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白洛玉绝尘) > 第719章 洛尘番*他的洛儿



    第719章洛尘番*他的洛儿



    玉绝尘带着莲鸢离开时,提醒荆楚曦,



    “狐帝的原身还在。父神说,他的元灵并没有全部消散,这些年,父神一直在派人搜寻。”



    荆楚曦直直的盯着玉绝尘,眼里有惊喜、有激动。



    玉绝尘话已至此,便不再多言。他看了一眼莲鸢,两人一起离开。



    途中,莲鸢好奇的问玉绝尘:“太子殿下,你是在利用我吗?”



    玉绝尘转眼看了一眼莲鸢,答非所问:



    “本宫现在带你去见洛白。”



    莲鸢见状,只好应了一声,默默地跟在玉绝尘身后。



    但想起方才荆楚曦看她时的那个眼神,莲鸢心里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转眼到了涂山,玉绝尘淡淡开口:“到了。”



    莲鸢狐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问道:“这次,真的能见到洛白吗?”



    玉绝尘应了一声“嗯”,示意莲鸢跟上。



    此时,白洛坐在院子里与清风猜拳喝酒,玉绝尘和莲鸢刚靠近院子,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



    他眉头微挑,表情有些不悦。



    小丫头竟然又喝酒了!



    莲鸢听到有女子的声音传来,心中好奇,但她并没有开口询问。乖乖的跟在玉绝尘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院子。



    白洛仰头将杯中的酒刚送进口中,就看到了对面走来的两个人。



    看到莲鸢的那一瞬,她心里一个咯噔,本能的去摸自己的脸蛋。确定自己现在是女儿装,瞬间松了口气。



    清风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玉绝尘和莲鸢,他怔了片刻,对白洛道:



    “洛儿别喝了,来客人了。”



    白洛没理会清风,给了玉绝尘一记白眼心里却在腹诽,“这种说走就走连招呼都不打便将她一个人丢在涂山,没良心的男人,谁爱理理去!她白洛才不理会他!哼!”



    心中冷哼一声,不悦的拿起一杯酒又往口中送去。



    本来玉绝尘还没有来的时候,她心情挺好,可是她也不知为何,看到他带着莲鸢一起来,心里就有些别扭。到底为何,自己也不清楚。



    算了,唯有喝酒使她快乐!



    酒杯到嘴边,白洛正欲仰头一饮而尽,谁知一股寒风扫过,手里的酒杯转眼不见了踪影。



    白洛怔住,手还保持着握着酒杯的姿势,她缓缓抬头,呆呆的盯着面前那张俊冷的面孔,怔了片刻,咻的起身吼道:



    “喂!玉绝尘,你有病吧!凭什么夺走我的酒!还给我!”白洛说着,便踮起脚去夺玉绝尘手里的酒杯。



    清风蹙眉,实在看不下去,小声提醒:“洛儿,别闹。”



    白洛给了清风一记冷眼,“我哪里闹了?舅舅,你怎么能随便放外人进来还抢我的酒喝!”话音落,又看向玉绝尘,“酒还给我!”



    玉绝尘将酒杯举过白洛头顶,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看着他的洛儿张牙舞爪的模样,他的嘴脸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转瞬即逝。



    目光也瞬间变得柔和,就连声音也带着几分温柔,



    “酒喝多了,伤身。”



    莲鸢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玉绝尘。



    没想到太子竟然还有如此温柔一面。再看向白洛,莲鸢觉得她的身型和眼神都像是在哪里见过,努力回想着,良久也没记起。



    回过神,看着白洛那张精致小巧的脸蛋,许是白洛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脸上多了一层红晕,看起来格外惑人。



    莲鸢心中苦笑,也难怪太子会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般,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孩,就连她看了也会忍不住喜欢,更何况男人。



    白洛听到玉绝尘低沉的声音,抬眼看着他,不悦努嘴,“伤的是我的身,与你有什么关系!太子殿下是否管的太多了?”



    说着又去夺酒杯。



    玉绝尘见状,直接将杯中酒送进自己口中,一饮而尽。白洛急了,顿时变成一只九尾白狐,嗖的一下扑到玉绝尘胸前,紧紧的攀附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肩膀下口就咬,玉绝尘眉头拧紧,一阵刺痛传来,他闷哼一声,怕白洛掉下去,他伸手便去扶白洛,谁知,手掌落在了她的身后不该摸的地方。



    白洛一个机灵,那双灵动的眼睛直直的瞪着玉绝尘。



    转眼又化作人形,双手搂着玉绝尘的脖子,双腿夹在他腰间,身下还被玉绝尘拖着。



    “玉绝尘,你流氓!混蛋!”



    玉绝尘喉咙一紧,正欲解释,白洛的脑袋直接朝玉绝尘额头撞了过去。



    “嘶!疼!”这次玉绝尘没吭声,倒是白洛,委屈的双眼泛着泪光。



    玉绝尘心疼的看着她,紧张的问到:



    “撞疼了?”



    见白洛抚着自己的额头难受的模样,玉绝尘凑到她额头轻轻吹了吹。



    温热的口气喷洒而来,白洛整个人僵住,连自己还在玉绝尘身上没有下来都忘得一干二净。



    这种感觉好奇怪,心跳莫名变快了,浑身也痒痒的。



    白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美的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回过神,急忙从他身上跳了下来,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不看他。



    这一切,莲鸢和清风都看在眼里。



    清风满意的点头,会心一笑,这丫头就是没了凡界的记忆,对尘儿的态度也与其他人不同。



    而白洛转身的那一瞬,莲鸢突然开口叫了一声:“洛白。”



    白洛脊背僵住,心道完了,莲鸢认出她来了。



    心里纠结着该怎么跟莲鸢解释,白洛缓缓转过身看向莲鸢,还未开口,就见玉绝尘低沉的声音传来,



    “她就是洛白!”



    莲鸢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是看面前少女的背影像洛白,所以随口叫了一声。



    太子殿下现在却告诉她,这个少女就是洛白,这怎么可能?



    白洛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小声叫了莲鸢一声:“莲鸢上神。”声音清凛洪亮。



    莲鸢听到熟悉的声音,喉咙哽住,“你,你真的是,洛白?”



    白洛别扭的点了点头,“对不起,莲鸢上神,我不是故意隐瞒。只是那时我被玉绝尘扣在了寒渊宫,又不能以真正身份示人,所以才~”



    莲鸢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般,一个踉跄退后了一步,白洛心中愧疚,偷瞄了一眼莲鸢那张惨白的脸。



    她小声对莲鸢说道:“我其实和莲鸢上神一样,都是女儿身。”



    莲鸢转眼看向玉绝尘,“所以太子殿下你一早就知道对吗?”



    玉绝尘没有回应莲鸢的话。视线一直在白洛身上,炽热的目光紧盯着她。