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407章 清风的目的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07章清风的目的



    隐忍着浑身不适,玉子枭对詹青竹道:“现在马上离开。”



    詹青竹坐起身,摇了摇头,“子枭哥哥,你别难过,便是你不能那样,我也不会因此嫌弃你的。”



    玉子枭听了詹青竹的话,觉得莫名其妙,正欲开口询问,结果詹青竹突然扑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子枭哥哥,我不会走的。以后,我要陪着你。”



    玉子枭用力扯开詹青竹,“我让你现在就走!”



    “不走。”



    小丫头倔强的眼神望着玉子枭,玉子枭一时无语,脑袋一片混沌,就连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



    他甩了甩脑袋,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谁知,詹青竹又一次扑进了他怀中。



    因为身上没有遮挡物,詹青竹的手正好落在男人结实有力的胸肌上,感受到那滚烫的温度,听到头顶传来的急促的呼吸,詹青竹抬眼,定睛望着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叫了他一声:“子枭哥哥。”



    这一声,让玉子枭瞬间失去了理智,他突然垂头,唇瓣猛地贴住了詹青竹的唇。



    詹青竹喉咙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只是全被玉子枭的吻给堵住。



    许是药效的作用,玉子枭一把将詹青竹抱起放在床榻上,欺身而下。



    火光闪烁着,山洞里偶尔传来女子娇媚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却异常惑人。



    翌日一早,外面鸟儿的歌声将山洞里的人吵醒。



    玉子枭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疼的厉害,他缓缓睁开双眼,眼前,一张精致小巧的脸蛋出现,玉子枭以为自己做梦,突然又将双眼闭上。



    再次睁开时,玉子枭彻底惊醒。



    他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再垂眸看着不着寸缕的自己和怀里昏睡过去的詹青竹,玉子枭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所以,昨晚他把这个丫头给!



    半晌,玉子枭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盯着詹青竹那张潮红的脸蛋出神。



    再瞥了一眼满地的碎衣,昨夜,到底是有多激烈,她的衣裳才会被他撕成这样?



    糯糯的沉吟声传来,玉子枭猛地收回视线装睡。



    詹青竹嘀唸了一声,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面前,男人俊朗的侧脸映入眼帘,詹青竹浑身酸痛的厉害,想到昨夜被面前这个男人要了无数次,她心满意足的咬着下唇看着他。



    原来,子枭哥哥那么厉害,害得她险些以为子枭哥哥不行呢。



    玉子枭被一双炽热的眼睛盯着有些不自在,心想着要不要起来,可是睁开眼的话,昨晚的事情该怎么解决?



    正仔细的思量着,谁知,嘴巴一片柔软袭来,玉子枭咻的睁开双眼,只见詹青竹趴在自己身上,笨拙的亲吻着他的唇。



    玉子枭喉咙吃紧,身体又窜上来一股邪火。



    脑袋一热,他突然一把抱住詹青竹一个反转将她压在身下,“丫头,你先动嘴的。”



    詹青竹耳根通红,微微点头应了一声,身子在玉子枭身下蹭了一下,玉子枭拉起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有事一阵翻云覆雨。



    片刻后,詹青竹浑身汗水躺在床榻上,玉子枭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下了床。他拿起一套衣服穿上,又拿了一件亲手帮詹青竹穿上。



    做完这一切,玉子枭对詹青竹道:“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找一身合适的衣裳。”



    詹青竹点头应了一声,看着玉子枭修长的身影离开。



    出了山洞时,玉子枭担心詹青竹会多想,回头看着坐在床上的小丫头,对她道:“放心吧,这次,我不躲了。我会对你负责。”



    詹青竹低着头,嘴角却带着开心的笑意,心想,便是子枭哥哥不愿意负责,她也不会怪子枭哥哥的,不过他愿意负责,岂不是更好。



    想到自己已经成了子枭哥哥的女人,詹青竹心里就异常开心幸福。



    这边,玉绝尘一行人已经到了中南山下,



    看着四周雾气腾腾,白洛好奇的道:“这里就是中南山吗?”



    玉绝尘还未回答,谁知清风的面孔出现在马车窗户前,笑了笑:“嘿嘿,丫头,这里就是中南山,怎么样,美不美?”



    白洛嘴角抽了抽,四处都是毒障,问她美不美?有谁觉得毒物是美的?



    清风给了玉绝尘和他的人每个人吃了一粒丹药,这才对他们的道:“好了,我们准备出发。这畜生就留在外面吧,中南山的路不好走。”



    玉绝尘瞥了一眼那豪华的马车,对清风点了点头,带着白洛一起进了中南山。



    白洛回头看了一眼沁儿,提醒她:“沁儿,小心点。”



    沁儿会意,应了一声,紧跟在几人身后。



    玉绝尘本以为进中南山的路很艰险,但因为有清风在,他们很顺利的经过了各种陷阱。走了一半,清风让大家留在原地休息。



    白洛先来无事和沁儿去了一旁摘果子,玉绝尘看了一眼清风,眸光微凛,几步上前来到清风身旁。



    清风见玉绝尘过来,笑道:“徒儿,怎么了?”



    玉绝尘瞥了一眼白洛所在的方向,转眼看向清风压低声音问道:“师父,你到底是谁?”



    为何,这老头对中南山如此熟悉,甚至怎么避开那些毒物、陷阱都了如指掌。对玉绝尘来说,要么这个老头常年生活在这里,要么他与清风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他又懂医术,修为又如此高深,还有他昨天说过,他养了那条毒蛇八十年,若是正常算下来,这老头少说也有上百岁了!



    这世间除了神女峰峰主荆楚曦,他能想到的,也只有中南山那个神秘的清风神医了。



    清风没想到玉绝尘会如此警惕,看着他怔了片刻,突然笑了笑:“徒儿,为师是谁重要吗?重要的是,为师带你进了中南山。对不对?”



    说完,眼里一抹异色闪过。



    清风有些心虚。



    玉绝尘淡淡开口:“所以,师父你说你叫蓝山,是骗我们的,你并不是什么蓝山,而是清风神医,对么?”



    秦风眸光顿住,这臭小子,能别这么聪明么?能给他留点神秘感不?



    接收到玉绝尘冰冷的质疑的视线,清风无奈叹了口气,不悦的道:“行了行了,这么早就被你识破,真没意思。”



    玉绝尘低沉的声音问道:“所以,我的毒,你是否能解?或者,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