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皓月却滔滔不绝的说着,显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白洛无语扶额,她能将自己送给东方皓月的衣服收回去么?

感受到玉绝尘周身散发着的寒意,白洛转眼看向玉绝尘,对他露出一副僵硬的笑容。

玉绝尘冷眼瞥向东方皓月,“这件衣服不适合你。”

东方皓月应声:“不适合没关系,改改就行了,师兄,咱们别在这里站着了,江北辰都走了,咱们得趁天黑找个歇脚的地方才是。

咱们能受得了,师嫂年纪尚小,身体很重要呢。”

白洛见状,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应声:“小尘尘,我都困了。”

玉绝尘看了一眼白洛,给了东方皓月一记冷眼,最后拉着白洛提醒东方皓月跟上,三人一起去了帝京的方向。

东方皓月瞬间松了口气,心里却在腹诽,“师兄真是小气,穿他一件衣服就这副态度。”

想到以前他从师兄库房里拿东西师兄都不带眨眼的,东方皓月心里就忍不住不停地感叹物是人非!去帝京的路上,几人打听到了很多有关天界的事情,白洛没想到,他们当初离开天界后,天界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曾经以凌云宗为首的四大宗门早已经销声匿迹,现如今的天界被东方朔控制,帝京皇室也早已经改姓东方。

听闻东方朔整天都在钻研剧毒,为了试毒,就拿城内的百姓做实验,甚至连那些刚出生的孩子都不肯放过。

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

天色渐晚,白洛趴在玉绝尘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她的视线落在路边那些乞讨的百姓身上。

“小尘尘,你先放我下来。”

玉绝尘怔住,将白洛小心翼翼的放下,白洛平稳落地后,从黄金袋里找了一些碎银子,顺着那些乞讨的百姓一个一个发给她们。

那些受了恩惠的百姓连连磕头拜谢。

白洛看到有的人浑身都是擦伤,实在不忍心,又拿出了一些伤药给他们。

东方皓月见状,也走上前将自己身上的伤药给了那些百姓。

他的视线落在一个蜷缩在角落一动不动的孩子身上。

白洛简装,也顺着东方皓月的实现望了过去。

当看到那孩子的手臂乌青时,白洛急忙道:“东方,他中毒了。”

东方皓月自然看到了那孩子的情况,他回头看向白洛,对她微微点头,“师嫂,我过去看看。”

白洛不放心,也跟着一起上前。

只是还未走出两步,就被玉绝尘抓住手臂,“洛儿,皓月一个人就够了,乖乖在这里等着。”

白洛知道玉绝尘担心她的安危,所以乖乖听他的话在原地候着。

很快东方皓月走来,他脸色凝重,对玉绝尘道,“那个孩子确实中毒了,只是这毒暂时还查不出来到到底是什么,我给他吃了暂时压制毒性的药,但他的毒已经浸入心肺,怕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

白洛听了东方皓月的话,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

东方皓月心里愧疚,想到当年若不是因为他,或许,现在的天界就不是这样的。

而这些百姓也不会流离失所。

片刻后,东方皓月压低声音道:“师嫂,你放心,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去救治这些百姓。”

白洛见东方皓月如此,安慰他:“事情早已经过去了,这件事情也不是你的错。

不过这些百姓都是无辜的,作为大夫,救治他们是我们的责任。

东方,需要什么,你跟我说,我这袋子里装了很多灵药呢。”

说完,白洛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黄金袋,嘴角勾起一抹俏皮的笑容。

东方皓月见状,很真诚的对白洛道了一声“谢谢。”

玉绝尘瞥了一眼城门口的方向,对两人道:“我们先进城找个地方住下,再想办法去皇宫查探情况。”

白洛会意,点了点头,拉着玉绝尘的手,三人一起往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此时,城内,一个女子娇小的身影出现在大街上,女子穿着一身粉色纱裙,将那妖娆的身子包裹,步履轻盈的往城门口这边走来。

身后,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怡儿!”

帝诗怡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身看向来人,来人拄着一把虎头拐杖,满头灰白相间的长发高高竖起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

帝诗怡怔了片刻,踱着碎步上前,“爹爹,你怎么来了?”

帝严昊应道:“皇上那边又命人送来了新的毒药。”

“爹爹,城内已经没有几个孩子了,若是再这么下去,我们迟早会死在东方朔手里。”

帝严昊脸色阴沉,安慰道:“你放心,怡儿,爹就是拼了性命,也会想办法从东方朔那里拿到解药。

爹不会让你有事。”

帝诗怡喉咙一紧,抿唇应了一声。

想到什么,对帝严昊道:“对了爹爹,城外还有几个孩子。

我们可以去让他们试毒。”

“爹也是这么想的,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去做。

你赶紧回去公主府,这帝京的夜,早已经乱了。

你一个女孩子,以后晚上少出来。”

帝诗怡摇头,突然抓着帝严昊的手臂,“不,我要和爹爹一起。”

帝严昊拧不过自己的女儿,便答应了帝诗怡,父女二人一起朝城门口的方向走去。

玉绝尘和白洛及东方皓月来到城门口,守城士卒挡住了几人的去路,“站住!”

玉绝尘止步,其中一个士卒冷冷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玉绝尘瞥了一眼东方皓月,东方皓月会意,指间银针滑落,他眸底一抹寒光闪过,抬手便往那两个守卫的肩膀落去,“两位大哥,可否借一步说话?”

话音刚落,那两个士卒相视一眼,还未反应过来,便靠在一起昏睡了过去。

东方皓月将两人放在城门口的栅栏旁,对玉绝尘笑道:“师兄,搞定。”

玉绝尘薄唇微抿,拉着白洛一起进了城。

他们刚走,帝严昊拉着帝诗怡从一旁的巷子里走了出来,那幽暗的眸子看着远处三人的背影,眼里一抹异色闪过。

帝诗怡收回目光,看向帝严昊小声问:“爹爹,你是不是也觉得他们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