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皓月见白洛离开,想到什么,急忙放了信号,这才转身追了上去。

“师嫂,等等我。”

只是哪里还能看到白洛的身影。

西冥宗,玉绝尘和帝华到了西冥宗后山后,发现了东方朔的踪迹,但很快那踪迹便消失不见,玉绝尘和帝华后知后觉,发现异样。

而就在此时,东方皓月传来的信号正好被玉绝尘看到。

玉绝尘看向帝华,低沉的声音道:“不好,钟南山!”

话音落,如影一般消失在帝华面前,帝华见状,提醒凌云宗的人跟上,迅速追了上去。

此时钟南山中,东方依然在山林里摘草药,似乎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她的嘴角偶尔会勾起一抹开心的笑容。

背后沙沙作响,东方依然却没有任何反应。

她一脸认真地的摘着脚下的草药。

不知何时东方朔来到东方依然身后,他冷眼看着面前背对着自己的女人,缓缓开口:“依然!”

东方依然没有理会他,继续摘着草药。

东方朔突然怒了,他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东方依然身后的竹篓,将她猛地朝后拽去。

东方依然受到惊吓又被这么一拽,忍不住踉跄两步朝后倒去,最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她猛地抬眼看着面前浑身戾气的男人,喉咙一紧,转眼看向四周,缩着脑袋小声叫了一声:“东、东方朔,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东方朔咬着牙瞪着东方依然冷声喝到:“都是你生的好儿子!一个背叛朕,一个明明都已经死了,可是该死的他竟然又活过来了!东方依然,我真是小看了你了。

你知道夜寒渊还活着对不对?

嗯?”

说着,东方朔凑近东方依然,一只手突然扼制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问道。

东方依然摇头,挣扎,只是她越挣扎东方朔掐她的那只手就越紧。

东方依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她双手紧紧地抱着东方朔的手腕,“哥,你收手吧!”

东方朔手背青筋暴起,怒声吼道:“收手?

我马上就要研制出起死回生的药了,你让我收手!哈哈哈哈,简直就是笑话。

我不仅不会收手,我还会送你儿子一份大礼!”

东方依然惊恐的目光看着东方朔,问道:“哥,你要做什么?

你不要再害人了。

不要。”

“害人?

他们都已经中了我的毒,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快死了。

你说,我要是杀了你,你那个儿子会有多难过?”

“只要不要再伤害其他人,你现在杀了我,我没有任何怨言。”

东方依然明明心里很害怕,双手紧紧地抓着东方朔的手腕,却忍着不让自己表现的那么恐惧。

东方朔嘴角勾起一抹诡笑,好奇的看了一眼东方依然,见她总是盯着自己的嘴,东方朔眉头微蹙,带着一丝不悦,问道:“你听不见?”

东方依然怔住,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东方朔想到方才自己靠近她,叫她名字的时候,她没有任何反应,他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为她把脉。

东方依然急忙挣开,“我没事。”

“因为上次我喂你吃的毒?”

东方依然别过脸没有回答东方朔的话,也不看他的嘴型。

他说什么,她全都避开。

东方朔眼神沉了下去,冷冷的道:“你的好儿子很快就会找来,我倒要看看,在他心里,到底是曦儿重要,还是你这个做娘亲的重要。

我只要曦儿,只要他将曦儿还给我,不再纠缠,我便放你一条生路,否则,我就当着他的面杀了你,让他痛苦愧疚一辈子!”

暗处,白洛远远地看着东方依然被东方朔禁锢着听到他对东方依然说的话,拳头紧紧地攥在一起,咬着牙低声嘀咕:“东方朔,你这个老王八蛋!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

回过神,白洛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四周。

想了许久,最后眸光一亮,心道:对了,上次小尘尘带我去那片花海,那里应该可以藏身。

想到花海入口是一个阵法,白洛努力回忆的当时玉绝尘开启阵法的方法,片刻后,她拳头紧了紧,咬着下唇似乎做了决定一般,小心翼翼的朝东方朔的方向靠近。

而白洛的身影正好落进东方依然眼中。

东方依然眸底一抹焦急之色闪过,眼神提醒白洛不要过来。

白洛对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东方依然会意,迅速收回视线不再看白洛,她怕东方朔发现身后异样看,急忙对东方朔道:“哥,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必执着。

姐姐都已经死去这么多年了,你就让她安息吧。

她若是活着,一定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你杀害了这么多无辜的生命,姐姐会心寒的。”

东方朔激动的吼道:“你不是她,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想活着,你怎么就知道她会心寒?

当初若不是夜辰宗他们,曦儿又怎么可能会死?

只要曦儿醒来了,就能看到我,就能看到她的宝贝女儿。”

此时,白洛距离东方朔只差一步的距离。

她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对着东方朔的后背突然猛地刺了下去。

而就在这一刹那,东方朔突然将东方依然松开,动作敏捷的避开了白洛刺过来的匕首,在白洛还未反应过来时,他一把朝白洛的手腕抓去。

东方依然焦急大喊:“洛儿小心!”

白洛纵身一跃而起,躲开了东方朔的魔爪。

东方朔见状,站在原地冷眼瞪着白洛,嗜血的眸子泛着诡异的光。

白洛转眼看向东方依然,问道:“娘,你没事吧?”

东方依然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脖子,摇头道:“我没事,洛儿,不要管我,快离开这里。”

白洛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她对东方依然道:“娘,还记得小尘尘送我的生辰礼物吗?”

东方依然怔了片刻,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她知道洛儿的意思,洛儿是让她去那片花海,那里很安全。

可是洛儿在这里,她又怎么能一个人逃走?

白洛见状,提醒:“娘,帮我护我好的礼物,我很快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