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567章 滚出本殿的视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67章滚出本殿的视线



    见是冷红玉,他沉声问道:“你又来做什么?”



    冷红玉走进屋里,将房门紧闭,她将白洛放下,江北辰这才看到白洛那张稚嫩白皙的脸蛋。方才还混沌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



    江北辰跌跌撞撞起身,来到白洛面前,见她似乎昏睡过去了,抬眼看着冷红玉问道:“你对洛儿做了什么?”



    冷红玉应道:“殿主,属下将她带过来了,今天,她就是你的女人。”



    说着,将白洛推到江北辰怀中。



    江北辰心中一紧,急忙接住白洛。



    “冷红玉,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江北辰将白洛护在怀里,压低声音对冷红玉吼道。



    冷红玉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着心爱的男人为了其他女人整日酗酒伤怀,她不忍心,所以去抢了那个女人给自己心爱的男人!多可笑。



    她的心里装的全是他江北辰,可是江北辰的眼里心里却全都是白洛!



    回过神,冷红玉应声,“属下知道!”



    “将洛儿送回去,在玉绝尘还没有发现之前!”话音落,江北辰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却将白洛紧紧地护在怀中。



    冷红玉见状,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手背青筋凸起,她哽咽道:“殿主,她现在就在你怀里,只要你愿意,便不用承受这相思之苦,她现在就可以成为你的女人。”



    江北辰脊背僵住,他的女人?



    他心爱的妹妹,怎么可能会成为他江北辰的女人?从他知道她是他亲生妹妹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他与洛儿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江北辰缓缓抬眼,冰冷的眸子瞪着冷红玉,冷红玉看到江北辰的眼神时,眸底一抹异色闪过。殿主的酒她在里面放了点东西,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反应?



    就在冷红玉出神时,江北辰视线突然变得有些模糊,感觉到怀里一团温暖柔软,他缓缓垂眸,心心念念的丫头就在他怀里,为何他的身体突然变得越来越燥热?



    喉咙也开始变得有些滚烫,江北辰抬眼看着冷红玉,“你对本殿的酒动了手脚!”



    冷红玉垂眸,半膝跪地,“殿主恕罪,过了今日,所有一切,属下愿一人承担!”



    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江北辰怀里的小丫头突然嘤咛一声,江北辰浑身一震,喉结滚动,心中暗道一声该死!



    别苑,清风与玉绝尘聊完后两人一起出了书房,清风在院里扫视了一圈好奇的问:“怎么不见洛儿那丫头呢?”



    下人应道:“回圣尊,王妃去了药房。”



    话音刚落,就不见了清风人影。



    玉绝尘知道清风定然是担心洛儿糟蹋他的灵药,所以才会跑的这么快,无奈挑眉,紧跟在清风身后去了药房的方向。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药房,却不见白洛人影。



    清风宝贝他的那些珍贵药材,齐齐检查了一遍,见药材都完好无损,这才瞬间松了口气。



    玉绝尘则眉头微蹙,他去书房的时候提醒洛儿不要乱跑,她定然不会离开院子。下人说洛儿在书房,可书房却不见她人影。



    回过神,玉绝尘冷眸扫视四周,最后视线落在落在地上的那本医书上。



    他两步上前,俯身将医书捡起,顿了片刻,急忙走了出去询问院里的人。直到听到一个下人应声,说冷红玉来过,玉绝尘眸光瞬间黯淡了下来,转眼消失不见。



    清风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别苑,江北辰屋里,男女零乱的衣裳洒落在地,黑色与朱红混在一起,颜色看起来格外刺眼。



    床榻上,女子安静的躺在江北辰身下,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刺眼的印子。从脖颈到腿上,密密麻麻,而她身上的男人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猩红的双眼看着那张白皙的脸蛋,越发的用力,床榻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屋内一室旖旎。



    房门突然被人踹开,玉绝尘冰冷嗜血的眸子看着床榻上被白色床帐遮挡住的两个紧紧地勾缠在一起的人,他周身寒意四起,双掌突然凝聚着强大的力量,一个闪身来到床前,毫不犹豫的往江北辰的方向袭去,寒气袭来,床帐微微扬起。



    突然,玉绝尘腰间一紧,虚弱的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尘尘,别伤害他们!”



    玉绝尘喉咙一紧,如死神一般的他,眼神突然变得柔和,怕自己现在的模样会吓到身后的丫头,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片刻后,这才缓缓转身,见白洛穿着一身单薄的里衣,额头层破了皮,有血液渗了出来,他心一抽,急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将她娇小的身子包裹,一把将她抱起。



    白洛方才也吓怕了,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被失去理智的江北辰束缚。还好江北辰最后尚存一丝理智,将她推开,抓了冷红玉。否则,现在躺在床上的,就是她!江北辰可是她的亲哥哥啊!



    白洛不敢想,一想到方才的事情,她心里就后怕。浑身微微颤抖着。



    玉绝尘冷眸扫了一眼床上的两个人,眸底一抹杀气闪过,怕他们污了白洛的眼,直接抱着她出了房间。



    房门“嘭”的紧闭,江北辰身子突然僵住,他垂眸看着眼角含着泪水的冷红玉,纤细的手指突然扼制住她的脖颈,“冷红玉,你找死!”



    冷红玉定睛看着冰冷面具下那双幽深狠厉的眸子,苦笑,“若是能死在殿主身下,死在殿主手里,属下无怨无悔。”



    江北辰脊背僵了片刻,猛地将冷红玉松开,咻的起身下了床。



    冷红玉躺在床上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垂眸看着自己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狼狈嘲讽一笑,殿主为了白洛,竟然宁愿隐忍着与他不爱的女人做这种事情!是她太下贱,爱的太卑微,还是殿主对白洛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江北辰穿好自己的衣裳,视线落在地上洒落的那些朱红色裙衫上,最后冷眸瞥了一眼冷红玉,沉声道:“滚出本殿的视线,再也不要让本殿看到你!”



    冷红玉难以置信的看着江北辰,双手紧紧地攥着身上的被子,喉咙哽咽的难受,哪怕他杀了她也好,为何要赶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