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04章 洛尘番*惹怒玉绝尘



    白洛心想,有了魔龙,她至少有一样属于自己的法宝了,等魔龙修为恢复一些,只要她能逃离玉绝尘,事情就好办多了。



    舅舅指望不上。,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魔界,东瀛王府,魏雨溏和妹妹魏芙蓉跪在大堂之上,而东瀛王魏天霸则一脸恼怒的瞪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厉声斥道:



    “你们是想气死本王么,太子的人,你们都敢抢!”



    魏芙蓉摇了摇头,正欲解释,被魏雨溏抢了先,“父王,儿臣也不知那洛白是太子的人。若是儿臣知道,定然不会逼他去品悦楼。”



    魏芙蓉感受到魏天霸浑身散发着的怒意,忍不住缩着脑袋低着头。因为紧张,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



    魏天霸冷眸看着魏芙蓉,魏芙蓉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抬起头,结果“啪”的一声脆响。



    魏芙蓉整个人趴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脸,不敢抬眼。



    魏雨溏见状,急声道:“父王,此事是儿臣的主意,与蓉儿无关!”



    魏天霸指着魏芙蓉对魏雨溏吼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她看上了一个下人!本王宝贝了多年的魔璃珠拱手让给了玉绝尘!那可是魔璃珠。”



    魏雨溏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回过神对魏天霸道:“父王,儿臣知错了,还望父王消气。”



    魏芙蓉却小声嘀咕,“魔璃珠是送给了太子,可太子也承诺了,将来可以祝父王做上魔君!”



    虽然声音很小,但魏天霸听的清楚。



    他怒斥道:“你这个混账!你还敢说!哪个女孩像你这样不知羞耻?”



    魏芙蓉抬眼一脸委屈的看着魏天霸,喉咙哽咽的难受。



    片刻后,魏天霸深深的呼了口气看着那兄妹二人,阴沉的声音提醒:“滚出去!”



    魏雨溏见状,急忙搀扶着魏芙蓉退下。



    现在父王正在气头上,他们说什么父王都不会消气的,还是先走为妙。



    就这样,魏雨溏搀扶着魏芙蓉离开。



    魏天霸身旁的人终于开口:“王爷,你这次吓到少爷和小姐了。”



    魏天霸冷眸扫了一眼穿着一袭墨色长袍的人,他走到座子上缓缓坐下,开口应道:“趁着这次机会不好好教训他们,他们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更何况,本王的魔璃珠确实已经当做赔礼送到了玉绝尘手上!”魔君的位置,他志在必得,可是如今太子插了



    一脚,便是他将来做了魔君,也会受制于太子!



    魏天霸气的拳头狠狠的砸在座椅扶手上,幽暗的眸子瞪着前方!都是那两个不知天高的孽障!



    翌日一早,白洛睡得正香,敲门声传来,白洛一脸不悦的瞥眉,问道:“谁啊!”



    邵虚应声…“洛白,主子命我叫你起床,我们准备启程回去了。”



    白洛慵懒的翻了个身,将被子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想听邵虚说话。



    邵虚见白里面没有动静,又开始敲门。



    白洛气急,直接施了法术将邵虚的声音屏蔽。



    邵虚不停的喊着白洛,可被窝里的人睡得格外香甜。许是做了很美好的梦,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洁白的牙齿傻笑着。



    玉绝尘站在邵虚身后,低沉冷漠的声音问道:“她起了?”



    邵虚脊背一僵,吓了一大跳,他急忙应道:“回主子,没有。”



    玉绝尘深邃的凤眸看了一眼房门,眸底一抹异色闪过,转瞬消失在邵虚面前。



    邵虚知道,主子这是强入了洛白的房间了。



    此刻,玉绝尘修长的身子站在白洛床前,长袖一挥,房间又多了一道屏障。



    他冷眸看着白洛,正欲开口,白洛突然傻笑乐呵:



    “小龙龙,快咬他,使劲咬!对对对!挠他的脸,使劲点!”



    玉绝尘俊眉蹙紧,小龙龙?这是何物?咬他?他又是谁?挠脸?



    玉绝尘莫名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见白洛仍在傻笑,玉绝尘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转瞬即逝。



    这“小子”笑起来,似乎很好看。



    正在出神,白洛激动的声音喊道:“玉绝尘,你赶跑!小龙龙,快上!打倒玉绝尘,本上神给你加鸡腿!”



    玉绝尘听到白洛的话,脸色瞬间变了!



    眼神也阴沉了下来。



    床上的白洛眉头微拧,表情变得不悦。



    “喂,玉绝尘,你板着张臭脸给谁看呢!其他人吃你这一套,本上神可不吃!小龙龙给我咬他屁股!狠狠的咬!别……”



    话还未说完,只见玉绝尘手指指着白洛的嘴巴,白洛瞬间闭口。像喉咙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白洛许是被憋的难受,她咻的睁开双眼。清澈的眼睛盯着屋顶,眼珠子转了转。感觉到身旁浓浓的寒意,她猛地转眼。



    玉绝尘冰冷的面孔映入眼帘。



    白洛喉咙一紧,指着玉绝尘,瞪大眼睛哼哼着。



    玉绝尘见状,解开她的禁言术。



    白洛猛地起身大口喘息了片刻,抬眼看着玉绝尘对他喊道:“玉绝尘,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你为什么在我房间?你要做什么!”



    玉绝尘冰冷的声音问道:“你很厌恶本宫?”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玉绝尘心里莫名的有些堵。他也不知为何突然会这么问,但他心里清楚。他想要知道答案!白洛怔了片刻,一脸认真的点头应道:“对啊,何止是厌恶,那是相当厌恶。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难道天族太子的癖好就是喜欢看着一个大男人在床



    上睡觉?听人家的梦话?”



    说完自己有些心虚也不知玉绝尘方才听到了没有……



    玉绝尘想起白方才的梦话,眸光就变得暗淡,他隐忍着怒意,对白洛说道,“马上起床,随本宫一起回天族!”



    白洛怔住,反应过来,急忙穿好衣服跳下床,“早说!”



    玉绝尘看着一蹦一跳出了房间的白洛,那耸起的眉毛更紧了。



    她到底是谁,为何清风会对她用换颜珠,这像俊俏的面容下,又该是怎样的一张脸?



    玉绝尘回过神时,白洛的身影已经消失。



    他收回视线,大步离开。



    回去天族的路上,白洛心知自己逃不了,所以便和莲鸢在一起开心的聊了起来。好几次邵虚想插嘴说两句,都被玉绝尘冷眼吓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