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想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清风那老头确实神神秘秘的,还有在她灵海中的无讶,每次她在最危险的时候,都是无讶救了她,若说没有关联,她自己都不信。

只是跟他们相处这么长时间,她从未想过问他们的身份。

若是他们想说,总有一天会告诉她的,若是不想说,她又何必去逼问?

回过神对东方皓月道:“东方,别想那么多了,以后回去了你自己去问师父。”

东方皓月叹了口气,看来也只能这样。

进山的路不好走,走了一半路程时,玉绝尘突然止步,对白洛道:“我背你。”

白洛摇头,“不用,小尘尘,我可以的。”

东方皓月见状,对玉绝尘道:“师兄,不如你背我一段?

我的伤才刚刚好。”

玉绝尘给了东方皓月一记冷眼,东方皓月瞬间闭口不语。

眼珠子提溜转了转望着四周,就像方才他没有说过那句话似的。

白洛拗不过玉绝尘,最后只好跳上他的背,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颈,由他背着。

“小尘尘,娘在那儿!”

三人不知走了多久,白洛的视线紧盯着远处女子的身影,指着她,激动地叫了玉绝尘一声。

玉绝尘和东方皓月顺着白洛手指的方向望去,熟悉的背影落入眼中。

东方皓月大喊了一声“姑姑!”

只是,远处的人并未做任何回应,一个人弯着身子在地上挖野菜。

玉绝尘眸光微凛,白洛心中也好奇不已,东方这个大嗓门声音这么大,娘应该听到了才是。

三人奇怪的目光投向东方依然的方向。

玉绝尘背着白洛大步走了过去。

几人距离东方依然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东方皓月正欲开口,玉绝尘突然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东方皓月怔住,不解的看向玉绝尘,白洛同样如此。

玉绝尘喉结滚动,缓缓开口,“娘?”

背对着他们的女人仍旧没有任何反应,挑捡着自己的野菜。

玉绝尘的心突然沉了下来,东方皓月转眼看向玉绝尘小声道:“师兄,姑姑她这是怎么了?

她好像听不到我们说话?”

白洛见玉绝尘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她轻轻拽了拽玉绝尘的衣袖,“小尘尘。”

玉绝尘回过神拉着白洛来到东方依然面前,正对着她。

东方依然这才发现自己面前竟然站着三个陌生的人。

只是,为何他们都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东方依然眉头微拧,嘴角动了动,没有开口,而是放下手里的铲子,起身,双手在半空中笔画着。

白洛见状,难以置信的叫了玉绝尘一声,“小尘尘。”

玉绝尘自然看明白了。

东方皓月上前,大声对东方依然喊道:“姑姑!我是皓月!”

说着,指着玉绝尘和白洛对她道:“他是你的儿子玉绝尘,她是你的儿媳妇,白洛!”

东方依然眼睛眨了眨,指着自己的耳朵,对三人摇了摇头。

又问他们是什么人,她不认识他们,他们怎么能进来钟南山!玉绝尘看着东方依然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的样字,看着她消瘦的身体,一颗心紧紧地揪在一起。

白洛见状,急忙从黄金袋里面拿出纸笔,迅速在上面写到:“娘,我是洛儿。”

她将纸递给东方依然,东方依然看了一眼,眼里一抹狐疑之色闪过,白洛又急忙写了一句:“他是玉绝尘。”

写好后,递给东方依然,指着玉绝尘对东方依然微微点头。

东方依然喉咙一紧,直直的盯着玉绝尘的眼睛看着。

东方皓月焦急的从白洛手里夺过纸笔,写了一句“姑姑,你看我,我是皓月。

小时候最不听话,经常惹你生气的皓月。”

写好后递给东方依然。

东方依然垂眸看了一眼,双手微微颤抖着。

她双眼含着泪光抬眼看向玉绝尘。

眼泪唰的落下,东方依然缓缓开口,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但却听得清楚,“尘儿?

皓、月?

洛儿?

真的是你们吗?”

为何他们换了个模样?

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她以为他们都死了!没想到他们还活着。

不论他们现在什么样子,只要还活着,比什么都好。

白洛听着那低哑的哽咽声,眼眶泪水打转,她小鸡啄米似的对东方依然点了点头,“娘,是我,我们回来了。”

说着,伸出手,握着东方依然沾满泥土的双手,嘴角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

东方依然听不到白洛的话,但大概能看清楚白洛的唇语,她怔怔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东方皓月也不顾一切的冲到东方依然面前,紧紧地抱着她。

白洛见状,松开东方依然站在一旁呆呆的看着。

东方依然用手臂挣开东方皓月,急忙将自己脸上的泪水用衣袖抹干,神色有些慌张,她对三人道:“我的身上很脏,我们先回去。

我换身衣裳。”

思念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回来了,她不想把自己最狼狈的一面让儿子看到,还有这么可爱的儿媳妇,这么懂事的侄儿。

东方皓月听了东方依然的话,迅速将地上的菜篮捡起,“姑姑,我们回去说。”

白洛上前挽着东方依然的手臂,怕她看不到她说话,她嘴角扬起,说话比平时慢了很多,唇形也比平日里说话夸张了一些,“娘,没关系,我陪你一起。”

东方依然看的一清二楚,愣了片刻,对白洛微微点头,最后看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玉绝尘,一家人一起往小院的方向走去。

白洛陪东方依然去换衣服,东方皓月和玉绝尘坐在院里候着。

院里还是他们以前在的时候的模样,东方皓月对玉绝尘道:“看来,这些年,一直都是姑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也不见一个下人。

也不知姑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她的耳朵为什么听不见了,还好这里是钟南山,破解不了那老头的阵法进不来。”

说话的声音有些哽咽。

玉绝尘拳头重重的落在桌上,陈旧的木桌转瞬四分五裂。

东方皓月瞬间闭口不语。

换好衣裳的东方依然和白洛正好从屋里出来,看到玉绝尘和东方皓月面前散落的木棍,东方依然急忙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