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66章醒酒药



    白洛对玉绝尘呆呆的点了点头,羞得直接钻进被窝用被子蒙着脑袋。



    玉绝尘见状,将被子拉下来,笑道:“洛儿竟也会害羞?在我面前,不必如此。”



    白洛悄悄探出脑袋看着玉绝尘,对他眨了眨眼,“你先出去。”



    玉绝尘宠溺一笑,起身离开。



    白洛迅速穿好衣裳跳下床,出了房门,眼珠子提溜转了转朝四周扫了一眼,见无人,瞬间松了口气。



    明明和小尘尘在一起了,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为什么自己这么心虚?难道因为十五岁?深深地舒了口气,挺直小身板出了院子。



    刚跨出去,玉绝尘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白洛吓了一大跳。



    玉绝尘见小丫头的模样不解皱眉,“洛儿怎么了?”



    白洛急忙回笑:“嘿嘿,没事,没事。”



    “没事便好,跟我来。”



    说着,玉绝尘也不再多问,拉着白洛的手去了清风的别院。



    玉子枭和萧云逸因为宫中事务繁忙,为白洛庆生完后便匆匆离开。



    江北辰毫不客气的在别院客房住下。



    清风本打算让玉绝尘和白洛几人尽快去天界,只是因为白洛的身体情况,便决定等白洛身体好一些了再回去。



    因为白洛的生辰,东方皓月和北黎的感情增进了不少,秋月与徐朗之间的关系虽然比平日里近了一些,但因为徐朗对感情这方面木讷,所以经常惹秋月不开心。两人也是常常拌嘴,但蝴蝶谷中看起来其乐融融。



    玉绝尘与白洛经过江北辰的住处时,正好冷红玉从江北辰屋里出来。



    白洛对冷红玉微微点了点头嘴角扬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冷红玉却只是冷眼相待。



    白洛瞬间收回视线,从玉绝尘手中抽了出来,反抱着他的手臂,往前走去。



    冷红玉回头看着不远处那娇小的背影,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



    脑子里全都是方才主子跟她说的话。



    冷红玉眸底一抹寒意闪过,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此时,江北辰坐在房间一个人喝着闷酒,每喝一杯,便会嘀唸一声,“洛儿。”



    敲门声传来,江北辰低沉沙哑的声音道:“进来。”



    冷红玉抱着两坛酒走了过来,将酒放在桌上对江北辰道:“主子,酒喝多了伤身。”



    江北辰冷冷的提醒:“滚出去。”



    冷红玉喉咙哽咽,“主子,白姑娘她对你根本没有~”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江北辰打断,“本座让你滚出去,你听不到么?”



    冷红玉双眼含着泪水,愣在原地。



    她呆呆的看着趴在桌前半醉半醒的江北辰,为何他对白洛就能那么温柔,她跟在他身边已经这么多年,为何就不能正眼看她一眼?



    江北辰,你的心,当真捂不热吗?



    你真的很爱白洛吗?



    江北辰见冷红玉还未离开,缓缓抬眼,猩红的眸子看着冷红玉,眸光格外冰冷。



    冷红玉接收到江北辰的视线,犹豫了片刻,转身离开。



    江北辰拿起酒坛打开直接往口中灌去!



    玉绝尘和白洛进了清风院子,清风身边的书童见两人过来,上前对玉绝尘道:“王爷,圣尊在书房等你。”



    玉绝尘见状,问白洛:“洛儿要一起么?”



    白洛摇头,“你去找师父,我去师父药房玩。”



    说着,冲玉绝尘眯着双眼微微一笑。



    玉绝尘接收到白洛的视线,薄唇微抿,微微点头应了一声,提醒她:“那你在药房等我,不准乱跑。”



    白洛点头应声:“我知道啦,你赶紧去吧。”



    玉绝尘上前将白洛揽进怀中在她额头轻啄一口这才离开。



    那书童看到,脸蛋瞬间变得通红,急忙跟着玉绝尘退下。



    白洛看着清风院里那些新奇的玩意儿,全都摆弄了一遍,这才去了药房。



    她刚进药房,冷红玉的身影便出现在院里。



    “姑娘有事找圣尊吗?”



    突然,下人走来开口问道。



    冷红玉回过神,视线落在药房的方向,抿唇应道:“恩,我家主子喝醉了,我来找清风前辈拿一些醒酒的药。”



    “哦,圣尊在书房,姑娘若是不急,可以在这里等一会儿。”



    冷红玉微微点头,“没事,不急,你去忙吧。”



    冷红玉走到院里的石桌前坐下,转眼看着四周。那下人见状,也退了下去。



    清风本就喜清静,所以院里也没有几个下人伺候。此时,院里就剩下冷红玉一个人,她转眼看着药房的方向,突然起身径直走了过去。



    白洛正拿起一本医书好奇的看着,一阵脚步声传来,她放下医书,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见是冷红玉,白洛眸底一抹狐疑之色闪过,她嘴角微扬,打了声招呼,“冷姑娘。”



    冷红玉两步上前,看着白洛对她的道:“贤王妃也在这里。”



    白洛点头应了一声,好奇的问:“冷姑娘来找师父的吗?”



    “我家主子喝多了,所以我来找清风前辈拿点醒酒药。”



    白洛想到冷红玉看江北辰的眼神,也没有多想,从自己的黄金袋里拿出一瓶药递给冷红玉,“这个给你,一次吃一粒便可。”



    冷红玉接过白洛手里的瓷瓶,道了一声:“多谢。”



    “不必客气。”



    毕竟江北辰是她的哥哥,给冷红玉解酒药,应该的。



    冷红玉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



    白洛也没有多想,转身继续看自己的医书。



    方才发现书上记载了一种奇怪的草药,那草药她从未见过,也闻所未闻,白洛一时好奇,也没有在意周围的事情,完全沉浸在医书中。



    冷红玉却没有离开,在她转身的那一瞬,她突然回头,抬手便往白洛脖颈一记刀手打了下去。



    白洛还未反应过来,手中医书落地,瞬间倒进了冷红玉怀中。



    冷红玉看着怀里的小丫头,想到江北辰那双深邃猩红的眸子,想到他痛苦的模样,她回过神对白洛小声道:“对不住了,白姑娘。”



    话音落,抱着白洛转眼离开了清风的院子。



    江北辰的房间全是洒落在地的酒坛,房间一股浓烈的酒气。



    冷红玉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江北辰醉的不省人事趴在桌上,听到房门声想起,江北辰本能的抬眼朝门口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