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凤见状急声问道:“大哥,你这是要去哪?”

“找人。”

“你等等我,我填饱肚子跟你一起去。”

“不用,你继续盯着宫里那些大臣。”

帝华话音落,人已经消失在帝凤眼前。

帝凤眉头微挑,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满桌美味的食物,顿了片刻,一个人坐在桌前优哉游哉的吃了起来。

转眼便到了夜里,帝华正准备回酒楼,凌云宗的弟子突然出现。

帝华看着来人,冰冷的声音问道:“何事?”

“宗主,有消息了。”

“人在哪?”

“有人在梧桐镇见到过画像上的两个人,属下已经派人前去梧桐镇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帝华听了那弟子的话,冷漠的声音道:“本尊知道了,通知下去,找到人后务必保护好他们。”

“是,宗主。”

待那弟子离开,帝华眸光收紧,转眼消失在黑夜里。

夜里亥时,凌云宗的两个弟子的身影出现在梧桐镇大街上。

两人背靠着背站在一起,转眼看向四周。

其中一人开口问道:“人跑哪去了?”

另一人应声:“奇怪了,她明明就往这边来了,怎么不见人影了?”

两人正说着,一个人影在半空中飘过,转眼消失不见。

两人察觉异样,同时转身。

诡异的身影一闪而逝。

两人脊背突然一凉,相视一眼看着四周:“这么晚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客栈?”

“可是宗主交代了要保护好他们。”

话音落,其中一人的肩膀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那弟子一个激灵看着同伴:“你打我做什么?”

同伴好奇的应道:“我什么时候打你了!”

话音落,同伴的肩膀也被拍了一下,两人瞪大眼睛看着彼此,心里一个咯噔,拔腿就跑。

身后,一个穿着朱红色长裙的少女从半空而降,缓缓落地。

少女五官白皙精致,乌黑的长发用彩带编成了无数条麻花辫垂落在后背。

那双漂亮的双凤眼盯着前方那两个逃走的身影,喉咙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们这点本事,竟然还敢跟踪本姑娘!”

少女话音落,垂眸睨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两个荷包,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见那两个跟踪她的人并无恶意,便不再与他们计较,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刚迈出一步,身后,低沉的声音传来,“倾凰!”

夜倾凰听到熟悉的声音,眼珠子提溜转了转,缓缓转身看向朝她走来的男人。

她眉头微微蹙起,转眼又舒展开来,双眼带着无尽的笑意,对来人道:“哥,你怎么来啦?”

说着,急忙将手里的荷包藏在身后,警惕的看着面前男人那张深邃分明的五官,最后视线落在他幽暗的冰眸上。

这个男人是她的哥哥夜澈。

夜澈比夜倾凰要高出一个头,他高大的身影站在夜倾凰面前,视线落在她背后的手上。

薄唇微微动了动,深沉略带沙哑的声音问道:“背后藏着什么?”

夜倾凰摇头,“没,没什么。”

夜倾凰说着,双手紧紧地攥着荷包,生怕被哥哥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