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416章 起死回生之术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416章起死回生之术



    玉绝尘见小丫头的模样,上前一把将她从被窝里面抓了出来。



    白洛心中一惊,急忙道:“我自己穿。”



    说着,从玉绝尘怀里夺走衣裳很快穿好下了床。玉绝尘睨了一眼床上那刺眼的红色印记,心中很是满足,嘴角勾起一抹绝美的笑容,深情的望着白洛。



    白洛觉得有炽热的目光投向自己,有些不自在的将两鬓的碎发撩到耳后对玉绝尘说道:“走吧,大家都在等着呢。”



    玉绝尘回过神,收回视线,紧跟在白洛身后,白洛偶尔会回头看一眼玉绝尘,叫他一声:“小尘尘?”



    玉绝尘会很认真的回应她一声。



    直到两人到了大院,大家都坐在桌前等着。



    白洛总觉得脸蛋有些滚烫,像个小女人一般跟在玉绝尘身后。



    玉绝尘回头垂眸看着身后的小丫头,牵着她的手来到桌前坐下。



    东方皓月对两人打了声招呼,笑道:“师兄、师嫂,早上好。”



    白洛微微点头,玉绝尘冷眼扫了一眼东方皓月。



    东方皓月见状,身子朝前倾斜,凑近白洛的方向,看到她锁骨隐约若现的痕迹,想到自己一大早就去敲门被师兄骂了一声,他饶有意味的道:“师嫂,昨晚你们~嘿嘿,一定很激烈吧。”



    话音刚落,嘴里突然多了一只鸡腿。东方皓月还眯着笑的眼睛顿时瞪得如牛眼一般,嘴巴被鸡腿堵住。



    玉绝尘放下手中的筷子,给了东方皓月一记冷眼,提醒他:“不该说的话,闭上你的嘴。”



    白洛看到东方皓月一脸吃鸡的表情,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



    东方依然无奈瞥眉,又夹了一只鸡腿给东方皓月,“皓月,多吃点。”



    东方皓月无语。



    清风拿来了两坛自己酿的桃花酒过来。



    白洛嘴馋,想喝,结果接收到玉绝尘的眼神,顿时像一只乖巧的猫,坐在自己的位置吃着玉绝尘夹给她的菜。



    而那两坛子酒,被玉绝尘和东方皓月还有清风三人喝完。



    早膳过后,玉绝尘跟着清风去了清风的屋里,白洛被东方嫣然拉着聊天。东方皓月闲来无事拿着猎具出去打猎。只是出去没一会儿又返了回来。



    白洛好奇的看着他,东方皓月对白洛露出一副痞气的笑容:“呵呵,师嫂,今天野鸡吃多了,有些反胃。”



    意思是,不想再打野鸡了。



    白洛嘴角微微的动了动,“你可以打野猪啊?为何非得抓野鸡?”



    东方皓月脸上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他能说他就喜欢打野鸡吗?算了,会被师嫂嘲笑的。将猎具挂在院里的墙上,对白洛和东方依然笑道:“我去找师兄和师父去。”



    说完,转眼消失不见。



    白洛看着东方皓月离开的背影,心中轻叹了口气。



    东方依然轻笑一声,“皓月从小就是这性子。爱玩闹,烟儿,若是他惹你生气了,别跟他计较。”



    白洛看着东方依然笑道:“没事,娘。”



    此时,清风房内,玉绝尘盘膝坐在床上,清风将他头顶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拔了出来。



    玉绝尘的身体有些虚弱,嘴唇带着几分青紫,清风整理完所有东西,递给玉绝尘一个盒子。里面躺着三十粒丹药。



    玉绝尘看了一眼清风,清风没有解释,而是问玉绝尘:“你还记得你头疼的情况是从何时开始的?”



    玉绝尘想了想,应道:“两年前,我被父皇救回帝京,醒来后就变得如此。”



    “是谁为你医治的?”



    “父皇身边的人。”



    “他长什么样?”



    玉绝尘想了想,应道:“个子不高,清瘦,约五六十岁,他下颚有一颗豌豆大小的痣。”



    清风听了玉绝尘的话眉头拧紧在一起摇了摇头,自语道:“不是他?不可能,血蛊是他制造出来的,除了他没有人知道血蛊的配方。不可能不是他。”



    玉绝尘隐约听到一些,好奇的问:“师父,你在说什么?什么他,他是谁?”



    清风回过神看着玉绝尘应道:“老夫也不瞒你,你的毒,老夫只能暂时压制。这盒药,就是你为你下毒的人当年炼制出来的。若是想解,需要一味药。但这味药,需要你自己去找。”



    玉绝尘怔住,若是没有洛儿在,他的毒可解,可不解。现在有了洛儿,他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所以才会想着趁陪洛儿回门,来中南山找清风神医解毒。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找到人不说,还找到了生母。



    回过神,他压低声音问道:“师父可否说的仔细一些?”



    清风叹了口气,将曾经与东方依然和东方朔一记荆楚曦的事情讲给了玉绝尘听。玉绝尘听完后,转眼看向清风:“所以,为我下毒的很可能就是东方朔?”



    清风点了点头,



    “东方朔最擅长的便是易容术,可以说,这个世上他称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



    玉绝尘眸底一抹异色闪过,回忆着两年前发生的事情,他看向清风,“当时我醒来的时候,觉得那个父亲很亲切,他看我的眼神很欣慰,很慈祥。但最后一次寒毒发作醒来后,他看我的眼神就没有最初见我时的那种父爱。”玉绝尘想到什么,突然道:“所以,最后我寒毒发作的那一次醒来,看到的父皇,很可能不再是我父皇夜宗澜了!很有可能是东方朔乔庄成父皇的样子。而父皇身边的人,也被他换了?”怪不得他总觉得父皇那里怪怪的,开始不信任他。这两年,他们身边都有对方的人暗中盯着。



    清风听了玉绝尘的话,点了点头,“很有可能。”



    玉绝尘眸光瞬间暗淡了下来,他想不通东方朔为何要乔装成父皇的模样待在皇宫,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清风见玉绝尘脸色凝重,对他道:“这些年,老夫也一直在找他。他从老夫这里知道了起死回生之法,所以为了让荆楚曦醒过来,他抛弃妻子,偷了老夫的秘方带着荆楚曦的尸体离开了中南山。”



    玉绝尘抬眼看向清风,“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