得太子妃安然无恙,看看人家,简直就是那天上仙女下凡,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如此女子,谁不喜欢?”



    “是啊,你看看,人家哪里有一丝被折磨的样子?太子似乎对这太子妃是真的宠。”



    “不宠,能允许自己的女人趴在窗口抛头露面吗?”



    沁儿听到那些人小声议论,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白如烟和帝凤终于挤进人群,听到百姓们议论的声音,两人同时朝马车的方向望去。正好此时,白洛也看到了白如烟和帝凤二人。



    她眸底一抹震惊之色闪过,脸色也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姐姐和二哥怎么在这里?



    正在出神,就在白如烟朝白洛挥着手,白洛瞪大眼珠子看着两人,最后动了动嘴,白如烟看着白洛的口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直到马车消失在大街上,白如烟靠在帝凤怀里哭的像个泪人儿似。



    帝凤安慰,“好了,烟儿不哭了。洛儿方才跟你说什么?”



    白如烟擦掉脸上的泪水,鼻尖粉红,她哽咽道:“洛儿说她很好,夜寒渊没有欺负她,对她很好。她说她会想办法来找我们,让我们在“在水一方”等她。”



    帝凤听了白如烟的话,也瞬间松了口气。



    他突然笑道:“所以,传言是骗人的。你却信了。”



    白如烟委屈,抬眼看着帝凤,顿时成了一副小女人的模样捶打了一下他的胸膛,“还不是因为你,若不是你,洛儿怎么可能会嫁进太子府去。”



    帝凤眉头微瞥,“所以,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过一辈子?”



    白如烟被帝凤逗笑,说了一声讨厌,便转身离开。



    这边,太子府的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例行检查的守卫远远看到是太子府的马车,也没敢上前多问。



    玉绝尘见白洛突然让车夫停车,好奇的看着白洛。



    白洛则趴在马车窗口盯着熟悉的身影皱眉。那个女子背影看起来怎么那么像帝诗怡?



    想到什么,白洛突然恍然大悟,也是,两年前,也不知怎么的,帝诗怡就成了这帝京公主夜雨薇的女儿,并且被接回了帝京生活。现在她出现在皇宫也不足为奇。不过遇到她,向东两年前林之境发生的事情,白洛还是忍不住想杀了她。



    若不是帝诗怡,她怎么会中了媚药,若不是小尘尘和无玡为了给她解那该死的媚药,无玡又怎么会现在都没有醒来,而小尘尘又怎么会寒毒发作,为了保护她现在都没有一点消息?还有三师兄的死,她一定会查清楚。若是真的与帝诗怡有关,她一定要杀了她为三师兄报仇!



    白洛拳头紧紧攥在一起,双眼满是恨意和寒气。



    玉绝尘察觉,低沉的声音道:“洛儿?”



    白洛听到熟悉的声音,整个思绪被拽了回来。她有那么一瞬,又将夜寒渊当成了玉绝尘,尤其是突然听到他喊她洛儿的时候。



    转过身,白洛看着玉绝尘,脸上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我没事。”



    玉绝尘深邃的紫眸看着白洛,方才发现她不对劲的时候,他往外面扫了一眼,见帝诗怡进了皇宫,他大概也明白了她为何会这么愤怒。



    他缓缓伸出手,紧紧地握着白洛冰凉的手,“很紧张?”



    白洛掩去所有情绪,故作镇定的摇头,“没有。”



    “若是紧张,我们可以不去。”



    白洛抬眼,定睛看着面前那张冰冷的面具,不去?已经到了宫门口的了,说不去就不去了?



    只是,当她看到帝诗怡的那一瞬,她便知道,便是玉绝尘不想去了,她也要进去。



    “我没事,我们走吧。”



    玉绝尘会意,提醒车夫赶车,马车缓缓朝皇宫内驶去。



    因为皇宫除了太子殿下,没有人敢用马车,所以帝诗怡到了宫门口便是步行。太子府的马车自然很快便赶上了她。



    马车从帝诗怡身旁经过,帝诗怡抬眼,见是太子府的马车,急忙追了上去喊道:“表哥!表哥等等我。”



    沁儿听到声音,回头看着朝这边走来的女子眼里一抹好奇之色闪过,这不是凌云宗二长老的女儿,帝诗怡吗?



    白洛听见熟悉的声音,又看了一眼玉绝尘,“后面好像有人追我们。”



    玉绝尘视线落在白洛身上,道:“爱妃要等她吗?”



    白洛白了玉绝尘一眼,“她是叫你的。”



    “妇唱夫随,娘子说停,为夫命人停车便是。”



    白洛听了玉绝尘的话,莫名的心情变好了一些。她以为此事面前这个冷漠的男人会命人停下马车去关心他那个刚认识不就的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